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头疼不已

    小佟后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宋青书之前为这事去求姐姐,我刚巧在门外碰过他……不过他倒没这个胆子让我找皇上,这些话只是臣妾思来想去,觉得有必要提醒皇上一下的。 ”

    “有什么话,你说吧。”康熙稍微来了点精神。

    “敢问皇上,当今天下,能被你当做对手的是谁?”小佟头目光婉转,看着康熙说道。

    康熙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说道对手,自然只有蒙古可汗铁木真算是心腹之患,其他诸国,不过苟延残喘而已。”

    “正是如此,如今蒙古兵多将广,皇上想胜过铁木真只有集聚天下英才方可,”见康熙若有所思,小佟后继续说道,“宋青书自然算不上什么,但是韦小宝却很关键。皇上博学多才,想必知道汉人千金买马骨的故事。”

    康熙点点头,“你继续。”

    小佟后展颜一笑,说道:“韦小宝贪污一百万两,换到其他时候自然罪该万死。但如今皇上却正直急需人才之际,若是因此处理韦小宝……联想当初皇上你何等重用他,结果如今却人死如灯灭,这般对他,让不知情的汉人知道了,恐怕会为此寒心,心中断了投靠朝廷之念,那才是得不偿失啊。”

    康熙脸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儿,搂着小佟后香肩,大喜道:“若不是得你提醒,朕险些坏了大事。朕本打算借机将天地会反贼引出来,好一网打尽,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天地会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若不是得贵妃指点,朕险些误了大事……小佟儿,你就是朕的长孙皇后啊!”

    见康熙将自己和历史上的贤后长孙观音相比,小佟后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臣妾一切只是为了皇上着想,臣妾一届嫔妃,万万不敢比肩长孙皇后。只望皇上能如同李世民一般,成为各族心中的天可汗。”

    这句话正好搔到康熙心中痒处,不由哈哈大笑地搂着小佟后:“如今你姐姐当着皇后,

    你自然不好和她争,待日后时机成熟,朕再封一个皇后又有什么关系。”

    ……

    且说宋青书回到自己府中,刚好撞见南兰,不由发自内心感叹道:“多日不见,夫人清减了。”

    南兰略显苍白的脸颊浮上一层血色,表情奇怪地说道:“听闻大人整日留恋教坊司的双儿姑娘,哪还有功夫关心我们这些外人。”

    宋青书闻言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狭促地问道:“兰儿,你在吃醋?”

    南兰浑身隐隐一颤,眼神悄悄环顾四周,咬唇说道:“还望宋大人自重,这些言语若是让下人听去了,难免嚼舌根……”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可不想失去千娇百媚的夫人。”见南兰脸色微变,连忙转移话题问道,“如今田兄身体如何。”

    南兰脸上染上一丝愁苦之色:“经过这段时间修养,归农伤势好得差不都了。可是恐怕今后都不能人……”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立马止住不言,整个人留在原地,表情分外忸怩。

    宋青书露出一丝笑容,凑到她耳边说道:“夫人尽管放心,田兄不能人道,在下愿意为他尽犬马之劳,包管一解夫人相思之苦。”说完留下愕然当场的南兰,长笑而去。

    看着宋青书的背影,南兰一张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显然心中思绪不定,虽然极为恼怒,但是却升不起一丝恨意,意识到这点,南兰不禁一阵茫然。

    如今心系双儿的事情,宋青书自然没有心情晚上偷香窃玉。回到房中过后,闭目盘膝而坐,调理起体内的真气。之前虽然为了救朱媺娖,损失了一半真气,但是经过双儿丰厚的纯阴之气滋润,宋青书感觉真气恢复了不少,不由暗自咂舌,同时心中升起一丝疑惑:“《欢喜禅法》如此速成,又香艳无比的功夫,为何前人皆落得**而亡的下场?”

    千百年来,修炼《欢喜禅喜禅法》之法的人士,莫不是惊采绝艳,兼之心志坚毅之辈,最后惨淡收场,莫不是另有原因,如今宋青书功力不到,自然还暂时领会不了他们那个境界的烦恼,再隔几年,宋青书会不会喜欢这《欢喜禅法》,那可就说不准了……

    第二日清晨,宋青书得到康熙宣召,匆匆忙忙来到御书房。见到他康熙面无表情,淡淡问道:“关于韦小宝遗孀之事,宋爱卿对朕的做法可有异议?”

    宋青书一呆,很快醒悟过来,恐怕是昨晚小佟后起了作用,没想到她表面看着善良天真,居然真有办法说动康熙……连忙压下心中喜意,不漏痕迹说道:“皇上这样做,必然有皇上的道理,属下只管遵命行事而已。”

    康熙闻言哈哈一笑,一边喝茶一边拿眼神瞟了他一眼:“是么,朕怎么听闻宋爱卿为了韦小宝的遗孀,和鄂伦岱争得不可开交啊。”

    宋青书正色说道:“遵守皇上指令是一回事儿,尽力保全旧友家眷是另外一件事,两者并无冲突……”

    他还没说完,康熙抚掌笑道:“韦小宝能有你这样的兄弟,当死而无憾。朕之前之所以下那种指令,不过是想引诱天地会反贼出来,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们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哼,什么义之为先,依朕看来,不过是一群趋炎附势,贪生怕死之徒。”

    宋青书心道果然如此,幸好自己和双儿悄悄派人通知了天地会的人,让他们按兵不动……

    “朕也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了,天地会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康熙沉吟片刻,继续说道,“韦小宝昔日有大功于朝廷,朕不能让他死不瞑目……宋爱卿,本来朕可以直接下令恢复小宝昔日荣誉,只是念在你一直以来忠心耿耿,打算成全一下你的忠义之名。”宋青书听得云里雾里,康熙说道,“你这样吧,待会儿早朝,你直接上书奏请朕重新考虑此事,朕会假装看在你的面子上,赦免小宝以及他的家眷,如何?”

    宋青书一听强压心中喜意,连忙说道:“皇上英明!”心中却是暗自嘀咕,康熙有这么好心?

    来自现代的他,虽然不缺聪明才智,但政治斗争经验尚有所欠缺,自然瞧不出康熙想借此向天下英雄显示自己海纳百川的胸襟,顺便还向宋青书买了个好,若是一般大臣,有此礼遇,恐怕早就感激涕零,忠心耿耿了,可康熙又哪知道宋青书的抱负,收买人心的这一切自然是付诸流水。

    以宋青书的身份,虽然实权不小,但名义上其实还不够资格参加早朝,不过得到康熙特许,他自然有一席之地。

    早朝没多久,宋青书便按照约定上交了奏折,佟家还没来得及反应,康熙便默契的点了点头。朝中众人哪个不是人精,之前由着佟家不过是康熙态度暧昧,明显故意纵容。见到皇上流露态度,韦小宝昔日一干好友,康亲王杰书,尚书索额图,明珠等人纷纷进言,佟家一看风向不对,加上近来气也出得差不多了,也表态求康熙开恩。康熙这才顺势推舟,赦免了双儿等人的罪名,只是不痛不痒的处理了一下已死的韦小宝而已。

    早朝过后,韦小宝昔日旧友,杰书、索额图等人纷纷和宋青书套近乎,称赞他近日的义举。宋青书表面应付,心中也有些瞠目结舌,这才一天功夫,自己便由京城有名的流连烟花之地的浪荡子弟,变成了为救旧友遗孀,不畏强权的形象,刹那间他便有所明悟,对错并非关键,一切还是看康熙的态度而已……

    宋青书肩负着守卫皇宫的职责,告别康亲王、索额图没多久,便在内宫中巡视,正巧不巧,在御花园中迎面撞上了明艳动人的小佟后。

    小佟后和她姐姐实在长得太像,不过却很好分辨,同样的样貌,且不说服饰的区别,大佟后整天板着一张脸孔,维持着她后宫之母的威严。小佟后却不同,她虽然也刻意注视着言行举止,但无意间依然能流露出少女的善良与纯真。

    “御前侍卫副总管宋青书,见过贵妃娘娘。”宋青书行了一礼说道。

    “宋大人免礼。”小佟后虚手一抬,略微有些急促地说道。

    因为四周到处是宫女太监,宋青书自然也不好和她多说话,静候一旁,待她擦肩而过时,宋青书传音入密说道:“谢谢你!”

    小佟后没想到他如此大胆,不由娇躯一颤,但很快便掩饰过去,微微点点头,不漏痕迹地走了过去。

    当宋青书倒教坊司宣读诏书的时候,桃红柳绿惊喜地蹦了起来,差点直接搂着宋青书又亲又跳,她们虽然对双儿忠心,但哪个女儿家愿意一辈子在教坊司这种地方?宋青书连日来做的一切,她们可是看在眼里,一语双关地说道:“以前我们觉得天底下最有本事的男人是韦爵爷了,没想到如今宋大人和韦爵爷一样的本事,夫人,你说是吧?”说完还故意看了双儿一眼。

    双儿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宋青书给这两个丫头灌什么**汤了,一天到晚一有机会都在撮合两人,她虽然已经芳心暗许,身子也给了宋青书,但毕竟顶着一个未亡人的身份,自然不敢让两个丫鬟知道一切,只好怒目而视,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宋青书好笑之余,自然也不愿意捅破这一切,客观的说,如今这种情况最好,若是捅破了两人关系,好事立马会变成坏事,有心人一弹劾,自己别说不容于清廷,恐怕连天下都容不下自己。

    “自己还真是精虫上脑啊,这样一堆麻烦的女人也敢碰。”话说如此,看着双儿是羞还语的表情,宋青书暗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应该还是会义无反顾将她推倒的,男儿在世,若是连心爱的女人都上不了,那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

    蒙古大汗铁木真曾经有言:“人生最大之乐,即在胜敌、逐敌、夺其所有,见其最亲之人以泪洗面,乘其马,纳其妻女也。”

    宋青书自问这不符合自己价值观,但是古龙那句“骑最快的马,喝最烈的酒,玩最美丽的女人”倒是挺不错的……

    “双儿,你们回来啦?”刚回到子爵府,宋青书刚闻到一股淡淡女儿香,方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