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六章 马上就走

    “方姐姐,见到你没事我太高兴了!”双儿惊喜地跑上前去握住方怡的双臂。

    “方姑娘,你是怎么从应天府大牢逃出来的呢?”宋青书也松了一口气,“之前我还想救你来着,哪知道你已经不见了。”

    “是么?”方怡淡淡地答了一声,“是沐王府的人把我救出来的。”

    双儿闻言一喜:“沐王府各位英雄也来了么?”

    “京城里面最近风声紧,小王爷他们救了我就趁乱出城了。”方怡略微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不过双儿和宋青书都高兴她平安无恙,倒也没注意这些细节。

    宋青书将她们送到府中安顿好过后,便告辞离去,毕竟他和双儿的事情实在有些见不得光。回到粘杆处,他将张康年赵齐贤召集了过来:“两位兄弟,我这里有一件事想拜托你们。”

    张赵二人拍着胸脯,异口同声说道:“我们兄弟自从到了粘杆处,还没做什么事情,正心中不安呢,宋大人尽管吩咐。”

    “两位兄弟实在是客气了,我们同为大内侍卫出身,还经过多次出生入死……”宋青书和两人闲拉了一会儿战友感情,才说道,“兄弟我想请二位查探一位江湖人士的踪迹。”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一喜,武力方面他们不太擅长,查一个人却并不太难,连忙自信说道:“宋大人尽管放心,只要这个人还在江湖上活动,我们一定查得到。”

    宋青书点点头,满意的说道:“此人在江湖上也算大大有名,你们想查出她的踪迹应该不难。”

    “敢问大人,此人姓甚名谁?”赵齐贤问道,心中暗自盘算莫不是宋青书的大对头?

    “此人名叫李莫愁,她还有个外号叫‘赤练仙子’。”宋青书答道。

    张康年微微点了点头,记忆中似乎听过这个名字,连忙问道:“不知道她是宋大人的朋友还是……”

    “这有关系么?”宋青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如果是大人的朋友,我们自然以礼相待,若是大人的敌人,嘿嘿,我们就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她捉到大人面前。”张康年讪笑道。

    宋青书眉头一皱,心想这满清官员果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让你们查出她的踪迹,到时候由我亲自去接触她。此人武功高强,而且杀人不眨眼,你们一个不好,便会丢了性命,所以查出来过后不要轻举妄动。”

    粘杆处的暗四处急缺人手,可是满清因为覆灭了大明,所以在江湖中口碑可不太好。愿意投靠朝廷的人,往往本事都不咋地,宋青书自然瞧不上眼。而江湖上一些因为各种原因导致臭名远扬,而且仇家满地的魔头,却有那么一丝招揽的可能性。粘杆处初创阶段,可管不了那么多了,白猫黑猫,只要能抓到老鼠都是好猫。

    宋青书打上了这批人的主意,因此派张赵二人暗中查探他们的下落,除了李莫愁,宋青书还让两人留意丁不三、丁不四等人。

    “一个杀人一日不过三,一个杀人一日不过四?”赵齐贤啧啧称奇,“这些江湖人士果真是狠辣至极。”

    张康年却想得更全面一点,犹豫半晌,看着宋青书说道:“宋大人,你让我们留意这群江湖上的魔头,是不是起了招揽之意?可是皇上组建粘杆处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查探消息,说起来这些人是不是由多总管的血滴子来招揽更恰当一点。”

    “皇上可没有明确规定我们不能招揽这些江湖义士,招揽了他们,也利于我们控制江湖的情报。”宋青书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笑道,“两位应该听说过前明的锦衣卫和东厂吧,锦衣卫除了前几年辉煌一点,后面完全被东厂压在下面,明明是同等级的机构,结果后来锦衣卫的人见了东厂的人,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地位都是靠自己争取的,两位想必也不想日后见到血滴子的人卑躬屈膝吧?”

    张康年竖起大拇指,脸上露出一丝谄媚的笑容:“宋大人高瞻远瞩,实在令属下汗颜。”

    赵齐贤也跟着吹捧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宋大人,皇上派人递话到粘杆处,问大人准备何时启程去办他之前吩咐的事情?”

    宋青书一惊,心想康熙已经在催他去神龙岛了,连忙点点头,说道:“还请赵兄弟回复皇上,这两日我便会出发。”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宋青书眼睛一眯,暗想:“张康年赵齐贤这两个家伙虽然机灵懂事,但他们是旗人,思考问题下意识会替朝廷考虑,日后用起来肯定诸多不便……不过如今粘杆处没什么人,只好让他们顶一顶了。”

    宋青书其实心中还有一个怀疑,粘杆处和血滴子,可以预见将来会成为满清两个恐怖的机构,多隆的忠心康熙自然不用怀疑。可自己一个汉人,康熙将粘杆处交给自己,不可能不留一手。张康年赵齐贤两人这么巧又自愿来加入,会不会是康熙故意安插进来的眼线?

    虽然意识到这个可能性,宋青书却并没有紧张,只要用得好,张赵二人反而可以被他用来安抚康熙的猜忌之心。招揽江湖中那些邪派高手的事情宋青书并没打算瞒着康熙,反而是想借此让康熙清楚自己这些私心的小动作,而这些小动作却又不是那么触及底线……历史上那些带兵出征的大将,比如王翦,又或者手握重权的文臣,比如萧何,莫不是通过种种自污的手段让皇帝对他们放心。

    毕竟一个高大全,看不到丝毫破绽的宋青书,可比一个有着小算盘的宋青书,要让康熙戒惧得多。刚才侃侃而谈的那一通话,宋青书便是想借张康年的嘴,让康熙知道,自己的目的不过是想和血滴子争权而已。

    当然,宋青书真正想培植的私人力量,是不会让两人知道的,比如桑飞虹的五湖门,药王庄的萝莉正太,此刻正在五毒教的几位红颜知己……

    “未来的粘杆处中人,肯定正邪掺杂,良莠不齐,有些人总需要好好控制一番。天下间最好的手段莫过于天山童姥的生死符,可惜自己暂时没这个能耐从那个老妖婆手里得到生死符。”

    “日月神教的三尸脑神丹也不错,可惜名声太臭,而且掌握在东方暮雪和任我行手里,自己现在和东方暮雪虽然算得上朋友,但将来情况怎么样,可说不好。”

    “神龙教的豹胎易筋丸从名声上来说,可比三尸脑神丹好听多了。而且自己此行神龙教,好好谋划谋划,不是没有机会得到……”

    宋青书一个人在粘杆处思索了半天,终于将心中杂乱的念头给理顺了,看着夜幕降临,露出一丝笑容,便起身往双儿府中方向走去。

    “无崖子当年如果娶的是天山童姥……”宋青书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精彩起来,“短短一个月时间能将萝莉、少女、少妇、御姐玩个遍说起来,天山童姥真是男人的恩物,可惜真实年纪太大,实在有些倒胃口。”

    胡思乱想间,宋青书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子爵府外,他自然不敢从正门进去,而是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运起轻功,轻盈地潜了进去。

    很快摸到双儿房间附近,里面烛火幢幢,双儿正在和桃红柳绿两个丫头有一茬没一茬地聊天。

    “这两个臭丫头,真是碍手碍脚。”宋青书暗骂一声,突然心生一计,便运起内功,将自己的声音压成一束,小心翼翼传到了房中双儿耳中去。

    “跟这两个小鬼有什么好聊的啊,想聊天,我陪你。”听到宋青书的话,双儿浑身一颤,本来粉腻的脸蛋儿顿时浮起一层红晕,轻轻咳嗽一声:“桃红柳绿,我有些乏了,想睡了,你们也快去休息吧。”说完还配合地打了一个哈欠。

    “夫人你好坏,还没说那天你和宋大人发生了什么呢。”桃红不满地撅着嘴,扭头看了看窗外,“现在明明还这么早。”

    “不是说过很多次了么,什么也没发生。”知道宋青书在外面偷听,双儿恨不得缝上她的嘴巴,“这几日担惊受怕,现在一放松下来,我就觉得眼睛有些睁不开了。”

    柳绿在一旁捅了捅桃红,说道:“也对,夫人这段时间真是操碎了心,我们就别打扰夫人休息了。”说完拉着桃红告退了。

    两人前脚刚走,宋青书便从一旁的窗户飞身而入,在双儿惊诧的目光中,一下子钻进了她的被窝。

    随手摸了一把,感到佳人娇躯上还有一层湿气,鼻尖也有一股淡淡的花瓣芳香,宋青书搂着她亲了一口,笑嘻嘻道:“洗得香喷喷的,知道我要来啊?”

    双儿羞红了脸,使劲在他腰间揪了一把,有些束手无策地哀叹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大!这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上次的欢愉,让我夜夜辗转难眠,实在难以抑制心中的相思之苦,才来找你的……”宋青书还没说完,一只柔荑便按住了自己的嘴唇。

    “不许提!”想到那天的事情,双儿浑身也有些发软,有些恼怒道,“那次,那次人家一时心软,答应了你……偶尔为之,可是……可是也没让你天天来啊!”声音中渐渐都有了一丝哭腔。

    “好双儿,都是我不好,”宋青书连忙搂着她哄到,“既然你不喜欢,那我马上就走吧。”

    “别!”双儿一下子便拉住了他,在宋青书狭促的眼神中,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担心你这一进一出,容易惊动下人……还是等夜深了她们熟睡了你在走保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