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八章 田归农的怀疑

    “我过目不忘嘛。”宋青书开玩笑说道,心中清楚找到藏宝图之前,自己已经研究过大量辽东的地图,根据原著剧情也演算出几个地点,自然对那边的地形了然于心,因此看到了真的藏宝图,互相印证之下,很快便记到了脑海之中。

    “宋大哥你好厉害,”双儿感慨道,“你和小宝真的不同。”

    “有什么不同?”宋青书也好奇双儿会怎么比较自己和韦小宝。

    “小宝他目不识丁,你却过目不忘,小宝他不会半点武功,你却武功盖世……可是你们有一点却相同,那就是都对我很好。”双儿眼神露出一丝迷惘。

    “如果小宝没有死,你会选择我,还是选择他?”宋青书忍不住问道,话一出口便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种问题跟前世qq空间那种“媳妇和老娘同时落水,你先救谁”一样脑残。

    果然双儿脸色一下子变了,脸上欢愉后的红晕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犹豫了一会儿,喃喃说道:“对不起,宋大哥。”

    哪知宋青书却豁达一笑:“双儿,是宋大哥不好,提出这种问题。我知道你的答案了,你不必自责,毕竟……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后面一句声音很轻,恐怕只有宋青书自己才能听到。

    “宋大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双儿勉强地对他笑了笑。

    温香暖玉的暧昧气氛早已消失殆尽,宋青书觉得被窝里平添了一丝寒冷,心中大为后悔,点点头说道:“双儿你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来接你,我们到韦兄弟坟前祭拜一下。”

    “嗯。”双儿背了过去,将头埋在被窝里,若有若无地答了一声。

    穿好衣服过后,回头看着床上双儿的模样,知道她如今陷入了深深的内疚与自责,宋青书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便悄悄从窗户翻了出去。

    回到家中过后,宋青书自然没兴致去撩拨隔壁厢房的南兰,回到卧室中便开始练气,修行欢喜禅法,带天色大亮过后,便起身前往双儿住处。

    刚推开卧室门,愕然发现南兰正扶着田归农在庭院中慢慢散步,一席朴素的蓝色棉裙,少了几分铅华,多了几分居家的味道。清晨的阳光洒在她乌亮的头发上,居然有些耀眼。

    “归农,慢慢来,小心点。”南兰小心翼翼握着田归农的手臂,牵引着他慢慢挪动着脚步。

    见她一副体贴入微的好妻子模样,宋青书心中突然闪现过一丝后悔。

    “宋大人,好久不见了。”这个时候田归农注意到他了,连忙抱拳问好,一旁的南兰眼神变得有些闪烁,连忙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田兄伤势恢复情况喜人,想必要不了多久,便能生龙活虎了。”宋青书说道。

    田归农苦笑一声:“宋兄又不是不清楚我的情况,哪能什么……生龙活虎。能恢复武功,便要谢天谢地了。”

    “有夫人这般贴心的好妻子照料,田兄定能无碍。”宋青书看着南兰笑道。

    南兰心中一紧,勉强露出一丝微笑,点点头便算回应了。

    “我已经吩咐下人购买了大量名贵药材囤于府中,想必能助田兄调养身子。”宋青书说道,“近日宋某要出京一趟,两位有什么需要,夫人尽管吩咐府中下人便是。”

    “你要去多久?”南兰下意识问道,心中顿时一惊,悄悄瞅了瞅田归农脸色,见他没有丝毫怀疑之色,才继续说道,“多谢宋大人的照料,我们真是无以为报。”

    “还以为你不敢跟我说话了呢,”宋青书悄悄说道,见田归农耳朵动了动,连忙提高声音说道,“夫人何必客气,田兄已经答应我日后加入我的粘杆处,田兄如此大才,宋某自然当以上宾之礼待之。更何况,我们还是朋友。”

    听到他的话,南兰狠狠地瞪了一眼,心中腹诽不已:要是归农知道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你看他会不会把你当朋友。

    田归农自然不知道这一切,如今落魄如斯,还能得到宋青书如此礼遇,天性薄凉的他心中也升起一丝暖意。

    看着宋青书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田归农叹了口气:“兰儿,我如今一个废人,能得到宋青书如此礼遇,恐怕还是沾了你的光啊。”

    南兰心中一跳,连忙说道:“你说的什么胡话,人家宋兄弟自然是看中了你的本事,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助他一臂之力,跟人家有什么关系。”

    看着妻子娇美的容颜,田归农摇了摇头:“宋青书才智十倍于我,武功权势更是百倍于我,我有什么本事能被他瞧得上的?兰儿,你心地善良,不懂人心险恶。依我看,他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南兰心中紧张到了极点,以为是丈夫看出了什么,有些发虚地说道:“不会吧,我看宋兄弟明明是正人君子……”说到这里,南兰顿了顿,心中啐了一口,才继续说道,“再说了,他是朝廷重臣,哪能瞧得上人家残花败柳之身……哎,你说他会不会是瞧上青文了?”

    田归农摇了摇头,说道:“青文虽然也算略有姿色,但又怎及得上你这般花容月貌。以前在盛京城中,哪个达官贵人见了你,不是目不转睛的。”

    南兰佯装生气道:“人家宋公子好心好意照顾我们,你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兰儿,别生气,”田归农讪笑道,“这叫防人之心不可无。嘿嘿,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过于貌美,我如今无权无势,保护不了你。他若对你有心,自然会护你周全……”

    “越说越离谱!”南兰啐了一口,制止道,“莫非人家觊觎你老婆,你还这般大度?”

    “以前的我当然不会,不过现在的我……”田归农语气中带着无尽的伤感。

    “归农,不要想那些了,我会一直陪伴着你的。”南兰握住他的手安慰道。

    田归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眼中精光熠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看着子爵府大门的牌匾,宋青书有些失神,晚上能借着轻功偷偷潜进去偷香窃玉,大白天的自然不敢造次,经过通传过后,宋青书方才走了进去。

    昨夜鏖战半晌,后来又陷入无尽的哀思,今日相见,双儿脸上有一丝难掩的倦容,宋青书跟她寒暄了一会儿,便像昨晚约定的那般提出了和她一起去城外小宝坟前拜祭。

    “宋大哥请稍等,我派人准备一下香烛纸钱。”双儿的回答让宋青书松了一口气,经过昨夜一闹,他还担心双儿今天不去了呢。

    在韦小宝坟前火化藏宝图,宋青书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淡化韦小宝在双儿心中的影子。那张藏宝图绣在双儿亵衣之上,这么贴身的物件,双儿一睡觉便能看见,难免睹物思人,韦小宝的影子只会越来越重。一旦烧掉,日子久了,双儿自然会渐渐忘掉韦小宝的,毕竟时间才是治愈一切痛苦的良药。

    “宋大哥,我就不去了。上次你救了我和双儿,我还没好好答谢你。我就在家中亲自烧几个酒菜,等你们回来之后,好好款待你一番。”一旁的方怡起身说道。

    宋青书见方怡依然如同初见那般柔媚与娇艳,一张俏脸宜嗔宜喜,心中暗叫奇怪: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像刚死了老公的样子。

    在去城郊的路上,宋青书忍不住靠近双儿问道:“双儿,方怡为什么不一同来拜祭韦小宝?”他虽然觉得等会儿当着方怡的面烧藏宝图,有点碍手碍脚,但她不来,更让人觉得奇怪。

    双儿担心被人看见,下意识离宋青书远了几分,待发现桃红柳绿两个丫头居然不在自己身边,而是默契地跟在身后数丈之外,不由暗中跺了跺脚,只好回答道:“方姑娘心中一向瞧不起小宝……她是武林中有名的侠女,人又漂亮,自然看不上混混出身的小宝。之前是迫于形势,才默认了小宝大老婆的称呼,但她心中从来没把小宝当成过自己的丈夫。看她神色,今日宴请了宋大哥过后,恐怕便会离开子爵府了……她和小宝相处时日尚短,还不能充分感受到小宝的优点,所以有此选择,我不会怪她。”

    “双儿你果真是心地善良。”宋青书想到原著之中,方怡也骗过韦小宝数次,差点害了他的性命。后来几次共患难后,才感觉到韦小宝是真心对她好,所以才心甘情愿的作了韦小宝老婆。现在两人的关系还没进展那种地步,自然不会像双儿这么伤心。

    “我又哪有什么资格责怪她呢。”双儿幽幽一叹。

    “双儿,这都是我的错。”宋青书知道她觉得对不起韦小宝,连忙劝慰道。

    “宋大哥,你从来没有强迫过我什么。所有这一切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这又哪是你的错呢。”双儿露出一丝笑容,伸出小手,摸着眼前的墓碑上面每一个字,喃喃自语,“小宝,对不起…”

    看着眼前坟茔,宋青书站立在双儿背后,暗暗说道:“韦兄弟,你我其实是同一路人,就算没有上次的事情,我们终究还是会成为敌人,所以我一直没后悔过做那件事情。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照顾双儿。你和公主在下面,不知道生前的恩怨是否已经解开了……”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