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九章 身中剧毒

    “小宝,你生前一直在探寻《四十二章经》的秘密,现在大清龙脉的藏宝图我已经补全了,全绣在这件衣服上,你看看吧……”点燃香烛,烧纸钱过后,双儿从包裹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亵衣,正准备放到火盆里面去,可是临时动作一顿,又变得迟疑起来。

    “双儿,怎么了?”注意到她的动作,宋青书心中一沉。

    “看着这件衣服,我就能想到小宝……就这么烧了,我有些舍不得。”双儿迟疑一会儿,犹豫着说道。

    “既然舍不得,那就不要烧了吧,留着当个纪念。”宋青书虽然心中不愿意,但也不会逼着她将衣服烧掉。

    “人都走了,留着衣服还有什么用呢。”双儿思索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随手将衣服扔进了火盆里。

    看着渐渐成为灰烬的衣服,双儿心中叹息:“小宝,不知道你看到这件衣裳,是高兴还是悲伤……”

    “韦兄弟,你一死,身前得罪的那些人都冒出来欺负双儿,我被逼无奈出手,才救了双儿……中间的事情说来话长,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双儿,你若是有怨气,都冲我来吧,不要怪双儿。”宋青书对着墓碑鞠了一躬。

    “你在这里说这些事情做什么啊。”双儿有些恼怒,看了墓碑一眼,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最后说道,“小宝,我对不起你。我和宋大哥……好了,不过他是个正人君子,你千万不要怪他,要怪便怪我水性杨花吧。”

    “双儿,不许你这样说自己。”宋青书一把将双儿搂到怀中,按着她的嘴唇说道。

    双儿一下子挣扎出了他的怀抱,望着墓碑说道:“小宝,以后我一有时间,就会来看你的。”

    宋青书总觉得这句话有些怪,可是一时间又想不清楚是哪里怪,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双儿提起地上篮子,转身说道:“宋大哥,我们走吧。”

    宋青书并没有立即跟上去,反而是用内力点燃三支香,对着韦小宝的墓碑拜了拜,嘴角张了张,本有千言万语,但终究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你们两个死丫头,怎么离我离得这么远?”双儿来到桃红柳绿身前,说着说着突然脸色微变,“刚刚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原来双儿担心刚才宋青书搂她,被两个丫鬟看见了而已。

    “还不是想给你和宋大人一点私人空间么,”两个丫鬟瘪嘴道,突然眼前一亮,“莫非刚才发生过什么?”

    “没……没什么,以后不许在宋大哥面前乱说话。”双儿收拾好心情,立马拉下脸来。

    “是,夫人。”柳绿弯腰欠了欠身,抿嘴一笑,“我们知道您脸皮儿薄,不会让您下不了台的。”

    “你们这两个死丫头,真是……”双儿又羞又怒,正打算端端女主人的威风,哪知宋青书已经来到身边。

    “她们怎么啦?”

    听到宋青书的问话,双儿只觉呼吸一窒,讪讪笑道:“没什么……出来大半天了,方姐姐的菜想必烧好了,我们快回去吧。”

    “宋大人,您是不知道,方二夫人的手艺虽然不错,但比起夫人的手艺,可是差远了。”桃红立马插嘴道。

    双儿听得一头黑线,黑着脸说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回到子爵府中过后,方怡果然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酒菜,虽然并不算太丰盛,但是胜在精致。

    宋青书入座过后,方怡斟满一杯酒,递到宋青书面前:“宋大哥,这杯酒是小妹谢谢大哥近日来对双儿姐姐的照顾。”

    “方姑娘客气了,这是应该的,应该的。”接过酒杯之时,一不小心触碰到她手上的肌肤,只觉得嫩滑无比,宋青书心中一跳,连忙说话掩饰心中的尴尬。

    乖乖你个隆冬,看着方怡脸上那抹若有若无的娇羞,宋青书暗自咂舌,难怪一向坑蒙拐骗的韦小宝会被方怡连续坑几次,方怡的姿色就是见惯美女的自己也有些把持不住,更遑论当初小混混出身的韦小宝。

    一杯美酒下肚,方怡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继续端着酒壶给宋青书斟了一杯,“这第二杯酒,是谢谢大哥上次的救命之恩。”

    “方姑娘,这杯酒我可不好意思喝。说起这事我真是汗颜,那次我本想到顺天府救你,结果得知你已经被沐王府的人先救出去了。”宋青书有些尴尬地说道。

    “要不是宋大哥那晚拦着,我恐怕已经落入了鄂伦岱那个混蛋的手中,下场恐怕凄惨无比,宋大哥这杯酒当之无愧,”见宋青书还有推辞的意思,方怡看着双儿笑道,“双儿姐姐,你说是吧?”

    “宋大哥,你就别推辞了,方姐姐端酒的手都酸了。”双儿也在一旁帮腔道。

    “那好吧,”宋青书结果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这第三杯……”

    看着方怡又开始斟酒,宋青书连忙色变道:“怎么还有第三杯?”宋青书倒也不是怕喝酒,以他前世经过各国烈酒熏陶的酒量,这种度数的酒倒喝个三杯倒也无碍,只是酒乃色之媒,虽然喝不醉,但是却能放大自己心中的。宋青书身为穿越众,本来就不太将今世的礼法放在眼里,若是被酒意一激,放浪形骸去勾引方怡也不是不可能。

    宋青书如今和双儿正在蜜月期,自然不想多生是非。不过方怡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笑了一笑:“宋大哥先听听小妹所说,再决定喝与不喝,也不迟啊。”

    方怡简简单单一句话,声音却在喉咙中绕了几转,听起来又酥且糯,宋青书心中一跳:“这光景,怎么像潘金莲勾引武松似的,暂且看看她卖的什么关子。”于是笑道:“在下洗耳恭听。”

    “小宝过世过后,佟家欺上门来,他昔日那些旧友各个冷眼旁观,京城之中只有宋大哥敢伸出援手,小妹心中既感激又敬佩,觉得天下间称得上英雄豪杰的,非宋大哥莫属……宋大哥觉得这杯酒该喝还是不该喝。”

    “弟妹你都称我为英雄豪杰了,我岂可作那忸怩之态,这杯酒,我喝了。”宋青哈大笑,端起来一饮而尽。

    方怡笑着点点头,又斟了一杯,宋青书惊呼道:“还要喝啊?”

    “这杯酒可不是给大哥的,”方怡摇摇头,而是递到双儿面前,“好双儿,这段时间方怡承蒙你的照顾,这杯酒是特意谢你的。”

    “方姐姐,我们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太客气了。”双儿嘴上虽然这样说,依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第二杯呢,其实是我想向你辞行的。”方怡又将双儿面前的酒杯满上。

    双儿脸色一变,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幽幽叹了一口气:“方姐姐,你的心思我一直明白,既然小宝已经过世了,你留在这里的确没什么意义……好吧,希望我们永远都是好姐妹。”

    看着眼前两女饮酒过后,脸上不自觉泛出的红晕,一副人比花娇的模样,宋青书心中倒是yy了一会儿:“想永远当好姐妹还不简单,大不了我辛苦一会儿,前世我就最喜欢闺蜜这个词儿了……”

    “弟妹,你这是什么酒,感觉劲力还挺大的。”宋青书觉得胃里面乱哄哄的,宋青书前世身为一个知名企业家,世界闻名的烈酒倒也喝过不少,波兰的伏特加,苏格兰的威士忌,牙买加的朗姆酒,中国的衡水老白干……

    这些烈酒宋青书都有涉猎,喝了方怡这酒虽然很快肚子里便升起一股暖意,但并无那些烈酒的刺激之感,所以宋青书也十分好奇,这个年代喝了能这么快产生反应的酒倒也很罕见。

    哪知方怡脸色一白,喃喃说道:“宋大哥,双儿,对不起……”

    宋青书正觉好笑,这有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突然醒悟过来,脸色大变:“这酒有毒?”双儿也听得花容失色。

    正在这时,屏风后面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宋大人不必担心,这酒里只是加了点豹胎易筋丸而已。”

    宋青书眉头一皱,身形已经消失在座位之上,待众人看清之时,他已经将一名宫装丽人从屏风后面抓了出来,一双手正掐在她的咽喉之上。

    “多日不见,宋大人的武艺还是这般惊天地泣鬼神。”丽人暗暗心惊,没想到自己一个照面便被对方制住。

    “对付教主夫人这般高手,自当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宋某不敢怠慢。”眼前女子正是盛京一别的神龙教主夫人苏荃。

    “宋大人这般运功,莫非不怕毒气攻心,加速死亡?”苏荃娇笑道,心中却暗自后悔,这次实在是托大了,应该带几个教中高手一起前来的。

    “怕,当然怕。”宋青书贴着苏荃的凹凸有致的身子,暗赞了一声果然尤物,在她耳边说道,“只是我知道方姑娘就算要下毒,亦然不会狠心给在下下见血封喉的毒药,既然一时半会儿死不了,那又怕什么呢?”宋青书暗叫一声惭愧,他此刻这般云淡风轻,不过是看过原著,知道豹胎易筋丸虽然毒性奇特,但也要一年之后才会发作。

    苏荃美目泛起一丝异彩,心想江湖中多少好汉,听到豹胎易筋丸的名头就肝胆俱裂,没想到宋青书明知中了毒,却能这般从容。

    “宋大哥,双儿,对不起,小郡主和我身中豹胎易筋丸之毒,不得不听从教主夫人指示。”方怡泫然欲涕,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