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六十章 不近女色的洪教主

    “弟妹不用自责,宋大哥之前答应了要替你解毒,结果一直没有做到,害得你被奸人要挟,实在是罪有应得。”宋青书嘴上虽然云淡风轻,心中却依然讨厌方怡的所作所为,只是这当口口出恶言也于事无补,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她,让方怡心中留下悔恨,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成为一股助力。

    方怡神色复杂,刚才她说的话不过是下意识地解释,逃避责任而已,再给她一次选择,她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长久以来,方怡心中都藏着一股怨气。同样是神龙岛要挟,当日韦小宝为了救双儿立马就掏出《四十二章经》相救,但自己和小郡主被要挟的时候,韦小宝却诸多推诿,说自己没有《四十二章经》。这件事之后,方怡便将韦小宝恨上了,连带着对双儿也不喜欢。

    本来方怡对宋青书倒一直有好感,只可惜上次鄂伦岱逼上门来,明明事情是她和双儿一起做的,但最后被带走的却是自己一个人。方怡在牢中本还抱着一丝幻想,等着宋青书来救她。结果宋青书一直忙于双儿的事情,认为她在牢中暂时没什么危险,便一直没去管她,当宋青书将这件事圆满解决,准备去救她出来的时候,哪知道她早已被救走了。

    方怡等来的不是宋青书,而是苏荃,出来过后,一直冷眼旁观着宋青书流连于教坊司陪伴双儿,再加上苏荃不时的撩拨几句,方怡心中自是恨极: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最喜欢双儿,凭什么!

    当苏荃让她在酒菜里下毒之时,方怡其实并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抗拒,甚至还有一丝快意,能让两人尝到同样的苦楚,何乐而不为,只不过她一向心思沉稳,所以才表现出一幅逼不得已的模样。

    “奸人?”听到宋青书的话,苏荃冷笑道,“谁比得上宋大人你奸啊,上次盛京一行,我就是因为轻信宋大人是个君子,结果害得我们神龙教全军覆没。”

    宋青书立即大呼冤枉:“洪夫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盛京之变朝廷也派人查过,明明是你的手下瘦头陀出卖了你们,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说起这个苏荃就郁闷,虽然她一直想铲除这些神教的老人,但却不想以这种方式,瘦头陀一直是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没想到被他摆了这么一道,事后苏荃还特意去查了瘦头陀女儿是谁,结果毫无头绪。

    “瘦头陀天性憨直,哪能布下这等巧夺天工的死局,身后肯定有高人指点。”苏荃神态语气,分明便是认定这个高人就是宋青书了。

    宋青书笑了笑:“这么大的事情我可担当不起……洪夫人,我们熟归熟啊,乱说我可要告你诽谤哦。”

    苏荃其实也不确定,只是怀疑瘦头陀背后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而已,想来想去最可疑的便是宋青书,只是她没有丝毫证据,不由地有些沮丧:“谁跟你熟啊?”

    “如果不熟夫人为何一见面便投怀送抱呢?”宋青书手一紧,便将苏荃紧紧搂在怀中,端起一杯酒,放到她唇边,“夫人远来是客,青书敬你一杯。”

    苏荃眼神中闪过一丝恼怒,无奈浑身被制,只好恢复昔日那股烟视媚行的模样,咯咯娇笑道:“本来宋大人所赐,本夫人不敢推辞,只是这酒里有豹胎易筋丸,大人真的舍得强迫人家喝么?”说完就紧紧闭着嘴唇,生怕他趁机将酒灌倒自己嘴里。

    “你这张小嘴儿闭得再紧也没用,只要本人一点你的笑穴,待你花枝乱颤之际,自然有办法让你饮下这酒。”宋青书手指移到她腰间,做势欲戳。

    “你让我喝下这酒也没用,豹胎易筋丸向来只有教主方有解药,若是你想逼我拿出解药,实在是打错了算盘,不信你问问方姑娘。”苏荃娇笑道。

    见宋青书转头,方怡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可了苏荃的说法。

    “别怪本夫人没有提醒你哦,豹胎易筋丸的解药向来是由教主每年炼制一次。前段时间教主一直闭关,如今弘历又大军压境,今年教主还没来得及炼制解药。岛上仅剩几粒往年的存货,我若中了毒,教主肯定会给我一颗,倒时候剩的够不够你们分,我可不确定哦。”苏荃虽然咽喉被制住,但脸上却无一丝慌乱之色,说起这一切,照样条理清楚,不疾不徐,声音依然柔媚动听。宋青书瞧在眼里,心中暗暗佩服。

    见宋青书默不住声,苏荃继续说道:“以宋大人的武功,想擒住我易如反掌,又何必一直这样扣着人家的脖子呢?再说……”苏荃顿了顿,将嘴移到宋青书耳边,以仅能被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小男人,本夫人能感觉到你身体起了变化,硌得人家很不舒服哦。”

    宋青书老脸一红,原来将苏荃搂在怀中,感受到她玲珑有致的娇躯轻微的挣扎,鼻尖闻着她鬓发间的香气,居然不争气起了反应。

    “真是个妖精,”宋青书暗骂一声,但不愿意这样被她掌握主动,并没有立即放开她,反而轻轻回了她一句:“夫人这可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你既然能感觉到,那么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小了?洪教主如今年老体弱,应该远远比不上我吧?”

    “下流!”苏荃的俏脸一下子变得如同胭脂一般红,狠狠地啐了一口。

    苏荃虽然喜欢利用自己美色,将她眼中的臭男人迷得神魂颠倒,但也只是点到即止,毕竟她并非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哪受得了这么露骨的言辞,自然不是经过后世无数黄段子熏陶的宋青书对手。

    宋青哈一笑,放弃了逼她喝酒的打算,手轻轻一推,一股柔劲便将她推了出去,当然放手之前他也不忘收点利息,隐蔽的左手悄悄在苏荃的香臀上捏了一把,只觉得入手处又软又弹。

    “教主夫人。”方怡见苏荃身形不稳,连忙跑过去将她扶住,并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卖好的机会。

    苏荃将她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拂开,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但也不打算声张。

    “教主夫人如今混得怎么这么惨啊,孤身一人前来,连一个随从也没有。”宋青书好整以暇地重新坐了下来,拿起酒壶斟了一杯酒正要喝,双儿连忙惊呼道:“有毒啊,宋大哥!”

    宋青书展颜一笑:“反正已经中毒了,也不怕再喝点。神龙岛的豹胎易筋丸,只要能即使服下解药,其实还算得上大补药的。”

    屋中三个女子看着自斟自饮,云淡风轻的宋青书,各个心思复杂。双儿是担心他中毒更深,方怡是想到自己中毒后表现得进退失据,苏荃却是很意外宋青书丝毫没把这当一回事。神龙教众,哪个服下豹胎易筋丸不是脸色惨白,战战兢兢,哪像他这般就当吃了颗糖一般。

    “宋大哥,我陪你喝。”双儿犹豫了一下,本来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被方怡她们看出两人关系异常,但转念一想,说不定两人都快死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心绪一放开,觉得能和宋青书同生共死倒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方怡脚步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看着双儿走过来,宋青书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这酒喝了对男人是大补药,若是补过头了,大不了去青楼找女子调剂调剂。弟妹你若是补过头了,韦兄弟已死,可没法解掉你体内的虚火啊。”

    双儿心中气苦,心想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满口胡言乱语。方怡听得目瞪口呆,心想宋大哥言行举止不是一向谦谦君子么,怎么说话如此不顾忌?

    “前段日子京城里都传遍了,宋大人流连双儿姑娘的居所,数日不曾离去,双儿姑娘若是有火,宋大人替她解了不就成了?”苏荃眼珠一转,娇笑道。

    “我和弟妹清清白白,皎如日月,自然不惧小人风言风语,”宋青书的话听得双儿脸色一红,这种昧良心的话,亏他说得出口,“倒是夫人你……”宋青书止住不言,脸上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

    “我怎么了?”苏荃一愣。

    “之前我同洪教主交过手,对他的武功路数倒也清楚。若是在下没料错的话,洪教主所练的内功恐怕不能近女色。听闻洪教主连此功已经十数年,夫人想必已是旷旱已久,若是夫人不介意,我倒可以勉为其难替夫人去去火。”

    此言一出,三女脸色变得极为古怪,特别是方怡,更是诧异.地望着苏荃,想比爆料的震撼,宋青书言语的轻挑,反而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苏荃更是心中狂跳:教主他对此讳莫如深,整个神龙教,除了自己,每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他怎么知道?

    不过她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神态自若地嗤笑道:“简直是一派胡言,宋大人这番话若是被教主听到了,恐怕别想拿到解药。”

    宋青书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鉴于如今场中女眷甚多,我们不要讨论这种羞羞的事情了,还是来讨论一下教主夫人为何孤身一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