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六十三章 苏荃的威胁

    “你堂堂的教主夫人,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宋青书错愕地问道。

    “人家出来得匆忙,没带那么多钱在身上。”苏荃尴尬地答道。

    “而且神龙教众平日里都过得很节俭的,宋大哥。”一旁的方怡帮着苏荃解释道。

    这么穷,难怪要造反,真要是安居乐业,谁会干这诛九族的勾当。宋青书心中鄙夷,不过很快又浮起一丝狐疑,若有所思:可是看苏荃这样子,不是心疼钱,而是真掏不出来钱,她堂堂一个教主夫人,不至于这么窘迫吧,莫非……

    “没钱付账大不了将外面三匹马抵给他们,那几匹马还算神骏,一顿饭钱还是能抵得过的。”宋青书若无其事地说道。

    “不行,我们要快点赶回神龙岛,没马不行。”苏荃断然拒绝道,突然压低声音道,“要不等会儿我们吃完饭就跑吧,反正以我们的武功,他们也追不上我们。”

    “这可不行,吃霸王餐太影响我光辉形象了,要是传回京城,我还不得被朝中那帮大臣给笑死,不行不行。”宋青书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心中默默念叨:骑兵有什么好的,没马的步兵才过瘾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自己想办法吧,反正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苏荃索性不管了,心想到时候本夫人先跑,我不信你会傻乎乎地留下来。

    “我又不是没钱,干嘛要跑啊?”宋青书掏出一叠银票,一下子拍到桌上。

    苏荃眼神的余光瞟了瞟,每张都是一百两面额的,顿时咂舌不已,恨恨说道:“出手这么阔绰,肯定也是贪来的。”

    “教主夫人的确没说错,这些都是什么吴三桂啊弘历什么的孝敬我的,他们搜刮百姓,我搜刮他们,这叫替天行道。”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道。

    看着眼前宋青书这副土豪模样,再想到整个神龙岛都数着钱过日子,苏荃心中气便不打一处来:“既然你这么有钱,那等会儿你结账吧。”

    “不是我结账,是夫人结账。”宋青书纠正道。

    “你明知道我身上没钱,是不是故意耍我?”苏荃柳眉一竖。

    “我倒是想耍你,可惜你肯定不会给。”宋青书将到嘴的话给吞进去了,改口说道:“你没钱可以找我借嘛。”

    “有区别么?”苏荃一愣。

    “当然有区别了,明明是夫人你‘请’我到神龙岛作客的嘛,那一切开销自然由你负责,哪有反过来让客人请主人的道理。”宋青书表情十分惊讶。

    “宋大人,说请只是客气的说法,说到底,你只不过是本夫人的阶下囚。”苏荃冷哼道,心想对方未免也太嚣张了。

    “哎呀,真是伤心了,”宋青书捂着胸口,“既然这样,那我马上回京城,看夫人有没有本事留得住我。”

    苏荃一惊,连忙说道:“宋大人已经亲口答应了妾身到神龙岛一行,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言而无信。”

    “我这个人守不守承诺,最主要是看心情,如今心情不好了,自然反悔了……夫人怎么这样看着我,想咬我啊?”宋青书笑道。

    苏荃恨得牙痒痒,只好屈服道:“好吧你赢了,银子就算我借的吧。”

    “口说无凭,要立下字据。”宋青书将小二喊了过来,他们三人一看便是大客户,店小二自然屁颠屁颠地将纸笔拿了过来。

    “借据怎么写?”苏荃握着毛笔,眉头轻蹙,长这么大,哪像其他人借过钱啊。

    “我们一切从简吧,你就写神龙岛教主夫人苏荃今向宋青书借银一万两。”宋青书慢悠悠地念道。

    “一万两?”苏荃被吓了一跳,大怒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借这么多?”

    女孩果然还是要富养啊,还教主夫人呢,一万两就让她这么大惊小怪,你说要是我十万两直接砸过去,她还不得酥软到床上去啊?宋青书心中的小剧场又开始了。

    “可是我宋青书借钱,从来都是一万两起借。”宋青书手指头点了点桌上那叠银票,“喏,这里刚好一万两。”

    苏荃心想一万两就一万两,自己借来不花便是了,回了神龙岛,还怕还不起一顿饭钱么?

    笔走龙蛇过后,苏荃便将写好的借据递给宋青书:“喏,写好了。”

    “手印呢?”宋青书瞟了一眼,并没有接过来。

    “手印?”苏荃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签字画押是常识,“可是现在我去哪儿找红泥?”

    “要不夫人牺牲一下,割破手指用血按一下?”宋青书小心翼翼地说道,见苏荃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连忙摆摆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其实夫人也不必烦恼,夫人身上其实自带了红泥。”

    “有么?”苏荃一愣,低头看了看全身。

    “夫人的红唇鲜艳如火,色泽亮丽,想必用的是上好的胭脂。夫人不妨在这张借据上留下唇印,便可当做画押了。”宋青书说道。

    苏荃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宋大人这可是在调戏本夫人?”

    “宋某不敢,只是有感而发,句句都是肺腑之言,绝无猥亵之意。”宋青书正色说道。

    “难怪韦小宝两个小娘子都保不住,宋大人这张嘴真会讨女人开心。”苏荃瞟了一旁的方怡一眼,娇笑过后,拿起借据轻轻吻了一口,一个若隐若现的美妙唇印便留在了上面。

    方怡本来被苏荃说得极为不自在,但见她居然真的用唇印来当画押,心中鄙夷:果然是邪魔外道,一点礼义廉耻都不讲。

    宋青书接过借据,在唇印上轻轻地嗅了嗅,举止近乎轻薄,苏荃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声音却一如既往娇媚:“宋大人既然这么喜欢,要不要妾身多送你几个。”

    “正所谓过犹不及,一个刚刚好。”宋青书微笑着摇了摇头,将借据小心翼翼放到怀中,那温柔的动作,看得苏荃脸皮微微发烫。

    这档口功夫,刚才点的菜便陆陆续续上来了,三人饱餐一顿过后,苏荃便到掌柜那里开了两间上房。

    “真小气,也舍不得给方姑娘一间。”宋青书咕哝了一句,便径直走到自己房间,盘坐在床上开始练功。

    苏荃房内,方怡听到她刻意压低声音的要求,惊得一下子便跳了起来:“什么?我不干。”

    “小声点!”此刻的苏荃脸上一片威严,那还有面对宋青书时那种娇媚,“这可由不得你。”

    原来一万两对于苏荃甚至整个神龙岛来说都不是小数目,再加上宋青书毫无阶下囚的觉悟,以及之前搜身时方怡那些小动作,搞得苏荃一肚子暗火,吃饭期间,灵机一动便心生一计,让方怡跑到隔壁房间侍寝,趁机将借据偷回来。等宋青书发现这一切的时候,自知理亏,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份。

    这样一来,苏荃不仅白得一万两,还趁机除了胸中一口恶气,损失的不过是一个下属的清白而已,何乐而不为。

    方怡浑身发颤,摇着头说道:“教主夫人,我中了你的豹胎易筋丸之毒,为求活命,自然会听从你命令做一些违背我良心的事情。可若是要我牺牲名节,干那种无耻的事情,万万做不到,我宁愿一死。”

    见方怡态度坚决,苏荃冷冷一笑:“本夫人听说你们方家世世代代效忠沐王府,你本身又和沐王府的小郡主情同姐妹。如果你不愿意,回到神龙岛,我便让沐剑屏去侍寝。那个小郡主傻乎乎的,我稍微用计便可办到。”

    “当然了,”苏荃的声音很快便地温柔起来,“若是你今天答应了我,我自然不会为难你的小郡主。为了主人牺牲,不是当奴才的最高荣誉么?”

    见方怡脸色阴晴不定,苏荃继续说道:“就算今晚的事情被你们其他人知道了,他们也只会竖起拇指称赞你是女中豪杰,谁会看不起你?相反,若是因为你不答应,害得小郡主清白受损,你觉得沐王府的人到时候会怎么看你?”

    “哎哟,不要想这么多了啦,”苏荃声音娇嗲异常,但在方怡听起来,却犹如恶魔的呢喃,“再说了,今晚之事,你不说,我不说,其他人谁会知道?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方怡呆呆地问道。

    “更何况你不经意间看宋青书的眼神,我知道你早就对他有了好感,再加上宋青书年轻英俊,这件事怎么这也算不上什么苦差事吧?”苏荃说道。

    被苏荃说中心中痛处,方怡立马反唇相讥道:“既然夫人觉得宋大哥年轻英俊,服侍他是美事一件,何不自己亲自下场?”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苏荃面容变冷,“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说这种话。刚才好言相劝你不听,也不怕告诉你。本夫人擅长摄魂大.法,再加上教中媚药的配合,保管你到时候神智迷失,变得比青楼女子还浪荡,本夫人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现在有两条路在你面前,一是神志清醒地去勾引宋青书,还可以享受一下他的温柔。二是被我摄魂,毫无知觉地去自荐枕席,你自己选一样吧。”苏荃渐渐不耐烦起来,下了最后的通牒。

    方怡内心变得冰冷,悲愤地说道:“好,为了小郡主,我去。”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