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264 武功高手和战场

    “好吧,如果你说是为了小郡主,心里才舒服点,那我便当你是为了小郡主吧。”苏荃冷笑几声。

    ??方怡倏地站起来,把苏荃吓了一大跳:“你干什么?”

    ??“我过去勾引宋青书,帮夫人拿银票啊。”方怡略带讥讽地说道。

    ??“等等。”苏荃皱了皱眉头,心想她如今正在气头上,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看宋青书的情况也不是饥不择食之徒,你现在这副苦瓜脸过去,我觉得很难有男人对你产生兴趣。”

    ??方怡一阵后怕,自己目前的形象的确太糟糕了一点,若是抛弃尊严跑去勾引宋青书,结果对方却对她不屑一顾,那恐怕比失去贞洁更难受。

    ??“夫人,热水送来了。”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店小二的敲门声。

    ??苏荃示意他进来,一会功夫,一桶热气腾腾的香汤便准备好了,苏荃看着方怡说道:“一路风尘仆仆,你先清洗一下身子,等会儿本夫人再帮你梳妆打扮一下,保管柳下惠再世,也把持不住。”

    ??见苏荃眉飞色舞的样子,方怡眼中闪过一片茫然:“夫人,你不洗么?”

    ??“现在我哪有心情洗,等你到宋青书房间过后,我再慢慢享受。”苏荃声音中带了一丝兴奋,想到可以借方怡来戳破宋青书那副既从容又骄傲的姿态,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本夫人面前那么神气。

    ??脱掉衣衫,方怡将整个身子浸泡在浴桶之中,温水洗凝脂也洗不掉她心中的寒冷,但这寒冷并不是来自于即将到来的献身,而是对自己命运的哀怜。

    ??方怡想到自己命运之所以任人摆布,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低微。虽然与沐王府的小郡主以姐妹相称,但在其他人看来,自己依然只是一个下贱的奴婢而已。如果方怡武功够高,她当然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惜她也清楚自己的本事在江湖中连三流都算不上。

    ??再加上前段日子中了豹胎易筋丸这样的奇毒,方怡其实已经对未来绝望,早已有些自暴自弃了。苏荃逼她去向宋青书自荐枕席,方怡第一反应是极为愤怒,从小耳濡目染的礼教让她完全无法接受。可当她冷静下来过后,却发现了自己的未来出现了一丝曙光。

    ??一个女人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依靠自己的能力不行,那就依靠一个强大的男人。如果韦小宝没有死的话,在不久的将来,方怡便会意识到这点,然后才一改常态,死心塌地地跟着韦小宝,如今这个强大的男人提早换成了宋青书而已。

    ??在方怡看起来,宋青书本领高强,而且颇有权势,模样人才也是一等一的俊朗,一直以来对自己也挺好的,可惜对双儿更好!想到这儿,方怡无意识地拍了一下水面。

    ??“怎么了?”屏风外的苏荃听到里面的动静,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马上就洗好了。”方怡收拢思绪,回答道。

    ??……

    当方怡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肌肤被热水泡得白里透红,浑身上下散发出一层水汽氤氲,竟然比平时还要娇艳三分。

    “果然是个美人胚子,”苏荃满意地点点头,“这套衣裙还合身吧。”

    “挺合适的,不过这是夫人的衣服……”方怡虽然也觉得裙子很漂亮,但想到是苏荃的,心中便一阵不舒服。

    “这是上次在盛京随手买的,还没穿过,正好今晚你用得上,你总不会还穿白天那一身尘土的衣服过去吧?”苏荃帮她整理了一下裙子上的褶皱,本来还有些不舍,但转念一想,事成之后自己再去多买几件漂亮衣裙不就好了,反正银子是宋青书那个冤大头的,不花白不花。

    “谢谢教主夫人。”方怡恭恭敬敬答道,心中却想着能否改变自己未来的命运,就看今晚了。

    “来,我来给你梳妆打扮一下。”苏荃将方怡按到椅子上,拿出胭脂水粉在她脸上涂涂抹抹,她本来就精于媚功,而媚功很重要的一项便是化妆了,在这方面,苏荃可是相当自信。

    “你等会儿过去打算怎么和他说?”方怡正在沉思,突然被苏荃的声音惊醒,原来她看方怡平日里朴朴素素,实在不是勾引人的料子,苏荃可不想功败垂成,所以临时打算给她开点小灶,传授一下相关经验。

    “我不知道啊。”方怡现在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这样吧,”苏荃想了想,如果按照寻常那些手法,方怡一时半会儿不一定学得会,还不如给她量身打造一个办法,“宋青书不是跟韦小宝是兄弟么,你就以弟妹的身份去和他倾诉一下对丈夫过世的哀思。男人这种恶心的生物,对什么嫂子,弟妹,小姨之类的,都是充满了幻想的。你就在这上面花功夫,让他觉得占有你有一种禁忌的征服感,你再适当表露一下你对他的情意,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剩下的事情便是水到渠成了。”

    苏荃讲完,见方怡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不由有些羞怒:“看什么看!”

    “夫人你对男人的心理这么了解,难怪这么得教主宠爱。”方怡心中却是鄙夷不已,听苏荃口气,估计也是个朱唇千人尝的浪荡货。?苏荃脸若寒霜,心想洪安通算什么男人,我哪有心思把这些用在他身上。可惜师父传授我的一身本领,居然成了屠龙之技,到目前为止自己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夫人,这……这是我么?”看着镜中闭月羞花的大美人儿,方怡有些失神,心想原来自己还可以这么漂亮。

    苏荃回过神来,点了点头:“不错,你也不用感谢我。我这化妆术虽然可以最大化一个女人的美貌,但如果不是你底子好,也达不到这种效果。”??

    ??见方怡依然惊喜地在那里照镜子,苏荃一阵不耐烦,催促她快点动身:“已经耽搁这么久了,你快点过去,不然等会儿宋青书彻底熟睡就麻烦了……记得我刚才教你的方法。”

    ??当方怡站在宋青书房间门口时,唇边露出一丝冷笑,苏荃所求不过是那张借据,以自己对宋青书的了解,只要开口,宋青书十有八.九会将借据给她,根本不需要自荐枕席。但方怡并不想一辈子当棋子,她想改变命运,她要做宋青书的女人。

    ??按照苏荃教的方法,的确很容易成功,但那样自己只是沦为一晚泄欲的工具,并不能真正被宋青书当成他的女人。更何况方怡和韦小宝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关系,在这个注重贞洁的年代,她不想未来宋青书心中留下任何疑虑,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今晚得到澄清,然后可以由他亲自……验证。

    ??苏荃的方法好是好,可惜不符合自己的利益,至于勾引男人,女人天生就会,不需要人教……想到这儿,方怡抿了抿嘴唇,心中不由浮起一丝羞意。

    ??“是方姑娘在外面么?”宋青书和煦的声音传来。

    “宋大哥,是我,我可以进来么?”心中一旦把对方当成自己未来的男人,方怡发现他的声音居然这么有磁性。

    ??宋青书迟疑了一下,衣袖一挥便用内劲打开了门栓:“请进,门没关。”

    ??方怡轻轻一推,便走到了屋里,很自然地随手将门关好,注意到她这个小动作,宋青书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见宋青书盘坐在床上,看样子是在练功,现在正睁大着眼睛灼灼地看着自己,方怡明白一个女儿家半夜跑到男人卧室,是有些尴尬,连忙说道:“宋大哥,我都没出声,你怎么知道是我呀?”

    ??借着灯光,宋青书才发现方怡居然比平日里还要艳丽几分,如今双眸盈盈,里面似乎饱含春水,说话预期之中也不无撒娇之意,宋青书心中咯噔一跳:“她…是打算勾引我么?”

    ??“内功到了一定层次,自然能从一个人的呼吸声中辨别出他的身份,更何况我们都这么熟了,我当然听得出来。”宋青书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只是你的心跳比平日里快了好多。

    ??“见识了宋大哥的神功,我才知道以前沐王府那些自称高手的,是何等井底之蛙。”方怡感叹道。

    ??“方姑娘大可不必妄自菲薄,”宋青书笑了笑,指着一旁凳子示意她坐下来,“沐王府的武功更趋向于上阵杀敌,江湖中这些武功,却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体系,两者各有优劣,实在难说孰高孰低。”

    ??“沙场武功真有这么厉害么,我反正感觉挺一般的。”方怡明显不信。

    ??“那我举个例子来说吧,”宋青书想了想,“你身为大明子民,应该听说过当年流行的《水浒》一书吧?”

    ??“我还看过呢!”方怡眼前一亮。

    ??“你一个女孩子,居然还看这种书?”宋青书愣了一下。

    ??方怡也有些不好意思:“当初在王府中太闷了,小郡主和我便找来些江湖话本来看看,其中就有这《水浒》。”

    ??宋青书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就拿里面的黑旋风李逵和浪子燕青来比较吧,李逵天生蛮力,顶多算粗通武艺,而燕青独门绝技沾衣十八跌在江湖中赫赫有名,两人曾经交过手,李逵毫无反抗之力,被燕青摔得七荤八素。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上了战场,十个燕青也比不上李逵的杀伤力。”

    ??“为什么会这样?”方怡惊呼道。

    ??“江湖武功,简而言之便是抓对方破绽,并且躲避对方攻击的技艺,可是这一套上了战场,却没什么作用。因为那时候敌人到处都是破绽,不需要你找,而且上下左右都是刀光剑影,你躲得了一个人甚至几个人的攻击,却躲不开四面八方的攻击。这样一来反而是沙场武功那种直来直去,简练狠辣的招式更有用。”

    这其实也是宋青书来到这个世界上慢慢总结出来的,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有疑惑,若是江湖高手真这么无解,那么皇帝为什么会是普通人来做?

    经过在燕京城中多番交流,甚至到军营校场实际观察过,宋青书才明白过来,武林高手的确厉害,但在千军万马前,未必有一队训练有素的士兵有用。强如东方暮雪,真让她带兵冲锋陷阵,恐怕活下来的机会也不大。当然各国不会把武林高手浪费在正面冲锋上面,而是用在一些更合适的地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