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265 戏假情真

    方怡心中仿佛有所明悟,正在思索之时,听到宋青书又开口了:“方姑娘,不知你这么晚找我所为何事?”

    ?听到他的话,方怡站了起来,看着宋青书的眼睛,突然一下子屈膝跪了下去:“方怡这次是特意向宋大哥赔罪的。 ”方怡心想反正是跪自己未来的男人,也算不上屈辱。

    ?以宋青书的武功,本来是可以制止这个举动的,但前世那么多武侠电视剧有类似片段,对方会趁他去扶的时候,趁机暗算……宋青书摸不准方怡打的什么算盘,就这么一迟疑,方怡已经彻彻底底跪在地上了。

    ?“方姑娘,宋某怎么担得起这么大的礼,快起来。”宋青书见她神色自然,并不像居心不轨的样子,连忙过去扶她的手臂。

    ?哪知方怡轻轻一下子挣脱了宋青书的手,抬头看着他说道:“宋大哥若是不原谅我,我便不起来。”

    ?宋青书一阵头疼,无奈地说道:“你究竟要我原谅什么呢?”

    ?方怡美目一下子便噙满泪水,有些哽咽道:“上次受到洪夫人威胁,害得宋大哥和双儿也中了毒。本来我一直麻痹自己,是因为身中剧毒才出于无奈。但这两天我实在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明白其实只是因为自己贪生怕死,才害了宋大哥,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宋青书叹了口气:“方姑娘,其实我从来没有怪过你。”这倒也实话,对一个人抱的希望有多大,随之而来的失望同样有多大。因为原著剧情的关系,宋青书从来没把方怡当成一朵纯洁的小白花,也没将她放在心里,她做出这种事情,宋青书也早有预料,所以心中并未起什么波澜。但如果是双儿做出了同样的事情,宋青书心中恐怕早已充满了怨怼。

    ?“宋大哥,你这样说证明你还是没有原谅我。”

    听到宋青书的回答,方怡明显一怔,虽然不知道他话的真假,但那一瞬间方怡感动得想哭,一直以来,她自己都有些厌恶自己的行为,担心双儿和他会怎么看自己,被这个沉重的包袱压得喘不过气来,哪知道宋青书云淡风气一句话,就解开了她的心结,不过方怡牢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当然不会就这么便离开。

    宋青书心中其实有些不耐烦,但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美人儿,他实在硬不起心肠,只好柔声说道:“方姑娘要怎样才相信我已经原谅你了。”同时暗暗鄙视自己,方怡若不是一个娇艳的美人,自己才懒得多跟她废话。

    方怡并不直接回答,反而说道:“宋大哥,我今天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什么事情?”宋青书又想去扶她,“你还是先起来再说吧。”

    方怡摇了摇头,脸上浮起了一丝羞涩:“我……我是想和宋大哥说?哥说清楚我和韦小宝之间并不是夫妻关系,那只是当初韦小宝占我的口头便宜。”说完便将昔日皇宫受伤,被韦小宝趁机要挟的往事大致说了一遍。

    “我和韦小宝不仅没有拜堂成亲,而且至今仍是完璧之身。”后面一句话微若蚊蝇,但以宋青书的功力,依然听得清清楚楚。

    方怡刚刚沐浴完毕,从她那略显宽大的领口,宋青书隐隐约约能看到她染了一层红晕的肌肤。见她这身衣裙将露未露,看似能一览无余,其实却看不到什么,宋青书想起了前世那些都市丽人,暗暗赞叹这个裁缝真是个人才。

    注意到宋青书目光所在,方怡心跳又加快了几分,本来打算装作不知道这一切,他要看便看。可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方怡假装抬起手来撩耳边的秀发,从而而挡住了宋青书的目光。?

    被方怡的动作惊醒,宋青书也有些尴尬,他倒不至于急色地盯着女生胸口看,只是突然想起了前世的生活,才有了片刻的失神,让对方误解,只好苦笑道:“方姑娘,这等……私密的事情,又何必说给其他男人知晓。”

    “因为在方怡心中,宋大哥不是其他男人。”方怡抬起头来,声音坚定。

    宋青书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方怡幽幽说道:“宋大哥,你知不知道我今晚过来,其实是教主夫人授意的。”

    宋青书心中旖旎的思绪被她的话打断,若有所悟,问道:“苏荃想干什么?”

    “教主夫人因不甘心一直被宋大哥牵着鼻子走,打算煞一煞大哥的锐气,再加上今日借了大哥万两白银,便威胁我过来……过来自荐枕席,趁机将借据偷回去。”方怡低着头说着,一时间看不清她的表情。

    ?“方姑娘,你不是中了苏荃的毒么,为何这次要背叛她,将这一切告诉我。”听到方怡的任务居然是来勾引自己,再联想到苏荃煞人锐气的法子居然是送美女过来,宋青书不知道是该称赞苏荃胸大还是鄙视她无脑。

    ?“因为我已经骗过宋大哥一次,那种心痛的感觉,我不想来第二次。”方怡抿着嘴唇,尽量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宋青书总觉得气氛有点奇怪,连忙哈哈笑道:“苏荃这娘们,要勾引人怎么不干脆亲自下场,非要威逼利诱你一个小姑娘,真够卑鄙无耻的。”

    ?哪知方怡听到他的话,脸色变得煞白,身子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果然在宋大哥眼中,方怡只是一个姿色平平的小姑娘,自然比不上千娇百媚的教主夫人。”

    ?宋青书没想到自己随便一句话居然引起了对方误会,连忙解释道:“怎么会呢,我是在说苏荃真卑鄙,你怎么联想到其他方面了。”

    ?见方怡一直跪在那里,沉默不语。宋青书只好继续说道:“若是方姑娘都算姿色平平,那天下间恐怕就没什么大美人了。”

    ?虽然明知他是在哄自己,方怡依然很高兴,这才破涕为笑:“哪有,天下间比我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

    ?宋青书嘿嘿一笑,房间之中又陷入了沉默,方怡一咬牙,抬头说道:“宋大哥,教主夫人强迫我做了很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今晚若是换了其他男人,方怡宁愿死也不会答应她的,不过想到是宋大哥,我就,我就……”

    ?宋青书心中一跳,虽然明知不妥,但看着这个内心其实极为骄傲的女人,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就怎么样?”

    ?“我就点头同意了,”方怡仿佛豁出去了一般,“自从第一次见到宋大哥,你的身影便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每次你来子爵府,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可是又明白以我的身份,注定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所以一直以来我将这份情思苦苦压抑,直到今天洪夫人强迫我来……侍寝,我所有的感情再也压制不住……”

    ?宋青书目瞪口呆,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他不介意很很多女人有鱼水之欢,但是却不想和女人谈爱情。情之一物,最容易让人黯然神伤,一个男人的心,看似坚强,但真正的爱只会留给一个女人。宋青书自认为天赋异禀,可以分给几个女人,但这其中肯定不会包括方怡。?见宋青书神色复杂却没有任何表示,方怡明白今日已经无丝毫退路,便豁了出去:“宋大哥,你刚刚不是问怎么才算原谅我么。”

    ?“什么?”宋青书愣愣地答道。

    ?“宋大哥,我愿意用自己的清白之躯洗净曾经给你造成的伤害,乞求你的宽恕。”方怡红着脸说道。

    ?“方姑娘,我真的原谅你了。而且我马上把借据给你,你直接回去和苏荃说完成任务了不就好了。”宋青书尴尬地说道,方怡若真是以为人妇,和她来次ons自己倒不介意,可她却是处子之身,在这么看重名节的古代,宋青书可不想图一时欢愉,而招惹无尽的麻烦。

    ?“宋大哥,你还不明白么。我根本不是为了完成洪夫人的任务而来。”方怡幽幽叹道,“方怡今天已经没脸没皮地自荐枕席了,宋大哥若是拒绝,我实在没有面目再活下去。”

    ?在宋青书还在想措辞的时候,方怡拉起他的手,伸到了自己衣襟中,“宋大哥,我别无所求,只求一夕怜惜,求你不要拒绝我。”

    ?感受到那温暖柔软的触感,宋青书正想收回手来,抬头正好碰到方怡的眼神,眼中水光盈盈,泪珠仿佛随时会掉下来,眼神中充满了哀求之色。

    ?宋青书悚然一惊,方怡刚才那番话在如今可谓是惊世骇俗,已经放弃了所有自尊,自己若是今晚拒绝了她,她恐怕真的会羞愤而死。?正所谓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是一个大美人儿。近距离看着方怡娇美的容颜,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芳香,宋青书早已心动,一直顾虑的只是那份责任而已。

    ?“方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明知道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情意。”宋青书叹了口气。

    ?方怡神色一黯,终于明白对方心中从来不曾有她……很快收拾好心情,注意到宋青书的话不再是直接的拒绝,连忙说道:“宋大哥,我只知道自己爱你便足够了,你爱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方怡别无所求,能得到宋大哥一夕垂怜,便此生无憾。”

    ?因为原著剧情的关系,宋青书之前一直不太喜欢方怡,但如今见她居然这般付出,难免有些感动,心中还有点沾沾自喜,自己和韦小宝比起来,自然更容易赢得她的芳心。

    宋青书并不是全知全能的圣人,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方怡以退为进之策,先成为他的女人,方怡自信凭借自己的手段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退一万步说,就算宋青书始终不爱她,当多番接触下来,方怡知道以他的人品,终归不会放任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