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反算计

    “我们这样背后议论双儿似乎不太好吧。”宋青书担心等会儿色授魂与之下,一不小心将自己和双儿的关系暴露出来。

    “那不提双儿了。”方怡红着脸,如今的她只剩下身体本能的反应,的确没什么心思再想其他了。

    ……

    一阵发自灵魂的战栗过后,方怡觉得身子有些发冷,蜷缩着往宋青书怀中靠去,宋青书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和她紧紧搂在一起。

    “方姑娘,苏荃那里你准备怎么回复她?”宋青书手指滑过她手臂上的肌肤,好奇地问道。

    “你现在还叫人家方姑娘!”方怡气苦地推了他一把。

    “要不我叫弟妹?”宋青书试探着问道。

    方怡浑身打了个冷战,摇头道:“刚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听起来感觉太变态了点……”

    “女人也有贤者时间么?”宋青书摸了摸鼻头,见对方不明所以,连忙说道,“以后当着其他人的面,我喊你方姑娘,私底下我喊你怡儿。”

    方怡心中泛起一丝喜悦,终于感觉和对方的关系拉近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宋青书接下来一句话说得她身子一下子酥了:“如果在床上……我就喊你弟妹,好不好?”

    虽然理智上觉得这话很无耻,但方怡依然听得心中一荡,实在提不起厌恶的情绪,微微点点头:“宋大哥,想怎样……就怎样。”

    “怡儿,等会儿你将这借据拿回去给苏荃便能交差了。”宋青书从枕头下摸出了那万两银票的借据,塞到了方怡怀中。

    哪知方怡并没有接的意思,咬唇说道:“不要。”

    “为什么?”宋青书奇怪地问道。

    “这样总感觉像是我在卖身一样,我不喜欢。”方怡低着头,睫毛轻颤。

    “怡儿,你想到哪儿去了。再说了,若真是一夜便能卖到一万两,你可得羡煞全天下的女子了,秦淮河最红的花魁一晚也要不了一万两啊……”说着说着,宋青书一下子想到了扬州丽春院,自己‘光临’夏青青的场景,不由得怔了怔。

    “我就知道,在宋大哥眼中我和那些青楼女子并没有区别。”方怡幽幽一叹,从床上坐起来便开始穿衣服。

    “哎,方姑……怡儿,对不起,我平日里爱胡说八道乱开玩笑,你别往心里去。我若是心中有那般想法,包管天打雷……”宋青书很少赌咒发誓,但这次他真的觉得有些冤枉,不过一句话还没说完,方怡的手指已经按住了他的嘴唇。

    方怡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宋大哥,你是在向我道歉么?”

    “是啊?”宋青书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长这么大,还没人这么诚心地向我道歉。”方怡一阵失神,她从小生长在沐王府,等她有意识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沐家的仆人。王府之中不是主子便是师父这样的长辈,他们平日里稍微和颜悦色,方怡都会有些受宠若惊,而小郡主从小就把她当姐姐一样对待,所以方怡虽然因为身世卑贱心中产生过怨怼之情,但对小郡主倒是真心实意的。不过除开沐剑屏,方怡对其他人都存着防备和算计。

    今晚过来,方怡其实一直担心宋青书把自己当成玩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已经设计了很多方法手段,准备日后慢慢勾住对方的心。但到目前为止,宋青书对她却十分诚恳怜惜,除了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让方怡一向缺乏关爱,紧闭的内心洒进了几缕阳光。

    “怡儿,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宋青书虽然不爱方怡,但最看不得女人受委屈,而且罪魁祸首还是自己。

    “该请求原谅的是我才对。”方怡一下子又跪在了宋青书面前。

    宋青书一愣,醒悟过来她指的是之前下毒之事,不由好笑道:“我不是说了么,我从来都没怪过你,你是不是要我同样发个毒誓啊。”

    “不要,怡儿只想听宋大哥亲口说出原谅我三个字。”方怡虽然能感觉到对方说的是真的,但依然紧张地看着宋青书。

    “好吧,我原谅你了。”宋青书只好按照她的方式来原谅她,见方怡明显舒了一口气,连忙伸手将她扶起来,“以后说话就说话,何必动不动就跪呢。”

    方怡一块大石落地,喜滋滋地说道:“大哥你是我的男人,我给你下跪天经地义,又没什么关系。”宋青书平等待她,让方怡一下子动摇了,本来是带着算计而来,但如今突然觉得就算得不到什么权势地位,安安心心当他的女人似乎也无所谓……

    宋青书身为现代人,本来颇不习惯这古代跪拜之礼,但听方怡这样说,内心一下子舒坦膨胀起来,也不再强求,“看来自己骨子里还是个大男子主义啊。”

    “既然你已经相信了我别无他意,那你将这借据拿着吧。”宋青书抓起她的小臂,将借据塞到她手中。

    “就这么轻易地送她一万两?”方怡不忿道,心想自己牺牲了清白虽然如今已经心甘情愿,苏荃动动嘴皮子就得到一万两,方怡觉得胸口堵得慌。

    “怎么,这么快就以女主人自居,替我心疼钱了?”宋青书开玩笑道。

    哪知方怡却脸色大变,连忙解释道:“方怡身份低微,不敢妄想成为大哥的夫人。”

    本来是前世情侣间调笑最常见的一句话,看着方怡诚惶诚恐的样子,宋青书顿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不过转念一想,方怡从小在王府长大,尊卑观念根深蒂固,也怪不得她。

    将方怡搂住,柔声说道:“你我之间关系已经如此亲密,我只是随口一句话,你又何必揣度背后有什么用意,我没那么复杂的。”

    方怡也觉得自己过于惊弓之鸟了些,赧颜道:“宋大哥教训的是。”

    “得,白说了,”宋青书苦笑道,“如果你完不成任务,回去怎么交代?”

    “我直接说宋大哥你是正人君子,柳下惠再世……我自然没有成功。”方怡已经想通了,苏荃威胁她的不过是日后会用沐剑屏来完成这个色诱计划,但方怡既然已经成了宋青书的女人,自然巴不得沐剑屏也是。毕竟方怡名义上还是沐剑屏的通房丫头,沐剑屏嫁给谁,她也只有跟着嫁给谁,世俗的礼教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

    苏荃若是在不知情之下,很可能会用各种手段让沐剑屏来勾引宋青书……想到这儿,方怡眼前一亮,心中已有主意:“宋大哥,你答应我,今后在苏荃面前一定要装作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说完将借据塞了回去。

    “为什么?”注意到她突然兴奋的神情,宋青书一头雾水。

    “哎呀,你别问了,总之我不会害你的。”方怡心中暗想,对不起了小郡主,为了日后的幸福,我只能利用一下你了,不过宋大哥是个好男人,比那个韦小宝好太多了,将来你肯定不会怨我的。

    “可是你在我房中这么久,苏荃不会那么傻相信我们是在聊天吧。”宋青书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她虽然怀疑,但没有证据,只要我们统一口径,她就算不信也没办法。”这段时间受尽了苏荃的气,有机会摆她一道的机会,方怡自然不会放过。

    “对了,宋大哥,你想到怎么解豹胎易筋丸的毒没有?”方怡突然想起两人身中剧毒,神情一下子黯淡下来。

    “不是还有一年才发作么,而且我们马上就上神龙岛了,找解药的机会总是有的。”宋青书本想说有点眉目了,但想到万一毒手药王配解药失败了,岂不是让她空高兴一场,还是事成之后再说吧。

    “宋大哥这份视生死如无物的境界,我真是万万也达不到。”方怡敬佩地望着宋青书。

    “怡儿,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在你毒发之前找来解药的。”宋青书担心不将她安抚好,若是方怡因为解药的缘故,像原著中出卖韦小宝一样出卖自己,自己可没韦小宝那么大度。两人刚才肆意温存,宋青书自然不想是这种结局。

    “宋大哥,本来之前我想到胖头陀瘦头陀那副尊容,心中便对豹胎易筋丸怕得要死。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都不怕了。因为我知道不管怎样,大哥你都会和我在一起的。”方怡羞涩地说道。

    “你想说的是,大不了我们做对同命鸳鸯吧。”宋青大笑,既然方怡已经看开了,那日后就会少掉一个未知因素。

    “能与宋大哥同生共死,方怡此生已无遗憾。”如今方怡也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是在做戏还是真情流露……

    “什么!宋青书不为所动?”看着方怡衣衫整齐地走进屋,苏荃便觉得有些不妙,听她回禀果然不出所料。

    “宋大哥说‘朋友妻,不可欺’,他是个坐怀不乱的君子。”方怡心中却一片娇羞,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坐怀不乱。

    “真的是这样吗?”苏荃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夫人若是不相信,方怡可以脱掉衣服让夫人检查一番。”方怡将手抬起,一副请君自便的模样。

    “算了,我可没那种嗜好。”苏荃嫌弃地摆摆手,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宋青书究竟是不是男人,半夜三更这样一个娇艳的女人送上门都不要?”

    方怡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她身上残留了不少欢好的痕迹,苏荃如果真的检查肯定瞒不过,听到她后面的话,方怡眼珠骨碌一转,说道:“其实我能感受到他身体已经产生了欲望,可是碍于我的身份,他才一直强忍着。夫人比我美貌千倍,洪教主和他又不是朋友,若是夫人出马,必定能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