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六十八章 诗词天赋

    “你好大的胆子,本夫人的玩笑你也敢开!”苏荃一下子拉下脸来。

    “夫人莫要误会,”方怡虽然傍上了宋青书,但苏荃长期以来的余威仍在,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以夫人的手段,不需要真让宋青书占到什么便宜,就能达到目标。”神龙教众私下盛传苏荃就像聊斋里面的狐狸精一样,会迷魂术的,方怡对此半信半疑,不由借机试探道。

    “这倒也是个办法。”苏荃果然点了点头,其实她最开始也想过自己出马,但顾忌宋青书武功太高,万一火候把握不好,被他用强连反抗都没办法,所以才一直犹豫着。

    方怡心中一惊,暗想得找机会提醒宋青书才行,免得着了她的道。

    “你确定宋青书已经被你引诱得把持不住了?”苏荃想了想,决定再确认一番。

    “嗯。”方怡假装羞涩地点了点头,心中想的却是:岂止把持不住……

    “那好,就让你看看本夫人的厉害。”苏荃哼了一声,脸上泛起一丝自信的色彩,刚说完便往外走去。

    “夫人打算现在去?”方怡暗暗叫苦,一来担心她看见两人刚才狼藉过后的战场,二来想到还没来得及提醒宋青书,万一他一个不备,遭了苏荃的道那就完了。

    “有什么问题么?”苏荃狐疑地盯着她,“有了你前面的铺垫,剩下的事情对本夫人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苏荃对自己的迷魂之术非常自信,多年来除了一些垂垂老矣的教众,没有哪个男人不是被她玩弄在鼓掌之中。

    “没问题,祝夫人旗开得胜。”方怡连忙答道。

    “古里古怪,你回来过后有些不对劲。”苏荃皱着眉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虽然有一种不妥的预感,但如今机会难得,苏荃实在不愿意就此放弃。

    看着苏荃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方怡喃喃自语:宋大哥,希望你真的是一个正人君子……就算不是,刚才……那样了两次,现在也应该没精力了吧。

    方怡患得患失之际,苏荃已经轻轻叩响了宋青书的房门,正在炼化真气的宋青书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方怡怎么这么快去而复返?

    “宋大官人,可曾睡下了?”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宋青书听得浑身一颤,幸好自己不姓西门,连忙起身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佳人,不由苦笑道:“夫人这么晚来找宋某,不知有何见教?”

    见宋青书这么快就开门,苏荃心中一喜,他既然选择了开门,看来心中必然有些躁动……可她又哪知道身为现代人的宋青书,骨子里便没有什么男女之防,三更半夜一个女子找上门来在古代是很避讳的一件事,但在宋青书看来再正常不过。

    “外面天寒,宋大人不请人家进去坐坐么?”苏荃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双臂,娇躯也不露痕迹地打了个冷颤,仿佛一个娇滴滴的深闺千金一样。

    “莫非是方怡暴露了?”宋青书心中暗自寻思,“可是看她这样子,不太像啊。”

    “夫人说的哪里话,快请进吧。”宋青书让开身子,将她迎了进去。

    进了房间,苏荃仿佛回到自己屋中一样,这里瞅瞅,那里看看,完全不像之前方怡那般谨小慎微,见宋青书疑惑的表情,嫣然一笑,露出唇边一个若隐若现的梨涡:“我过来就是想看看铁石心肠的宋大人一个人在做什么,居然忍心拒绝貌美如花的方姑娘。”

    苏荃唇边的酒窝很浅,只有笑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痕迹,而且只有左边才有,若不是两人距离这么近,宋青书也很难发现。突然听到苏荃的话,宋青书一愣过后便反应过来:“是你派方姑娘过来的?”

    “人家担心你孤枕难眠,见方姑娘的容貌身材都算得上一等一的,便派她过来侍候宋大官人,哪知阁下却如此狠心,你不知道方姑娘回房后哭得多么伤心。”苏荃啧啧叹道,仿佛在指责一个负心汉一般。

    宋青书暗赞了一声方怡好演技,但表情依然很无辜:“夫人,你这不是害我么,方姑娘是有夫之妇啊。”

    “这样不是更好么,宋大人也不会因为贞操问题承担责任,更何况她的丈夫已经死了。”苏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真是不谋而合啊,同志!”宋青书听得心中暗喜,下意识回了一句,“夫人不也是有夫之妇么。”

    “呃,”苏荃没想到会引火烧身,脸颊红了红,娇笑道,“宋大人真是好胆识,连本夫人的豆腐也敢吃。”

    “洪教主放着这么白白嫩嫩的豆腐不吃,在下自然愿意一尽绵薄之力。”宋青书一语双关地说道。

    苏荃听得心中一荡,却并不恼怒,见宋青书对自己多番言语挑逗,反而多了一丝兴奋,原来她这迷魂之术也不是万能的,施法前需要先勾引得对方神魂颠倒,趁对方神智露出一丝空缺之际,再趁虚而入,用迷魂之术控制对方。

    苏荃娇笑着转了几圈,借机和宋青书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人家今天过来,除了为方姑娘打抱不平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夫人请说,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宋青书一边笑着,一边心中加了个“才怪”。

    苏荃并没有立即回答,反而好似无意地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倒了一杯水,放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红润的嘴唇和白净的茶杯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宋青书看得有些口干舌燥,心中早已闹翻了天:我的乖乖,这在心理学中应该叫性暗示吧……看来媚功果然也是一门科学,呔,妖精,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对方喉间那细微滑动瞒不过苏荃的双眼,她很满意宋青书现在的反应,踱着小步在房中乱走,好似有什么难以启齿似的:“之前宋大人提到……提到教主他练的功夫需要戒女……”话说到一半,苏荃红着脸再也不愿意开口。

    “说句话而已,有必要羞羞答答靠在我床上么?话题还这么有暗示性……”宋青书腹诽不已,若不是清楚原著中苏荃是多么厉害的角色,恐怕自己还真被她奥斯卡影后的表演给骗了过去。

    “这种事情,想必夫人身为当事人,应该最清楚才对吧。”宋青书也不直接回答,反而不怀好意地对着她直笑。

    “都给你这么明显的暗示了,还不主动点。”苏荃暗暗生气,见宋青书和其他男人不太一样,似乎不是这么容易能被搞定的,“好,不把你驯服成我裙下的一条忠犬,我苏荃跟你姓!”

    苏荃燃起了战意,她需要的就是宋青书心神失守那一刹那而已,所以继续若有若无地挑逗着宋青书:“这种事"qing ren"家一个女儿家,怎么好意思说嘛,我就是想问问宋大人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教主夫人,我这里有首诗,应该对夫人的情况有帮助。”宋青书答道。

    “哦?看不出来宋大人不仅武功高强,原来还会吟诗作对,果然是文武双全。”苏荃美目中泛起一丝惊讶之色,要知道江湖中人,懂之乎者也的都没几个,更别说吟诗这种高阶技能了。

    “吟诗有什么难的,我最擅长的还是淫一被子湿。”宋青书讲了个前世的冷笑话,见苏荃一副云里雾里的表情,不由有些索然无味,便继续说道:“夫人听好了姑娘有亩田,荒了十八年,家里吃不饱,就到别家蹭。”

    苏荃的脸上顿时精彩万分,一会儿红,一会儿青,却又不好发作,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本夫人真是高估宋大人了,宋大人的大作,根本不押韵,说是打油诗都勉强。”

    哪知宋青书毫不在意,摇头笑道:“押韵只是文人小道,那夫人再评价一下这首诗如何。”说完也不待苏荃反应,自顾说道:“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水如火发;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逐退月。”

    苏荃本想趁机夸他两句,但刚才受到了对方戏弄,如今心中实在忍不下那口气,以为这诗是宋青书写的,于是直抒胸臆,语气颇为讥讽:“词句粗鄙,而且根本不押韵,算不上什么好诗。”

    宋青书神色古怪地看着苏荃,一副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表情:“这首诗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写的,从诗的角度说的确不怎么样,但我更看重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气象。所以押韵辞藻什么都只是小道,诗本身表达的意思才是更珍贵的东西。”

    苏荃暗自心惊:宋青书居然拿自己和皇帝类比,看来他注定不是池中之物……

    宋青书不知道自己随意一句话便让迷信的古人产生这么多联想,见苏荃神色木然,便开口笑道:“现在夫人觉得我刚才那首诗怎么样,我觉得传神又贴切啊。”

    苏荃强压怒气,身子往一旁的宋青书靠过去,娇笑道:“怎么,宋大人体谅奴家,打算让奴家蹭点吃的么?”

    鼻尖充盈着成熟女人的香气,再听到对方近乎赤果果的话语,宋青书觉得心神一荡,苏荃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散发出一丝奇异的神采:“宋大人,你觉得我漂不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