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六十九章 隔墙有耳

    宋青书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光芒,随即又变得有些茫然起来:“漂亮,夫人是在下见过的女人当中最漂亮的。 ”

    苏荃非常满意他的回答,继续盯着他的双眼,笑嘻嘻地说道:“是么?听说宋大人的妻子周芷若也是天下闻名的大美人啊,难道我比她还要漂亮?”随着宋青书的名声越来越想,天下的有心人已有不少特意查过他的过去,知道他和周芷若的关系也并不奇怪。

    宋青书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神色:“她的确漂亮,可是我不喜欢。倒是夫人美貌不亚于她,论妩媚更是她远远也比不上的。”

    “你这张小嘴还真甜,都被我迷晕了还这么会说话。”苏荃大功告成,知道宋青书已经彻底被自己控制,顿时放松下来。

    “那你喜不喜欢我啊?”苏荃说话的腔调十分奇特,普普通通的几个字,从她檀口中吐出来却是百转千回,格外糯软。

    “喜欢,当然喜欢。”宋青书急忙答道,仿佛担心迟疑一颗便会引起佳人不快。

    “有多喜欢?”看着眼前有些木木的男子,苏荃很享受这种掌控全局的感觉,一时顽皮心起,开始戏弄起来。

    “多喜欢?”显然这个问题对如今的宋青书来说有些过于复杂,他想了想迟疑道,“非常喜欢。”

    看着平日里精明从容的宋青书变成了眼前这个傻小子,苏荃心中升起一丝报复的快意,语气颇为撒娇道:“那你有了钱会不会给姐姐用啊?”

    “会啊,我的钱就是姐姐的钱。”宋青书理所当然地答道。

    苏荃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可是白天姐姐借了你一万两银子。”

    宋青书挠挠头,沉思片刻顿时恍然大悟,连忙跑到床上.将借据摸了出来,递到苏荃面前:“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向姐姐要借据,现在想来简直是罪不可恕,还望姐姐原谅我。”

    苏荃看了一眼,果然是自己‘亲口画押’的东西,一边谨慎地将其放入怀中,一边娇笑道:“你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姐姐,姐姐现在很高兴,你有没有什么愿望,说给姐姐听听,说不定姐姐一时高兴,会替你圆梦哦。”

    宋青书眼神一亮,可是很快又黯淡下去:“可是我不敢说。”

    “这有什么不敢的,说出来,只要姐姐做得到,姐姐会帮你的。”虽然和宋青书接触次数不多,但苏荃已经明白他是个城府极深之人,所以她十分好奇,宋青书这样的人,在如今神智迷失的情况下,会不会吐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秘密。

    “真的?”宋青书张了张嘴,但看了苏荃一眼,又临时将话给吞了回去。

    “当然是真的。”苏荃笑语嫣然地看着宋青书,示之以鼓励的眼神,不过当她听到宋青书的回答后,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想日你。”宋青书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渴望。

    苏荃被吓了一大跳,知道中了自己的人,所说的都是心中真实的想法,咋一听到这么粗鄙的语言,苏荃恼怒的同时,身体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多年来洪安通因为修炼内功,不能近女色,所以对自己一直心存愧疚,因此待自己如同一件珍宝一样,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重话都不曾说过一句,更何况这种下流的市井俚语,神龙教其余中人更是畏自己如虎,又哪敢说类似的话。

    见宋青书眼中莫名的,苏荃很快冷静下来,她的最主要便是引导对方思想行为,却并不能完完全全控制对方,若是宋青书真的突然对她施暴,以两人武力值对比,苏荃恐怕没什么反抗能力,所以她急忙答道:“乖弟弟,你怎么有这种想法呢…….不过姐姐也很喜欢你,倒也愿意给弟弟……日。”说完苏荃脸上浮起两坨红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伪装的还是羞的。

    “真的么?”宋青书惊喜地看着她,很快张开双臂便将苏荃搂在怀中,张嘴便往她脖颈边上凑。

    苏荃一边躲闪,一边尽力催动着:“可是姐姐现在有要事在身,还不能给你。”

    “什么事情比我还重要?”宋青书不满地咕哝着。

    从来没与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近过,被宋青书紧紧搂在怀中,苏荃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抖起来:“姐姐的家里来了不少坏人,不仅想夺姐姐的家产,还想把姐姐抢回去……日。”苏荃觉得自己简直有些疯了,本来是打算说抢回去做老婆的,为什么会临时改成那个字呢。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宋青书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大声说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姐姐告诉我,我去把他们都杀了。”

    苏荃心中一喜,有宋青书这样一个超级高手当打手,那后面的事情便好办多了:“姐姐马上就要回家了,你会不会保护姐姐啊?”

    “当然,我一定不会让其他人伤害姐姐的。”宋青书肯定地点了点头。

    苏荃趁机挣脱了他的怀抱,看着对方那怅然若失的表情,心中不由一疼:“姐姐答应你,你帮姐姐赶跑坏人后,姐姐就让你……那样。”

    “哪样?”宋青书傻乎乎地追问道。

    “讨厌!”苏荃要不是清楚对方如今脑筋不太灵光,肯定以为他是在故意耍自己,“就是你刚才说的那样啦。”

    “哦~”宋青书恍然大悟,“就是让我日……”

    “不许说!”苏荃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还有,回家后你一切都要听我指挥。”

    “为什么?”宋青书不满地咕哝道,“那些坏人想占姐姐便宜,都该死。”

    “也不是所有的客人都是坏人,有的人可以示之以利,分化拉拢的……”见宋青书一副茫然的表情,苏荃不知为何,心中一阵烦躁,喃喃自语道:“平日的你那么聪明,肯定明白我的意思的。”

    “虽然不太懂,但以后姐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宋青书挠了挠头,笑容显得格外淳朴。

    苏荃叹了一口气,中了自己这的人,若是能保留平日的心智,同时又听自己的话该有多好啊。不过她知道这只是想想罢了,若宋青书恢复到平日里那股精明劲,她可就不敢放心了。

    “还是弟弟对我最好了。”苏荃忍不住捏了捏宋青书的脸蛋儿,觉得比一般女子的皮肤都还光滑些,简直是没天理。

    “好姐姐,我要亲亲。”闻到苏荃身上的香味,宋青书显然有些躁动不堪。

    “得先给他去去火,不然一天到晚缠着我太危险了。”苏荃的轻功名为飞燕回翔,虽然比不上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凌波微步,神行百变等等,但在闪避身法上面依然有自己独到之处,宋青书目前神智并不太清醒,一声功夫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因此苏荃有所防备之下很容易就闪开了。

    “弟弟乖,姐姐先找个美人儿来给你当老婆啊。”苏荃没想道宋青书表面上看是个正人君子,结果中了自己的,没了理智和道德约束,居然变得这么急色,看来他骨子里便是个色鬼。不过很快苏荃又患得患失起来,宋青书如今的武功打了不少折扣,到时候能不能应付神龙岛虎狼环视的局面……

    当方怡看着苏荃领着宋青书进来的时候眼睛都直了,还没来得及说话,苏荃便先开口了,指着方怡问宋青书:“好弟弟,你看这位姐姐漂不漂亮啊?”

    宋青书自信审视了方怡一番,那眼神在方怡看起来是那么陌生,正在发毛之际,只听宋青书说道:“一般般啦,比不上姐姐。”

    看着脸色铁青的方怡,苏荃显然很满意这个回答,娇笑着说道:“好弟弟,今晚就将就一下吧,将来事情完成后,姐姐再来陪你。”

    方怡听得云里雾里,苏荃已经来到了她面前,往宋青书那边努努嘴:“等会儿你替我服侍他,放心,他现在不会拒绝你的。”

    方怡脸色煞白,苏荃以为她打算拒绝,便趁机低声威胁道:“我大可以将你绑起来,再给你灌点媚药……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见方怡默默点了头,才大声说道:“我弟弟今后是本夫人的上宾,自然该以上宾的礼节对待他,方怡,你以后就当他的丫鬟,好好服侍他的起居,不能拒绝他的任何要求,我说的是任何,你明白么?”

    看着苏荃那锐利的眼神,方怡无奈的点点头,她也想看宋青书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领着宋青书回到房间过后,方怡还没说话,对方就先开口了:“脱衣服。”

    “什么?”方怡气不打一处,来到宋青书边上低声问道,“宋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

    “姐姐不是刚让你听我的话么,怎么我第一句话你就不听了。”宋青书表情有些愤怒,站起来就往外走去,“我找姐姐去。”

    “哎!”方怡慌忙将他拉住,看着气质迥异的宋青书,暗暗心惊:莫非他是中了教主夫人的?方怡也只是听过苏荃会这门邪功,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脱就脱!”方怡撅着嘴,生着闷气,心想他该看的都看过了,再脱一次又何妨,脱到一半就被宋青书给搂住了。

    本来还有话想问,但宋青书肆意而炙热的吻很快就堵住了方怡的嘴唇,让她的身子很快热了起来,初尝禁果,本来身子还有些不适,但食髓知味,方怡本身也很享受那种感觉,所以并没有拒绝对方的粗鲁。

    窗外的苏荃一直仔细地听着房间里的声音,她总觉得刚才有点不对劲,有些怀疑宋青书是在装疯卖傻,有心想试探对方一番,见他推倒方怡毫不迟疑,才终于放下心来,本想就此离去,但里面那奇妙的声音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苏荃舍双腿犹如钉住了一般,留在原地一直好奇地听着。

    直到天色渐白,苏荃才浑然醒悟,怅然若失地回到自己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