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七十一章 四面楚歌

    一行人上了神龙教的大船,苏荃被安排在最豪华的船舱内,她很快将宋青书和方怡叫到身边,看着如今自己势单力薄,只有两个勉强算帮手的人,不由忧心忡忡,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教主夫人,黄龙使殷锦求见。”门外响起了敲门之声,语气比之前大为恭敬。

    “进来吧。”苏荃淡淡地说道,侧着身子靠在桌边,也不正眼看进来的殷锦一眼,只顾轻轻地吹着杯子里的茶水。

    殷锦本以为苏荃会紧张地询问岛上局势如何,哪知她一直回到房中也没开口。这样一来反而轮到殷锦坐不住了,想到苏荃身边的宋青书,他明白事情已经起了变化,觉得有必要适当卖个好,如果苏荃能平安度过此次危机,日后肯定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不过进屋来看到苏荃有如平日里那种傲慢的态度,殷锦心中难免升起一丝怒气:这个臭"biao zi",神奇个什么劲儿啊,到时候如果教主点头,你不知道要被多少男人骑,被多少男人压呢。

    当然素来墙头草的殷锦绝不敢把这一切摆在脸上,反而语重心长地说道:“夫人还真是悠闲,不过夫人可知自己即将大祸临头?”

    “哦?”苏荃慢慢将茶杯放回了桌上,“说来听听。”倒也不是苏荃故作姿态,而是苏荃明白此刻自己只是在唱空城计而已,神龙教中这些人的德性她可是一清二楚,现实残忍的他们若是看出了自己的软弱,那么瞬间就能把自己吞得渣滓都不剩,弱肉强食,这就是他们世界的法则。

    见苏荃毫不在意,本来还有些犹豫的殷锦终于打定主意,跑到门口确认了四周无人,才回来悄悄说道:“夫人可知属下这次前来是奉命来捉你的。”

    苏荃心中一凉,莫非神龙岛局势已经坏到这种地步了,但依然不动声色,冷笑道:“就凭你?”

    殷锦连忙赔笑道:“属下向来对夫人忠心耿耿,哪敢对夫人不敬呢。”心中却是暗骂不已,原来殷锦这次带了教中不少好手,要捉苏荃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但当他看到宋青书的时候,不得不犹豫起来。

    这两年来,宋青书可谓是声名鹊起,而且不是那种一般的后起新秀,而是隐隐压过不少顶尖成名高手的存在。就算殷锦对冲虚道长,左冷禅之流的武功没有直观认识,但身为五龙使的他可知道洪安通上次就是伤在宋青书手里,所以殷锦明白真要动手,自己的手下恐怕没这个本领擒下苏荃,可若是没完成任务,回神龙岛一样免不了受罚,想到教中那些严酷的刑罚,殷锦不由浑身冷颤,最后思来想去,决定赌一把,洪安通毕竟极为疼爱这个妩媚的夫人,未必就会真把她交给盛京方面。

    见殷锦站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一直不接着说下去,苏荃心中暗恼,只好开口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殷锦一下子惊醒过来,连忙解释道:“夫人上次盛京一行,害……害死了福康安,弘历十分震怒,尽起数路大军,旨在覆没我神龙教。”

    苏荃冷哼一声:“弘历手下那些八旗骑兵再骁勇善战,下了水还不是由龙变成虾,我神龙教向来精于水战,哪用怕他?”

    “话虽是如此说,”殷锦讪笑道,“可是弘历这次不像以前那般小打小闹,摆明了是不计损失,我们神龙教虽然精于水战,但毕竟人手远远比不上弘历的大军。”

    “当今天下大乱,我就不相信弘历甘心把手中精锐消耗在我神龙岛上。”苏荃心中恼怒,这个洪安通平日里看着威风,紧急关头居然连这些都看不破,看来也不过只是血勇之辈而已。

    “可是有消息说山东的金蛇营也会响应弘历,派水军前来参战。”殷锦小心翼翼地看了苏荃一眼。

    苏荃心中咯噔一下,当年袁承志的金蛇营大本营就在海外,极善水战,曾经因为利益瓜葛,神龙教金蛇营没少交过手,忽悠胜负,最后达成妥协以黄海为界,南边属于金蛇营,北边是神龙教地盘,这才相安无事。近几年来金蛇营重心虽然转到了山东,水军有所荒废,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蛇营若真的出兵,那神龙教对盛京方面的优势就彻底没了。

    “这消息从何而来?”苏荃沉声问道。

    “这消息应该准确,据探子回报,已有金蛇营高层人物到宝亲王府商讨出兵一事。”听到殷锦的话,一旁的宋青书眼神一亮,不过很快又黯淡下去。

    “就算这样,兵来将敌水来土掩,教中应该筹划怎么迎敌,派你来抓本夫人又是怎么回事?”苏荃柳眉微挑,盯着殷锦问道。

    殷锦连忙移开目光,教中盛传苏荃擅长迷魂大.法,自己可不想在这微妙关头糊里糊涂成为她的傀儡,看着地上苏荃那双秀美的双脚,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回禀夫人,主要是盛京那边传话过来,若是……若是……”

    “若是什么?”苏荃其实早已知道真相,但不欲暴露自己教中的卧底。

    “属下说出来夫人莫要生气,”殷锦一咬牙,赶紧说道,“盛京那边说只要神龙教献出夫人这个罪魁祸首,他们便退兵。”

    “这你们都信?”苏荃冷笑不已。

    “属下当然是不信的,”殷锦连忙表示忠心,“可是教中不少兄弟却信了,他们认为祸是夫人闯出来的,若是牺牲夫人一人,就能避免数千名弟兄白白流血,那是……那是相当划算的。”殷锦这话不尽不实,因为他其实也是这些人之一。

    “那教主怎么说?”苏荃哼了一声。

    “教主一直没表态,可最近教中兄弟情绪很大,连教主也有些压不住,这才派人先将夫人捉回去。”见苏荃脸色变冷,殷锦连忙解释道,“不过教主可一直念着夫人的好,所以才派属下前来,若是其他几个五龙使,恐怕……恐怕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殷锦这里小心翼翼替洪安通说着好话,他可不想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到洪安通耳中,毕竟他们俩是夫妻,万一日后和好,苏荃转身便把自己卖了,那就悲剧了。

    苏荃知道殷锦说的是实话,神龙教五龙使中,只有殷锦一向跟洪安通和自己走得近,其余四使早就不满这些年来教主和自己大肆提拔新人,这次借着盛京大军压境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几人当然巴不得除掉自己,岛上群情激奋,恐怕少不了他们的功劳。

    不过苏荃可一点都不会感激洪安通,她对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实在是太了解了,派殷锦来只不过是为了面子上好看点,他若是真的没动过牺牲自己的心思,当岛上议论此事时,洪安通便该以雷霆手段镇压,断不会形成如今群情激奋之局。

    这一刻苏荃的信心动摇了,她之所以回神龙岛,就是还对洪安通抱着一丝希望,毕竟这么多年夫妻,他对自己的疼爱倒也不是假的。可如今才知道连洪安通都可能决定牺牲自己,苏荃一下子变得身心俱疲。

    “本夫人不会让黄龙使为难,我会跟你到神龙岛,听凭教主处置。黄龙使今日的恩情,苏荃铭记于心,有朝一日必会报答,我需要静静,你先下去吧。”苏荃摆了摆手,示意殷锦先出去。

    “属下素来对教主和夫人忠心耿耿,愿教主和夫人仙福同享,寿与天齐。不敢奢求报答,不敢不敢……”殷锦嘴上虽然说着不敢,但脸上抑制不住的喜色却深深出卖了他。

    “这个马屁精,跟韦小宝果然是一路货色,连他的话也学来了。”当殷锦消失在门外,苏荃厌恶地呸了一口。

    原来韦小宝到神龙教之前,神龙教众每次都高呼洪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结果韦小宝加了‘和夫人’三个字,逗得洪安通和苏荃大为开心,居然被封为白龙使,那以后,教中很多人也有样学样。

    苏荃站起来,推开窗户望着外面波涛汹涌的大海,心绪纷杂,她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可如今茫茫大海,想放弃也已经迟了。回过头来看着正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宋青书,声音中充满软弱:“好弟弟,这次你会帮姐姐吗?”

    “没问题,只要有我在,包管姐姐平安无恙。”宋青书傻乎乎地回答道,随即嘿嘿一笑,“我还等着日……”

    “不许说!”苏荃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身体却是一软,心想如果真能平安渡过这次危机,便宜他一次又有何妨。反正这天下的男人都靠不住,不过各取所需而已,终有一日,自己要主宰其他男人的命运,而不让男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

    突然注意到方怡眼珠骨碌碌直转,苏荃冷笑道:“方怡,你也不用动什么歪脑筋,我现在虽然自身难保,但你和我其实是绑在一条线的蚱蜢。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在神龙教其他人看来,你都是本夫人的嫡系,我一旦失势,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难道你还盼望他们会给你豹胎易筋丸的解药么?”

    “属下不敢。”方怡心尖一颤,连忙说道。

    “不敢最好。”苏荃哼了一声,“只要你尽心尽力为本夫人办事,这次过后,我会把豹胎易筋丸的解药给你和沐剑屏。”

    “多谢夫人。”方怡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