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剑术再战

    战场中心尘烟纷飞,但以耶律南仙的眼力却看得清清楚楚,欧阳锋口中真气一吐,便双脚往后一蹬,人便像一颗沉重的炮弹一般往宋青书撞去。

    宋青书仿佛也有默契一般,挥掌迎了上去,刚才真气对轰的余威便让厅中高手狼狈不堪,但身处爆炸中心的两人却仿佛丝毫没有影响,甫一交手,便上下翻腾,你来我往斗了数十招。

    一旁的苏荃护着方怡躲在角落里,两女也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场中比斗,但以她们功力,却跟不上两人的动作,只觉得两团人影上下翻飞,瞧了几眼心中便烦厌欲呕,但两女却不曾移开目光,一个是担心情郎的安危,一个是觉得自己的命运已经和宋青书挂在了一起,生怕他死于欧阳锋之手。

    耶律南仙眼力颇为高明,两人虽然你来我往看着旗鼓相当,但她已经看出宋青书渐渐落入了下风。

    运起蛤蟆功的欧阳锋虽然一招一式变得比之前缓慢了,但每一拳每一脚的威势却差不多是之前的两倍,宋青书应对之间不得不避其锋芒,可惜欧阳锋招式虽慢,但每一招每一式出手的时机却极为巧妙,宋青书避得过一招两招,但每三五招必然会跟欧阳锋硬碰硬正面对上几手。

    耶律南仙心想华山五绝果然非同凡响,这个西毒已经年过半百,而且疯疯癫癫的,实力肯定跟巅峰期差了不少,但尽管如此,他对出招时机的把握,招与招之间的衔接简直是妙到巅峰。而且经常有的招式耶律南仙看得云里雾里,往往几招过后才能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一招。如此一来耶律南仙更是佩服宋青书,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自己在一旁观战都看不懂欧阳锋的出招,宋青书身处其中,每次却能及时地化解,真是让她自愧弗如。

    不过打到现在,连玉真子等人也已经看出了宋青书正处于劣势,由一开始的互有攻防,到如今防八攻二,众人已经明白宋青书只是在苦苦支撑而已。

    “臭小子,你学的很杂啊,武当,峨眉,丐帮,咦,你是不是学过九阴真经?”欧阳锋虽然疯癫,但还看得清楚对方某些招式与自己很接近,但因为两个人一个是正练九阴,一个是逆练,欧阳锋一开始还只是觉得有些怀疑,毕竟招式并不完全相同。但交手数百招过后,以他的境界,当然看得出来两人很多武功其实是同源的。

    “九阴真经嘛,也不是什么稀罕货。”跟刚开始实力低微时得到九阴真经,担心像福威镖局那样怀璧其罪,被人杀人夺宝不同,如今的宋青书自然有底气直言不讳,他相信以自己的武功自保那是绰绰有余了。

    哪知欧阳锋听到他的话,顿时大怒:“所有得到九阴真经的人都?人都要死!”大吼一声,便欺身攻上。

    宋青书被他一掌撞得连退数丈才化解了对方的劲力,心中惊骇的同时也升起一股豪气:“格老子的,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hellokitty啊!”

    说完便身子往前一倾,伸手将背后的木剑拔了出来。欧阳锋见他刚才须发皆张,颇为神武,担心他有什么厉害的后着,连忙布气于身前,警惕地防备着,哪知对方竟然抽出一把木头剑出来,顿时哈哈大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东西呢,原来是个木头片子。”

    一旁的洪安通可是吃过这柄木剑大亏的,连忙出言提醒道:“欧阳先生,小心他这把木剑有古怪。”

    “哦?”欧阳锋虽然疯癫,但高手的本能犹在,很快便察觉到宋青书的气势变得不一样了,仿佛一柄绝世神兵一般立在那里,不由惊呼道,“剑气?”

    宋青书捏了个起手剑诀,一声龙吟,手中木剑幻化出一堆虚影,竟然产生了金石之声,宋青书手腕一翻,木剑在手腕上旋绕三周后便借力离体而出,在全身四周飞行,游离不定。

    “离剑术!”宋青书一人一剑便向欧阳锋攻了过去,场中众人纷纷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招数?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但用剑的不世出天才耶律南仙心中一惊,莫非这是传说中的用剑最高境界御剑之术?可这是分明是传说中仙人之术啊。

    宋青书自然没有一柄飞剑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的本事,但他创造这招的灵感的确是根据前世影视作品里面那些御剑术而来。他虽然没能力长距离控制木剑,但在自己身子周围数尺见方的距离以气御剑,经过暗中无数次试验终于成功,上次盛京城中,已经经过了首次实战的洗礼。

    “这什么邪术!”欧阳锋怒吼连连,那柄神出鬼没的木剑附着了宋青书的剑气,犹如神兵一般锋利,兼之神出鬼没,往往从各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攻来,欧阳锋初遇此招,应对起来颇为狼狈。

    若仅仅是对付这柄飞剑也还好,以欧阳锋的功力,虽然狼狈,但未必躲不过,但宋青书这离剑术高明就高明在,结合控制木剑时身躯的各种姿势,宋青书将部分降龙十八掌的精华也给完美地融入了进去,因此欧阳锋不仅要正面面对降龙十八掌,还要防范飞剑神出鬼没的偷袭。

    以欧阳锋宗师级的战斗经验,也不禁进退失据,仅仅十几招,身上便几处中剑,不过他眼力极为高明,躲过了一些致命攻击,因此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

    “不打了不打了,这次老夫认栽了,”欧阳锋运足功力,跳出了宋青书的攻击范围,恼怒异常,“臭小子,若不是老夫的灵蛇杖没带在身上,可不会输给你。”若是神智正常的欧阳锋,自然拉不下脸面向一个后辈低头认输,但如今的欧阳锋虽然心中依然不服气,但却对认输没什么忌讳。

    宋青书也明白,欧阳锋的名号是叫西毒,一身本事有一半在毒上,如今的他疯疯癫癫,自然不记得用那些诡异的毒功,等于自费了一半实力。宋青书想到原著中欧阳锋灵蛇杖上有两条剧毒无比的毒蛇,洪七公被咬了一口就险些武功尽失。若是清醒的欧阳锋拿着蛇杖与自己相斗,杖首上两只毒蛇伺机而动,自己还真没把握赢他。

    不过宋青书嘴上却颇为倨傲地说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找这么多借口做什么。”

    “气死我了,”欧阳锋简直暴跳如雷,“臭小子,你等着,老夫回去想一晚上,便能尽破你的狗屁剑法。”

    宋青书心中一惊,想到原著中欧阳锋与洪七公在华山绝顶相斗,最后欧阳锋经过一夜思考,便破尽丐帮绝学打狗棒法,真让他回去想一夜,难保不会破了自己这粗创的离剑术。但很快宋青书便醒悟过来,一套武功,本来就应当经过千锤百炼,自己却寄希望于不被对手破去,实在是庸人心态。若是欧阳锋真能破掉我这离剑术,我还可以趁机改进离剑术暗藏的缺点么,不是利大于弊?

    更何况,招数是死的,人是活的,没有破解不了的剑法,只有破解不了的人。欧阳锋想的破解之法只不过是今天我使出来的招式破法,下次再斗我怎么可能傻乎乎地耍一模一样的剑法,想到这里豪气顿生,宋青书笑道:“等你一晚又如何。”

    “老顽童跟你是什么关系?你刚才掌剑齐用,可是他的双手互搏?”欧阳锋正在沉思间,突然开口问道。

    “我跟他没关系,用的也不是双手互搏。”宋青书一愣,答道。

    欧阳锋冷哼一声,心中却长舒一口气,若是老顽童的徒弟什么都将自己打败了,自己还真没脸面在江湖中混了,闷闷不乐自顾往后堂走去,路过洪安通的时候看也不看他一眼,脑中想的全是宋青书刚才的劳什子离间术以及破解之法。

    洪安通脸色铁青,没想到自己找回来的超级强援居然被宋青书打败了。原来洪安通上次偶然碰到欧阳锋,身为神龙教主,洪安通自然听过欧阳锋疯了的传闻,心念一转,便用尽各种手段将欧阳锋请到了神龙岛上,本来是打算当成一个奇兵翻盘逆转用的,哪知道他听到什么天下第一,居然自己跑出来了,更可气的是居然败给了宋青书,空涨了他人威风。

    神龙岛遍地毒蛇,欧阳锋虽然疯癫,但见到毒蛇依然觉得骨子里亲切,所以才一直留在了神龙岛,如今被宋青书所激,脑中想的全是怎么破解他的剑法,因此短时间内,他恐怕都会留在岛上。

    “宋大人神功盖世,居然连西毒都败给了阁下,本座佩服,佩服。”洪安通虽然心中对宋青书恨极,但形势比人强,他这个时候可不敢和对方翻脸。

    “好像你刚才自称是姐姐的老公,敢跟本公子抢女人,看我不恁死你!”宋青书捋了捋衣袖,又准备冲过去。

    洪安通心中一惊,暗暗叫苦,连忙运劲防备。苏荃这个时候跑到宋青书面前,拉住他的手臂笑道:“弟弟你听错了,他……他不是我老公。”

    “真的是这样么?”宋青书狐疑地看着洪安通问道。

    洪安通见苏荃悄悄对自己使着眼色,方才联想到宋青书从刚才到现在似乎是中了****的征兆,不由大喜,连忙没好气地说道:“真的。”

    “我就说嘛,看他这把年纪,当姐姐你爷爷都还显老呢,哪可能是你丈夫。”宋青书咕哝道,声音却又刚好让厅中众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