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七十五章 蒙古的态度

    场中众人纷纷神色精彩万分,神龙教众当然是没胆量表现出来,血刀老祖等人名义上是神龙教的盟友,自然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但玉真子可没什么顾忌了,哈哈大笑道:“有的人连自己老婆也不敢认,眼睁睁看着千娇百媚的娘子倒在其他男人怀中,真是好大一个龟蛋啊。”刚才苏荃为了阻止宋青书,连忙拉住他的手臂,虽然算不上倒在他怀中,但神态之间的确颇为亲密。

    洪安通平日里在教中予取予求,哪受过这等闲气,顿时大怒,阴测测地看着玉真子:“你说什么?”

    玉真子将拂尘一摇,嘿嘿冷笑道:“我可没指名道姓,有的人心虚什么。”

    一边的血刀老祖也适时地出声:“两位又何必为了这些小事做无谓的意气之争,我们还是来商讨一下怎么答复宝亲王吧。”说完趁机肆意饱览了苏荃婀娜饱满的娇躯一眼,心想这娘们果然够骚够媚,在岛上这段时间得找个机会一亲芳泽才行。

    洪安通神色惊疑不定,万万没想到血刀老祖居然会如此说,他的话看似公允,其实却是完完全全站在玉真子那边,洪安通想不明白,自己和血刀老祖他们名义上都是投靠了蒙古的阿里不哥王爷,为何对方反而帮着玉真子这个外人。

    听到宋青书刚才的话,耶律南仙顿时大失所望,心想这个宋青书怎么感觉傻乎乎的?

    此时只听苏荃一阵娇笑,“这位玉真子道人好大的威风哟,不过我听说上次阁下在盛京,可是一招就败在我这位弟弟手中哦,不知道道长可有兴趣一雪前耻呢?我可以让弟弟陪你玩玩。”

    玉真子脸色尴尬,第一次在平西王府中被宋青书一掌震飞,还可以说是一时轻敌大意。但上次在盛京王府酒宴之上,自己连攻宋青书数十招,结果连他衣角都没碰上,然后对方一出手,便刺中自己膝弯……多年行走江湖,玉真子不是没输过,但他自诩武功高强,却输的如此之惨,一方面恼怒宋青书,一方面也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惧意。今天见到他和西毒欧阳锋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更是不敢再生挑战之意。

    一念至此,玉真子连忙打了个哈哈,起身抱拳道:“宋大人武功盖世,乃我大清第一高手,贫道早已甘拜下风,心服口服。”

    江湖中胜败乃兵家常事,很少会有一个高手亲口承认自己不如另一个高手,那往往会被人认为是奇耻大辱,但今天众人听到玉真子坦坦荡荡直言比不上宋青书,反而觉得他是光明磊落之辈,暗起了几丝佩服之意。

    苏荃美目异彩连连,刚才宋青书豪情万丈的英姿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若不是他话语间不同于平日的嚣张跋扈,苏荃都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根本没有中自己的迷魂之术。

    “今日厅中太乱,议和一事暂且搁置,明日继续商讨。”洪安通开口说道,一方面,他惊惧于血刀老祖等人态度暧昧,一方面有很多话想问苏荃,所对方真的控制了宋青书,那自己可就底气大增了。

    场下众人各怀鬼胎,都很有默契地同意了这一决定。

    “夫人,你派人安排好各位的住处,再到我房里来,本座有事问你。”洪安通话一出口,便心知要遭。

    果不其然,宋青书听到他的话顿时睁大了眼睛,语气中充满了愤懑:“姐姐要和我住一个房间,你是什么东西!”

    苏荃本来也不想单独面对洪安通,趁机对洪安通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洪安通抬头望去,见神龙教中人纷纷抵着头,仿佛老僧入定一般,其余各方势力的高手,都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由心中暗怒,“让你们先得意几天,本座让你们谁也别想生离此岛。”随机拂袖而去。

    苏荃微微一笑,目光扫视众人,柔声说道:“各位请随我来。”

    被她那仿佛脉脉含情地目光拂过,莫说玉真子、血刀老祖这样的老"yin gun",就是耶律齐这样的正直小青年,也觉得有些血脉喷张,连忙低下头去。

    血刀老祖却没这么自觉,心中念头极为龌龊:他娘的,要不是宋青书这货,老祖我半夜将这个风骚的洪夫人捉来好好爽上那么一番,我就不信在此关键时刻,洪安通就算知道了又敢说些什么。他娘的,宋青书这狗日的变傻了也能把她当禁脔,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

    玉真子同时也在想:按道长我的手段,本想半夜潜进她的香闺,制住她便跑,以我神行百变的轻功,就算被洪安通发现了他也追不上。只可惜如今宋青书这个大魔头在这里,看来这个美艳的教主夫人,我是没戏了。

    神龙教中厢房众多,苏荃将几路人马远远隔开,安置在相距较远的地方,一来保证安静,二来避免互相产生冲突,几路人马倒也认同,很快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且说耶律南仙和耶律齐回到他们的院落去过后,便聚在一起讨论起来,“仙儿,没想到这个宋青书居然如此厉害。”

    耶律南仙也点点头:“上次苏大人和他在盛京城中交过手,回来后对他的武功也是极为称道。”

    耶律齐羡慕地说道:“以苏大人的武功,都如此称赞他,想必是没错了。今天见识了他和传说中西毒一战,哥哥我一边觉得精彩,一边又觉得有些心灰意冷。枉我自负天资卓绝,在国内年轻一代除了比不上仙儿你之外,已经是难得的少年高手。哪知道这个宋青书不过年纪和我们相仿,也不知道他的武功是怎么练的。”

    耶律南仙见他意志消沉,连忙正色说道:“堂哥你这么想就错了,宋青书武功再高,也不过是别人手中一把利刃而已。而堂哥你乃堂堂皇族,所学的乃是经世治国平天下的本事,你将来要做的是握刀的人,而不是想成为一把锋利的刀。”

    耶律齐神色一紧,连忙对耶律南仙行了一礼:“多谢仙儿妹妹当头棒喝,我已经想明白了。”

    耶律南仙连忙侧身一让,娇笑道:“哪有当哥哥的给妹妹行礼的,我可受不起。”

    耶律齐终究是少年心性,很快便恢复过来,忍不住问道:“仙儿妹妹,以你的武功,和宋青书比起来,孰高孰低?”

    耶律南仙在辽国年轻一代中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年纪轻轻一个美少女,武功却近乎宗师境界,不知道是多少少年男儿的梦中"qing ren"。耶律齐若不是她的哥哥,说不定也会加入她的追求者之列。

    耶律南仙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刚才你又不是没看过他和西毒的比武,连西毒都输了,我怎么可能是他对手。”

    尴尬的讪笑几声,耶律齐不好意思地说道:“仙儿你是我们整个耶律皇族的骄傲嘛,哥哥自然希望你能打赢宋青书。”

    回想了一下刚才那场决战的细节,耶律南仙微笑道:“如今大辽国内,恐怕只有萧大王和苏大人才有可能胜过他了,我还差点火候。不过今天目睹此旷世一战,我倒是隐隐有种突破的感觉,我想不出三年,我应该可以和宋青书一战。”

    “三年这么久啊。”耶律齐失望地说道,“你可是我们皇族第一高手耶,金国是我们的世仇,满清又和他们源出一脉,想到他们的第一高手这么厉害,我心里就堵得慌。”

    听到他的话,耶律南仙也沉默了,当年金国打得辽国近乎亡国,曾经掳掠了大量后妃公主,她们其中下场好的就是被金国宗室或者王公大臣收为姬妾,下场悲惨的便是被流放到浣衣局,充当军妓官,受尽淫辱。

    这段堪比宋国靖康之耻的灾难被每个辽国人牢牢记在心里,所有人想的就是覆没金国,一雪前耻。

    不过如果以为辽国人与宋国同病相怜那就错了,辽国人所恨之人排第二的并不是满清,而是宋国。

    百年前的檀渊之盟,辽宋互相结为兄弟之国,虽然宋国每年要贡献岁币,但辽国也谨守盟约,不再南下攻宋。谁知道女真族一兴起,宋国那群昏君奸臣便起了趁火打劫的心思,暗中和金国结盟,瓜分辽国。

    辽国皇帝数次派使者向宋国君臣强调百年的兄弟之情,再陈明利害,直言唇寒齿亡的道理,哪知道宋国君臣利欲熏心,终于还是派兵和女真族南北夹击辽国,才有了那场灭国的灾难。

    耶律南仙那时尚在襁褓之中,她的母亲就是被金国掳走的,至今下落不明。

    耶律南仙眼中隐隐闪现泪光,整理了一下情绪,开口说道:“先不谈这个了,堂哥你绝不觉得今天血刀老祖那边态度很奇怪?”

    耶律齐闻言点点头:“不错,按理说血刀老祖和洪安通都同属于阿里不哥手下,为何却反而拆洪安通的台?而且桑结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态度实在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