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七十七章 日月神剑

    因为脑海里的画面太过少儿不宜,玉真子的呼吸很快就变得粗重起来,一下子就惊动了里面的苏荃:“谁?”

    玉真子心中一惊,急忙后退,扬起拂尘将如同跗骨之蛆的暗器打落,见苏荃冲了出来,连忙示意道:“无量天尊,洪夫人好功夫。”

    “原来是你这个牛鼻子。”玉真子口口声声要带苏荃回去交给弘历,苏荃自然懒得给他好脸色。

    玉真子笑容一凝,原以为对方会跟自己虚以为蛇一番,哪知道对方这么不讲情面,一时间就尴尬地站在那里。

    “你这么晚过来,不会是想偷偷抓我回盛京吧?”苏荃侧着身子,一边揶揄着,一边暗中防备着对方突然暴起发难。

    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宋青书,玉真子讪笑道:“夫人说笑了,下午之事,贫道不过是奉命行事,还请夫人谅解……”

    苏荃不耐烦地打断道:“有屁就放。”

    玉真子没料到一向笑语嫣然的苏荃说话会如此粗鲁,脸色不免有些难看,哼了一声:“贫道有事和宋大人相商。”

    “哦,那进来吧。”宋青书说完便先行回屋,留下苏荃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宋大人,今天下午的局势你也看到了……”玉真子说着说着便停下来,迟疑地看着苏荃,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苏荃如今犹如踩在钢丝之上,自然不会那么‘识相’回避,宋青书也开口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姐姐她不是外人。”

    玉真子心想人家明明是洪安通的老婆,什么时候跟你是内人了,再说此次谈话的主题就是围绕她的,自然不方便让她听见。

    见屋中三人一副等他继续说的表情,玉真子心想反正要神龙岛交出苏荃只是一个幌子,让她听去了也无关紧要:“宋大人,神龙教素有反心,我们已经探知洪安通早已投靠了蒙古的阿里不哥。你我同为大清臣子,此次正是是为朝廷尽忠,铲除神龙教的大好时机啊,还望宋大人施以援手。”

    “为朝廷尽忠?”宋青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宝亲王兵多将广,如今大军压境,又何须区区在下帮忙呢。”

    “宋大人见笑了,”玉真子暗暗捏了一把汗,“贫道的武功虽然远远不敢和大人相提并论,但自忖应付洪安通没问题,可是此番蒙古契丹都派了高手前来,真打将起来,贫道……贫道双拳难敌四手啊。”

    “我可不信以宝亲王的情报网,会不知道蒙古契丹高手的情况,再说了,道长轻功卓绝,有心防备之下,就算那几个人联手,也留不住你吧。”宋青书说道。

    玉真子苦笑道:“本来贫道是不担心,若是孤身入虎穴,成功回去之后定然水涨船高。可惜贫道没料到岛上还有个西毒欧阳锋……”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长是想让我帮你,对付我姐姐?”话音刚落,便伸出手搂住苏荃纤腰,苏荃毫无防备,一下子跌坐到了他怀中,一时拿不准宋青书究竟是怎么回事,倒也不敢挣扎。

    玉真子一眼望去,只见苏荃顺从地躺在宋青书怀中,娇艳的脸蛋儿上浮起两坨红晕,更添妩媚,心中暗想想:洪安通这顶绿帽子是戴定了哦……看两人关系,自己若是单拿朝廷大义来压他,恐怕宋青书这小狐狸不会买账……

    心中已有主意,玉真子开口说道:“宋大人误会了,有件事情本来是极为机密之事,但宋大人是自己人,洪……夫人是宋大人的女人,自然也是自己人,那告诉你们也无妨。”

    听到玉真子说自己是宋青书的女人,苏荃浑身一颤,但又想听他口中的秘密,便放弃了开口反驳。一旁的方怡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心中醋意大涌。

    “不瞒大人,王爷此次宣称只要神龙教交出教主夫人,便立即退兵,不过是一件幌子。”玉真子说完注意着两人的神情,果然苏荃一听神色果然有了变化,倒是宋青书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姐姐你想听么?”宋青书笑着看着怀里的苏荃。

    苏荃脸色一红,嗯了一声,心中却惊疑不定:他这个样子可不像中了迷魂大法啊。

    “既然姐姐想听,那看在她面子上,在岛上我会护你周全的。”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多谢宋大人,”玉真子大喜,连忙解释道,“王爷料定神龙教不会献出洪夫人,他也从来没想过真要洪夫人,只是想借此让神龙教内讧,那样王爷便能不战而胜了。”

    “宝亲王倒是看得准,本来神龙教上下一心,对付不善水战的盛京大军,鹿死谁手倒也不一定。但被他整这么一出,神龙教高层各怀鬼胎,底层的也是人心惶惶。”

    苏荃冷哼一声,心中却是放下一块大石,只要对方真正的目标不是自己就好办。只恨五龙使鼠目寸光,洪安通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也动了牺牲自己的念头,真是该死。

    玉真子微笑不语,他也不怕把这一切告诉对方,宝亲王这一招本来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就算神龙教明白了也没关系。人心最是难测,总有人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岛上上上下下的士气也瓦解得差不多了。

    “贫道就此告辞了,以免被有心人察觉出不妥。”玉真子微微施了一礼,便径直离去了。

    “宋青书,你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玉真子一走,苏荃便从宋青书怀中挣脱,紧张地盯着他,双眼又绽放出奇异的光芒。

    “姐姐你觉得呢?”宋青书的瞳仁突然变得漆黑一片。

    苏荃脸庞闪过一丝迷惘,突然甜甜一笑:“你当然还是我的好弟弟了。”

    “乖,我肩膀有点酸了,帮我捏一下。”宋青书拍拍自己肩膀示意道。

    “好啊。”苏荃顺从的跪坐在床上,温柔地替他捏了起来。

    方怡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惊喜地叫到:“原来宋大哥你没有被…”

    “嘘!”宋青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说出来嘛。”当日苏荃向宋青书施展迷魂大法的时候,他便已经有所察觉,但一来摸不准苏荃道行的深浅,二来比拼精神力是极为凶险之事,一不小心便是以一方变成白痴告终,宋青书可不想这个结果,便假装受了她的控制,经过一段日子相处,宋青书已然摸清了苏荃迷魂大法上的功力,便趁对方失神之际,反控制了她。

    “你个大坏蛋居然害得我这么担心。”方怡忍不住搂住他,不停捶打着他的胸部。

    宋青书见她哭得梨花带雨,倒是分外惹人怜惜,便忍不住低头去吻她。

    方怡一愣过后,慢慢闭上了眼睛,唯有那微微颤抖的睫毛才能体现出主人的心情。

    “有一种传说,人高兴的时候泪水是甜的,伤心的时候泪水是苦的,看来你现在还是高兴居多啊。”宋青书并没有亲她红润的嘴唇,反而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挂在脸颊上的泪珠。

    “泪水明明是咸的。”方怡终于破涕为笑,连忙伸手擦拭脸上的眼泪。

    两人说了一阵情话,方怡突然坐直了事情:“宋大哥,我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宋青书一愣。方怡来到他身后,对着苏荃的脸蛋儿就是一巴掌,扬起手还想扇她另一边,已经被宋青书牢牢抓住。

    “你干什么?”宋青书眉头紧皱地看着她。

    “这一年来我可没少受过这个女人欺负,耳光也没被少打。”方怡愤愤不平地说道,“怎么,我才打他一巴掌你就心疼了?”

    宋青书心中顿生厌恶,作为一个女人,方怡睚眦必报的性格实在难招人喜欢,更何况她如今的语气仿佛一个吃醋的女朋友一般,也让人有些讨厌。

    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方怡也暗暗叫糟,明白自己一时冲动坏了大事。方怡知道在获得足够的宠爱之前,不该展现这一面给宋青书看。但看着苏荃毫无反抗力地在面前,心中那股冲动实在是忍不住。

    “宋大哥,对不起,我想到昔日种种,就有些忍不住。”方怡弱弱地说道。

    宋青书笑了笑:“过去了就过去了,以后我不会让她欺负你的。”

    “嗯。”方怡轻轻靠在了他怀里。

    “宋大人左拥右抱,真是艳福不浅呐。”

    宋青书抬头一看,耶律南仙正倚在门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暗骂一声玉真子离开后也不关门,宋青书站起来问道:“耶律姑娘,天都这么晚了,你还到处乱逛,就不怕上错了床?”

    “呸!”饶是草原女子素来大方,也禁不起他这般直接调戏,耶律南仙脸色一红,娇斥道:“我这次前来是想和你一决高下的。”

    “我从来不打女人。”宋青书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万一等会儿你是被我打呢。”耶律南仙故意激将道。

    “你武功虽然不错,但还打不过我。”宋青书毫不在意地耸耸肩。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跟你打一次。”耶律南仙这次倒没有抬杠,反而语气颇为真诚。

    “哦?”宋青书终于来了点兴趣,“没记错的话,你们辽国和清国似乎还在交战吧,你就不怕趁机我杀了你?”

    “若是其他人,我倒也不会冒这个险,但既然是宋大人,我却是不怕。”耶律南仙说道,她明白自己虽然暂时打不过宋青书,但能跟这个级别的高手过招,对日后武道的进展可是极有帮助。

    “为什么?”宋青书明显一愣。

    耶律南仙突然展颜一笑,犹如草原上遍地盛开的鲜花:“因为阁下是个怜香惜玉之人。”

    “好,我跟你打了。”宋青一笑,便和她一起走出门外。

    “在这里打么?”耶律南仙并没有动手,反而淡淡问道。

    “不然在哪里打?”宋青书疑惑道。

    “素问神龙岛风景秀丽,宋大人可有雅兴陪我四处逛逛,我们可以一边打一边欣赏一下岛上的美景。”耶律南仙双手负在背后,未出鞘的宝剑随意拿在手里,清风徐徐吹来,看着颇有几分出尘之意。

    “宋大哥,小心有诈。”方怡担心地说道。

    宋青书还没说话,耶律南仙便笑了:“以宋大人的武功,该小心的是本姑娘才对吧。小娘子究竟是担心你宋大哥安全呢,还是担心我跟你抢男人呢?”说完便不待回话,脚尖一点,身形便如同惊鸿仙子一般飘了出来。

    方怡被她臊得抬不起头来,宋青书连忙宽慰道:“放心吧,我去去就来。”说完也跟着飞了出去。

    没过多久,耶律南仙的身影停在了一棵树巅之上,看着她站在柔弱的树枝上仿佛不受力一般,宋青书大加赞叹道:“昔日洛神踏水而行,罗袜生尘,如今姑娘踏着绿叶而行的姿态,实在是不遑多让。”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夸我,可是我是草原人,可不认识你们中原的神。”耶律南仙淡淡说道。

    见宋青书一愣,耶律南仙抿嘴一笑:“好了,骗你的。”

    宋青书还想再说,突然觉得眼前一闪,耶律南仙手中便多了一柄长剑,长剑寒光闪闪,犹如握着一泓秋水一般,不由赞道:“好剑!”

    “既然你的武功高过我,那我先出手以示尊敬。”耶律南仙说完,气质一下子变得十分肃穆,一阵龙吟之声,手中之剑已经化成一团白色光影。

    宋青书再也没有轻视的心态,他碰到的用剑高手,恐怕除了风清扬,就属耶律南仙的剑法最高。宋青书从来没见过这么灿烂夺目的剑法,对方似乎充分利用了天上的月光,手中握着的似乎不再是剑,而是一团耀眼的影子。

    宋青书会的武功虽多,但造诣最深的还是剑法,经过思过崖中五岳剑法精髓的洗礼,再加上之后数次和风清扬交手,他已经近乎返璞归真的境界,本来平凡的五岳剑法在他手中使来,威力不亚于独孤九剑。究其原因,宋青书每一招虽然神似五岳剑法,但他却并不拘泥固有招式,而是根据实际迎敌情况微微变换剑尖角度,或者故意放慢一下出剑速度,便有若羚羊挂角,浑然天成,让敌人无从抵挡。

    可尽管如此,宋青书应对耶律南仙的剑法还是有些吃力。根本原因就在于耶律南仙手中的剑太耀眼了,耀眼得宋青书都几乎睁不开眼睛,自然难以破招。

    凭借深厚的功力将她逼退过后,宋青书有些骇然地说道:“你这是什么剑法?”

    “没有名字,我自创的。”耶律南仙长剑指地,停下了强攻的脚步。

    “如果是白天,烈日当头的情况,你这剑法岂不是要逆天?”宋青书后怕道。

    “宋大人果然目光如炬,我这剑法的确十分借助自然之光,不过白天虽然日光强烈,但环境明亮,却也不见得比现在一片漆黑,只有月光的威力大。”耶律南仙柔声说道,随即神色颇为神往,“我有一种感觉,我这剑法练到极致便会犹如日光月光洒落人间一般,敌人再也无处可藏,只可惜如今的境界还差得远。”

    宋青书一愣,对方此时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莫名的威势让他也有几分恐惧,突然转念一想:你就算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又如何,天才光环再大大得过穿越者光环么?这般一想,宋青书的心思也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我似乎觉得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耶律南仙秀眉一蹙,显然也不理解刚才的情况,“可惜现在那种感觉消失了。”

    宋青书毫不在意一笑:“姑娘想必也舍不得杀我。”

    “你倒是挺自恋的。”耶律南仙并没有动气,反而将长剑收入鞘中,“暂时就打到这里吧。”

    “哦?没想到你的功力已经如此高深了,那么远过来的人你都能听到。”宋青书敬佩地看着她,心想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美少女?

    耶律南仙明显一愣,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没听到,只是不想打了而已。”

    “那我们先躲一下吧。”宋青书一下子隐藏在了树枝中间,对着耶律南仙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耶律南仙飘了过来,藏到他什么,疑惑地皱着眉头:“你我联手,这岛上应该没人是我们需要躲的吧?”

    “太过凭借武力并不是好事,”宋青书淡淡一笑,并不打算多加解释,反而说道,“既然你的剑法没有名字,我帮你取个如何?”

    “说来听听,太难听的我不要。”耶律南仙好奇地问道。

    “你的剑法既然集日月之灵气,那就叫日月神剑吧。”想到前世张卫健、郭晋安演的电视剧《日月神剑》,再想到其中的裘菁菁,宋青书露出一丝怀念的神情,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想过前世的生活了?希望用这些小手段在这个世界上不断留下前世的痕迹,日后不至于把那一切当成一场梦吧。

    “日月神剑?”耶律南仙一怔,慢慢点了点头,“希望自己日后不会污辱了神剑二字。”

    看着树下疾驰而过的两个蒙面人,宋青书心中一阵鄙视:怎么跟演古装剧一样,衣服造型都不换,光蒙着脸,别人就认不出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