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七十八章 月下密谋

    两人都是一席红衣喇嘛的装扮,其中一个人顶着个澄亮的光头,另一个人衣袖随风飘荡,明显是断了一臂,自然是血刀老祖和桑结大法师两人。

    “要不要跟过去看看?”耶律南仙此次出来最主要的目的本就不是和宋青书比武,而是探听消息。

    “正合我意。”宋青书对着耶律南仙相视一笑,两人纵身一跃,便悄无声息地跟在两人后面。宋青书的轻功自然不用说,有机会角逐天下第一的水平,没想到耶律南仙的轻功也非常精妙,潜行期间居然没发出一丝衣袂破空之声。

    血刀老祖和桑结来到一座院落,警惕地回头望了望,才轻轻在木门上按一定规律扣了起来。

    没过多久,里面也传来了一阵有规律的响声,然后木门大开,两人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宋青书指了指院中的屋顶,耶律南仙会意地点点头。宋青书摸起一把石子,扔到门口处,听到响动里面守卫很快便跑出来查看究竟,两人趁机从众人头上飞了过去,潜伏在屋顶之上。

    “不知两位大师找我们是什么事情。”底下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宋青书略微想一下,便知道发声之人是神龙教五龙使之一。

    耶律南仙轻轻揭开一片瓦,正准备低头往里面看去,宋青书注意到她晶莹如玉的纤纤玉指,不由传音入密过去:“耶律姑娘,千万不要因为练剑而在这么美丽的手上磨出茧子,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耶律南仙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也不再理他,仔细观看屋中情况,因为上岛之前仔细看过神龙教高层的资料,所以一眼便瞅了个大概,下面屋中五龙使五到其三,分别是青龙使许雪亭,黑龙使张淡月,赤龙使五根道人,另外白龙使一直空缺,黄龙使和教主夫妇关系比较密切,三人这番郑重其事,恐怕是在图谋不轨,自然将黄龙使殷锦排除在外。

    “不知各位尊使对神龙教如今形势怎么看?”桑结此言一出,三个神龙使脸色立马缓和了几分,桑结明明是和洪安通平起平坐的邪道巨擘,言语中却对三人极为尊敬。

    “教中形势自然由教主操心,不需要我们兄弟几人烦恼。”许雪亭不仅是武功冠绝五龙使,城府也要深上一层。

    “几位都是神龙教元老,身份超然,又怎么会无权过问呢?”血刀老祖嘿嘿笑道。

    被他戳中心中痛处,黑龙使张淡月愤愤不平地说道:“教主近年来大肆提拔年轻人,诛杀昔日老人,我们能平平安安当这个五龙使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敢插嘴教中事务。”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血刀老祖和桑结交换了眼神,连忙说道:“如今宝亲王弘历三路大军压境,神龙岛倾覆在即,各位可有什么打算?”两人倒也颇懂春秋笔法,明明胜败还是未知之数,他们却给三使留下神龙教必败的心理暗示。

    果然三使听到他们的话,脸色白了白,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听说盛京方面传话过来,只要交出罪魁祸首苏荃,他们便立即退兵,几位对此怎么看。”桑结肉呼呼的脸蛋露出一丝笑容,看起来倒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赤龙使无根道长讪笑几声:“盛京方面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退兵。”

    “如果神龙教不交出苏荃,盛京退兵的希望自然是零。但如果交出苏荃,还有那么一丝可能真的退兵,几位何不劝劝你们教主,试试又无妨,大不了就是牺牲一个女人而已,以洪教主的身份,再找一个如花似玉的夫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桑结笑道。

    三人心中早已有过这种想法,只是谁也不敢先提出来,听到桑结的话,许雪亭冷笑道:“洪教主极为疼爱苏荃,又岂会忍痛割爱。”

    “这就是洪教主的不对了,怎么为了一个人的私利而让整个神龙岛陷入危险之中呢。”血刀老祖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心思却极为龌龊,神龙教危机关头,若是洪安通将那个千娇百媚的夫人贡献出来让众人爽爽,包管神龙教上下打了鸡血一般,各个士气盎然……

    “他是教主,又有什么办法。”许雪亭假装叹了一口气,却悄悄关注着对方的变化。

    桑结高深莫测地一笑:“若洪安通不是教主了呢?”

    三使心中一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两位与教主同列蒙古阿里不哥王爷门下,为何却说出这番话来。”

    血刀老祖诡异一笑:“王爷一直不满洪安通私心自用,不听指挥,早就有心除掉他,可惜一直苦无机会……”

    三使其实早就数次聚会,商量过对付洪安通一事,只是一来顾忌对方武功高强,二来担心他背后的蒙古势力,此时听到血刀老祖这样说,张淡月顿时沉不住气问道:“莫非现在就有机会了么?”

    鱼儿上钩了!桑结心中一喜,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虽然一直想除掉洪安通,但这毕竟是神龙岛内部事宜,若由我们亲自动手,恐怕会引起神龙岛强烈反弹,若是投靠了满清那就大事不妙了。不过若是由三位地位尊崇的五龙使出手,那想必就能将影响降低到最小。”

    “可是盛京如今大军压境……”许雪亭还是比较谨慎,担心经过此番动乱,神龙岛元气大伤,恐怕无力抵抗外敌。

    “放心吧,只要你们能够成功取而代之,我们王爷立即发兵辽东,蒙古铁骑天下闻名,弘历自然会将大军召回去抵御我们。”血刀老祖说道。

    “你们究竟想得到什么?”许雪亭疑惑地问道。

    “洪安通不听话,我们需要的自然是一个更听话的教主。”桑结笑着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心中想的却是:你们这群傻瓜,我们需要的自然是神龙教四分五裂,好让弘历尽快与康熙决战。

    三使交换了一下眼神,许雪亭心中有了底:我们成功杀死洪安通过后,论武功,论资历,这教主之位非我莫属。只要到时候能得到蒙古这座靠山,就算受点气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我当上了教主,真想做什么,蒙古又能奈我何?

    见另外两使还有些犹豫不决,许雪亭开口道:“我们五龙使近年来经过洪安通不断打压,势力大不如前,能控制的顶多就岛上三成力量,硬拼肯定不行。唯一可行的就是明日大殿中趁洪安通不备,实行斩首行动,只要洪安通一死,我们自然有办法控制整个神龙教。”

    无根道长犹豫地说道:“以洪安通的武功,我们三个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三位大可放心,我们到时候会出手相助的,到时候洪安通在劫难逃。”血刀老祖眯起了眼睛,心中却是冷笑:到时候先等你们拼得你死我活,最好洪安通把你们全杀了,我们再趁机出手杀了洪安通,神龙教高层全军覆没,弘历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攻进来了。

    “可是如今岛上还有西毒欧阳锋,以及教主夫人身边的宋青书,这两人武功太高,他们若帮洪安通,恐怕……”许雪亭担忧地说道。

    屋顶的宋青书听到他们说起自己,顿时来了兴趣,仔细听下去。

    “放心,我们已经有了对付他俩的法子。”血刀老祖和桑结对视一眼,得意地大笑起来,显然是胸有成竹。

    继续听了一会儿,见再也听不出什么名堂,宋青书两人便偷偷离开院子。

    “你说他们究竟准备怎么对付我呢?”宋青书冥思苦想一半天,也不觉得他们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

    耶律南仙微微一笑:“宋大人莫非忘了区区在下么?”

    宋青书一怔,很快笑了起来:“不会是你。”

    “怎么,觉得我没本事对付你啊?”耶律南仙有些恼怒他的轻视。

    “你唯一能对付我的就是美人计而已,”见耶律南仙杏眼圆睁,连忙说道,“当然我从姑娘的剑法便知道你绝不是那种下作小人。”

    “哼,我就当你是夸奖我,便不与你计较了。”耶律南仙的眉毛不像江南女子那么细如柳淡如烟,反而颇为青亮浓郁,才刚好配得上她的灿烂的容颜。

    “其实我是看到如此机密的事情,他们没带你们一起去,才明白他们也在防备着你们辽人。”宋青书有意无意地试探道。

    耶律南仙却并没有上当,云淡风轻地说道:“我们也只是看在盟友的情分上来做个姿态而已,宋大人倒也不用担心我和堂哥。”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把自己的分析告诉宋青书,毕竟各为其主,辽国满清可还是交战国。

    “我要回去了,姑娘要不要送送我?”宋青书转头看着她。

    耶律南仙无语道:“我虽然对汉文化所知不多,但却知道一般都是男人送女孩子回家吧。”

    “我陪你打了一场无聊架,让你送我回去,应该挺公平的吧。”宋青书理所当然说道。

    耶律南仙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此行一大任务是保护苏荃,现在去看看她也好,便点点头,说道:“好!”

    这下轮到宋青书吃惊了,本来他也只是随口一说,想让对方生气离开,自己好偷偷去查探一下豹胎易筋丸的解药,哪知道她居然真的跟来了。

    看来只有回去过后再找苏荃一起去了!宋青书苦笑着摇摇头,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便往所在院落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