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七十九章 神秘黑衣人

    “之前看你目光呆滞,言语癫狂,我还以为你中了什么邪术呢。”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耶律南仙本就是来打探消息的,自然不愿意就这么直接回去。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宋青书也不打算解释,直接哈哈一笑便搪塞了过去。

    “宋大人打算帮哪边?”耶律南仙懒得和他绕圈子,直接问道。

    “我的好姐姐在哪边,我就帮哪边。”宋青书答道。

    “苏荃么?”耶律南仙若有所思,“如此看来,我们倒也不算敌人。”

    “什么?”宋青书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耶律南仙淡淡一笑:“没什么。”

    “敢问姑娘可曾婚配?”宋青书一路上也找不到什么话,便信口开河地问道。

    “不曾,”耶律南仙停住了脚步,波澜不惊地盯着他,“怎么,你有兴趣?”

    “正妻的位置估计你是没戏了,”宋青书摇了摇头,“如果姑娘不介意,还可以来当个妾。”

    “世上的姑娘,听到你这话十个有九个会生气,很遗憾,我就是那剩下的那一个。”耶律南仙答道。

    “年轻女孩子嘛,该笑就笑,该生气就生气,你这样老气横秋反而不好。”宋青书神态颇为鄙夷。

    “也许是我天生比其他人成熟吧。”耶律南仙也不以为意,浅浅一笑。

    “你和神龙岛的教主夫人究竟是什么关系?”隔了一会儿,耶律南仙开口问道。

    “男女关系呗,”宋青书笑了笑,“怎么,姑娘也关心这些凡间琐事?”

    “问问而已。”耶律南仙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哀乐。

    不知不觉两人就已经回到了宋青书的住处,苏荃和方怡早就望眼欲穿,看到他回来,纷纷露出欣喜的表情。

    “你还真想我们草原上的种马。”耶律南仙冷不丁悄悄冒出一句话。

    “多谢夸奖。”宋青书毫不在意地回道。

    “洪夫人,如今岛上形势对你极为不利,你就没考虑过悄悄离去么?”耶律南仙看见苏荃,终于忍不住说道。

    “神龙岛就是我的家,就算离去我能去哪儿呢?”苏荃明显一愣,不过还是礼貌回答道。

    “这位宋大人官运亨通,他在燕京城的宅子想必足够大,夫人大可以去他那里避避风头,想必宋大人对此欢迎之至,是么,宋大人?”耶律南仙看着宋青书,表情有些微妙。

    苏荃虽然受了宋青书的迷魂大法,但早已恢复过来,不过心理终究还是留下了一道印记,不自觉对宋青书很亲近,听到她的话,苏荃说道:“妾身可不敢劳烦我的好弟弟,能在这里解决问题,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既然夫人这么想,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耶律南仙觉得此趟收获颇丰,心满意足地说道,“宋大人,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就此告辞。”说完也不待三人答话,便转身飘然远去。

    “方怡,你先出去,我有话和宋青书说。”见耶律南仙离开,苏荃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本来方怡觉得是该翻身做主人了,但见宋青书毫无反对意思,只好哀怨地作了一揖:“是!”

    当方怡关上门之后,苏荃瞪着宋青书:“臭小子,你是不是对我做过什么?”

    “姐姐,你身为一个女人,有没有男人对你做过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么?”宋青书好笑道。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苏荃语气一窒,犹豫片刻说道,“你是不是从来没中过我的迷魂大法。”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宋青书摊摊双手。

    苏荃脸色阴晴不定,终于无奈地说道:“假话!”

    宋青书微笑着靠近她的身子,慢慢伸出手去,苏荃身子一颤,但终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将她搂在怀里,宋青书温柔地说道:“我的好姐姐,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的。”

    苏荃脸色阴晴变换不定,短短的时间里,她其实已经考虑了很多,苏荃早已不是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小女生,她考虑的东西非常实际。她明白自己如今命悬一线,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宋青书身上。既然宋青书不愿意拆穿,她也乐得扮演相应的角色,靠在对方怀中,苏荃居然破天荒产生一丝依靠的感觉,失神地说道:“好弟弟,姐姐其实很天真的,千万别骗我。”

    “放心吧,我和洪安通不一样。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在我这里可行不通。”宋青书将脑袋凑了过去,慢慢向她的嘴唇靠拢。

    苏荃下意识往后一缩,但宋青书的手牢牢抵住她,眼见避无可避,苏荃默默叹了一口气,慢慢将眼睛闭了起来。

    眼见两张嘴唇越靠越近,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宋大人,救命啊!”

    两人倏地惊醒,苏荃一下子将他推开,宋青书一头黑线,他已经听出了这是玉真子的声音,感觉到他的脚步特别仓皇,连忙开门一探究竟。

    只见玉真子头上顶冠已经不知丢到哪个地方去了,披头散发,模样颇为狼狈。

    “宋大人,快救我!”玉真子见到他,仿佛碰见救星,连忙躲到他背后。

    宋青书正想问他怎么回事,话还没出口,便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只见一个披头散发地中年男人也跟着冲了过来,正是日间比武的西毒欧阳锋。

    “宋大人快救救我,洪安通派欧阳锋来杀我。”身后的玉真子慌慌张张地说道。

    宋青书眉头一皱,刚答应了要护他周全,若是这个时候丢下不管,玉真子铁定没命。

    见到宋青书,欧阳锋也是一愣,随机哈哈大笑道:“见到你正好,我冥思苦想了几个时辰,你的剑法我已经破了。”

    宋青书悚然一惊,嘴上却冷笑道:“大言不惭。”

    “试试不就知道了?”欧阳锋也不废话,直接挥掌攻了过来。

    事到如今,宋青书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了,只好赢了上去,一旁的玉真子见状连忙逃之夭夭,欧阳锋此时注意力全在宋青书身上,自然不关心他的溜走,宋青书虽然注意到了,却同样无可奈何。

    眨眼间宋青书和欧阳锋已经交手了数十招,趁空隙间欧阳锋怒道“你不出剑法,可不是我的对手。”

    宋青书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只好祭出了自创绝技离剑术,不过他有意试探欧阳锋的深浅,因此出招几乎跟之前交手一模一样。

    欧阳锋哈哈大笑,身子在地上翻滚起来,虽然看着狼狈,但每次却将将避开宋青书剑法的轨迹,失去了剑法的威胁,宋青书立马落入了下风。

    “不愧是西毒!”宋青书暗赞了一声,想到原著中欧阳锋尽破丐帮传了上百年的打狗棒法,便也觉得理所当然,此后他挥剑再也不遵循旧有规律,每次都索性而动,犹如羚羊挂角。

    “咦?”欧阳锋惊奇地叫了一声,两人攻守之势立转,不过欧阳锋经过几个时辰的思考,已经不像初次碰见离剑术那么狼狈不堪,虽然渐渐落入下风,但却能凭借几十年来的经验维持不败的局面。

    两人攻防动静很大,腾挪躲闪所需的空间更大,很快院落中便不再适合打斗,两人你来我往,不约而同往密林中打去,苏荃担心宋青书的安全,也连忙跟了上去,方怡本也想跟上去,但她武功太差,没多久就失去了三人的踪影。

    两人所过之处,罡气四散,导致飞沙走石,树木尽折,听到这么大动静,不知道是担心殃及池鱼还是什么,神龙岛上其他人每一个人出现,当然宋青书此时全神贯注见招拆招,倒也没心思关注这些。

    两人到目前为止,恐怕斗了数百招了,宋青书对欧阳锋的武学功底那是极为佩服,每次都感觉对方避无可避,但他总能用各种诡异的办法躲过去,随即而来的反击也是犀利无比。

    宋青书所学颇杂,但最高深奥妙的莫过于九阴真经,里面很多话明明每个字都认识,但合在一起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自己天赋特殊,看一遍九阴真经虽然能够速成,但涉及到经验的东西却无能为力。跟欧阳锋这个等级的高手过招,宋青书终于从实践中领悟了九阴真经一些高深的奥秘。

    “好弟弟,这个疯子武功太高,你快想个办法别打了。”苏荃在不远处焦急地喊道。

    宋青书正沉浸在一种奇妙的境界中,哪舍得就此罢手,欧阳锋疯了过后本来也是个武痴,难得见到宋青书这样的高手,自然也不会轻易罢手。

    “是你!”突然欧阳锋怒目圆睁,看着不远处的树林。

    宋青书警惕地看了那边一眼,只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欧阳锋怒吼一声,急忙追了过去。

    宋青书一愣,没想到欧阳锋居然就这样抛下自己,处于好奇也跟了上去,苏荃一时没来得及拦住,焦急地跺跺脚,只好也循着两人足迹而去。

    “哪里跑!”欧阳锋的声音有如霹雳一般,前面正在逃亡的黑衣人身形顿了一顿,立即被欧阳锋追上,两人对了一掌,黑衣人一声闷哼,明显受了内伤,却借助反震掌力,滴入一个石窟之中。

    欧阳锋想也不想便追了上去,宋青书本来有所顾忌,但自忖岛上没人的武功能威胁到自己,便也跟了进去。

    “别进去!”后面的苏荃连忙叫道,但宋青书轻功何等高明,早已不见了踪影,看着暗处灵蛇窟三个字,苏荃暗暗叫苦,犹豫一会儿,咬着牙也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