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针见血

    苏荃抿嘴一笑,顿时一室皆春,脸上那残余的惊惶之色,也没人会留意了,“欧阳锋的那种控蛇法我不会,但我有这个。”

    说完便从怀中摸出一个香囊,宋青书接过来下意识放到鼻尖闻了闻,女人身体的幽香也掩盖不了那种奇怪的味道:“里面是什么?”

    苏荃脸色一红,连忙夺了过来,打开香囊,倒出一些粉末抹在宋青书身上:“这是雄黄粉,神龙岛上到处都是毒蛇,教中之人全靠这个来防身。”

    “我怎么忘了这个。”宋青书大喜,那些滑腻腻又剧毒的长虫,想着就恶心,能不碰当然更好。

    两人一步步往欧阳锋走过去,苏荃一边走一边往前面撒着雄黄粉,那些盘根错节的毒蛇仿佛碰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一般,纷纷往墙角缩去,很快眼前就形成一条空白的道路。

    欧阳锋感觉到了两人的逼近,突然睁开眼睛警惕地盯着两人,他如今运功逼毒正到了关键时刻,如果宋青书到了他身边,想取他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欧阳锋脑子虽然混混沌沌,但对危险的本能反应仍在,很快额头上便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水。

    “欧阳锋,你不必担心,我绝无加害之意,这次过来是助你驱毒的。”

    注意到欧阳锋的异常,宋青书连忙澄清,免得救人不成反成了害人。

    “欧阳锋?”

    欧阳锋正运用全身功力在逼毒,加上倒立的姿势,气血直冲脑门,一向混混沌沌的脑子突然有了一丝清明,突然听到宋青书叫他名字,欧阳锋心中一动,感觉找回了一件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正打算细想,突然间便头疼欲裂。

    听到欧阳锋一声惨叫过后,浑身便颤抖起来,宋青书吓了一跳,莫非自己突然出现吓得他走火入魔?

    来不及时间细想,连忙来到欧阳锋身前,连续封住他身上几道大穴。

    “咦?”

    察觉到自己的劲力如击败絮,宋青书才反应过来,欧阳锋练了黄蓉加工过的《九阴真经》,早已逆运经脉。

    “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解毒之药。”宋青书焦急地看着苏荃。

    “有倒是有,可是都解不了五彩神龙之毒啊。”苏荃犹豫地说道。

    “死马当活马医,快拿来。”宋青书手一摊,接过苏荃拿出来的几枚丹药,一股脑塞进了欧阳锋的嘴里。

    宋青书催动体内真气按照《神照经》运行线路,手上劲力变得和煦温暖,助欧阳锋消化药力。

    苏荃看着两人头顶氤氲生烟,知道他们运功到了紧要关头,既担心宋青书救不了欧阳锋,又担心欧阳锋恢复过来,出手暗算宋青书,所以将手深入怀中,悄悄捏着几枚暗器防备着。

    “哇!”

    良久过后,欧阳锋吐出一大口?大口黑血,浓如墨汁,腥臭无比。

    “好厉害的毒蛇!”欧阳锋缓缓睁开了眼睛,有些疲惫地说道。

    “那当然,五彩神龙乃我神龙教至宝。”苏荃虽然如今在教中处境微妙,但对五彩神龙的威力依然有些自得。

    “哼,要不是老夫身上什么丹药都没带,这区区小毒,又能奈我何。”欧阳锋不屑地哼了一声。

    当年欧阳锋闯下西毒之名,不仅擅长施毒,同样擅长解毒,不过解毒往往要配合一定的药物才能事半功倍,仅靠内力解毒,效果实在有限。若不是欧阳锋长期接触毒物,体内已经有了一定抗毒性,再加上他的蛤蟆功和逆运九阴,都擅长解毒,他中了五彩神龙之毒,就算功力再深厚,也只有一命呜呼的份。

    不过五彩神龙毕竟不是一般凡物,以西毒之能,也只能勉强控制住体内毒性,想将毒血逼出体内,却有些力不从心。幸好宋青书歪打正着,给他一股脑塞了不少解药,虽然药不对症,但以西毒之能,却能巧妙利用药性相克之理,获得喘息之机,最后一鼓作气将毒素逼出来。

    “先别忙着臭屁了,老毒物,我们可都被人暗算了,现在出口被数万斤的石门封住了,需要你帮个忙。”

    听到“老毒物”三个字,欧阳锋眼中一丝薄怒闪过,不过很快又掩饰过去,冷哼一声:“当年听说林朝英的活死人墓有块断龙石,也是上万斤,以王重阳和林朝英之能都打不开,你我二人恐怕也没那个能耐。”

    “那两个傲娇武功虽然高,但脑子不好使,数万斤的石门而已,我至少有两个法子可以出去。”宋青书云淡风轻地说着,好像不是什么难事一样。

    一旁的苏荃惊异.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宋青书是不是在唬欧阳锋,不过想到刚才陷入绝境之时,自己惊慌失措,对方却是那么从容不迫,以苏荃烟行媚视的性子,也不由有些赧然。

    “什么法子,说来听听。”欧阳锋当年被李莫愁引到古墓里,跟她的师父大战了一场,虽然重伤对方,但顾忌着古墓派放下断龙石同归于尽,所以才趁势退走,听到宋青书有对付断龙石的法子,自然来了兴趣。

    “就是……”宋青书刚开口,突然咦了一声,抬头仔细打量起欧阳锋来。

    欧阳锋盘坐在地上,虽然依旧一副衣服破破烂烂,头发杂乱的样子,却再也没有之前的邋遢感觉。随意地坐在那里,便是一副渊渟岳峙的宗师气度。

    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宋青书惊讶地问道:“老先生恢复神智了?”听到宋青书的话,苏荃心中一惊,捏着暗器的手也紧了紧。

    欧阳锋随意地扫视了苏荃一样,苏荃马上有一种全身如雷噬的感觉,那份压力让苏荃忍不住放出暗器拼死一搏。

    察觉到两人的异常,宋青书轻轻一步,跨入两人之间,苏荃立马感觉浑身到压力消失无踪。

    欧阳锋移开目光,嘿嘿笑了笑,“怎么不喊我老毒物了?”

    “这个外号是老先生生平的挚友才有资格喊的,在下哪敢唐突。”宋青书改口起来,一丝晦涩都没有。

    “老乞丐啊……”欧阳锋陷入了一丝缅怀之色,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冷哼一声,“你小子明明武功已经不弱于昔日五绝,又何必自坠身份,以晚辈自居。”

    宋青书讪笑一声,心想还不是摸不清你的性子,万一一言不合,又打起来,自己虽然不惧,但未免过于冤枉。

    欧阳锋浑浑噩噩十几年,如今灵台清明,不由心情大好,见宋青书不说话,一时间竟然起了兴致,继续说道:“老夫之前脑袋虽然有些不灵光,但一些事情看在眼里,倒也记得。”

    “年轻一代,称得上绝顶高手的,本来也就辽国的萧峰和明教的张无忌。近年来你小子倒是异军突起,不过之前败在你手里的众人,除了一个方证和尚,其余倒也算不得什么高手,本以为你那个什么‘满清第一高手’不过是徒有虚名,没想到这两次交手,你一身武功倒不在老夫之下。”

    严格说起来这两次交手欧阳锋还有些稍落下风,不过欧阳锋恢复了神智,昔日一身傲气自然也恢复了,一身本事自然非疯癫时期可比,他能认同宋青书不在他之下,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一边的苏荃心中有些不服,虽然她和洪安通貌合神离,但堂堂神龙教主,威震辽东数十年,怎么到欧阳锋口中连高手都算不上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和眼前这两人比起来,武功差距的确有些大,就不禁有些泄气。

    “欧阳先生谬赞了,之前比武前辈全凭本能战斗,十层实力顶多发挥七八层,在下都胜不过前辈,更遑论现在。”欧阳锋武痴的形象在宋青书心中印象太深刻,他可不想再次勾起对方比武的念头,只好先行认输。

    “你心头顾忌牵绊太多,能将武功练到这个层次,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宋青书的心思欧阳锋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不由皱眉说道,“你以为我刚才是在夸你?”

    “呃?”宋青书不由有些语塞。

    “你身为一个绝顶高手,却没有绝顶高手的傲气,心中利益得失牵挂太重,说话行事间便不免显得有些猥琐。”欧阳锋有些鄙夷地说道。

    “不至于吧?”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你我明明武功相当,你说话间却诸多顾虑,生怕有一丁点得罪老夫,老夫真不知道你究竟在怕啥?”欧阳锋白了他一眼。

    “如今我们身处绝地,我这还不是担心不小心得罪欧阳先生,引起一场不必要的打斗么。”被他说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宋青书辩解道。

    “你得罪了老夫,要不要和你打,是老夫该考虑的问题。”欧阳锋顿了顿,脸上不禁有些笑意,“你武功这么高,老夫又没把握能稳胜,吃饱了撑着了才和你打啊?”

    “啊?”宋青书有些没反应过来。

    “若不是看在你救了老夫一命,老夫也懒得和你说这么多。”欧阳锋怒其不争地瞪了他一眼。此次大难不死,反而恢复了神智,欧阳锋起初十分喜悦,不过昔日种种,慢慢涌上心头,不免有些垂暮悲凉之感。看到宋青书英俊潇洒的样子,欧阳锋难免想到当年的欧阳克,便有心指点一二。

    “你知道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没有?”欧阳锋缓缓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