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二章 无欲则刚

    “最大的问题?”宋青书一时间还真被他给问住了,反思一下如今的情况,似乎到处都有问题。

    “可能是我为满清朝廷办事,有些进退不得吧。”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昔日经脉全断,武功尽失,更讽刺的是和武功盖世,麾下数十万教众的张无忌有着深仇大恨。昔日宋青书误杀师叔莫声谷,还有屠狮大会上杀了两个丐帮长老,这两口黑锅他也得背着,当峨眉派的周芷若也要追杀他的时候,宋青书发现武林之大,居然已无自己立锥之地。

    若是甘心当个平头老百姓,找个地方隐姓埋名了此余生也就罢了,可惜当日宋青书胸腔充斥着的是无尽的怨恨与愤怒,决定就算不择手段也要找张无忌报仇,便有了后来加入满清朝廷的谋划。

    随着宋青书实力越来越高,他的人生目标不再仅限于复仇了,同时产生了更多更大的念想。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在满清的身份实在是个束缚,满清虽然不像蒙古、金国那样,和宋国之间有深仇大恨,但毕竟覆灭了明朝,在中原汉人心中形象好不到哪儿去。若是宋青书想当个大清忠臣,这一切自然无所谓,但偏偏他还有着更大的抱负,日后行事,人家一口汉奸骂过来,自己还真没办法辩解。虽然宋青书也设计好洗白之策,但过程未免太过凶险……

    “你进退不得,是因为你想得太多,”欧阳锋直接给出了自己的评价,“老夫活了这么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接触过不少,虽然和你接触时间不长,但综合以前听到的一些关于你的传闻,大致也能把握住你的性格。”

    “你这人表面虽然谦逊,但内心却是极度自大。”不给宋青书辩解的机会,欧阳锋接着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在你心中,你肯定认为只有你一个人才能充分衡量各方面厉害关系,做出最符合双方利益的选择,其他的人要么不够聪明,要么不够理智,总之会做出各种不利的选择。所以你不得不在考虑自身的同时,将对方的行为也考虑进来,有意无意引导他们按照你希望的那样行事……”

    一旁的苏荃听得云里雾里,抬头看了一眼宋青书,见他默然无语,心中暗惊:“莫非真是这样。”

    欧阳锋冷笑一声:“可这又谈何容易,你想达到那种完美的情况,你自己必然需要做出相应的牺牲,比如你刚才担心我不顾一切,会和你大战一场,所以说话间就有些低声下气。”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正要说话,欧阳锋抬手阻止道:“你和老夫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宋青书心中一动,“是谁?”

    “金国赵王完颜洪烈。”

    “除了控人妻之外,自己和他哪里像?里像了?”宋青书腹诽不已,当然这点不好意思说出来。

    “完颜洪烈也是个聪明人,”欧阳锋眼神变得有些飘忽,显然陷入了回忆,“他虽然不说,但我知道所有人在他眼中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他礼贤下士的做派,也不过是为了更大的回报。当完颜洪烈拉我加入赵王府的时候,我并没有像灵智上人那群货色一般对他各种谄媚,反而对他不假辞色,以致到了最后,完颜洪烈谦卑得反而像成了我的奴才,你知道这是为什么?”欧阳锋看了宋青书一眼。

    “为什么?”

    欧阳锋虽然身为中原五绝之一,但完颜洪烈堂堂一个帝国的王爷,的确没必要那么对欧阳锋,原著中完颜洪烈那近乎跪舔的态度,曾经让宋青书极度怀疑金书体系中,朝廷和江湖力量的对比。

    “因为他和你一样,考虑得过多,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才能顾忌整件事的利害得失。在他心中,我一个江湖草莽,本性倨傲,不识礼数,若是拿王爷的身份来压我,我肯定会不识大体,翻脸一走了之。而他有些地方又需要用到我这种级别的高手,所以就算心中骂娘,表面上也会对我更加尊重。跟你一样,只要大局是按照自己意愿发展的,就算自己吃点亏也不在意。”

    欧阳锋呵呵一笑,“我就是抓住他这个心理,哪怕我本身没那么难伺候,也要表现出极难伺候,两个人的地位就是这样,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这一切,只因为他自诩是个聪明人,而我又看穿了这个聪明人的想法,自然就予取予夺了。”

    想到自己和康熙的关系,宋青书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欧阳锋似乎也想到了这些,讥笑道:“你在清廷的情况我大致也听说过了,虽然康熙对你还算不错,但也仅仅不错而已。什么满清第一高手,到头来还不是被他像狗一样呼来喝去,这次恐怕也是康熙‘下令’你前来神龙岛的吧。”

    见宋青书黑着脸点点头,欧阳锋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如果我是你,现在不说康熙把我当老子一样供起来,至少他想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会恭恭敬敬用一个‘请’字,至于我愿不愿意帮他做事情,就看当时心情决定了。”

    宋青书顿时汗如雨下,“你是说康熙和你一样,他看穿了我的心思?”这一着急起来,欧阳先生也忘了喊了。

    “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你。”欧阳锋点点头,“正所谓无欲则刚,我和完颜洪烈合作的时候,他的**大于我的**,我自然处于主动地位。你和康熙之间,恐怕你的**更大些,就算康熙一开始没看明白这点,但当他注意到你平时敬小慎微的行事作风,想必也能明白你潜藏的**有多大,他料定了你既然有所图,自然就不会因为他对你的一些礼节待遇上的问题而翻脸,所以才形成了如今他强你弱的关系。你信不信如果你一开始表现得桀骜不驯嚣张跋扈些,如今在康熙身边的地位会更高?”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宋青书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心中急速运转,既然之前自己的一切都在康熙的掌控之中,那么说不定康熙已经察觉到了自己暗中的谋划,若是按原定计划行事,恐怕会完全落入康熙的算计之中。既然他料定了目前我会一边隐忍一边暗中发展实力,那么自己就来个反其道而行之,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孺子可教也。”欧阳锋欣慰地点点头,虽然他不清楚宋青书在准备什么,但数十年的阅历让他敏锐地意识到宋青书一切都在康熙掌控之中,正陷入一种潜在的危机之中。

    “这次点拨就当还你助老夫解毒之情。”欧阳锋站起来,浑身骨骼咯咯作响。望着他的身影,宋青书知道那个倒立行走的疯老头已经消失不见,昔日横行天下的西毒又回来了。

    “老夫此次恢复神智,怎么说也有你一份功劳。本来老夫也不是什么有恩必报之人,只是今儿个格外高兴,他人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老夫自当尽力而为,以报今日之情。”

    欧阳锋昔年刚被洪七公救下,却立即出手暗算对方的事情也干得出来,自然不是什么有恩报恩的主儿,只是今天仿佛大梦初醒,只觉得恍如隔世,再加上在宋青书身上看到欧阳克的影子,才一时兴起,许下诺言。

    “任何事情都可以么?”宋青书心中一动,立即问道。

    欧阳锋表情有些似笑非笑:“小子,我西毒从来不是一诺千金的主儿。这就要看你找我办什么事情了,到时候我高兴了就去办,不高兴了这个诺言自然作废。”欧阳锋一世枭雄,自然不肯被一纸诺言束缚住手脚。

    “这才是当年西毒的风采嘛。”宋青书讪笑几声,心中雪亮无比,若是自己跑上门去,找欧阳锋和自己联手杀上光明顶,估计对方会一巴掌呼过来。看来只能日后碰到一件两人利益相同的事情,才能请动他出手了……

    一行人来到洞口,看着那厚重的石门,欧阳锋皱了皱眉:“你是想合我们二人之力,推开这扇石门?”他刚逼完毒,体内真气大损,正值最虚弱的时候。所以欧阳锋刚才看似好心指点宋青书,未必没有借机争取时间恢复功力,以免宋青书暴起发难的用意。

    “这道石门,重达万斤,用蛮力肯定是推不开的,只能用巧劲。”宋青书故意顿了顿,见两人紧张地望着自己,心中有些好笑,继续说道,“现在有两个办法,一是从墙边挖出一条隧道,此处据洞口不远,想必挖不了几米就能重见天日了。”这是思过崖山洞里那些被困死的日月神教长老带来的灵感,其中一个长老用巨斧开山,硬生生挖到了洞口附近,才力竭身死。如今几人正处在洞口附近,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灵蛇窟本来就不是靠石门来囚禁外敌的,洞口墙壁上也只是普通山土,并非是坚实的夯土或条石,不然想凿出一条山洞,简直天方夜谭。

    “第二个办法呢?”以欧阳锋的自傲,让他像穿山甲一样撅着屁股刨洞,实在有些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