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二个办法么,”宋青书顿了一顿,目光转到石门和墙壁结合处,“这次阴谋暗算我们的人,一定不是神龙教的人。”

    “为什么?”苏荃下意识以为是洪安通在算计宋青书和欧阳锋,毕竟灵蛇窟和五彩神龙,太有神龙岛的特色。可自己明明向他暗示了宋青书已经被自己摄魂了,莫非被他瞧出破绽,以至于恼羞成怒?苏荃本来心中还犹疑不定,听到宋青书的话,连忙抬头问道。

    “如果是神龙岛上的人,断不会费这么大力气,试图用这石门困死我们,因为这扇石门存在着致命的弱点。”

    欧阳锋本是心思机敏之辈,顺着宋青书的目光,很快醒悟过来:“你是说门轴?”

    看着石门和墙壁的结合处,欧阳锋终于看出这石门和活死人墓的断龙石有着本质区别。

    断龙石一经放下,便再也打不开,所以纯粹是以上万斤的石门堵住洞口。眼前这扇石门,虽然同样重逾万斤,但为了开关方便,并不是断龙石那般由上面落下的结构,而是如同普通门一般可以自由开关的结构。

    普通门需要用到门轴,这扇石门也不例外。它的门轴镶嵌在旁边墙壁上,而这墙壁并不是什么坚固的山石。石门被人从外面锁死,这几个门轴就成了突破点。

    “欧阳先生,你我合作,运起十层功力同时轰击这扇石门,石门虽然能毫发无损,但门轴可禁不住多番摧残。”宋青书自忖以一人之力轰击这石门,恐怕没法将门轴震断。

    “这就是你回来救我的原因?”欧阳锋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

    “欧阳先生不会嫌弃我救人动机不纯吧。”宋青书尴尬笑了几声。

    “我只是笑你蠢,何必要那么麻烦。”欧阳锋冷笑几声,也不待宋青书配合,径直走到墙角,看也不看那几个巨大的门轴,一掌按在了门轴附近的墙壁上,“你再推推看?”

    宋青书将信将疑地一掌击到石门之上,只听得耳边咔咔作响,整个石门已经开始松动,宋青书大喜之下,运起降龙三叠浪,将三掌亢龙有悔合成一掌推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大的石门慢慢往外倒去。

    当看到昔日习以为常的阳光,劫后余生的苏荃感到分外庆幸。很快欧阳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直接用内力震碎门轴附近的墙壁不就行了,你为什么光想着蛮干?”

    宋青书不禁有些汗颜,之前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脑子里想的是多大的掌力击在石门山才能让门轴变松动,第一反应就是将欧阳锋救出来,合二人之力云云。之后考虑的事情不是怎么救欧阳锋,就是怎么说服对方诚心合作,一时大意,导致被一个常年癫痫患者鄙视了一下智商。

    ……

    “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启禀教主,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到处都找不到夫人和宋青书的踪影。”一个神龙岛弟子跪在洪安通面前说道。

    “西毒欧阳锋呢?”听到两人双双失踪,洪安通冷哼一声,原本红润的脸上闪过一丝青色。

    “也没有消息。”感觉到洪安通语气不善,神龙岛弟子急忙回答道,“教主派去服侍欧阳锋的几个人昨晚全都被人击杀,据说后来有弟子看到了欧阳锋和宋青书在树林激战,众弟子不敢靠近,后来两人便不知所终了。”

    “莫非两败俱伤,坠入海里淹死了?”洪安通心中产生一丝疑虑,很快又被烦躁感所代替,挥挥手示意弟子退下。

    也怪不得洪安通郁闷,本来准备了欧阳锋这个大杀器,他已经有了底气掌控全局。后来苏荃又带来了宋青书这个比肩西毒的高手,根据她的暗示,宋青书已经被她用**大.法给控制了神智。洪安通想着这样一来己方有这两个高手,渡过此番大劫倒也不难。

    可没想到转眼间洪安通又成了孤家寡人,想到各方势力派来的使者,每一个都心怀叵测,洪安通就有了一丝不祥预感。

    “教主,客人们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听到屋外弟子的声音,洪安通惊醒过来,眼神恢复了昔日的狠厉,从容地往大厅走去。

    ……

    “洪教主,贫道临行前,宝亲王特意嘱咐过,只要你们交出苏荃这个罪魁祸首,我们就立刻从神龙岛撤军,今日已经是最后期限,交还是不交,教主你给句话。”

    议事大厅里,玉真子一扫昨夜被欧阳锋追杀时的狼狈,看着洪安通,目光咄咄逼人。

    “本座若是不交呢?”洪安通阴测测地说道,他之前也不是没动过牺牲苏荃的念头,但他多年来一直极为宠爱这位貌美的夫人,一时半会也难以下定决心,更何况苏荃还带回来了一个超级打手。

    “那贵岛难免生灵涂炭呐,”玉真子嘿嘿一笑,威胁之意溢于言表,“牺牲一人,救得全岛之人,阁下身为教主,不会连这点轻重也分不清楚吧。还是某些人舍不得自己夫人,私心自用……”

    洪安通在教中威风八面,何时有人敢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和他说话,闻言顿时大怒,正欲发作,一旁的桑结出来打圆场:“洪教主,今天是盛京方面给的最后期限。事关神龙教存亡,是战是和,你们神龙岛上上下下达成一致没有?我代表阿里不哥王爷,始终会支持贵教的决定。”说完,不动声色地给许雪亭使了一个眼色。

    洪安通心中一暖,虽然最近桑结他们有些形迹可疑,但毕竟是同一阵营的盟友,有了阿里不哥支持,盛京那面总会有些顾忌。

    一直默不作声的耶律南仙心中冷笑不已,昨夜已经探得桑结的阴谋,洪安通这次恐怕要完蛋了。

    “本国皇帝和南院大王都颇为欣赏洪教主,萧大王如今正和满清吴三桂大战于山海关外,若是教主与盛京开战,本国希望能和贵教结成同盟,共同对抗满清。”

    看清了各国的厉害关系,耶律南仙自然不愿意神龙岛这么轻易被灭掉,以致弘历和康熙全面开战,让蒙古少了一个制衡。更何况她受到惕隐司苏大人密令,务必要护住苏荃周全,若是任由洪安通交出苏荃,对方的生死恐怕自己再也管不了了。到时候唯有冒险一搏,看能不能救苏荃逃出生天,幸好多了宋青书帮助,要护住苏荃,恐怕要轻松很多。

    想到这里,耶律南仙不免再次在大厅中搜寻宋青书的身影,依然一无所获后,漂亮的眉宇间不由得掠过一丝忧色。

    另一边的血刀老祖和桑结对视一眼,心中颇为恼怒却又没法发作,毕竟辽国是蒙古盟友,他们代表的蒙古又表面上是支持洪安通的,听到耶律南仙这样说,不禁有些后悔没有事先和辽国的人通通气。

    许雪亭得到桑结的暗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出来说道:“教主,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洪安通阴沉着脸,哼了一声。

    “当年教主一手创立神龙教,跟随教主起事的,共有一千零二十三名老兄弟,多年来赴汤蹈火,到今日有的命丧敌手,有的因为犯了一些小错被教规诛戮,算来算去,剩下来的已不到一百人。虽然教主和夫人又启用了大批年轻教众,可惜神龙教再也不复昔日盛况……”许雪亭一字一句缓缓道来,语气深沉,有时候甚至有一丝哽咽之音,厅中一些老人听了,回忆起往昔岁月,莫不唏嘘不已。

    洪安通脸色越来越难看,见许雪亭越说越起劲,不由重重哼了一声:“青龙使,现在我们在商讨外敌入侵之事,你扯这些不着边际的干什么?”

    “我说的就是外敌入侵的事情,”许雪亭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激动,“教主可知道我们这些老人动不动被诛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么?”

    见洪安通默不作声,许雪亭恨声说道:“就是从教主娶了那个女人开始……”

    “住口!”洪安通须发皆张,许雪亭被他怒视一眼,不由有些胆寒,一时间想好的话居然说不出来。

    “许兄弟说的有道理,”一旁的无根道人见状连忙出列说道,“自从那个女人来到岛上过后,教主您就变了,再也记不得我们这群老兄弟了。夫人她喜欢启用小年轻,看到我们这群老人就觉得碍眼,所以制定了各种严厉教规,我们稍优违反,便被她借机诛杀,教主你也一直默默看着,我们这群老兄弟实在是心寒啊。”

    “本座向来唯才是举,不问年少年长。只要有本事,又忠于本教主的,我绝没有亏待。老人忠于本教主,我自然仍旧当他好兄弟,决不歧视。赤龙使,你想多了。”

    若不是外敌当前,以洪安通的性子,这两人敢如此顶撞,早被他杀了,形势比人强,以洪安通的强横,也不得不耐下性子解释道。

    “这么说来,之前被杀的那么多兄弟,都是因为不忠于教主了?”黑龙使张淡月凄然一笑,此言一出,厅中不少老人皆露出愤愤不平之色,一众年轻弟子皆面面相觑,紧张地握着刀柄。

    “本座可没这么说。”洪安通面无表情。

    “好吧,逝者已矣,可如今岛上数千教众,总不能因为教主一句话,就继续去送死吧。”许雪亭已经缓过来了,开口说道。

    “你待怎样?”洪安通森然道。

    宋青书三人出了灵蛇窟之时,来到议事大厅附近时,各方势力早已开始勾心斗角。三人并没有露脸的打算,不约而同选择潜伏在大厅外,默默关注着里面情形。

    “看来你这个老公还是挺心疼你的嘛。”宋青书转头看了看身边娇艳如花的教主夫人,低声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