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四章 针对黄蓉的阴谋

    “哼,他其实早已心动。只是一直担心着将我交出去,外面的大军也不会放过神龙岛。那样一来,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可谓颜面扫地,自然不敢轻易答应。”跟随洪安通日子已久,再加上亲信通风报信,苏荃自然清楚洪安通此时的心思。

    宋青书还没答话,一旁的欧阳锋脸上却尽是取笑之意:“小兄弟,这娘们风骚入骨,举手投足之间都媚态十足,我真担心你日后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啊。”

    “哪有~”苏荃一呆,脸上浮起一层红晕,羞怒地跺了跺脚,“欧阳先生,你德高望重,怎么来取笑我一个小女子。”

    “德高望重?”欧阳锋嗤之以鼻,“幸好我不好女色,不然见到你这般风骚的小娘子,也会学克儿一样,先将你收入房中再说。”想到欧阳克,欧阳锋喟然长叹:“我那可怜的克儿啊。”

    宋青书心想欧阳克早年只会用强来糟蹋良家女子,实在是我辈耻辱,最后的死亡,也算是咎由自取。

    当然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他正想说两句开解的话,欧阳锋突然戾气大作:“归根结底,克儿都是被郭靖黄蓉害的。要不是黄蓉那臭丫头,克儿也不至于双腿尽断,最后为小人所趁。我要对付郭靖黄蓉,你帮不帮我?”

    “啊?”宋青书一愣,没想到他思维如此跳跃,心想郭靖黄蓉夫妇在宋朝普通百姓心中是何等光辉形象,更何况两人武功高强,背后又有洪七公、黄药师这种绝顶高手相助,自己脑子抽了才去趟这浑水。

    见宋青书一副尴尬的神色,欧阳锋很快恢复了理智,明白哪怕自己答应为他效劳,这个小狐狸恐怕也不会去招惹郭靖夫妇。

    突然欧阳锋脑中灵光一闪,这小子一脸桃花像,看来是个好色之辈,黄蓉在丫头时期就美貌无比,如今嫁作人妇,更是风情万种,如果利用她……

    转眼间欧阳锋心中已有定计,想出了一个利用黄蓉来逼得宋青书不得不对付郭靖的办法,脸上泛起一丝古怪笑意:“此事暂且不提,不过我相信以后你会答应的。”

    宋青书只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怎么可能答应,此时大厅中传来争吵声,连忙转身往大厅看去。

    “你待怎样?”洪安通盯着许雪亭,森然道。

    洪安通积威已久,许雪亭被他一瞪,只觉得双腿发软,不过想到这次有众多帮手,顿时来了底气:“既然宝亲王的意思,只要交出夫人便退兵,比起神龙教的基业,数千教众的安危,区区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许雪亭其实心中明白得很,被大伙逼到如此地步,洪安通就算之前有牺牲苏荃得想法,现在也绝不可能答应了。毕竟若是洪安通主动提出交出苏荃,教中众人只会对他心存感激,威望只会不降反升。可被教众逼着交出苏荃,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样就算应付完了外面的大军,洪安通的威望也就轰然坍塌,本来就受压迫已深的教众恐怕都会蠢蠢欲动。

    “找死!”许雪亭能想明白的东西,身为教主的洪安通又怎会看不明白,看着底下众人眼中希冀的光芒,知道如果不马上杀鸡儆猴,将他们还未萌芽的念头震慑下去,恐怕今天就危险了。

    洪安通扭下座椅把手上一截木头,运起内力往许雪亭激射而去。许雪亭的武功虽然在神龙教算得上第一流的,但又哪里挡得住洪安通盛怒一击,眼看着要被穿胸而过,一柄拂尘突然扫了过来,改变了木头的方向,这才救下许雪亭一命。

    许雪亭惊魂甫定,感激地看了玉真子一眼。

    “玉真子,此乃我教中之事,你这是何意!”洪安通又惊又怒。

    玉真子同样打着让神龙教内讧的念头,自然不能坐视洪安通以雷霆之势整合上下,闻言笑道:“贵教如今人才凋零,洪教主又何必因一言不合就取座下高手的性命。”

    玉真子的话仿佛冷水入沸油,一下子便引燃了神龙教众人压抑已久的怨气。

    许雪亭怒骂道:“这老匹夫只在乎那狐狸精一人,何时在乎过我们这些手下。兄弟们,洪安通不愿牺牲那狐狸精,看来是准备牺牲我们了。我们不如拼死一搏,先杀洪安通,再将苏荃捉来交给玉真子道长,神龙岛之围必解。”

    窗外的宋青书侧身看着苏荃圆润的耳珠,凑上去轻轻吹了一口气:“狐狸精~”

    苏荃转过身来,脸上挂着一层轻嗔薄怒:“你才是狐狸精。”

    “狐狸精要是也有男的,我倒是不介意。”宋青书腆着脸,笑眯眯地看着她。

    “真是受不了你们俩谈情说爱,”欧阳锋轻咳一声,面色古怪,“这里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了,我先走了。”

    苏荃被他一句话臊得脸上一热,扭过头去不再接话,宋青书奇道:“你不报被暗算之仇了?”

    “只是一些跳梁小丑的鬼蜮伎俩罢了,我懒得理他,”欧阳锋望向西边天空,“更何况因祸得福,恢复神智……离家久了,我总要回去看一看。”

    “白驼山庄?”宋青书好奇道。

    欧阳锋点点头:“顺便往金国一行,有些故人也要拜访一下,小兄弟,日后有缘再见。”说完也不等他答话,纵身一跃,消失在远方。

    不知下次再见是敌是友?宋青书叹了一口气,见苏荃正紧盯着里面的打斗,不由伸出手去搂住她的腰肢:“怎么,担心自己丈夫的安危?”

    感受到腰上大手的热力,苏荃浑身一颤,心里知道这样不妥,但却有一种不想抗拒的感觉,一双美目不住打量宋青书起来。

    “我虽然长得比你老公帅点,你也不用一直盯着不放吧。”宋青书奇道。

    苏荃摇摇头,“我只是感觉你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什么地方不一样?”宋青书愣住了。

    “比如你很自然来搂我,以前你可不会这样的……哎呀,反正我说不上来。”苏荃一张俏脸本就妩媚无端,此时染上一丝羞红之色,更是分外迷人。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若有所思:“幸得欧阳锋指点迷津,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活得多么不自在。”

    “现在自在了就来轻薄人家么。”苏荃抿嘴幽怨道,哪像一个成熟妇人,分明是一个委屈的小姑娘。

    无根道人与张淡月早已和许雪亭商量妥当,加上有血刀老祖和桑结暗中相助,心中自然有底气。闻言双双上前一步,附和着许雪亭,各自安排的门人也趁机摇旗呐喊。

    洪安通神色微变,没想到仅有的几个五龙使居然全都反了,脸上浮起一丝青气,心中发狠:好,你们都反我,大不了都杀了,重新提拔几个人来当五龙使。

    知道只要当场处决这几个带头的,教中人心自然会安定下来。强敌环饲,洪安通决定速战速决。

    三人之中,以张淡月武功最弱,洪安通声东击西,看似向许雪亭扑去,待许雪亭凝神防守,其余两人赶来相救之时,身子一侧,右掌向张淡月头顶拍落。

    张淡月大骇,手使鸳鸯双短剑,霎时之间向上连刺七剑,实是他平生的力作,七剑刺得迅捷凌厉之极。洪教主右掌略偏,在他左胸轻轻一按,借势跃开。张淡月大叫一声,在地下一个打滚,翻身站起,脸色乌青,很快双腿一软,颓然倒地,眼看是不活了。

    许雪亭和无根道人肝胆俱裂,下意识望了血刀老祖和桑结一眼,哪知对方并无出手的意思,暗骂一声,只好硬着头皮,面对洪安通的猛烈攻击。

    “正所谓忠言逆耳,三位五龙使也是为了神龙教数千教众,洪教主不采纳也就罢了,又何必暗下杀手,贫道看不过去,就要来管上一管。”玉真子捏着自己小胡子,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他自然希望神龙教内部拼个两败俱伤,不过看如今情形,许雪亭他们恐怕很难伤到洪安通,玉真子决定平衡一下双方悬殊的武力。

    洪安通眼看着很快就能解决掉许雪亭和无根道人,哪知道玉真子突然加了进来,不由惊怒交加。

    玉真子一身武功不在洪安通之下,加上神行百变的加成,身法极为鬼魅,有意无意引导着许雪亭和无根道人承受着洪安通大部分攻击,自己却看准时机时不时突然一招狠辣的攻击。

    有了玉真子帮助,许雪亭和无根道人精神大振,拼命缠着洪安通的手脚,好让玉真子有机会致命一击。

    眼见洪安通险象环生,血刀老祖和桑结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加入战团,嘴里高呼:“洪教主,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

    洪安通何等老练之辈,之所以险象环生就是分出了一部分精力防备着这几人突施冷箭,不过见两人居然真的帮自己架住了许雪亭两人,方才放下心来。

    “你们!”许雪亭与无根道人见对方完全不按照之前约定的行事,不由又惊又怒,正欲开口质问,哪知血刀老祖和桑结并不给他们机会,一出手便是招招致命。

    许雪亭和无根道人虽然算得上高手,但哪里比得上这两个黑道巨擘,很快被逼的险象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