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五章 枭雄末路

    “你们背信弃……啊!”许雪亭这才明白被当了枪使,可惜后悔晚矣。知道继续打下去,自己迟早命丧当场,只好冒着风险想将他们的阴谋公之于众,希望能和洪安通再次联合起来。

    不过他这一分心,招式间自然露出了破绽,血刀老祖实战经验何等丰富,趁机一刀便割断了许雪亭喉咙。

    听到许雪亭的惨叫,无根道人心中一慌,转身便逃,却被桑结一记大手印按到背心,踉踉跄跄跑了几步,最后吐血而亡。

    玉真子神情一变,连忙跳出战圈,运起神行百变往外跑去。突然眼前剑光一闪,大骇之余连忙倒退数丈。

    一剑将玉真子逼了回去,耶律南仙并没有什么喜悦之情,反而心中疑惑不已:“莫非昨晚的密谋,他们是为了麻痹许雪亭等人?难道自己之前的种种推断都是错的?”

    血刀老祖和桑结趁机分散开来,与洪安通一起形成掎角之势,将玉真子死死围在中央。耶律齐跃跃欲试,不过耶律南仙拿不准这群人在搞什么鬼,便示意他按兵不动。

    “玉真子这回恐怕在劫难逃了。”苏荃摇了摇头,她清楚洪安通武功略胜过玉真子,玉真子只是凭借神行百变的身法方才和洪安通平分秋色。如今另外两个同等级高手加进来,玉真子凶多吉少。

    “这倒未必,说不定洪安通危险了。”宋青书略一思索,便看穿了几人的诡计。

    苏荃一颗七窍玲珑心,闻言很快反应过来,一张俏脸不由微微色变。

    “要不要我救你丈夫?”宋青书嘴角挂着一丝莫名的笑容。

    苏荃摇了摇头:“这个老贼当时把我抢来做教主夫人,虽然只是为了在下属面前保持威信,掩盖自己不能人道,并未真正对我怎么样,但我依然恨他。就算他这次不死,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毁掉神龙岛基业,然后再杀了他。”

    “你又何必有意无意向我强调自己身子的清白。”宋青书笑得更得意了。

    苏荃脸色有些难堪,满面春光的妩媚脸蛋儿血色褪尽:“你自然清楚我心里所想,又何必出言来讥讽我。”

    宋青书没想到她会这么坦白,成熟的女人果然不同于青涩的少女,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男人,而且进退有度,给你足够明白的暗示,却也不会彻底挑明,避免被拒绝的风险。

    “我的意思是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一切。”宋青书握住苏荃有些颤抖的手,手心的热度让她脸上恢复了血色。

    “正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各位这是要做什么。”大厅内玉真子脸色有些难看。

    “哼,刚才协同本座手下犯上作乱的时候,怎么没想起自己使者的身份?”洪安通冷哼一声,心中却寻思着,如果杀了玉真子,那和盛京方面彻底撕破了脸,接下来的决战避无可避。可为了让他们退兵,此时提出交出苏荃,教中弟子又会如何看我?

    洪安通正在犹豫的档口,血刀老祖和桑结已经和玉真子叫上了手。两人联手虽稳胜过玉真子,但玉真子轻功太过巧妙,有几次都差点突围而出。

    “也罢,如今教中人心浮动,击杀玉真子重新立威也是好的。”洪安通毕竟是一代枭雄,很快拿定主意,正好玉真子在血刀老祖和桑结围攻之下,背后露出了一个致命破绽,洪安通纵身飞起,一掌无声无息地往玉真子背心击去。

    不知道为什么,血刀老祖和桑结联手之间产生了一丝空隙,玉真子趁机跳出了两人包围,不过洪安通清楚玉真子身形已老,自信这一掌能让对方不死也重伤,若是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以玉真子的轻功,场中所有人都追不上他,所以并未收回掌力,反而趁机掩上。

    哪知玉真子脸上并无慌张神色,反而浮起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洪安通心知不妙,连忙身子一侧,可惜还是迟了。桑结的大手印,血刀老祖的血刀,都已经击在他致命之处。

    “为什么!”

    洪安通跪在地上,怒视着偷袭的二人,他清楚自己的伤势,心脉被大手印震断,同时腰上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被血刀砍断了脊椎,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了。

    看着局势瞬间逆转,耶律兄妹也是暗暗心惊。

    “洪安通,你身为教主期间倒行逆施,残害忠良,早该退位了,两位武林高人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

    洪安通回头一看,怒极反笑:“我当是谁,原来是黄龙使殷锦。许雪亭他们反我,至少敢正面向我挑战,也算得上是英雄。你这种无耻小人,眼见大局已定,方才出来大放狗屁,简直无耻至极。”洪安通余威仍在,殷锦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往后一缩,血刀老祖此时阴测测笑道:“黄龙使,如今神龙教教中地位以你最高,你去把洪安通杀了,自然就是下任教主,我们也全力支持,你看如何?”

    殷锦虽然心中害怕,但想到可以当教主,贪欲慢慢占了上风,捡起刀来,一步一步往洪安通走去。大厅其余神龙教弟子虽不耻殷锦为人,但如今形势比人强,纷纷敢怒不敢言。

    洪安通感觉到生命在慢慢流逝,看着殷锦故意磨磨蹭蹭慢慢靠近,知道时间一久,自己恐怕无力反击,凄然一笑:“也罢,我洪安通英雄一生,总不能死在你这等宵小手里。”说完运起残余内力,往自己天灵盖印去。

    嗖!一颗小石子从外面飞进来,洪安通手腕一麻,无力垂下。众人纷纷骇然看向门口,见宋青书和苏荃慢慢走了进来,厅中众人表情各异。

    “宋大哥!”方怡混在神龙教弟子里,本来一直担心宋青书遭遇不测,此时看见宋青书,激动得站了起来。

    宋青书示意她先呆在那里,来到洪安通面前,叹了一口气:“洪教主,昔日你我扬州一战,依然历历在目。没想到再次相见,是这般光景,真是世事难料啊。”

    “夫人,是你么?”洪安通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他,反而惊喜地看着一旁的苏荃。

    看着洪安通气若游丝,苏荃眼神有些复杂,双唇闭得紧紧的。

    “夫人,这么多年来,从你的种种举动,我知道你一直想杀我,现在我终于要死了,你可曾高兴?”说起这一切,洪安通神色坦然。

    “不是我亲手所杀,何来高兴?”苏荃冷笑道。

    “你恨我也是应该,终归是我罪有应得。”洪安通苦笑道,“不过你我夫妻多年,你扪心自问,我对你好还是不好?”

    苏荃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对我的确很好。”

    “那好,看在这多年情分上,临死前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洪安通欣慰的笑了笑。

    苏荃看了一眼宋青书脸色,见他没什么表示,点头道:“你说。”

    “帮我杀了殷锦这个无耻小人。”洪安通咬牙切齿道。

    “好!”苏荃并没有迟疑,身形一闪,已经来到殷锦身边。殷锦本来就是五龙使中武功最低微的,只会溜须拍马。苏荃毫不犹豫的攻击,让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拗断了脖子。

    看着殷锦被杀,洪安通满意地点了点头,运起最后得内力,大声说道:“苏荃护教有功,本座决定将教主之位传给她,你们可有不服?”

    厅中神龙教徒有不少是苏荃的亲信,再加上论威望论武功,此时神龙教也没人比得上苏荃,众弟子迟疑片刻,便齐齐下跪,欣然领命。

    血刀老祖等人脸色铁青,苏荃也有些不知所措,反而是宋青书佩服地看了洪安通一眼,竖起了大拇指:“拿得起放得下,宋某佩服。”

    洪安通看着宋青书,脸上表情变得非常奇怪,憎恶,愤怒,后悔,遗憾,诸般情绪纷至沓来,最终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日后好好待她……”话音刚落,便溘然长逝。

    “他和你说什么?”苏荃走了回来,看着宋青书问道。两人对话声音很小,厅中其余人很难听得清楚。

    宋青书摇了摇头,反而转向血刀老祖等人:“昨晚暗算之仇,我们也该了结一下了吧。”

    “宋大人,你来了就最好不过了,蒙古和契丹使者武功高强,贫道担心寡不敌众,你我同朝为臣,应当守望相助才对。”玉真子大喜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往宋青书这边靠近。

    宋青书似笑非笑:“是么,昨天又是谁把欧阳锋引来和我火并的?我可不想重蹈洪安通覆辙。”

    见宋青书识破三人暗中联盟,玉真子色厉内荏说道:“宋青书,你武功虽高,但场中这么多顶尖高手,我就不信你能讨得了好。”

    玉真子数次败于宋青书之手,已经在心中产生了阴影。高手的自尊驱使着他努力打破这个心魔,不然日后武功不进反退。这次难得聚集了这么多高手,玉真子清楚是一个破除心魔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血刀老祖和桑结都是在宋青书手中吃过亏的,早就欲处之而后快,更何况宋青书身为满清第一高手,谁能杀掉他,不仅会得到阿里不哥王爷的重赏,还能得到武林中至高的名望。

    虽然顾忌宋青书的武功,但三人自忖联手之下,加上武功惊艳的耶律兄妹,让宋青书饮恨当场也不是不可能,于是纷纷屏息凝神,悄悄围在了宋青书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