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六章 你敢不敢尝试?

    自从与欧阳锋一席交谈,宋青书积累在心头的一些阴影豁然开朗,整个世界在他眼中已经变得和昔日大不相同。

    血刀老祖,桑结法师,玉真子都是雄踞一方的宗师级人物,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被三人气机围在中间,宋青书却是云淡风轻的负手而立,一丝凝重的意味都没有。

    一旁的苏荃等人见他如此托大,不由得替他捏了把冷汗。在三人眼中却是另一方光景,他们明明眼中看到宋青书站在那里,但气机却感知不到他的存在,那种类似空间的扭曲感,让几人纷纷惊疑不定,胆气为之一夺。

    玉真子清楚自己先前假装讨好宋青书,却又暗中联合血刀老祖等人将欧阳锋引过去,想趁机除掉二人。宋青书如今逃出升天,最恼怒的恐怕非自己莫属。

    见血刀老祖和桑结脸上有了退意,心知宋青书放过他俩,却未必会放过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率先出手,引发战局,把血刀老祖二人和自己绑在一条战船上。

    有了盛京的教训,玉真子这次没敢用泰山派剑法,而是改用铁剑门武功,剑走轻灵,加上神行百变的神妙,整个人身形飘忽不定地往宋青书攻去。

    场中其余人看了暗自佩服,玉真子似乎化作七道残影,每道身影如烟如雾,教人看不真切,还未交手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

    血刀老祖和桑结法师都是经验极其丰富之辈,深知若是袖手旁观,最终肯定会被各个击破,还不如合几人之力,胜负还未可知。

    两人大喝一声,趁机掩上,血刀老祖一柄血刀挥舞得寒光闪闪,桑结的大手印玄奥无比,配合着玉真子,由三个不同的方向往中间的宋青书杀去。

    “小心!”两个女人异口同声地提醒道。

    苏荃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方怡一眼,方怡被她一瞪,心中有些胆寒,连忙低下头去,眼神余光依然往场中飘去。

    玉真子非常满意自己此次的发挥,无论是剑法刺出的时机还是角度,都凝聚了毕生心血与经验,他自信任何高手在如此诡谲的剑招下,都要退避三舍。

    很快他嘴角的笑容彻底凝固在了脸上,宋青书只是身子轻轻一侧,就避过了他巅峰一剑。玉真子大骇之下正想往后退,此时宋青书伸出了两根手指,速度很慢,慢到玉真子可以看清楚对方出手的轨迹,但是他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躲不过去,下一刻手中宝剑剑尖已经被那两根手指牢牢夹住。

    玉真子略一失神的功夫,就感受到剑尖一股巧劲传来,被对方牵引着挥剑迎向了攻过来的血刀老祖。

    血刀老祖对准宋青书的后背雷霆一击,眼看着越来越近,正在窃喜的时候,哪知道眼前一花,下一刻居然变成玉真子一剑刺向自己。

    剑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刀也是寒气逼人的宝刀,刀剑相交过后,血刀老祖和玉真子急退数丈,只觉得气血翻涌,看着各自兵器上的缺口,还没来得及心疼,连忙关切地抬头关注场中战局。

    宋青书借力打力逼退两大高手之后,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木剑,看着身侧攻来的繁复玄奥漫天手印,举剑往手印中某个点一刺,桑结法师大叫一声,飞身回退。

    当他站稳身形的时候,肥嘟嘟的脸上冷汗涔涔,手藏在宽大的袖袍里,看不真切。

    众人正看得云里雾里的时候,宋青书开口了:“桑结,你若是今天能逃得性命,回真言宗苦练三年,也许能把大手印给练回来。”

    血刀老祖和玉真子看见桑结面如死灰的样子,心中骇然:桑结身为真言宗二代弟子第一高手,大手印的功夫可谓登堂入室,居然被宋青书一剑给废了?

    桑结脸上肥肉一阵乱颤,声音嘶哑:“阁下今日所赐,他日必当百倍奉还。”

    “在我看来,说这种话的都是无能之辈,”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更何况你还有没有他日都不一定。”

    桑结脸色一白,血刀老祖也是心中一寒,看见一直袖手旁观的耶律兄妹,冷声说道:“契丹深受蒙古大恩,向来共同进退,两位莫非就这样在一旁看着?”

    耶律兄妹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本来他们的确不想趟这趟浑水,无奈辽国和蒙古是同盟国,而且如今残破的辽国很多地方都需要依靠蒙古,若是任由蒙古的使臣在这里被杀,恐怕会有损两国邦交。

    耶律南仙解掉披风,露出令人艳羡的高挑傲人身材,将手中宝剑缓缓抽出,遥指宋青书,看着他苦笑道:“宋先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请!”

    耶律齐也适时站了出来,他幼年得到老顽童周伯通真传,全真教玄门正宗武功,也学得七七八八,如今武功虽然比不上堂妹耶律南仙,但在整个耶律皇族之中,也是有数的高手。

    见耶律南仙那张冷若寒霜的俏脸上充满了凝重神色,宋青书收起木剑,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他们既然是南仙姑娘的朋友,在下自然不会多加为难,各位要走要留,还请自便。”

    耶律南仙一愣,注意到场中众人望向自己的眼光中充满了莫名的暧昧之意,难得脸蛋儿一红,将剑收入鞘中,看着宋青书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柔和:“南仙在此谢过宋先生。”

    见两人站在那里诡异.地隔空对视,苏荃轻咳一声,看着血刀老祖等人,冷声说道:“几位还不走,莫非还等着神龙教准备酒席招待么?”

    她心中虽然很想趁机杀了血刀老祖和桑结法师,为洪安通报仇,借此在教中立威,但是宋青书既然已经答应了放过几人,苏荃衡量了一下立威和自己在宋青书心目中的印象的重要性,很明智地没有驳宋青书的意思。

    看着血刀老祖几人狼狈不堪地离去,耶律南仙心想此行既向蒙古方面施了好,又无形之中让阿里不哥和弘历的阴谋破产,同时还完成了大惕隐司苏隐保护苏荃的嘱托,实在是满载而归,因此望向宋青书的眼神中多了几丝感激:“我们兄妹也要回大辽了,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宋青书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宋青书一直目送着耶律南仙离开,苏荃吃吃笑道:“人影儿都消失这么久了……既然这么舍不得,何不将她留下来做客呢。”

    宋青书一愣,苦笑道:“哪有,我是在思考问题,你这个教主能当多长时间。”

    这个时候厅中的神龙教弟子方才反应过来,纷纷下跪高呼:“恭请教主登基,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苏荃嫣然一笑,一手握住宋青书:“你跟我来。”牵着宋青书的手,两人一步步走上台阶,来到洪安通平日里的宝座面前,苏荃大大方方坐下,娇声说道:“平身。”

    “谢教主!”

    “洪教主昔日虽有不是……但有大功于本教,来人啊,将洪教主遗体好好收敛,隔日隆重下葬。”

    “谨遵教主法旨。”

    神龙教不少弟子腹诽不已,昔日明明是她和洪教主一起大肆残害老人,如今却把所有罪责推到了洪安通身上。

    “还有一件事,”苏荃笑盈盈地看着身边的宋青书,“传我指令,这位宋先生,今后就是我们神龙教最尊贵的客人,见他如见本教主,他的命令就是本教主的命令。”

    神龙教年轻弟子大都是苏荃心腹,倒也不觉得什么,其余老人心中却是冷笑不已:丈夫刚死,这么快就把奸夫给推出来……

    不过如今大势已定,这些人倒也不敢有什么别的心思,听到苏荃既酥且媚的声音,身子骨都有些软了,心中纷纷艳羡不已:这个宋青书倒是好艳福,能肆意享受这么一个恩物。

    “如今大军在外,各位各司其职,严密把守各个据点,具体事务,等会儿我会传令下来。”

    看着阶梯下恭恭敬敬退散的神龙教众,苏荃如在梦中,没想到自己的心愿这么快就实现了本来以为会花上一生的时间……

    想到这里,苏荃望向宋青书,满满都是情意。

    被一个千娇百媚的尤物用这种眼神望着,没有男人不心动。宋青书得意之余,却暗呼厉害,苏荃真对自己有爱情么?恐怕未必。如今强敌环饲,她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自己各方面又比较符合她的要求,她才会显得这么义无反顾。

    若是一个青涩小男生,恐怕会被她含情脉脉的眼神所迷惑,但宋青书早过了这个阶段,一眼就看出了苏荃的小心思。

    如果是以前,宋青书也许会心生芥蒂,但如今他已经慢慢习惯这个世界的规则,苏荃的选择无可厚非,更何况苏荃不仅是一个美丽女人,还是一个聪明成熟的女人,与这样的女人相处,想必没有一些不必要的烦恼。

    “如今强敌未退,神龙教又元气大伤,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被苏荃以欲语还休的神情,婉转娇媚的鼻音说出来,显得格外撩人。

    “方法倒是有,不过不知道洪夫人敢不敢那样做。”一直以来,宋青书都思考着怎样解开神龙教这个困局,来到神龙教没多久,便从各方的使者那里得到了灵感,想出来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