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未来女婿

    “以后不要那样喊我了。”苏荃脸色一黯,抿着嘴说道。

    宋青书正觉得一头雾水,突然醒悟过来,哈哈笑道:“是我不好,以后改称你苏姐姐如何?”

    “有你这样当弟弟的么?”苏荃看了一眼宋青书扶在自己腰间的手,身子侧了侧,睫毛微微颤抖,“我一直被你欺负得死死的,我才不当你姐姐。”

    “那我也不叫你洪夫人,改叫夫人如何?”宋青书凑上前去,看着眼前精致可爱的耳珠,轻轻舔了一口。

    “要怎么叫随你,”苏荃浑身一颤,不着痕迹将他推开了一点,“我们还是聊聊你说的那个方法吧。”

    说到正事,宋青书神情立马严肃起来,沉声说道:“如今神龙教错过了布防的最佳时机,被弘历的大军深入腹地。再加上教中大乱,神龙教不仅元气大伤,而且人心惶惶,此时和弘历大军正面对抗,必败无疑。”

    “那该怎么办?”这些问题苏荃也想到了,脸上浮起一丝忧色。

    宋青书淡淡一笑:“弘历为了让神龙岛内乱,不是提出交出你就会退兵么?如今他们目的已经达到,这个条件反而成了掣肘。”

    “你的意思是把我交出去么?”苏荃一脸哀怨,“也罢,只要你一句话,我便将神龙教传给方怡,然后亲自到盛京城中向弘历请罪。只是不知道弘历会不会信守承诺撤军,听说这个宝亲王极好女色,奴家尚有几分姿色,曲意逢迎讨好,想必能让这个老色鬼放过神龙岛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泫然欲涕。

    虽然明知她这神情是假装的,但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还是让宋青书心疼不已,不由苦笑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哪知听到他这样说,苏荃突然变得更伤心了,泪珠止不住往滚落在脸颊上。

    “你怎么真哭了?”宋青书连忙想帮她擦拭掉眼泪。

    苏荃身子一侧,不露痕迹地避开了宋青书的手,伸出青葱一般的指尖将脸上的泪痕擦掉,勉强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那样做,本来是准备假装挤点眼泪出来勾起你的保护欲。哪知道突然想到我好不容易才选定一个男人,万一你真的是那样打算的,我岂不是所托非人?越想越伤心,眼泪就跟着掉下来了。”

    宋青书分不清她这是真情流露还是另一种高等级的媚术,但他下意识相信了对方,毕竟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戴着一张面具生活。

    轻轻搂着苏荃的香肩,宋青书说道:“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接着将计划细细与苏荃道来。

    如果没有宋青书存在,苏荃此时选择牺牲自己,那是最愚蠢的做法。毕竟对方让神龙教内讧的目的已经达成,若是再扣下苏荃,神龙教群龙无首,只需一旅偏师,便能将神龙教彻底铲平。

    但有宋青书做中间人担保情况就不一样了,毕竟弘历的条件是交出苏荃,他就退兵。宋青书身为朝廷特使,只要死死扣住这点,岛外的大军就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盛京方面和朝廷关系再紧张,但他们此刻毕竟没有正式决裂,此次出征的将领就不敢得罪宋青书这个钦差大臣。弘历和康熙此时神经都绷得很紧,一个弄不好,弄得双方提前开战,这个责任没有人敢承担。

    “你和我一起去盛京见弘历?”听到宋青书的话,苏荃下意识摇摇头,“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感激了,岛外那些将领也许不敢拿你怎么样,但上次你已经得罪了弘历,他再见到你,说不定会杀了你来祭旗。不行,你去太危险了。”

    “我不去到时候谁来保护你的安危?”宋青书一句话便让苏荃凝噎了。

    “因为福康安被杀的缘故,弘历不会放过你的,”宋青书继续解释道,“不过福康安毕竟不是你所杀,有我从中斡旋,护你周全也不是不可能……唔……”

    一张娇艳红润的嘴唇贴了上来,良久过后,两人分开。苏荃又长又媚的眼睛里饱含春水,热情地抬头看着宋青书,无意识地抿了抿双唇:“我发现自己有些爱上你了。”

    “只是有些么?听着还是挺伤心的。”宋青书摸了摸自己嘴唇,上面还残留着佳人的余温。

    苏荃娇笑着一个转身,很自然脱离了他的怀抱:“再怎么说人家可是烟行媚视的妖女,若是这么容易就像小姑娘一样被你夺取了芳心,那也未免太丢脸了些。”

    “我要你的心干什么,我只在乎你的身。”宋青书调笑道。

    “呸!”苏荃觉得脸颊有些发烫,看着宋青书的眼神极为勾人,“既能得到人家的心,又能得到人家的身,岂不更好?”

    看着苏荃重新焕发神采,艳光四射的样子,宋青书觉得这种游戏颇有意思,忍不住伸出手去托着她光洁如玉的下巴,苏荃迟疑了一下,并未躲闪。

    “宋大哥!”此时门外传来了方怡的声音,两人下意识恢复正常,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方怡一进大厅,看见两人同坐在殿上教主宝座中,虽然隔得没那么近,但依然能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暧昧,特别是看到苏荃眉梢间的春意,方怡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怎么,有了宋大哥就不认得我了么?”苏荃笑盈盈地看着方怡,眼中却有一丝冷意。

    “属下不敢,参见教主!”苏荃积威已久,方怡下意识有些胆寒。

    还是宋青书看不过去了,开口问道:“方怡,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虽然和宋青书有了肌肤之亲,但方怡能察觉到自己和宋青书之间的关系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密切,一时间有些心灰意冷,眼神微微下垂,看不清表情:“我在岛上找不到小郡主,多番询问之下,才知道她被派往外地执行任务途中,被一群神秘人劫走,我想去救她。”

    “沐剑屏?”想到原著中那个天真纯洁的小郡主,宋青书一时有些失神,不过如今要解神龙岛燃眉之急,恐怕顾不上她了,“这群神秘人我推测不是沐王府的人,便是吴三桂的手下,不管是谁,小郡主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你就从这两条线索往下查。”

    见宋青书丝毫没有陪自己去的意思,方怡心中一叹,点了点头:“好。”

    “方怡,你在教中挑选几个好手陪你一起去,路上也有个照应。”这时候一旁的苏荃开口说道。

    “谢教主。”

    看着方怡离开时黯然神伤的样子,苏荃皱眉看着宋青书:“她不都是你的人了么,怎么看你样子并不喜欢她?”

    “感情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宋青书表情显得很惆怅,懊恼地说道,“说起来都怪你,要不是你强迫她来侍寝,也不会弄成现在模样。”

    “哎哟,”苏荃噗嗤一笑,“若是你真的不想要,以你的武功,她还能强迫你不成?”

    “所以男人经常会为了自己的冲动而后悔。”宋青书尴尬地说道。

    回想起当初在客栈门外偷听的情形,苏荃雪腻的肌肤上浮现出一层玫瑰般的红晕,不由得腹诽不已,“得了吧,当时我看你倒是挺享受方怡那鲜嫩的身子的,不然干嘛那么用力……”

    神龙岛外某无名小岛,盛京远征军帅帐中。

    李侍尧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青年,心中一惊,但并没有慌张呼喊侍卫,反而看着青年问道:“阁下何人?”

    宋青书心中佩服他的镇定功夫,答道:“在下宋青书,见过李大人。”

    李侍尧听过不少有关宋青书的武功描述,但是也没想到他有本事能瞒过千军万马,无声无息潜入自己的大帐,“岂敢岂敢,宋大人深受皇上宠爱,李某岂敢受此大礼。”想到之前玉真子带回来的消息,心中惊疑不定,宋青书这次恐怕来意不善啊。

    “李大人客气了,我与李沅芷是很好的朋友,你是她的堂叔,我自然该行晚辈之礼。”宋青书笑道。

    想到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侄女儿,李侍尧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连忙客气地请宋青书入座,之前得担心很快就烟消云散。

    “没想到李可秀居然不声不响傍上了这么一条大腿。”李侍尧心中感叹。

    他与李可秀是堂兄弟,本来同是辽东边防名将,受宝亲王弘历节制。李家很早便意识到弘历与康熙之间迟早有一战,所以早作安排,让李可秀找机会得罪弘历,被调到关内,投靠康熙。李侍尧便留在关外,很快也成了弘历的心腹。

    这样一来,将来不管谁取得了天下,李家都立于不败之地。

    听宋青书那样介绍,李侍尧想当然就把他当成李可秀的未来女婿,自然就把宋青书当自己人。

    两人寒暄一会儿,很快进入正题,听完宋青书所说,李侍尧神态颇为古怪:“宋贤侄啊,你应该清楚苏荃只是一个借口,如今神龙岛大势已去,只待明天天亮,我们三路大军发动总攻,神龙教覆灭在即。这个时候你让我按兵不动,难啊。”

    “神龙教无足轻重,不提也罢。李大人想必清楚,宝亲王得到神龙教后,接下来会做什么吧。”宋青书不以为意,反问道。

    李侍尧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