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九十一章 惊天一击

    果不其然,康熙很快开口道:“朕打算择日封马姑娘为慧妃,封杨姑娘为平妃。http:772e69696d%65/*x.只不过马姑娘身份有些特殊,而且和杨姑娘同为汉人,有违满汉不通婚的祖制,恐怕朝廷里会有不少反对之声,你帮朕参详参详,究竟该怎么应对?”

    宋青书心中一沉,不由看了一眼夏青青,对方垂着头,一副娇羞的模样,宋青书却清楚这不过是她的伪装,她的复仇计划终于要得逞了。

    夏青青投靠了康熙,就算能接近他,但凭着自己江湖二三流的武功,想刺杀康熙不亦天方夜谭。但成为康熙的嫔妃却不一样了,暗中保护康熙的那些高手,总不至于在康熙临幸妃子的时候,站在一旁围观。侍寝时与康熙独处的时间,是夏青青报仇的唯一机会。

    电光火石之间,宋青书就想明白了这一切,一方面佩服夏青青为了亡夫报仇,矢志不渝的坚贞,另一方面却恼怒她完全不考虑与自己之间的情谊。

    “宋卿可是想到什么良策。”见宋青书脸色风云变幻,康熙疑惑地问道。

    “这倒也不难,”宋青书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科尔沁三等公吉阿郁锡之女,幼年被选进宫,尚未册封,前些日子便薨了,此事知道的人不多,可以让马姑娘认阿郁锡为父,顶替他的女儿,多一个皇妃女儿,阿郁锡想必不会拒绝。幽……杨姑娘同理,领侍卫内大臣承恩公噶布拉之女,也是自幼入宫,不巧也于前段时间薨了,承恩公是皇上心腹,让他认杨姑娘作女儿,应该也不难。”

    听到宋青书差点喊出幽幽,夏青青睫毛一颤,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此生与君无缘,来生哪怕给你为奴为婢,我也愿意……

    康熙大喜过望:“之前让宋卿执掌粘杆处,朕果然没有看错人。没想到卿这么快就将皇城里大小事宜摸得清清楚楚,以后天下的情报工作,就有劳卿了。”

    “是!”宋青书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上神情。

    “宋卿旅途劳累,就先下去休息吧。”康熙微笑着看着他。

    ……

    回到房间中过后,苏荃感叹道:“本来头疼着怎么应对弘历,没想到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可是我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宋青书站在窗边,负手而立看着远方,淡淡地说道:“之前康熙-弘历-吴三桂三足鼎立,神龙岛自然可以左右逢源,活得逍遥自在。如今均势已经打破,吴三桂背腹受敌,既要面对契丹战神萧峰,又要面对康熙虎视眈眈,屈服是迟早的事情,神龙教同样也只剩下归附朝廷一条路可走。”

    “你有什么打算?”苏荃来到宋青书身边,轻轻问道,她心里明白得很,神龙教的处境何尝不是宋青书现在的处境?

    “我在想岛上欧阳锋跟我说的话,如今看来我的确是一开始就落入了康熙的算计之中,双方实力差距也越来越大。”宋青书冷笑道。

    “宋郎也不用太劳心,若是在康熙手下呆得不开心了,凭你我的武功,笑傲江湖也未尝不可。”苏荃从身后搂住了他的腰,俏脸紧紧贴在背上。

    “你我都不是那样的人。”宋青书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了,你和那位杨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苏荃狡黠地笑了笑,抬头看着他。

    “什么怎么回事?”宋青书假装不明白。

    “哼,人家又不是在吃醋,郎君何必瞒我,”苏荃不满地哼了一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俩有奸情,你胆子倒也不小,连未来的皇妃都是你的情人。”

    “哪有你说的那么难听,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宋青书苦笑道。

    苏荃睁大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见他的神情不像说谎,方才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是你对人家有意,可惜一直未曾得手。”

    说着说着苏荃突然郁闷了:“早知道弘历已经死了,我何必仓促地把身子给你。你们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你都说到哪儿去了,”宋青书哭笑不得,“我现在有事情先出去一下,你好好休息吧。”说完也不待苏荃回答,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门外。

    苏荃气得直跺脚,恨恨不已:“还说没奸情,看这心神不定的样子。”

    王府某幽僻之处,宋青书看着阴影中的某人苦笑道:“你果然也来了。”

    葵花老祖干笑了几下,声音如同破风箱一般:“看来你不想我来。”

    宋青书上下打量着葵花老祖,下意识寻找着他身上的破绽,良久过后,突然冒出一句:“你觉得我现在能不能打得过你?”

    “你可以试试。”葵花老祖双手套在袖子里,似笑非笑地说道。

    宋青书眼中闪过一丝跃跃欲试之意,不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一向比较尊老幼。”

    葵花老祖桀桀笑道:“老祖要是没看错的话,小子你身负黄裳的《九阴真经》,又会范丹的《降龙十八掌》,偶尔流露出来的剑意,又有独孤求败的影子,最近似乎又学了密宗的《欢喜禅》,难怪刚才你动了出手的念头。”

    “杂而不精,博而不纯,在老祖这样的高手面前自然是贻笑大方。”宋青书苦笑道。

    “小子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上次在紫禁城见你,你的确是有这个毛病,”葵花老祖眉头一皱,神情有些疑惑,“结果没想到你去了一趟神龙岛,似乎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真是奇了怪了,神龙岛那个地方能有什么东西让你提升一个境界呢。”

    宋青书清楚是欧阳锋一席话,让自己豁然开朗,一扫之前计算太多,瞻前顾后的处事风格,他甚至有一种重新为人的感觉,对武学本质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境界自然就和之前不一样。

    “我若是没记错的话,老祖曾说过,留在康熙身边,只是为了借助所谓的真龙之气修炼?”

    宋青书静静地看着对方,等着他的回答。

    “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老祖年纪大了,又不想死,只好借助他来延年益寿了。”葵花老祖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老祖功力已经达到造化天人之境,又得到真龙之气相助,说不定日后还能破碎虚空吧。”宋青书试探地问道。

    “破碎虚空啊……”葵花老祖脸上不由浮现出神往之色,很快神色一黯,“那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更何况以康熙的真龙之气虽然浑厚,但毕竟有限,老祖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如果有一个地方,真龙之气比康熙浓厚不止十倍呢?”宋青书脸色变得极为奇怪。

    “什么?”葵花老祖浑浊的双眼爆发出惊人的光芒,“是哪里?”

    宋青书微笑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葵花老祖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人老了,都快忘了人世间的规矩,说吧,你需要老祖干什么?”

    “我不需要老祖干什么,只是希望老祖听了那个地方后,立刻动身。”宋青书神态颇为恭敬。

    葵花老祖一愣,突然意味深长地看着某处:“你终于忍不住要对他动手了?”

    宋青书望着同样的方向:淡淡地说道“老祖看得出来?”

    “从见到你的时候,我便知道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本来还以为你会迟些时间动手呢。”葵花老祖笑道,“莫不是因为今天那个女人?”

    宋青书摇了摇头:“前不久听了某人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明白了时间拖得越久,我的胜算就越低。更何况如今他离开了紫禁城,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至于那个女人,虽然我也很在意,但是有她没她,此举都势在必行。”

    “你将一切计划都告诉了我,就不怕我转身向他告密?”葵花老祖嘿嘿笑道。

    “正如以前老祖所说,你并不是对某个皇帝忠诚,只在意真龙之气罢了。皇帝姓朱也好,姓新觉罗也罢,跟你的关系都不大。正因为这点,我相信你不会拒绝我的提议。”宋青书胸有成竹地说道。

    “哦,说来听听,就看你给得条件能不能满足老祖得胃口了。”葵花老祖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老祖可曾知道《四十二章经》?”宋青书问道。

    葵花老祖脸色微变:“传说满清入关时将劫掠中原所得的财宝尽数埋在女真龙脉之地,而这个藏宝图就藏在八部《四十二章经》之中。”

    “老祖果然久居紫禁城,连这等秘辛都瞒不过你。”宋青书赞叹道。

    “哼,有一段时间老祖在闭关修炼,等我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晚了。只来得及找到御书房那本,其余七本《四十二章经》大多下落不明,为了追查其余几本下落,我将御书房那本里面藏着的碎羊皮偷梁换柱过后,便重新放回去了。嘿嘿,哪知道没过多久,连那本也不见了。”葵花老祖说起这件事,心中就极为不痛快。

    宋青书一怔,没想到还有这层秘辛:“老祖你换了其中的碎羊皮?”

    “哼,羊皮藏在经书封皮之中,又不是什么隐秘的地方,老祖我早年混迹江湖,什么法子没见过。”葵花老祖神情颇为自得,盯着宋青书,“怎么,你想说其余七本都在你那儿?”

    宋青书苦笑一声:“本以为八本都在我这儿,没料到老祖你棋高一着,嘿嘿,我就算拿着这副藏宝图,也找不到什么宝藏,龙脉什么的。”

    葵花老祖大喜:“你真的有其余七本?”

    宋青书点点头:“不错,既然老祖那里还有一部分,两相对照之下,自然清楚我没有骗你。”

    葵花老祖神情颇为激动:“你要行此大事,自然不会骗我,哈哈哈,没想到老祖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碰触天道,你把其余七本的羊皮给我,我立刻动身去满清的龙脉,绝不插手你的事情。”

    按照历史,满清有着268年的气运,龙脉蕴藏的真龙之气,自然远远超过一个皇帝所有,难怪葵花老祖会毫不犹豫抛弃康熙。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