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九十二章 弑君

    “好!”宋青书并没有犹豫,将早已准备好的地图交给了葵花老祖。

    葵花老祖捧着地图的双手都在颤抖,他早已将正黄旗里的部分地图背得滚瓜烂熟,大致一扫,便知道这是真的地图,小心翼翼放入怀中过后,看着宋青书说道:“小子,老祖今儿个高兴,要不要我出手帮你?”

    见他干枯的脸皮都抑制不住抽动着,宋青书明白葵花老祖此时心理有多激动,若是自己开口,他肯定愿意出手帮忙对付康熙,但宋青书还是摇摇头拒绝了:“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想单独和他做个了断。”

    葵花老祖一愣,没料到宋青书居然不领情,不过他也只是随口一说,现在一股脑心思都放在了满清的龙脉身上,于是顺势说道:“也好,那老祖先去也。”话音刚落,身形就犹如一股青烟一般消失不见。

    “比起葵花老祖,我的轻功还是差了一分火候啊。”宋青书一呆,不由叹了口气。

    夜幕降临,康熙独自在房中处理奏折,同时脑中思索着:如今盛京已经被朕完全控制住了,那些出征的将领家眷也在朕手中,何况弘历已死,他的几个儿子也被自己派人看守着,一切已成定局,那些将领接到朕的圣旨,不出意外,都应该会屈服……嗯,不过也不能大意,得防备弘历的心腹趁机反扑……

    康熙想着想着,只觉得心烦意燥,将朱笔一扔,也懒得在批阅奏折了,突然想到马春花,心中不禁一动。当年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如今已长成一个风韵绰约的少妇,特别是想到对方特别的身份,康熙觉得身体某个部位热了起来。

    “小邓子,宣马姑娘过来。”

    哪知道连喊两声,外面都没有反应,康熙怒气暗生,这个混账奴才,也不怕掉脑袋。突然神色一变,看着柱子阴影里的人影。

    “皇上,你不用喊了,小邓子听不见的。”宋青书一步步走了出来。

    康熙心中一沉,脸上却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宋卿这么晚找朕,所谓何事。”

    宋青书沉默良久,最后轻笑一声:“皇上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康熙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阴沉:“你可知道对朕说这样的话,已经犯了不敬之罪。”

    “知道。”宋青书平静地看着他。

    康熙只觉得背后一股寒气直往上冒,沉声说道:“宋青书,你要是现在退下,朕念在你往日的功劳上,可以既往不咎。”

    听到康熙的话,宋青书笑了笑:“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觉得我会退回去么?”

    康熙刚消灭弘历,自信心正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手一挥,冷声说道:“杀了他。”

    随着康熙一声令下,四个黑衣人从黑暗中慢慢走了出来,隐隐将宋青书围在中央。

    “宋卿,你真以为朕手下就没什么高手么?”康熙冷哼一声,“大清国地大物博,倾朝廷之力,收集各种绝世武学秘籍,这几位从小接受最严格的训练,练习最上乘的武功,任何一人拿到江湖上去,都不比什么少林武当掌门差。”

    感受到几人身上那种肃杀的气势,宋青书眉头一皱,待听到康熙的话过后,毫不留情地嘲笑道:“少林掌门我不敢说,武当掌门……呵呵,张真人让他们一只手,完全压力。”

    几个黑衣人闻言大怒,为首一人示意他们稍安勿躁,出言讥讽道:“张真人怎么样我们不敢说,至于阁下么,在我们兄弟眼中,不过土鸡瓦狗而已。那个号称什么盛京第一高手的玉真子,还不是被我一招就杀了?”

    玉真子早年曾和金蛇王袁承志打成平手,投靠弘历过后,是横扫盛京敌手,风头一时两,结果数次轻松败于宋青书之手,让天下人愈发觉得宋青书深不可测。不过这几个黑衣人轻松地击杀了玉真子,自然不觉得宋青书有多了不起。

    “哦?”宋青书一惊,玉真子在江湖上绝对算得上顶尖高手,再加上轻功卓绝,居然就这样死在他们手中,实在有些不可思议,“玉真子就这样死了?”

    见对方脸上露出一丝自傲神色,宋青书神色凝重起来,这几个人恐怕真有些棘手。

    “自报一下名字吧,宋某从不杀名之辈。”宋青书早已今非昔比,很平静下来,淡淡说道。

    “见到阎罗王的时候,记得和他老人家说,杀你者,魏默也!”话音刚落,为首那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只见刀光一闪,魏默已经返回了原地,低垂的刀尖上挂着一滴鲜艳欲滴的血珠。

    “你的刀很。”宋青书看了看肩上的伤口,语气似乎颇为赞许。

    第一招明明占了上风,魏默脸上却看不出欣喜之色,苦涩一笑:“你的轻功。”

    “你这一招叫什么?”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天外流星。”魏默沉声说道,他虽然名声不显,但却是罕见的学武奇才,将各种武功秘籍融会贯通过后,自出机杼创造了一招“天外流星”,此后杀任何人都只需一招,哪怕是强如玉真子也不例外,只可惜最后还是被宋青书躲了过去。

    “果然若流星。”说话间宋青书已经木剑在手,“那么请阁下品评一下我这招。”

    魏默再也不敢托大,连忙招呼其余几人,一起攻了上去。

    宋青书举剑随意往身后一挥,其余三个黑衣人绝望的眼神中映出了漫天的剑影,用尽平生绝学也没法阻止剑气透体而入。

    魏默见状目呲欲裂,大吼一声,催动十二分功力,悲愤交加之下,这一刀已经突破了以往的极限,看着宋青书此时木剑依然在身后,魏默自信对方再也不可能躲得过去。

    突然间魏默神色大变,只见宋青书手中木剑犹如羚羊挂角,很自然地转到了前面来。对方一招一式明明看得清清楚楚,慢悠悠的一招却后发先至。

    低头看着胸口的木剑,魏默不甘心地问道:“这招剑法叫什么名字?”

    “最近刚悟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取名字……”见魏默一脸遗憾,宋青书心有不忍,突然想到前世某部漫画,连忙说道,“唔,就叫剑二十三吧。”

    “剑二十三?好剑法,好剑法……”魏默眼神中的光芒终于黯淡下去。

    看着四个绝顶高手这么容易就死在宋青书手中,康熙连忙往内堂跑去,一边跑一边高呼:“老祖救朕,老祖救朕……”声音戛然而止,不知何时宋青书已经站在他面前,手中木剑正好点在他喉头之上。

    “你是在期待葵花老祖出手救你么?”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之色,“他早已动身前往长白山,寻找你大清龙脉去了。”

    “《四十二章经》?”康熙很就反应过来其中关键,“韦小宝果然是你杀的。”

    “小宝不是我杀的,他的的确确是死于建宁公主之手。”宋青书叹了一口气。

    “建宁杀的和你杀的有什么区别?”康熙冷笑道,“建宁那个榆木脑袋,临死前都不知道被人当了枪使。”

    “看来皇上早就怀疑这一切。”宋青书收起木剑,赞叹道。

    康熙毕竟是一代枭雄,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很镇定下来,明知道如今已经必死疑,却不愿意露出一丝狼狈之色:“不错,山海关发生的事情,我一听就知道其中必有蹊跷。朕事后询问了使团里其他人当日情形,经过数推演幕后黑手,得出你是唯一的可能。”

    “皇上当时为何不治我的罪呢?”宋青书十分佩服康熙如今的镇定功夫。

    “你毕竟算得上一个难得的人才,朕自以为能看透你。本想充分利用完你过后,再除掉你为韦小宝报仇,哪知道这是朕此生犯的最大错误。”康熙显得极为懊恼。

    “皇上不必后悔,你其实已经成功了。若不是听到某人一席话,我根本不会意识到你已经洞悉了我的一切谋划。”宋青书后怕道。

    “呵呵,朕的确是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便知道你不甘人下,迟早有一天会反朕……”康熙苦笑道,“不过成王败寇,多说益。相比这个,朕好奇,你此时杀了朕,除了一点可怜的虚名,究竟还能得到什么好处?”

    宋青书沉默了一会儿,从怀中掏出一副薄如蝉翼的面具套在脸上,也不言语,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康熙。

    “好好好!阁下谋划之深沉,准备之周详,朕实在是输得不冤。”看着眼前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得脸,康熙骨髓深处冒出尽地寒冷,浑身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事到如今,他才彻底绝望。

    “这是当初姑苏慕容家一个小丫鬟教我的易容术,我一直坚信,这比什么九阴九阳要有用得多,”想到当年冰雪儿带自己到燕子坞求医,宋青书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暖意。

    “宋青书,朕临死前只有一个要求。”康熙脸上不见丝毫血色,费劲浑身力气才能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看着眼前这个似敌似友的男人,宋青书衷心地说道。

    “替朕当好这个皇帝。”康熙终于平静下来。

    宋青书一愣,怎么也想不到康熙临终遗言居然会是这个,正要询问的时候,只见康熙捡起地上一把刀,神态颇为张狂:“呵呵,朕是天子,能取朕性命的,除了上天便只有朕自己。”说罢便举刀自刎而死。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