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九十三章 反应各异的众女

    看着康熙颓然倒下的身影,宋青书竟生出一丝悲凉之感,毕竟相处这么久,或多或少都有些欣赏对方身上某些特质,只可惜双方注定成不了朋友。==x=

    从怀中掏出另一副准备好的面具,仔细地贴在康熙脸上,然后速地交换了双方衣服,最后再次确认没有破绽过后,宋青书方才高声喊人进来。

    当多隆带着大内侍卫冲进来的时候,看着满地的尸体,再看到康熙有气力地躺在床上,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微臣救驾来迟,最该万死。”

    看着昔日的同僚恭恭敬敬跪在地上,宋青书顿时产生一种荒谬的感觉,淡淡地说道:“宋青书心存不轨,想要行刺朕,幸好有几个忠心的属下拼死护驾,再加上高人出手,方才当场将他击杀。哼,枉费朕如此看重他,原来他投靠朝廷全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行刺朕。传朕旨意,将宋青书的尸体拖到院子里焚烧,然后挫骨扬灰,昭告天下,方消朕心头之恨。”

    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宋青书,多隆脸色极为古怪,心中腹诽不已:“以宋青书的武功,真要杀你,就凭这几个人拦得住?”回想起之前鳌拜也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多隆哪敢多问,只不过难免产生兔死狐悲之感。

    “喳!”多隆连忙挥手,让侍卫将地上“宋青书”的尸体拖了下去,看着地上长长的血迹,多隆脸上肉一颤,“和宋大……宋青书一起回来的那个神龙教女人,不知皇上如何处置?”

    “苏荃?”宋青书陷入了沉默,他这一切瞒着所有人,稍有泄露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苏荃虽然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但宋青书依然摸不准这个女人心思,自然不敢告诉她实情。可是又不能放任不管,不然指不定手下的人会去斩草除根,“神龙岛对朝廷还是很重要的,你亲自去安抚苏教主一番,宋青书行刺只是个人行为,与她关。朕累了,你先退下吧。”

    “喳,奴才会加派侍卫守在外面,皇上大可放心。”多隆慢慢退了出去,关上大门的一刻,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刚才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具体的东西又说不上来。最后奈的摇了摇头,归咎于自己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太震惊了。

    很整个宝亲王府的人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荃眩晕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她只能看到多隆嘴巴一张一合,但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脑中来来回回就一个念头,“他死了,他死了,他那么高的武功,怎么可能死?”

    “宋……宋青书尸体在哪里,我想去看一下。”苏荃银牙欲碎,怔怔地看着多隆。

    多隆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皇上下旨,要将宋青书挫骨扬灰,谁都见不了他。”

    “挫骨扬灰?”苏荃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起来,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多隆连忙招呼婢女将苏荃扶起来,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长长叹了一口气:“苏教主,看得出来你和宋大人关系非比寻常。只是此次宋大人犯了弥天大罪,苏教主还是尽早抽身为好。”

    回想起以前和宋青书相处的日子,多隆心有不忍,便暗示苏荃尽早回神龙岛去,以免康熙什么时候改变主意,至于苏荃能不能领悟,又或者听不听建议,那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

    王府另一处别院,夏青青呕出一口鲜血,眼神涣散,嘴里喃喃自语:“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我,才去刺杀康熙的。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宋大哥我害了你……”

    夏青青趴在床上哭成了一个泪人,没过多久,突然坐了起来,脸色惨白比,慢慢抽出宝剑,凄然一笑,便决然地往脖子上抹去。

    噗!

    夏青青手心一麻,再也捏不住手中宝剑,愕然抬头看着外:“是谁!”

    等她跑出去的时候,哪还看得到人影?不得不充满疑惑地返回房中,经过这一打岔,夏青青终于恢复了理智,紧紧抿着双唇,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死了。宋大哥,黄泉路上慢点走,先别喝孟婆汤,等我杀了康熙马上就来陪你。

    躲在院子里的宋青书不由擦了擦冷汗,幸好自己偷偷来看了一下,不然岂不是酿成终生遗憾?不过见夏青青居然会为自己殉情,是宋青书怎么也没料到的。想到袁承志死后她第一反应是报仇,错愕之余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窃喜。

    接下来几日,宋青书为了避免被身边人看出破绽,一直借养伤为由,深居简出,顺便学习着批阅奏折。

    哪知道看了没几本,宋青书就被晦涩的古文弄得头昏脑涨,气得将奏折扔到了出去。

    “皇上为了何事烦恼呢。”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了。

    宋青书抬头一看,只见马春花弯腰将奏折捡了起来,不由心中一惊:“谁让你进来的?”

    “我特意给皇上炖了一碗桂花莲子羹……”见康熙冷着脸看自己,马春中一寒,终于明白了对方果然从来没在意过自己,满脸落寞地说道,“既然皇上不喜欢,我先告退了。”

    说完噙着眼泪退了出去。

    看着马春花离开时心如死灰的样子,宋青书叹了一口气,马春花是和康熙极为亲密之人,如果朝夕相对,难免不会被她看出破绽,本来可以杀人灭口一了百了,但宋青书毕竟不是如此残忍冷血之人,只好将马春花赶得远远的。

    “多隆!”宋青书沉声叫道。

    “奴才在!”多隆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跪在地上。

    “是你放马姑娘进来的?”宋青书冷声问道。

    “奴才该死,奴才以为皇上近日心情不好,马姑娘也许……”

    还没说完,便被宋青书打断道:“以后没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放进来。”

    “喳!”多隆后悔不迭,身为康熙身边人,或多或少清楚马春花和康熙之间暧昧的关系,何况他知道回京后,康熙就会封马春花为慧妃,这次自作主张放她进来,也是为了卖这位日后的皇妃一个好,结下一个善缘,哪知道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之前宝亲王派出去出征神龙岛的将领回来没有?”宋青书问道。

    “启禀皇上,李侍尧、海兰察、兆慧听到弘历已死,加上家眷在盛京,接到招降文书,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全都投诚了,如今等在盛京城里等着皇上发落呢。”

    “阿桂和傅恒呢?”宋青书早就有心取康熙而代之,这些情报都查得清清楚楚,弘历手下有五名手握兵权的大将,李侍尧等人被派去出征神龙岛,阿桂、傅恒地位高,留在北方边境,时刻防备着蒙古动向。

    “索大人去招降他们了,以索大人的才干,想必应该没问题。”多隆答道。

    想起八面玲珑的索额图,宋青书会意地笑了笑,由他干这种事情再合适不过了。

    “康亲王杰书进展如何?”经过这几天时间,宋青书也慢慢摸清楚了康熙的布置。

    “在康亲王不懈努力下,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盛京,弘历残余势力大部分已经被清洗,偶尔几条漏之鱼已经掀不起大浪。”这段时间多隆多次配合康亲王行动,自然知道一清二楚。

    “弘历经营盛京数十年,他的势力又哪是这么容易就根除的。朕不能一直呆在盛京,这样吧,就让康亲王留守盛京,震慑宵小之徒,索额图回来后,就负责处理盛京方面的政务。”

    宋青书刚篡夺了康熙身份,自然不想满清立马陷入四分五裂,同时又担心被熟悉康熙的人看出破绽,因此有意将康亲王、索额图这些康熙的心腹调离自己身边,至于多隆,他身为大内侍卫总管,突然调开未免过于突兀,只好徐徐图之。

    陆续接见安抚了李侍尧等军中宿将,宋青书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可是随着盛京方面局势渐渐稳定,宋青书回京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想比盛京,京城里熟悉康熙的人多,也容易露出破绽,不过手下大臣接二连三上奏折催促,宋青书知道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留下康亲王与索额图组织北方局势,自己带着多隆等人起驾回京,当然,马春花和夏青青自然也在回京队伍当中,至于苏荃,找了一个理由回神龙岛,宋青书也顺水推舟,示意多隆放她走了。

    夏青青自然是要带的,但宋青书却并不想带上马春花这颗定时炸.,只可惜康熙之前宣布过要封她为慧妃,正所谓君戏言,宋青书也不好改口。

    在这段时间里,宋青书刺杀康熙失败,被挫骨扬灰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

    武当山,张三丰看着宋远桥叹息道:“青书这孩子,本以为他步入歧途,再加上他武功越来越高,为师都动过出山清理门户的念头。哪里知道他是志存高洁,不惜身入淤泥。虽然最后失败了,但也足以得上英雄,为师真是看走了眼。”

    峨眉山,周芷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白蟒鞭法狂躁地倾泻而出,将房内物品扫得粉碎。

    云南五毒教,钟灵和曲非烟哭成了泪人儿,东方暮雪负手而立遥望着燕京方向,脸色如冰一般寒冷。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