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九十四章 皇帝的苦恼

    回到紫禁城后,宋青书才发现深深的力感,因为此次行事过于仓促,自己的班底还没有建立起来,虽然想安插心腹到各个要害部门,但宋青书却愕然发现,称得上心腹的一个人也没有。《x.

    之前宋青书是打算将粘杆处慢慢发展成自己的私人势力,随着粘杆处壮大,手下班底自然越来越充足。

    当然宋青书并不后悔这次博浪一击,他知道按照既定计划,自己一切举动其实都在康熙的掌握之中。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有所得必有所失,何况此次获得的收益简直可以用惊天来形容。

    坐在御书房,感觉整个帝国都在自己掌控之下,那种莫名的兴奋感让宋青书很难平静下来。

    “皇上,您该去拜见太后了。”一个小太监犹豫良久,最后还是上前提醒道。

    这个小太监叫小李子,以前御书房的温有道、温有方兄弟被宋青书以升迁的形式调到别处去了,毕竟温有道温有方服侍康熙这么久,继续留在身边,宋青书自觉很难不露出破绽。

    “太后么?”宋青书下意识有些抗拒去拜见她,毕竟自己不是真的康熙。可惜这又是宫中的礼仪,自己从盛京回来,是应该去给太后请安的。

    想到以后每天都要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宋青书就觉得头疼不已,随意摆摆手:“走吧。”

    “起驾!”

    随着小李子又尖又细的声音响起,很一群人就簇拥着宋青书往慈宁宫走去。看着前前后后又有太监,又有宫女的,宋青书暗暗庆幸不已:幸好是在盛京动的手,要是在紫禁城,光是处理这群太监宫女就够麻烦了。

    很宋青书又头疼起来,以后不管到哪里都有这么多人跟着,自己行动诸多不便。正在沉思间,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臣妾参见皇上。”

    宋青书一愣,这才发觉一队宫女簇拥着一个宫装丽人正拜见自己,宫装丽人肌肤如雪,面容秀丽,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小佟后。

    “皇上~”见宋青书一直呆呆地看着自己,小佟后心中一甜,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如花的容颜显得分外娇艳。

    “哦……”宋青书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示意她平身,想到之前自己还要恭恭敬敬给她请安,现在自己却突然成了她的丈夫,一时间难免产生荒谬的错觉。

    “皇上要去给太后请安么?”看着阔别多日的丈夫,小佟后内心雀跃不已,她刚婚不久,两人还在如胶似漆的阶段,言语中自然是含情脉脉。

    “嗯,”宋青书下意识点点头,又担心太过冷淡,让人觉得反常,连忙问道,“你也是到慈宁宫么?”

    “臣妾已经给太后请过安了……”小佟后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羞意,“臣妾只是随意在宫中散散心。”

    见到小佟后的模样,宋青书很反应过来,对方估摸着康熙马上要去拜见太后了,所以可以在去慈宁宫的必经之路上转悠着,特意等着自己。

    “我……朕先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了,你继续转吧。”面对康熙的妃子,宋青书觉得浑身不自在,随意应付一句,就准备离开,可是看到小佟后眼眸里的委屈黯然,心有不忍,于是补了一句,“外面天冷,别逛久了。”

    看着宋青书远去的身影,小佟后一对美眸异彩连连,一旁的宫女也趁机叽叽喳喳议论道:“皇上的确对娘娘疼有加哩……”

    宋青书自然不清楚身后的一切,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等会怎么应对太后身上。站在慈宁宫前,宋青书腹诽不已:差不多所有影视作品中,太后都是最邪恶的老虔婆形象,没想到自己也要面对这么可怕的角色。

    “儿臣给太后请安。”虽然极不情愿,但宋青书还是不得不恭恭敬敬给太后行了个礼。

    “皇帝起来吧,”太后抬起左手,在宫女的扶持下,从榻上走了下来,看着宋青书,满脸欣慰之色,“先帝果然没看错人,短短数年时间,你擒拿了权臣鳌拜,平定了山东金蛇营,现在又收服了盛京的势力,有此圣主,实在乃我大清的福分啊。”

    听着太后夸奖康熙,宋青书只好默不住声,恭恭敬敬站立一旁。

    “胜不骄败不馁,很好,”看到宋青书平静的表情,太后赞许地点点头,“哀家本来还担心皇帝这次除去宝亲王这个大敌,会被胜利冲昏头脑,看你现在的样子,哀家就放心了。”

    “皇上准备怎么宣布弘历的死因?”太后示意宫女先出去,然后突然问道。

    “对外自然只能宣称他染疾,不治而亡,然后朕会公告天下,以最隆重的礼仪将他下葬,然后让弘历的儿子永炎继承他的王位,并且将王爵提升为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这个问题宋青书研究了很久,很便答道。

    “好,就算外界再多猜测,只要看见你如此厚待宝亲王一系子孙,大多数人恐怕也不会相信是你对弘历动的手。皇帝如今处理国家大事越来越纯熟了,只是……”太后突然沉吟不语。

    宋青书一惊,担心哪里露出破绽,连忙恭敬问道:“还望太后明示。”

    “只是女人的事情处理得一塌糊涂,”太后仿佛怒其不争的样子,冷哼一声,“你从盛京带回来得两个女人,你准备怎么处置。”

    “儿臣在盛京已经下了旨意,回京后封她们为慧妃,平妃。”脑中想到夏青青,宋青书寻思得尽早去看看她,免得到时候她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哼!一个残花败柳,一个江湖女子,何德何能能成为我大清皇妃。”太后不满地冷哼一声。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看着太后阴沉的脸,脑中突然浮现了这句话,宋青书有些想笑,不过该解释的还得解释:“这次能兵不血刃解决掉宝亲王,全靠马姑娘忍辱负重。”想到马春花为了康熙,居然不惜牺牲贞洁,通过福康安接近弘历,最后成功得手,宋青书心中便佩服不已。

    “哀家知道她功劳很大,不过如果这件事泄露出去,那天下人会怎么看皇帝你?”太后叹了一口气,“正所谓慈不掌兵,何况帝王。”

    宋青书悚然一惊:“太后你是说……”

    “如果你不忍心,哀家会派人处理好的。”太后满脸耷拉松弛的皮肤,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宋青书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摇头道:“儿臣自有分寸,会处理好的。”若是交给太后处理,马春花不是上吊身亡就是跌入湖中溺毙,这么大一座紫禁城,多几个冤魂根本起不了一丝波澜。

    太后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担心他在敷衍自己,不过想到对方毕竟是皇帝,也不好逼迫太过,只好点点头,“马春花立了大功倒也罢了,另外那个江湖女子呢,何德何能能入宫?”

    宋青书连忙将夏青青在整件事中起到的作用和她解释起来,最后再补充道:“因为金蛇营的缘故,朝廷对山东的控制力一直很薄弱,杨妙真手下的红袄军是山东境内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若能利用封妃手段,便将这支力量收为己用,实在是对朝廷大有裨益的一件事。”

    “好吧,”太后点点头,显然时认可了他的说法,不过很又迟疑起来,“她终究是汉人,祖宗规矩,满汉不能通婚。”

    宋青书连忙将之前想好的对策向她一一道来,听到让承恩公噶布拉收杨妙真作义女,太后终于满意地点点头。

    从慈宁宫出来,宋青书终于舒了一口气,寻思着每天都要来请安,总不是个办法……

    回到乾清宫,宋青书吩咐小李子将近日堆积的奏折搬来,一看就是一整天。经过这段时间赶鸭子上架的经历,宋青书倒慢慢学会了如何批阅奏章。

    不过他看奏章多的是为了摸清朝廷的权力派别,而不是真有心治理这个庞大的国家。看着眼前厚厚一叠的奏章,宋青书恨恨地想道:“自己得找几个秘书来分忧了,不然当这个皇帝得累死我。”

    其实有军机处的存在,奏章并不需要皇帝亲自处理,只是宋青书想尽将权力抓到手中,才打算绕过那些军机大臣。

    宋青书将奏折丢到桌上,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天色已晚,心想该去看看夏青青了。哪知道刚走出门口,便被一个老太监给拦了下来。

    “敢问皇上要摆驾何处?”老太监恭恭敬敬行礼道。

    “朕去平妃那里。”宋青书皱了皱眉头,以前当大内侍卫的时候,倒是认得这个老太监,他叫梁九功,是皇宫太监总管。

    “皇上莫非忘了,祖宗的规矩,为了雨露均沾,防止皇上专宠一人,晚上您不能自己决定去哪个嫔妃那里过夜的。”看着宋青书阴沉的脸,梁九功暗自捏了一把汗,不过太后吩咐他一定要把好关,只好硬着头皮一边解释,一边招呼小太监捧着一个盘子上来。

    看着盘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木牌子,宋青书一下子傻眼了,他前世不是没看过古装剧,自然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每个牌子写着一个嫔妃的名字,翻到哪块牌子,当晚就由哪个妃子侍寝。

    宋青书虽然易容得毫破绽,骗骗太监大臣倒也罢了,又怎么瞒得过康熙的枕边人?“朕今晚哪里也不去了。”冷哼一声,宋青书转身便走。

    “皇上,太后有懿旨,说皇上离京日久,回来应该好好陪陪后宫里的妃子们。”梁九功苦着脸,拦住宋青书说道。

    宋青书心一横,知道总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难免引起有心人怀疑,便硬着头皮随意翻开一张牌子,祈祷着最好是一个不得宠的妃子,那样自己被看破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

    待看清了上面的字,宋青书不由暗暗叫苦:怎么是小佟后!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