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九十五章 小佟后的怀疑

    小佟后是康熙最宠的妃子之一,对康熙的熟悉程度自然远非多隆等人可比,就算自己容貌谈吐弄得毫破绽,一旦有什么亲密接触,小佟后怎么会分别不出自己男人的特征?

    不过事到如今,宋青书也找不到理由回避,心中寻思着等会儿一定要跟她保持距离,不然自己长久以来的谋划恐怕会功亏一篑。[x.

    “皇上驾到~”

    听到远远传来的太监声音,小佟后满脸欣喜地站了起来,一边对着铜镜整理头发,一边询问宫女:“怎么样,我今天漂不漂亮?”

    “当然漂亮,娘娘你是后宫妃子中最漂亮的一位。”

    听到宫女的话,小佟后眼睛弯得如同月牙儿一般,满心雀跃地跪在地上,迎接着宋青书:“皇上吉祥。”

    看着小佟后抬头望着自己,盈盈秋水的眼眸中似乎饱含春.情,烛光的辉映下,一张俏脸显得格外娇艳,宋青书只觉得头都大了。

    宋青书示意太监将奏折什么摆在榻上,然后对小佟后说道:“朕今天要批阅奏章,你先自己休息吧。”

    小佟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就摆好了心态,一边招呼太监宫女准备点心,一边欠身说道:“那臣妾去给皇上做点养心宁神的汤。”

    “不用麻烦了,朕不饿。”宋青书不习惯小佟后这么亲热的感觉,下意识疏远道。

    “皇上白天日理万机,晚上又要批阅奏章,最耗费心神,就应该喝点汤来保重龙体。皇上先批阅奏章吧,臣妾去去就来。”小佟后不以为意,对宋青书行礼过后便嫣然离去。

    宋青书郁闷地看着小佟后离去的倩影,心想自己如今内功已练至天人化生的境界,哪还需要喝什么补品,何况他也不习惯小佟后一副贤妻良母的姿态。

    虽然比较讨厌看奏章,但比起单独面对小佟后,批阅奏章似乎容易一点,宋青书看着看着倒也慢慢入了神。

    脑海中大致呈现了整个朝廷权力构架的脉络,有哪几方势力,每个官员又属于哪个派系……只要留心,从奏章中倒也能看出一丝端倪,毕竟上奏折的人,总有自己的动机不是?

    往往一篇奏章,字里行间说得义正言辞,看着很有道理,但只要从奏章会影响到哪些官员利益,会损害到哪些官员利益出发,稍加分析,大致就能判断出他所属阵营。

    突然感到肩上多了一双柔软的小手,宋青书不由身子一颤。

    “臣妾是不是打扰到皇上了?”小佟后柔声问道。

    见宋青书面表情地摇摇头,小佟后从宫女手中接过瓷碗,笑盈盈地说道:“皇上尝尝臣妾做的桂花莲子羹。”

    宋青书很想任性地打翻这碗汤,那么以后自然不用面对小佟后了。不过康熙离京之前,明明还最宠小佟后,从盛京回来后态度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想必人人都会产生怀疑吧。

    闻到小佟后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宋青书突然觉得有些面红心跳,身体里似乎有一阵莫名的燥热,宋青书不由一惊:怎么回事?

    小心翼翼查探了一下体内真气,运行起来倒毫晦涩之感,只是经脉中流转的真气似乎不像平日里那么平静。

    难道走火入魔了?宋青书一怔,不过又觉得不太像。

    “皇上,皇上?”耳边传来了小佟后的声音,宋青书豁然惊醒,勉强笑了笑,伸手将碗接了过来。

    “看来皇上是疲劳过度了,臣妾替皇上捏捏肩吧。”也不待宋青书反应,小佟后很自然地站在他身后温柔地捏揉起来。

    十指青葱如玉,力道又轻重合适,宋青书身体很放松下来,享受她指尖碰触的温柔。感觉得出来,小佟后为了讨皇帝欢心,指上技巧肯定下过一段苦功夫。

    小佟后每按到一个地方,宋青书就觉得那出一股酥麻感四散开来,身体也慢慢燥热起来,理智虽然告诉他有所不妥,但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太舒服了,宋青书也舍不得让她停。

    见宋青书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小佟后感到十分开心,给宋青书按太阳的时候,有意意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胸口,若即若离的挤压感让她肌肤上浮起一层红霞,突然鼻间又闻到一股馥郁神秘的香气,只觉得浑身热汗,体态如酥,很意乱情迷地将脸蛋儿紧贴在宋青书后背上,腻声说道:“皇上,夜深了,我们安歇吧。”

    宋青书早已双目赤红,闻言一把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横抱了起来,往绣帐一步步走去,门口的宫女太监一见,会意地退了出去,并随手将门掩好。

    小佟后满面晕红地躺在宋青书怀中,云堆翠髻,榴齿含香,加上体态婀娜纤巧,简直是柔若骨。

    霓裳滑落,露出大片雪腻肌肤,脑中想到她是康熙后宫中最娇艳的妃子,宋青书心灵深处升起一丝邪恶的兴奋感,双臂把她那两条雪滑分得大开,循着那薄润的娇嫩之处,整个人重重地压了上去。

    小佟后脸若涂脂,神情欢畅甜美,双腿缠绕宋青书腰身,娇躯时不时轻颤着,似乎在恼怒身上的男人不懂怜香惜玉……

    第二日清晨,当宋青书醒来看着小佟后慵懒地躺在身边,锦被滑落到腰际,露出的动人的娇躯。

    回想起昨夜小佟后含羞带媚凝望,咬唇苦忍的风情,宋青书心中不由一荡,不过很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弄不清楚自己昨晚为何会兽性大发。

    暗暗查探体内真气,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平静,甚至还多了一分凝练浑厚,想必是小佟后身体内玄阴之气的功劳。

    “难道欢喜禅法已经开始反噬了?”宋青书脸色越来越难看,之前虽然听鸠摩智等人说过修行欢喜禅法有多么多么凶险,但一直以来不以为然,毕竟他修炼了这么久,并没有碰到什么问题,直到昨夜的失态。

    “皇上要去早朝了么?恕臣妾不能起身相送,皇上昨晚毫不怜惜……臣妾现在浑身力得很。”小佟后幽怨道,挣扎着想坐起来,但只觉得浑身发软,实在懒得动一根手指头。她清楚这是因为被皇上折腾了一夜的缘故,想必他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见怪。

    “你好好休息吧。”宋青书本来还担心她察觉出什么异常,但看她现在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意识到昨晚在她身上肆意驰骋的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不禁长舒一口气。

    就这样有惊险地过了一段时间,宋青书白天早朝处理政事,晚上流连在小佟后那里,享受着尽的旖旎温柔,整个紫禁城,没有一个人察觉出来皇帝已经换了一个人,哪怕是雌伏在宋青书身下的皇妃。

    宋青书发现自己越来越沉迷于当皇帝了,那种唯我独尊,那种任何人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简直是世上最法抵抗的诱惑。何况还有后宫佳丽温柔似水地逢迎,至于暗地里她们相互争宠时的龌龊,那又关自己什么事情呢?

    其实按照宋青书原本的计划,暂时易容成康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毕竟一直冒充下去,康熙虽然死了,但依然活着,宋青书虽然活着,但已经死了。

    康熙这个皇帝只是满人的皇帝,宋青书的本意自然没将区区一个蛮夷皇位放在眼里,在他计划之中,只要完全控制住整个皇宫,再扶持一个傀儡坐镇宫中,自己便可脱身而去,在山东建立自己的基业,有假康熙这个间道存在,以汉人的身份,堂堂正正推翻满清统治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自己在天下成千上万汉人心中的威望可谓如日中天,一呼百应之下,吞并蒙古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宋青书还是低估了权力的诱惑,之前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被区区一个皇位羁绊,但等到真当上皇帝过后,他却发现自己舍不得了。

    何必要脱身而去呢?去山东辛辛苦苦发展义军,然后单枪匹马和一个帝国对抗,就算成功了不也还只是个皇帝么?

    何况造反其中蕴藏的风险,稍不注意,自己便会万劫不复,成为滚滚历史车轮下一片尘埃。说不定未来的历史书上写着,x年x月x日,宋青书在山东起义,虽然声势浩大,但终究因为农民阶级的局限性,三个月后被清政府血腥镇压,宋青书也被枭首示众……

    虽然脑中偶尔闪现过几丝念头,告诫自己不能就此沉沦下去,但这些念头很便被群臣高呼万岁的声音,还有小佟后那意乱情迷地娇咛驱散了。

    “皇上,臣妾感觉你最近有些不一样了。”宋青书正在沉思期间,怀中小佟后的声音让他惊出了一丝冷汗。

    “有什么不一样呢?”宋青书不动声色地问道。

    “臣妾不敢说。”小佟后轻垂的睫毛微微颤抖,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你说吧,朕赦你罪。”难道还是被她看出来了么?宋青书心中一寒,眼中泛起了一丝杀机,不过想到她在自己身下承欢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

    “臣妾也说不上来,总感觉皇上回来后仿佛变了一个人,臣妾每次服侍皇上的时候,都好像……”小佟后脸色一红,“都好像在服侍另一个陌生男人。”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