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九十八章 真不走?

    犹豫良久,宋青书还是决定先去见东方暮雪,毕竟她刚才的笑容太诡异了,谁知道她究竟猜出了什么。*!

    “你怎么躺床上?”宋青书一进门,看见东方暮雪平躺在床上,身上还盖了一层被子,不由愣住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东方暮雪脸色一红,哼了一声:“还不是那些狗奴才自作主张。”

    宋青书略一错愕,便明白过来,原来是多隆他们以为自己想对这些女刺客干啥,所以“体贴”地将她们这样摆着,只是不知道衣服有没有让宫女脱掉?宋青书充满恶意地揣测着。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当初东方教主何等威风,如今却楚楚可怜地躺在朕的床上,真是世事难料啊。”宋青书一本正经地道。

    “世上难以预料的事情多了,本座就料不到康熙居然会身怀绝世武功。”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教主昔日眼高于,从没正眼看过朕,自然不知道朕会武功。”宋青书总有一种被她看透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爽,明明她现在毫无反抗之力,面对自己的调戏,不应该表现出惶恐,惊慌,害怕之类的么,怎么也不应该这么平静啊。

    “真是这样么?”东方暮雪不置可否。

    “你就不怕么?”宋青书疑惑地问道。

    “怕什么?”东方暮雪淡淡道。

    “比如朕对你做什么。”宋青书搓了搓双手,配合地露出一丝猥琐的表情。

    “除非你完事之后杀了我,不然等我恢复功力,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东方暮雪冷冷道。

    “你重伤在身,打不过我。”宋青书得意地笑道。

    “伤势总有恢复的一天。”见宋青书做到了床边,东方暮雪将头扭到另一边去。

    “朕可以把你武功废了。”宋青书伸出手,将她的脸蛋儿抬了回来,手指轻薄地在她脸上摩挲着,估计是内功返璞归真的原因,脸上肌肤竟然比佟后还要嫩滑一分。

    本来只是想吓吓她,哪知道这一摸宋青书就有些舍不得放手了。

    渐渐的东方暮雪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娇斥道:“宋青书,你摸够了没有!”

    “啊!”宋青书尴尬地放开手,脸色不自然地道,“东方教主莫非是脑子糊涂了,宋青书已经被朕挫骨扬灰,教主居然还念念不忘。”

    “哼,现在我倒希望那个贼真被挫骨扬灰了。”东方暮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宋青书被她盯得有些发毛,下意识站了起了,突然又觉得这样似乎弱了气势,连忙道:“东方教主,朕这里有项提议。”

    “。”东方暮雪干脆地答道。

    “教主若是愿意入朕后宫,之前的事情朕既往不咎,还会助你夺回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同时三宫六院任你挑选,除了皇后之位,你想要什么名分,朕都可以给你。”宋青书板着脸道。

    “我倒是很好奇,皇后的位置你会留给谁?隔壁的周芷若,还是袁承志那个俏寡妇?”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宋青书心中一紧,强撑着道:“不知道你在什么,后宫皇后是佟佳氏,佟家权倾朝野,势力庞大,朕自然要给他们一个面子。”

    “也包括那样肆意玩弄佟后?”东方暮雪脸色一板,“大佟后姐妹花,后宫佳丽三千人,宋青书,你倒是好艳福!”

    情知再也瞒不过去了,宋青书扯下面具,苦笑着看着她:“你怎么看穿我身份的?”

    看到那熟悉的面容,东方暮雪心中最后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哼了一声:“还不快给我解穴,真想趁机来轻薄我么?”

    “我这不是担心你被子下没穿衣服嘛。”宋青书尴尬的笑了笑。

    “恐怕你是巴不得吧?”东方暮雪暗啐一口,一下子就拆穿了他的诡计,“你想不想看?我允许你掀开被子哦。”

    “你既然这样,那肯定是穿了的。”宋青书叹了一口气,随手一指出,解了她身上的穴道。

    东方暮雪甫一脱困,急忙牢牢抓住被子裹住全身,红着脸怒视着宋青书。

    “呃,”看到东方暮雪这副模样,宋青书哪还不明白,悔得肠子都青了,“真没穿?”

    “刚才都允许你掀开被子了,谁让你自己不掀。”东方暮雪两颊浮现出一朵红晕,不过很快便被怒气代替,“多隆那个狗奴才,等本座伤好了一定去取了他的狗命。”

    原来多隆揣摩上意,认为康熙可能是看上了这几个女人,加上这段日子在康熙面前表现得不太好,想用此方法来讨好康熙。于是让宫女将三女衣服尽数脱下,美其名曰担心这些刺客身上有什么危险之物,会伤到皇上。

    真是体贴的好奴才啊,宋青书不由泪流满面,暗中对多隆竖起了大拇指,当然这一切自然不敢表现出来,只好继续追问道:“你究竟是怎么看穿我身份的,因为木剑么?”

    “先给我找一套衣服过来再。”东方暮雪丝毫不理会他。

    “你衣服放在哪儿?”宋青书环顾四周,还是没看到她脱下来的衣服。其实也能预料,若真是有衣服,刚刚宋青书便知道她什么也没穿了。

    “多隆那狗奴才让宫女拿走了,什么这样一来就算穴道解开了我们也跑不了,简直是气死我了。”东方暮雪咬牙切齿的模样,宋青书相信多隆如果现在在房里,肯定会被她大卸八块的。

    宋青书只好重新戴上面具,吩咐宫女准备一套衣服送了进来。

    “转过身去,你要敢回头,我挖了你的眼珠子。”东方暮雪接过衣服,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

    “明明现在打不过我了,还这么凶。”宋青书一边转身,嘴里一边咕哝着。

    “你什么?”

    “呃,没什么。”

    ……

    当宋青书回过头来,东方暮雪已经穿戴完毕,一套普通的宫装被她穿得长裙飘飘,颇有仙气。

    “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识破的。第一,之前我见过康熙,以我当时的功力,葵花老祖的行迹都瞒不过我,康熙若真懂武功,我不可能看不出来。”

    “第二,刚才我们三人夹攻你,明明有数次机会你都可以重伤夏青青,但你没有,出手之际一直很克制,全是防御躲闪为主。”

    “第三,当你使出木剑的时候,我更确信无疑了。一个人样貌可以变,但武功底子却很难改变。”

    “仅凭这样你就敢猜康熙是我假扮的?”宋青书苦笑道,“你这也太冒险了吧。”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东方暮雪脸色浮现一丝笑意。

    “什么?”

    “那就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个比狐狸还狡猾的宋青书,会这么轻易就死了。”东方暮雪来到宋青书身前,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蛋儿。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劳动你千里迢迢从云南赶过来,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你伤势明明都还没好。”

    东方暮雪俏脸一热,不自然地道:“你可别多想,我只是拗不过那非烟、钟灵两个丫头天天在耳边哭诉,才来走一趟的。”

    想到两个可爱的少女,宋青书心中一暖:“她们还好么?”

    “你在这边风流快活,现在才想起她们了?”东方暮雪冷哼一声。

    “哪有。”宋青书底气不足地辩解道。

    “我来的时候可是看到你让佟后做……做那种事,她也真是不害臊。”想到之前场景,东方暮雪又羞又怒。

    夫妻间的情趣,有什么害臊的?宋青书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当皇帝很爽吧?”东方暮雪静静地望着他,脸上表情比较奇怪。

    “唔~”想到这段时间没羞没臊的日子,宋青书尴尬地头,“的确蛮爽的。”

    “可怜曲非烟和钟灵在五毒教天天以泪洗面,我真是替她们觉得不值。”东方暮雪啐了一口,倒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生气。

    “听到我死了,你有没有为我流过一滴眼泪?”宋青书突然好奇地看着她的眼睛。

    “没有。”东方暮雪没有一丝迟疑,干脆地答道。

    “真没有?”

    “你未免也太自恋了,我又不是隔壁那两个女人,爱得你死去活来的。”东方暮雪讥讽地道。

    想到夏青青和周芷若还在隔壁躺着,宋青书突然担心她们现在的状况起来,不同于东方暮雪看出自己是宋青书,那两人不定还以为自己是康熙呢,特别是想到夏青青之前心碎的眼神,宋青书便觉得有些心疼。

    看得出宋青书的犹豫,东方暮雪淡淡一笑:“你快过去看看那两个女人吧,她们现在恐怕正在极度的煎熬当中吧。”

    “那你呢?”宋青书担心自己前脚刚走,东方暮雪后脚便消失了。

    仿佛看出他的担忧,东方暮雪仰着头,嗤笑道:“我自然不会走,若是以前倒也罢了,现在你都成了紫禁城老大,只要一句话,要什么有什么,我在这边养伤不是挺舒服的,干嘛辛辛苦苦再跑回云南去?”

    “真不走?”宋青书不放心地确认道。

    “真不走。”东方暮雪露出一丝冰雪初融的笑容,语气也前所未有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