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299章 濒临死亡

    “哈哈,听到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宋青书大喜,美滋滋地跑了出去。

    不过刚出门宋青书就头疼了,究竟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往左边去是周芷若的房间,往右边去是夏青青的房间。

    想到周芷若,宋青书便唏嘘不已,一直一来他对周芷若的感情就颇复杂,起初是被欺骗的愤怒,后来意识到一切是误会之后,反而心存一丝愧疚。

    只是张无忌像一座山一般,在自己心里留下了一块巨大的阴影,所以宋青书一直想变得更强大,将这个所谓的情敌压在脚下。

    后来随着宋青书武功越来越高,再加上最近体会了当皇帝时那种唯我独尊的感觉,宋青书才发现以前的格局是多么小。

    想到之前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报仇,宋青书无奈的摇摇头,如今他已经看淡了一切,就算日后要对付张无忌,也仅仅是因为芝兰当道,不得不除,而不是为了两人的私人恩怨。连张无忌都不在乎了,又何必担心面对周芷若呢?

    忽然之间,宋青书觉得心情豁然开朗,决定先去放了周芷若,至于对方愿不愿意原谅自己,那就随她吧。

    当宋青书推开门,发现周芷若犹如空谷幽兰一般静静地躺在被子里,才想起了她们的衣服都被多隆吩咐宫女脱掉了,不由心中一跳。

    看到他进来,周芷若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眼神无比平静。

    宋青书不由大奇,在床边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你就不害怕?”

    “我为什么要害怕?”周芷若冷冷地答道。

    宋青书一时语塞,心中倒也颇为郁闷,东方暮雪不怕,还可以说她猜出了自己身份,周芷若这又算怎么回事,莫非也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比如你如今光着身子躺在朕的床上,朕只要轻轻掀开这张被子,就能享用到你鲜嫩多.汁的身体,你不怕么?”宋青书手指拈着被子一角,作势欲掀。

    一颗心全放在他的动作上,周芷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动:“难道怕就能阻止你么?既然不能,反正害怕也无济于事,干嘛要让你看笑话。”

    “咦?”宋青书闻言收回了手,“你这个女人倒也有意思。”

    周芷若沉默不语。

    “听说你是宋青书的妻子,你这次是来为他报仇的么?”本来是打算干脆利落地将她放了,宋青书却突然心中一动,忍不住利用康熙的身份,来探听周芷若对自己的看法。

    “鞑子皇帝,人人得而诛之。我身为汉人武林中名门正派掌门,来刺杀你又什么奇怪的。”听到他提起宋青书,周芷若眼神中有一股难明的意味,是爱么?她肯定不会认同,是恨么?似乎也不太像。

    “你不承认是为了宋青书,”听到周芷若压根不提起自己,宋青书觉得有点烦躁,“那为何之前你不来刺杀朕,偏偏在朕杀了宋青书过后,你就来了?”

    “我也不知道。”被他连番追问,周芷若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也开始重新反思自己此行究竟是为了谁。

    “如果你是为了宋青书报仇而来,朕可不能放了你,”宋青书冷哼一声,“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周芷若的反应,见她冷冷地盯着自己,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么,朕早就知道你们其实是貌合神离的假夫妻。只要你不是为了宋青书而来,朕念在你勇气可嘉,倒也可以破例放了你。”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的事情?”周芷若眉头一皱,她和宋青书成亲,并未按照正常夫妻那样同房当然被宋青书强迫的那两次不算,这件事情连峨眉派弟子都不知道,康熙又从何而知。

    宋青书一惊,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解释道:“朕其实一直很欣赏宋青书,曾经有意给他赐一门婚事,无奈他毫不犹豫拒绝了。”

    “为什么,莫不是他觉得赐婚的那女人太丑了?”周芷若冷笑道,心想以宋青书好色无耻的样子,还真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呃,”宋青书被她抢白一句,差点没噎着,只好郁闷地说道,“自然不是,他说他已经有妻子了。”

    周芷若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不动声色地继续听他说下去。

    “朕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周掌门的,”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朕问他,既然有妻子,为何不接来燕京一起住,朕还可以赏她一个诰命夫人。”

    “他沉默不语,朕再三追问,才知道了你们夫妻间复杂的关系。”宋青书露出一副唏嘘不已的样子,“朕和他说,既然如此,那重新娶一房妻子又如何,可是他还是毫不犹豫拒绝,说他这辈子的妻子只会是峨眉派周芷若。”

    “朕有时候在想,要是当初宋青书答应了朕的赐婚,他是不是就不会背叛我,也不至于落到被挫骨扬灰的田地。”

    听着康熙缓缓述说,周芷若躺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两行清泪止不住落了下来:“他真的那样说?”

    出于某种恶趣味,睁着眼睛说瞎话,饶是宋青书脸皮较厚,也忍不住脸色一红,幸好有面具挡着,不至于被看出什么破绽,连忙点头道:“朕自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欺骗你一个女流之辈。”

    周芷若回忆起之前种种,心情极度震荡着,她想到了之前宋青书对自己百般爱护,想到了自己说过的那句“宋青书会背叛天下人,也不会背叛我周芷若,”又想到了宋青书趁机污了自己身子,还想到上次皇宫中自己半推半就和他在床上……

    宋青书见周芷若一会儿面带微笑,一会儿面若寒霜,胸前也急剧起伏着,不由叹了一口气。

    他穿越而来,占据了真正宋青书的身体,虽然并非出于本意,但对那个消逝的灵魂还是充满内疚,既然原本的宋青书一生都爱着周芷若,自己趁此机会,让周芷若将他永远记在心中,想必对他而言,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永生,自己也可以借此机会和周芷若做一个了断。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么多?”周芷若突然好奇地看着宋青书。

    “朕也不知道,”宋青书苦笑一声,“也许是朕有些怀念他吧。”

    “你想好没有,究竟是为什么来刺杀朕的?”宋青书紧紧盯着周芷若的双眼,发觉自己居然突然有了一丝紧张。

    “我……我为了给他报仇而来。”周芷若一开始还有些犹豫,说到后面越来越坚定。

    “你确定?”宋青书心中不禁闪过一丝窃喜,“你知道,朕本来是想放了你的。”

    周芷若冷若冰霜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笑容:“我虽然恨不得他死,但是全天下也只有我能杀他,其他人杀了他,我自然会为他报仇。”

    “你又何必为了一个死人搭上性命。”宋青书皱眉说道,“现在改口还来得及。”

    “我本来就是打算杀了他之后再自杀,他既然已经死了,再大的仇怨也烟消云散,我的心愿已了,死了倒也求仁得仁。”周芷若突然神色一变,看着宋青书冷声说道,“如果皇上给我一个痛快,我会很感激你。不过如果你想对我…对我做出一些无耻的事情,我就算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无耻的事情?”宋青书摸了摸鼻头,自己看起来真像那种人么,都怪多隆,办出这种事,人家怎么会不误会,“周姑娘多虑了。”

    “其实不管你怎么选,朕念在昔日和宋青书的情谊,也不会为难你,你走吧。”

    “你放我走?”周芷若一脸错愕,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宋青书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看着窗外,颇为落寞地说道:“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心中同时对自己说道,就这样彻底和周芷若一刀两断吧。

    身后沉默一会儿,突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走。”

    宋青书恍然大悟,连忙吩咐宫女拿来了一套宫装放在床头,顺便摸出一块金牌放了上去,“你穿好衣服后,拿着这快金牌可以顺利出宫……朕先走了。”

    说完起身正欲离去,却听到周芷若略有些焦急的声音:“我还被你点了穴道呢。”

    “差点忘了,”宋青书一拍脑袋,突然又迟疑起来,“你穴道一解开,不会又来杀朕吧。”

    “好不容易才躲过一劫,我没那么傻。”周芷若冷笑一声。

    “也是。”宋青书凑过去正欲解开她的穴道,哪知道此时异变突起,被子之下突然伸出一根纤纤玉快速指点在了他腰间。

    “你穴道解开了?”宋青书一愣,很快醒悟过来,周芷若学过九阴真经,其中某一篇讲的正是解穴之法,自己沉浸在彻底和周芷若离别的情绪中,居然一时忘了这个。

    周芷若并不答话,抿着嘴唇,又快速点了他胸前几个大穴方才放下心来,这才小心翼翼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你也真够拼的,连走光都不怕。”周芷若刚才抬手点穴一瞬间露出来的雪白肌肤,以宋青书的功力,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就算被你看几眼也没什么,反正你马上就死了。”周芷若脸色一红,下意识又扯了扯周身的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