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00章 自欺欺人

    宋青书有些后悔刚才废话太多导致作茧自缚,不过要他表明自己真正身份,期待周芷若放过自己,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看你的神情似乎很后悔?”周芷若有一种报复的快意,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刚才对方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弄自己,如今也该轮到角色反转了吧。

    “的确有些后悔。”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想到深爱着自己的那些女人,想到壮志未酬,居然重蹈康熙覆辙,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迎来陨落,不由苦笑不已,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念在你刚才没为难我的份上,如果你出言求我,我便暂时放你一条生路。”周芷若心中却是冰冷,她绝没有放过康熙的意思,不管是出于汉人的角度,还是出于为宋青书报仇的角度。

    周芷若只不过是想见一下康熙临死前跪地求饶的丑态,然后再杀了他,让他死都死得窝囊,才好报宋青书被挫骨扬灰之仇。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一语双关地说道:“就算我求尽天下人,也不会求你。”

    周芷若虽然有些奇怪他这句话的意思,但也没多加细想,她担心日久生变,决定不再拖延时间了,一截雪白的藕臂从被子里伸出来,完美无瑕,使得却是阴狠无比的九阴白骨爪。

    “又露出来了。”宋青书神色淡然,反而目不转睛地盯着周芷若胸前。

    “找死!”注意到他的目光,周芷若勃然大怒,“我先挖了你这对贼眼珠。”

    看着两根手指往眼前插来,宋青书神色一凛,马上闭上眼睛快速说道:“念在刚才对你还不错的份上,给我个痛快。”

    宋青书看破生死是一回事,但死前还要被挖出眼珠,想想都不寒而栗。

    “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大英雄,结果还是要求我。”眼看着指尖要插入对方的眼眶,周芷若突然改变了主意,化指为爪,死死掐住他的咽喉。

    “好吧,算我求你,给我个痛快吧。”宋青书神色宁静,他一直在运起真气悄悄冲击被封穴道,可惜周芷若前段时间在峨眉派闭关修炼九阴真经,如今真气早已非之前那样杂驳不纯,被她封了浑身大穴,想冲开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既然如此,还不如坦然面对死亡。

    回顾重生这一世短短的几年,好像也算得上精彩,连皇帝都当过了,就此死了似乎也算不上英年早逝。

    周芷若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有些感激刚才他对自己以礼相待,点了点头:“好!”说完指头一紧,便往他喉咙抓去。

    嗖!

    周芷若突然觉得手背一麻,仔细一看,上面扎着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还没反应过来,一团白影破窗而入,眨眼间就来到床上,周芷若举掌相迎,可惜吃亏在另一只手要抓住身上的被子,只能单手迎敌,加上对方武功奇高,数招后周芷若便被来人点中了穴道。

    “啧啧啧,要不是我好奇过来看看,你就这样死在这个小娘子手里了?”东方暮雪看着宋青书,满脸鄙夷之色。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是我大意了。”宋青书讪讪地说道。

    “是你!”周芷若终于认清了来人的面貌,见是之前并肩作战一起围攻康熙的那个女人,不由又惊又怒,突然意识到什么,“啊~”

    因为穴道被封,周芷若再也无力抓住身上的锦被,随着锦被慢慢滑落,如玉雕一般精致剔透的身体渐渐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位周姑娘果然我见犹怜。”东方暮雪伸手在她身上摸了一把,闻了闻手指残余的香气,露出一副迷醉的神色。

    “你!”周芷若气得浑身发抖。

    “喂喂喂,你别乱占便宜啊。”连宋青书都看不过去了,这东方暮雪放到后世去,不会是个拉拉吧。

    “怎么,舍不得?”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哼。”宋青书不知如何作答,只是没好气哼了一声。

    “你们俩,究竟是什么关系?”见室内唯一的男人眼睛并没有盯着自己,周芷若方才好受了一点。

    “我么?”东方暮雪一屁股坐在了宋青书怀中,勾着他的脖子,甜甜地笑道,“我是他的好朋友呀。”

    看到俩人亲热模样,周芷若哪还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有一点想不通:“那为什么之前你要和他打得你死我活?”

    “那是因为这个臭小子戏弄了我。”想到之前得担心,东方暮雪便没好气地掐了宋青书一把。

    “嘶,疼。”宋青书倒吸一口冷气,“你还是先帮我解开穴道再说嘛。”

    “你的穴道解开了还有什么好玩的。”东方暮雪缓缓地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

    “好玩?”宋青书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周姑娘,你刚才是不是打算杀了他?”东方暮雪一双美眸,静静地打量着周芷若清丽的容颜。

    “当然。”周芷若被她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不过也不屑于说谎。

    “你要真杀了他,你会后悔一辈子的。”东方暮雪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可能。”周芷若不屑地撇撇嘴。

    “是么?”东方暮雪手指在宋青书脸上轻轻摩挲着,突然一扯,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你再看看他是谁?”

    “怎么会是你?”周芷若呆呆地看着宋青书,震惊得无以复加。

    “你想干什么!”宋青书面沉如水,他本想趁此机会和周芷若做个了断,被东方暮雪这么一闹,两人的恩怨岂不是更难解开了。

    “你们这对夫妻啊,我身为旁观者看着实在着急得很啊,今天就助你一臂之力了。”东方暮雪在宋青书耳朵边上轻轻吹了一口气,咯咯地笑了起来。

    见宋青书面色古怪地看着自己,东方暮雪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红晕:“你看什么看。”

    “突然发现你好像多了一丝女人味。”

    “我本来就是女人。”东方暮雪柳眉一竖,没好气地说道。

    “喂喂喂,你的手在干什么?”

    “帮你脱衣服啊。”

    “我知道你是在脱衣服,我是问你脱我衣服准备干什么。”宋青书只觉得一头黑线。

    “便宜你啊。”东方暮雪甜甜一笑。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脑中很快浮现出一丝活色生香的画面,脸一下就红了,不过很快想到周芷若还在这里,当着她的面做那种事情,东方暮雪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周芷若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就发现东方暮雪将宋青书也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一把塞到自己被窝中来,不由又羞又怒地瞪着东方暮雪:“你要干什么!”

    “你们是夫妻嘛,正所谓床头打架床尾和,天大的事情睡一觉就好了。”东方暮雪将被子扯来盖在两人身上,同时恶作剧一般故意将宋青书按着往周芷若身上凑去。

    宋青书这才明白自己想岔了,没好气地看着东方暮雪:“你这是在帮倒忙,我可被你害死了。”

    “是么?明天你肯定会感激我的。”东方暮雪嘴角一弯,长袖一挥,室内烛火尽数熄灭,“**一刻值千金,就不打扰二位了。”留下一串得意的笑声,消失在门外。

    屋中陷入了黑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宋青书嗅着被窝里的香气,觉得有些尴尬:“芷若,这次真是意外,我不想再这样对你的。”

    两人被东方暮雪弄得肢体交缠,周芷若能清清楚楚感受到肌肤上传来的火热气息,难免有些呼吸散乱:“你不是死了么?”

    “死的其实是康熙。”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才将整件事原原本本说给了她听。

    随着宋青书娓娓道来,周芷若能感受到他火热的鼻息不停扑到自己脸蛋儿之上,再想到两人此时赤诚相对,不禁又恼怒又羞涩。

    虽然时不时走神,周芷若依然弄清楚了事情的大概,只觉得简直是匪夷所思,很快想到之前宋青书假装康熙对自己说的话,周芷若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某些人刚才自卖自夸,到真是好意思。”

    宋青书被她说得神情颇为尴尬,幸好在黑暗中看不出来,叹了一口气:“你那么恨我,我那样说,我们之间能做个彻底了断,对你,对我,都好。”

    听到他的话,周芷若陷入了沉默。

    “你又怎么知道我还在恨你?”周芷若幽幽地说道。

    “什么?”宋青书一愣,他思绪繁复,一时没听清楚。

    “没什么。”周芷若声音很快恢复了平静。

    “现在我们怎么办?”经过这段时间,宋青书其实已经冲开了穴道,只是搂着周芷若又香又滑的身体,一时有些舍不得放开。

    “我穴道已经冲开了。”周芷若声音微不可闻。

    宋青书一愣,只好承认道:“我也是。”

    两人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唯一不同的是,宋青书能感受到周芷若的身子越来越软。

    “那我走了。”周芷若觉得这样呆下去实在有些难堪,挣扎着想坐起来。

    “不要。”要是就这样让她走了,宋青书可就真是白痴了,一把抓住她的皓腕,重新将周芷若拉回了怀中。

    “你武功比我好。”周芷若抿着嘴说道。

    宋青书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很快周芷若又继续喃喃自语:“这次还是你强迫我的。”

    “好好好,是我强迫你的。”

    见她这般自欺欺人,宋青书又好气又好笑,微微一扭腰,便将其压到了身下,周芷若娇哼一声,一双玉臂很自然地缠绕到了他后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