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05章 不安好心

    “什么不安好心啊?”宋青书莫名其妙地看着她。w.3w.

    “你是不是期待着我学会易容术以后能假扮成其他女人的模样,供你玩乐?”东方暮雪咬着嘴唇,露出了一丝妩媚的笑容。

    “呃……你想多了。”宋青书感觉呼吸一窒,不过幻想一下东方暮雪cosplay的形象,心中还是有激动。

    “是么?”东方暮雪将脸凑到了宋青书面前,轻轻吹了一口气,“人家本来还想着只要你哄得我高兴,不定我会勉为其难假扮成其他女人呢,比如江湖中艳名远播的黄蓉啊,龙女啊之类的,你觉得刺不刺激?”

    黄蓉和龙女?宋青书面容古怪,这两个女人恐怕是所有金庸同人书里出场率最高的两个女人了吧,尤其是h向的,简直是三百六十五种花样,三百六十五种姿势全方位亵渎,心中替郭靖和杨过致以沉重的哀悼,脸上却是颇为严肃,一脸鄙视地看着东方暮雪:“你太邪恶了。”

    “她们两个可是所有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女人,你真不动心?”东方暮雪惊愕地看着宋青书。

    “放着她们的本体不去找,我干嘛要找你这个赝品?”宋青书神态淡然地端起一杯茶慢慢喝了起来。

    “哟~还以为你转性了变成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呢,”东方暮雪一把将宋青书手中的瓷杯夺了过来,毫不避讳地张嘴就喝,“那两个女人又不是你想要就能要到的,不过我么,不仅能扮得和她们一模一样,还能满足你任何要求哦。”

    “真是败给你了,你倒是扮一个给我看看啊。”宋青书知道这只是东方暮雪勾引自己的手段,她怎么可能那么便宜自己。

    “想得美~”果不其然,东方暮雪潇洒地一个转身,“你要是真有这种想法,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听话的女人,教她易容术,反正我练成后肯定不会用来满足你那些邪恶的心思的。”

    “你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宋青书摸着下巴头,心中寻思着找谁呢,夏青青?宋青书下意识否决了,这个醋坛子,如今愿意当自己情人已经是她的底线,让她化妆成其他女人面貌和自己……,想到最可能的后果,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

    双儿,貌似最听话的就是她了,不过她虽然外表温柔,但内心却极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肯定不会答应这么荒唐的请求。

    曲非烟倒是不错,古灵精怪的魔教妖女,年纪虽,但极为放得开,加上淡漠的道德观念,听到自己提议后恐怕会拍手叫好……

    注意到宋青书不断变化的精彩脸色,东方暮雪一阵恶寒:“咦,满脑子恶心念头。不管你怎么玩,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啊?”宋青书一脸茫然。

    “不能让其他女人易容成我的模样和你……和你那样,不然我会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东方暮雪可以想象,迟早有一天宋青书会让那个女人假扮自己模样,然后以一副千依百顺的样子去服侍他,这是东方暮雪最不能忍受旳。

    顺着她的思路一联想,宋青书眼睛一亮,这么棒的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不过注意到东方暮雪已经玉面生寒,宋青书很理智地头答应下来:“我想要你直接找你就是了,干嘛还要找其他人假扮你。”

    东方暮雪脸色一红,却奇怪地没有反驳,房间里很快陷入一种默契地宁静,突然门外传来太监的吆喝:“平妃娘娘求见~”

    东方暮雪很快恢复过来,闻言笑了笑:“她倒是挺不放心你我单独相处的。”

    “雪姑娘未免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这次前来,是和宋大哥商量金蛇营的正经事,可没你那闲工夫谈情爱。”夏青青刚刚进门,恰好听到东方暮雪的话,不由针锋相对了回去。

    “哦,这所谓的正经事,我倒是愿闻其详。”对夏青青的态度,东方暮雪不以为意,反而就地坐到了一张椅子上,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

    夏青青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就这么看不顺眼那个什么雪姑娘,其实在她心中,她只求能和宋青书共度余生,倒也不在意对方有没有其他女人,可是每次见到这个雪姑娘,夏青青心底就没来由得升起一股敌意。

    “宋大哥,金蛇营如今四分五裂,谁也不服谁,你想收服金蛇营为己用,恐怕不太容易,不知宋大哥是否有什么妙策?”见东方暮雪没有回避的意思,夏青青倒也没什么,毕竟三个人此时为一条线上的蚂蚱。

    “幽幽,你我用武力折服各个山头的首领,他们会不会听命于我?”宋青书问道。

    夏青青皱了皱眉,沉思片刻后坚定地摇了摇头:“恐怕不行,昔日袁大哥虽然的确凭借武功获得了各个山头的尊敬,但更关键的是他们一起共患难,每个当家的基本都受过袁大哥的恩情,大家这才推举他为首领。”

    “幽幽,恐怕你不好意思我曾经与金蛇营为敌,他们能接纳我才怪这句话吧。”宋青书笑道。

    夏青青尴尬的笑了笑,之前听到宋青书和自己一起回山东整顿金蛇营,极度兴奋过后才突然意识到其中的艰难。

    “这有什么难的,让那些大头目欠宋青书一个大恩不就好了?”身为中原第一大教教主,东方暮雪看问题往往一针见血。

    “得到轻巧。”夏青青不屑地冷哼一声。

    “也不是不可能,”宋青书笑了笑,指着东方暮雪道,“幽幽,莫非你忘了我们并非单打独斗,现在连满清道德皇帝都是我们的队友呢。”

    “什么意思?”夏青青脑中灵光一闪,可惜总觉得抓不住关键之处。

    “你如果朝廷派大军前去围剿金蛇营,那些山头首领会有什么反应?”宋青书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恐惧,一定是既恐惧又绝望!”夏青青终于明白了宋青书的意思,“金蛇营各个山头间一盘散沙,互相残杀,早已今非昔比,只要满清朝廷大军以泰山压之势逼近,他们肯定会集体绝望。”

    “如果这个时候,金蛇王妃引荐一个所谓的救世主,那又会怎么样?”宋青书得意地挑了挑眉毛,恨不得指着自己,他就是那个救世主。

    “有了金蛇王妃引荐,那些人或多或少就会接受宋青书一,只要他能带领众人挫败强大的朝廷军队,宋青书这子恐怕能效仿西楚霸王,一战封神。”东方暮雪有些意外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心底却是升起一种由衷的欣赏。

    之前宋青书在她心中,不过是一个有趣的青年,后来勉强成为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伙伴,直到最近种种惊天大事,东方暮雪才发觉宋青书早已成长为一个连自己也看不透的枭雄。

    “喂喂喂,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西楚霸王的下场可不咋地啊。”想到虞姬为了不拖累项羽突围选择自刎,最后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凄凉,宋青书长长叹了一口气。

    “你就算想当项羽,恐怕也找不到一个女人心甘情愿做虞姬吧。”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瞟了夏青青一眼。

    夏青青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心想自己误以为宋青书死后,那种了无生趣的状态又岂是这个女人能理解的,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开口道:“还是谈正经事吧……按照宋大哥的计划,朝廷派出的军队数量就是个关键,太少,对金蛇营众人起不了威慑性,太多,宋大哥想带领一群乌合之众翻盘,恐怕难如登天啊。”

    夏青青处处为宋青书考虑着,到最后,不由得蹙起了秀丽的眉毛。

    “当然要多!”宋青书斩钉截铁地道,“就算不能弄到投鞭断流的规模,至少也要弄出个七八分的神韵。”

    宋青书深知自己在武林中的名声只能用狼狈来形容,之前行刺康熙可以顺利洗白,但想更进一步,只能通过一场极为辉煌的胜利,来奠定自己在天下人心中的形象。

    “可是那样也太冒险了吧。”夏青青担忧地道,依然试图劝宋青书稳妥一。

    “这盘棋看似凶险,但是下棋的双方是一伙的,信息严重不足的金蛇营众人,只能沦为棋子,要是这样都能下输,那我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宋青书笑呵呵地道。

    “夏姑娘,你就别替他操心了,古往今来恐怕没一个将帅能像他一样,在事前就知道敌人的所有信息,这个狐狸,哪会做没把握的事情。”东方暮雪在一旁听得眉飞色舞,为宋青书的计划所惊叹,当然受不了夏青青的啰嗦。

    “不过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的漏洞。”宋青书突然沉声道。

    “什么?”东方暮雪和夏青青异口同声问道。

    “那就是这位雪姑娘不知不觉成为了下棋人之一,一不心,我就会被她坑得万劫不复。”宋青书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东方暮雪。

    “所以你才应该好好巴结本姑娘啊,祈祷我不会对你使坏。”东方暮雪很随意地打了个哈欠,回望的眼神颇有些挑衅意味。

    宋青书突然笑了笑:“雪姑娘还需要治伤么?算起来我离京的日子可不太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