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06章 郡主和公主

    “你此行南下危机重重,我还是不耗费你的功力了。”沉默了一会儿,东方暮雪摇了摇头。

    “这样啊。”宋青书若有所思,同样沉默起来。

    “你们俩一个脸红,一个脸白,究竟在打什么哑谜?”夏青青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什么。”两人甫一开口,见对方说了同样的话,不由得相视一笑。

    那一瞬间,宋青书感觉自己明白了东方暮雪的顾虑,她不想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一桩交易,所以拒绝了他的暗示。

    宋青书同样醒悟到,单纯依靠肌肤之亲的关系就想收服东方暮雪实在过于天真,如今朝夕相对的是那张精致缺的完美容颜,很容易忽略掉主人其实是杀伐决断的东方不败。她如果真的有其他念头,单纯的一张膜完全称起不到保险的作用,何况以东方暮雪的性子,那层膜说不定早已经毁于她自己之手……

    “好吧,雪姑娘什么时候需要疗伤,尽管开口,在下愿意效犬马之劳,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想明白一切,宋青书也不再纠结,既然之前东方暮雪愿意引导自己的手探索那最之地,她已经作了足够表态,自己也没必要得寸进尺。

    “胡说什么~”听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类的话,东方暮雪自然清楚宋青书指的是什么意思,不由白了他一眼。

    夏青青虽然听不懂两人之间的暗语,但女人天生的敏感让她很察觉到危机,便催促着宋青书早日启程南下。

    宋青书虽然不舍皇宫里绮丽比的风情,但明白身边多了东方暮雪和夏青青两个女人,自己恐怕也没法像之前那般享受了,何况他清楚正事要紧,接下来几天三人加了商讨速度,自觉将这次计划各种细节都考虑完毕之后,宋青书便和夏青青一起踏上了南下山东的旅途。

    “宋大哥,那个雪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头?”

    夏青青一直对身份神秘的东方暮雪心存好奇,离开燕京城没几天,她便再也忍不住心中疑惑,开口询问道。

    “她啊,是一个心怀大志的奇女子。”

    宋青书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东方暮雪的身份,难道和夏青青说她就是杀了你丈夫的东方不败?

    “原来她在宋大哥心中地位这么高啊。”夏青青语气之中不乏醋意。

    “幽幽,你和她不同的,对我来说,她像一个亦敌亦友的合作伙伴,你却是我最信任的人啊。”宋青书倒是没说假话,两人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关系早已非寻常女人可比。

    “宋大哥~”夏青青心中一甜,望着宋青书的眼神充满爱慕之情,连声音也酥了几分。

    “赶路这么久了,我们到前面客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宋青书握着夏青青柔软的小手,指着不远处一间酒家说道。

    “嗯。”夏青青甜甜地点了点头。

    “客官,要吃点什么?我们这儿的酒菜可是方圆百里之内最有名的。”两人刚进门,店小二便殷勤地迎了上来,多年的经验,让他一眼就看出了两人肯定是大主顾,男的器宇轩昂,女的妩媚多姿,而且衣服料子质地考究,想必出手极为阔绰。

    宋青书倒也没让他失望,待在一处幽静的位置坐下来过后,便拣了他们店里最名贵精致的几样菜和最好的酒,倒也不是宋青书摆谱,而是习惯了皇宫里的生活,随便点的东西都不会便宜到哪儿去。

    两人刚安顿下来没多久,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一对人马鱼贯而入,当先的是几个劲装武士,人人背上一张弓,腰间一个箭囊,甫一进来,便分别把守在各个要害之处。

    一个锦衣公子搀着一美貌妇人在众人簇拥之下走了进来,妇人年过三十,却没留下岁月的痕迹,体态雍容,容貌英美,身侧的锦衣公子虽一身男装,但容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分明,眼神清澈,搀着妇人的那只手肤色有如白玉一般,是人都能看出她是女扮男装。

    “这人女扮男装的本事有待提高啊。”夏青青昔日行走江湖,为了方便起见,经常改换男装,很少有人能识破,就连堂堂五毒教教主何铁手也迷失在她的英俊外貌之下。因此夏青青自然看不上这锦衣公子的本事,忍不住抿嘴轻笑。

    “她倒也并未刻意隐瞒自己身为女人的事实。”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是惊诧不已,她怎么到这儿来了。

    “姑姑,你终日郁郁寡欢的样子,侄女儿看在眼里好心疼。这次出使江南,我便央求大汗让姑姑一起出来散散心,姑姑不会怪我吧。”锦衣公子搀着美貌妇人在一个靠雅座坐了下来,唇角泛起一个若隐若现的梨涡。

    “整个草原谁不知道敏敏你心思机巧,姑姑就不信你真不知道我的事情,”美貌妇人哼了一声,看着外翠绿的树枝,淡淡叹了一口气,“江南是姑姑的伤心之地,我本来打算一生孤老大漠,永不踏足中原,没想到才过了十几年,姑姑就破了当日的誓言。”

    “姑姑,草原上有多少好男儿,你又何必沉溺在一段过去的感情之中呢。当年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大汗对他恩重如山,还将姑姑你许配给了他。哪知道这人一进中原就移情别恋,还隐瞒婚约跑到桃花岛求亲,实在是负心薄幸之徒,亏宋人还奉他为什么侠之大者,哼。”锦衣公子心中替这位可怜的姑姑不值,结果越说越气愤。

    美貌妇人轻轻摇了摇头,制止了锦衣少年继续说下去:“他本是宋人,为了宋人朝廷与大汗作对也可厚非。何况当年姑姑一时糊涂,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他多。”此事已经过去近二十年,此时提起她心中依然是那么的疼。

    看到姑姑眉宇间的愁苦之色,锦衣少年忿然道:“他是宋人不假,可是蒙古在他母子走投路的时候收留他,辛辛苦苦养育他十几年,正所谓生恩也不及养恩大,他却帮着宋人对付蒙古,实在是狼心狗肺!”

    锦衣少年本也不至于如此失态,只是姑姑这段感情勾起了她心中一件恨事,让她情绪难免有些激动。

    “这些民族大义我并不懂,他既然这样选择,想必有他自己的道理。”美貌妇人神色一黯,“后面发生的事情不过是各为其主而已,敏敏你应该也深有体会。”

    锦衣少年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我们都爱上了一个汉人,不幸的是,他们都与我蒙古帝国水火不容。”

    美貌妇人轻轻拍了拍她手背,以示安慰,神情间也难免唏嘘之色。

    以宋青书此时的功力,两女虽然小声谈论,却也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了然,锦衣公子自然是赵敏,年纪稍长的那位妇人应该就是当年与郭靖有婚约的华筝公主。

    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在少室山和赵敏有过一面之缘,看着昔日灿如玫瑰的天之骄女,如今眉宇间却带着一丝憔悴之色,宋青书回想起之前种种,眼神不禁变得有些茫然。

    “宋大哥,你怎么了?”夏青青奇怪地看着他,“莫非你认识她们?”

    “有过一面之缘,算不上认识。”宋青书摇了摇头,想到曾几何时,自己还计划着征服赵敏来报复张忌,不由哑然失笑。

    “不知道她们此次南下中原究竟有何图谋。”宋青书陷入了沉思。

    “国师,你曾与郭靖多次交手,在你看来,郭靖此人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赵敏突然转身看着身边一黄袍番僧问道。

    宋青书见赵敏语气恭敬,不由好奇望去,只见那番僧身形有如竹竿一般,身材高大却又极瘦,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手肘挽着一个轮状兵器,心中一惊:莫非是金轮法王?他不是忽必烈手下第一高手么,怎么和汝阳王女儿赵敏在一起?

    也不怪宋青书生疑,铁木真年事已高,而下任大汗的人迟迟未定,诸王的心思皆蠢蠢欲动。势力最大的几个王不外乎经略中原的忽必烈,西征的旭烈兀,留守大草原的阿里不哥,还有就是经略西域的汝阳王察汗。对诸王相争的情况,察汗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现在忽必烈的人和赵敏搅合在一起,宋青书难免怀疑察汗是否已经暗中和忽必烈结成了联盟。

    其实这也是宋青书多虑了,金轮法王此行是为了保护华筝而非赵敏。铁木真虽然儿子众多,但嫡子只有四个,术赤,察合台,阔窝台,托雷。

    蒙古征战天下的过程中,他们相继战死,各系子孙同样损失惨重,现状是托雷一系一家独大,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如今最有权势的几位王爷都是托雷的儿子。

    华筝是铁木真仅存的嫡女,而且一直和托雷关系最好,身份地位超然。当得知她要南下中原,忽必烈便立即派出了手下第一高手金轮法王保护她的安全,至于他有没有存着趁机讨好这位姑姑的心思,便不得而知了。

    “回禀绍敏郡主,郭靖此人,的确算得上正人君子。”听到赵敏询问,金轮法王犹豫片刻,最后还是说道。

    “国师身为他的敌人都如此评价,想来是不差的了。此人精通兵法,武功高强,又深得人心,实在是蒙古的心腹大患。”赵敏沉默片刻,红唇亲启,“敢问国师,那个郭靖武功比之国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