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07章 绝境之中的赤练仙子

    “郭靖此人身居南方武林盟主,近几年《九阴真经》练得炉火纯青,将刚猛双的降龙十八掌练得刚柔并济,加上传言中神奇的左右互搏之术,恐怕算得上南方武林第一人,”金轮法王故意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之前大散关英雄大会老衲与他有过交手,的确名不虚传。”

    “金轮法王,郡主是问你的武功比之郭靖如何,你东拉西扯这么久,究竟打不打得过他啊?”华筝与赵敏还未答话,旁边一个头陀出言说道,语气中颇有讥讽之色。

    金轮法王抬头一看,见是汝阳王府的高手玄冥二老之一鹿杖客,脸上青气一闪而逝,一方面顾忌这两人武功的确了得,另一方面总要给汝阳王一个面子,所以只是冷哼一声。

    “鹿先生稍安勿躁,国师正要说下去。”赵敏其实也有些不耐烦,不过金轮法王在忽必烈手下颇为得宠,总不能放任双方唇枪舌剑起来。

    有了台阶下,金轮法王果然神色稍缓,继续说道:“老衲不才,上次只能与郭靖平分秋色。不过最近老衲正在修炼密宗绝学龙象般若功,不出数年,老衲自信定能稳胜郭靖。”

    金轮法王语气中颇为自傲,大散关一役,他其实自知稍弱郭靖,不过最近修炼龙象般若功颇有所得,后面的话倒也不算完全诳语。

    “本来只需要国师能暂时拖住郭靖便行,”赵敏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摇着华筝的胳膊说道,“要取郭靖性命不难,只要姑姑同意,我这就布局除掉他。”

    华筝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很摇头拒绝:“不行,我不许你那样做。”

    赵敏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姑姑,这些年来,因为郭靖的存在,害得我蒙古兵锋法越过襄阳。我蒙古帝国英才辈出,要对付郭靖,其实有数不尽的手段,可是堂哥他们念着姑姑,所以才一直对他开一面。这些他一点都不知道,姑姑你觉得值得么?”

    “这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华筝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当年你为了救那位明教教主,不一样宁愿抛弃郡主的身份么?”

    “姑姑,我不想提他。”赵敏睫毛轻颤,面表情地说道。

    “真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华筝叹了一口气,安慰道,“其实这样一刀两断未尝不是好事,他毕竟是与大汗作对的反贼,你们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姑姑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

    赵敏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也不答话,两个女人各怀心思,很陷入了沉默,护卫在一侧的众多高手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此时开口。

    看着赵敏秀美的背影,宋青书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她和张忌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两人如今反目成仇?

    脑袋里转过数个念头,但很就被他自己否定,信息不足,实在难以分析,宋青书很便将这个问题搁置一旁,改为思考自己此时出手,究竟能不能将这位貌美如仙机智如狐的郡主给劫下来。

    神箭八雄倒还好说,虽然个个箭术出神入化,但此处并非开阔平原,双方距离太近,加上客栈里环境复杂,他们的箭术将不足为惧。

    赵敏的家奴阿大阿二阿三个个都是顶尖高手,不过武当一役阿大方东白被张忌削掉一臂,阿二阿三被打得浑身骨折,就算痊愈,三人一身武功恐怕也大打折扣,也可以暂时忽略。

    玄冥二老的玄冥神掌阴毒比,曾让张三丰都一筹莫展,两人联手,连武功大成的张忌在他们手中也很难占到什么便宜,何况还有一个和郭靖在伯仲之间的金轮法王,宋青书忍不住咂舌,他们真联手起来,自己恐怕唯有遁走一途了。

    很又想到此时劫下赵敏,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宋青书总算好受一点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勾当,不掺和也罢。

    叮铃铃,叮铃铃~

    宋青书沉思之际,一阵悦耳的铜铃声从门口传来,很一个身穿杏黄道袍的美貌女子走了进来,很自然地将拂尘挽在手中,一双美眸在客栈中扫视一圈,看到赵敏一行人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她横行江湖多年,实在不愿意在人前露了怯,心中寻思就算敌不过,以自己的轻功,自保应该也没问题,便飘然地在一处安静的位子坐了下来,唤来店小二点了几个斋菜。

    这个道姑虽然一副朴素打扮,但粉脸桃腮,难掩眉目间的风流神韵,宋青书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今天是什么好日子,难得这么多传说中的人物都聚在一起。

    玄冥二老鹤笔翁好酒,鹿杖客好色,并不是什么秘密。鹿杖客见宽大的道袍依然难掩女子身姿的婀娜,不由摸着下巴,嘿嘿笑道:“好一个美貌风流的女人,当道姑实在是可惜了。”

    赵敏和华筝单独一桌,目前又各自陷入了女儿家心思,互相之间又有些私密话,他们这些随从便识趣地分散开来,另外找桌子坐下,暗中守卫着中间两位金枝玉叶。

    除了神箭八雄要把守各处要害之外,其余人都安顿下来。金轮法王一人一桌,玄冥二老一桌,阿大阿二阿三一桌,其余侍卫三三两两挤在一起,大致也能看出每个人地位高低。

    鹿杖客见到那个美貌道姑,一时色心难耐,忍不住出言调戏,不过总算顾忌着华筝和赵敏,倒也不敢过于明目张胆。

    听到他调戏之语,那美貌道姑柳眉一竖,面带寒霜,袖子一挥,几根银色细针便往鹿杖客脸上射去。

    银针又又急,旁人想救也来不及了。鹿杖客也没料到一句玩笑话就立即招来杀身之祸,幸好高手的本能让他及时取出兵刃,将鹿头杖竖在面前,刚好档下几根银针。

    看着鹿头杖上门犹自颤抖的银针寒光闪闪,玄冥二老都是用毒高手,一眼便看出上面附着剧毒,不由纷纷色变:“冰魄银针,你是赤练仙子李莫愁?”

    见冰魄银针被对方拦下来,李莫愁也暗暗心惊,听到两人惊呼,不由冷哼道:“正是李某。”

    李莫愁行走江湖,因为行事狠辣,很多人提到她的名头便如丧考妣,不知何时,赤练仙子这个外号不胫而走,虽然算得上好听,但李莫愁并不喜欢,何况此时被人直呼姓名。

    “嘿嘿,人家怕你赤练仙子的名头,我可没放在眼里。”鹿杖客一时大意,差点阴沟翻船,脸上有些挂不住,便举掌往李莫愁攻了过去。

    金轮法王脸上似笑非笑,好整以暇地喝着茶,一副看戏的样子,鹤笔翁虽然向来与师兄共同对敌,但他俩人成名已久,联手对付一个小姑娘,实在拉不下脸,而且他清楚以鹿杖客的武功,对付一个李莫愁倒也绰绰有余,便站立原地,暗中替师兄压阵。

    鹿杖客尚未近身,李莫愁便感觉到掌风之中的阴寒之气,不敢大意,一边运起轻功往后急退,一边举掌相迎。

    “五毒神掌!”鹿杖客看了看自己红肿的右手,脸色有些难堪,速点了手上几个穴道,运起真气将手掌上的毒血逼了出去。

    “玄冥神掌,你们是玄冥二老!”李莫愁一张粉脸此时变得有些发白,幸好对方大意,自己借助五毒神掌的毒性,才将将抵住对方的玄冥掌力,饶是如此,她也觉得此时寒气袭身,强忍着才没让牙关打颤。

    “你这小娘皮,待老夫拿下你过后,看我怎么炮制你。”看着李莫愁此时急速起伏的高耸胸脯,鹿杖客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赵敏华筝两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听到鹿杖客充满淫邪暗示的言语,华筝不由眉头一皱,正要开口,赵敏却抬手阻止,小声解释道:“姑姑,这个道姑在江湖中也是个大魔头,死在她手上的人不少,让鹿先生治治她也好。”

    赵敏深知御下之道,喜爱钱财的以钱财诱之,喜爱权势的以权势诱之,喜爱女色的以美女诱之……自己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折自己心腹高手的面子,何况这个女人本来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听到鹿杖客的话,李莫愁不由大怒,她素来洁身自好,连昔日情人陆展元都不能说过于轻薄的话,哪容得这般淫词秽语,扬手又是几根冰魄银针射了过去,趁机挥动拂尘随势而上。

    “好俊的轻功!”金轮法王放下茶碗,由衷赞叹道。

    李莫愁深知自己功力不如对方,便改为机巧多变的缠斗打法,古墓派的轻功本来就在当世数一数二,李莫愁刻意为之,是身轻如燕,并不与鹿杖客硬碰硬,两人往往一触即分,李莫愁一直寻找着对方露出破绽,给予他致命一击。

    玄冥二老轻功向来是弱项,因此鹿杖客明明武功远高过李莫愁,却只能和她打成平手,而且冰魄银针奇毒比,鹿杖客一旦被射中,很可能饮恨当场。

    “师兄,我来帮你!”鹤笔翁见鹿杖客由于心浮气躁,陷入了如此不利的局面,虽然觉得鹿杖客应该能渐渐扭转局势,但他担心师兄一不小心被冰魄银针偷袭,便迫不及待加入了战局。

    玄冥二老最擅长合击之术,两人联手,威力何止大了一倍,连昔日张忌都要顾忌三分,何况武功远逊的李莫愁。

    眼看着李莫愁能活动的圈子越来越小,宋青书知道过不了多久她便路可退,正犹豫着是否出手相救,突然门口一声浑厚的佛号传来。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