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09章 妖女说妖女

    “举手之劳而已,李姑娘不必挂怀。”宋青书放下酒杯,淡淡一笑,就那样近距离观察着李莫愁。

    粉脸桃腮,胸耸腰直,身材如此高挑想必宽松的道袍之下应该有一双修直的长腿,实在是一个绝色美人,按原著中描述她的美貌应该不亚于小龙女,如今一见,果然所言非虚。

    被宋青书目光一扫,李莫愁站在那里感觉颇不自在,若是寻常男子这般打量她,她早已翻脸了。不过对方目光和煦,眼中更多是欣赏之情,更何况刚出手相救,李莫愁很难心生反感,只好静静地站在那里。

    不过这么多年来李莫愁还从来没这样被男人看过,脸上难免有些燥热,很快便两颊生晕。

    经此一变,整个客栈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宋青书身上,众人神态各异。

    金轮法王脸色微变,玄澄雷霆一击,他自忖自己对上也要暂避锋芒,没想到这个年轻男人凭借区区一根筷子就将重达数十斤的禅杖击飞,那份功力以及对力道精度的把握,实在是骇人听闻。

    赵敏此时方才看清宋青书的样貌,不由一愣,轻咦了一声,一脸错愕:“怎么是他?”

    “敏敏,你认识他?”华筝觉得那个年轻男子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淡定从容出尘之气,听到赵敏喃喃自语,不由好奇地看着她。

    “算得上认识吧,”赵敏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奇怪了,如今看起来怎么和从前完全不同?”

    曾经的宋青书有玉面孟尝的外号,外貌自然是风流倜傥,不过之前心胸狭隘,导致脸上总有一股阴郁桀骜之气。如今的宋青书随着功力越来越高,再加上神龙岛得到欧阳锋一语点醒,整个人的气质顿时有了翻天覆地变化,神光内敛,飘逸出尘。

    “阿弥陀佛,施主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出手救此妖女?”见宋青书一根筷子击飞了自己禅杖,玄澄心中吃惊不已,他出少林寺之前,天下间除了藏经阁那个人物,其余人等都没被他放在眼里。

    哪知小小一个客栈,就遇到这么多高手。那两个容貌猥琐的老头,还有那个拿大轮子的番僧,虽然比不上自己,但想必也差不了太远。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看外貌不过二十来岁,坐在那里居然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天下间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

    “在下只是一路人,看到这位姑娘即将命丧当场,有些于心不忍,所以才出手相救,还望大师见谅。”

    天下人刚知道自己刺杀康熙失败身死,宋青书心知此时身份敏感,便不欲透露自己姓名。

    见宋青书支吾不答,玄澄脸上闪过一丝青气,心中快速过滤江湖中年轻高手的名单,不停猜测着眼前男子的身份,北乔峰?外貌年龄不合。南慕容?武功似乎没这么高。莫非是那个人?

    “原来是明教张教主,阁下又何必遮遮掩掩。”玄澄不由讥讽道。

    宋青书哑然失笑,转头望着赵敏:“就算我愿意当这位郡主娘娘的心上人,她恐怕也不会乐意吧。”

    见宋青书言语轻薄,赵敏顿时升起一丝薄怒,冷哼一声,随手抓起侍卫箭囊一支弓箭,往宋青书身上投掷过去。

    赵敏因为出身高贵,有很多顶尖武林高手教过她武功,所以出手颇具大家风范。一支弓箭被她随手一扔,倒不亚于军中勇士所射之箭。

    以宋青书如今的功力自然没太过在意,从容地抬起手,双指牢牢夹住箭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玄澄大师,你都看到了,除非蒙古有用弓箭当绣球的风俗。”

    赵敏粉脸一寒,正欲发作,哪知突然间展颜一笑,有如冰雪初融:“宋少侠,有段时间不见,没想到你武功进展如此迅速,看来武当派的功夫果然博大精深。”

    真是个厉害的角色!

    宋青书苦笑不已,多年来少林武当一直不睦,一来是少林寺觉得张三丰是少林叛徒,武当的武功都是偷学于少林寺,武当派中人当然不乐意,他们所学武功明明都是张三丰堂堂正正自创的;二来当年少林寺逼死了张翠山,同时俞岱岩被少林寺绝学大力金刚指断尽全身骨骼,所以两家虽同为武林名门正派,但关系一直非常紧张。

    玄澄嗜武成狂,听闻武当张三丰武功出神入化,加上深入骨髓的门派之争,此行下山一直存着上武当山会一会他的念头。

    听到赵敏戳破宋青书武当派的身份,玄澄冷笑一声:“原来是那个少林叛徒的徒子徒孙,难怪这么目中无人。”

    此言一出,客栈中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赵敏也没料到玄澄会如此不留情面,张三丰德高望重,他却直呼其为少林叛徒,宋青书身为武当弟子,涉及祖师清誉,恐怕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果然宋青书脸色一变,他虽然对武当派没什么感情,而且已经被张三丰逐出武当,但身上已经被打了武当派的烙印,若是今天任由少林中人侮辱张三丰,传扬出去,自己好不容易洗白的名声可有些不好看。

    “宋某不才,也知道少林武功讲究用佛法化解武功中的戾气,佛法越高,武功才能越高。阁下身为佛门弟子,却毫无慈悲之心,出口便是贪嗔痴俱全,实在愧为玄字辈高僧。”宋青书语气平淡,两相对比之下,旁观者倒的确觉得玄澄落了下乘。

    听到宋青书的话,玄澄惊诧莫名,心想怎么和藏经阁那位说的一模一样?不过宋青书年纪轻轻,玄澄根本不信他真有这般见识,当他不过瞎猫碰上死耗子,不由哼了一声:“武当号称名门正派,你却因贪念美色,出手救李莫愁这个魔头。弟子如此,武当派门风可见一斑。”

    听到玄澄这样说,夏青青没好气地揪了宋青书一把,李莫愁站在那里也尴尬不已,倒是宋青书本人却十分平静:“第一,宋某早已不是武当门人,那位绍敏郡主可以替我作证。”说着抬手示意赵敏,换来的不过是一声娇哼。

    宋青书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第二,大和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因为贪念美色,才救了这位李道长?”

    “刚才你打量这妖女全身贼眉鼠眼的样子,在场中人可都看见了。”玄澄语气中不乏讥诮之意。

    “这一点我倒是可以为玄澄大师作证,”赵敏唯恐天下不乱地拍着双手,“宋少侠刚才看这位李道长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剥光……”

    说到一半,赵敏故意止住不言,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一旁的玄冥二老见主子发话了,更是添油加醋的附和,伴随着放肆猥亵的笑声。

    李莫愁气得浑身发抖,虽然顾忌他们武功高强,但依然忍不住身子轻颤准备出手。这个时候宋青书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对她微微摇了摇头。

    行走江湖一来一直洁身自好,别说和男人接触,便是男人多看她一眼,李莫愁多半都会射瞎对方双眼,此时宋青书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却破天荒地并没有发怒,感受到肩头传来的掌心热力,李莫愁突然有了一丝少女的羞涩。

    见李莫愁渐渐平静下来,宋青书方才看向玄澄,说道:“我这里有个故事,大和尚可以品评一下。”

    客栈众人正觉得莫名其妙,宋青书却只顾说道,“从前有个老和尚携小和尚出游,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老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小和尚继续赶路。小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宋青书很快止住不言,但场中众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想到堂堂少林两百年来第一人的玄澄大师被他比喻为放不下的小和尚,纷纷露出一丝看好戏的笑容。

    “宋少侠伶牙俐齿,可惜再怎么强词夺理,也掩盖不了阁下出手救李莫愁这个妖女的事实。”见玄澄一个大光头涨得通红,赵敏强忍住笑意,出言相助道。

    “还真被郡主给说对了,宋某平日里没什么爱好,就是对妖女什么的毫无抵抗能力,见到妖女就忍不住生出怜香惜玉之情,”宋青书突然话锋一转,看着赵敏笑道,“不过妖女二字从郡主口中说出来,实在没什么信服力吧。说到妖女,谁又能比得上郡主呢?”

    听到宋青书坦言喜欢妖女,又称赵敏为妖女,华筝公主不由噗嗤一笑,凑过身子在赵敏耳边轻语起来,一边说着还一边用眼神示意宋青书的方向,赵敏一张俏脸很快变得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神箭八雄,给我放箭射死他们。”赵敏冷冷地说道。

    “是!”神箭八雄没有丝毫犹豫,搭弦拉弓一气呵成。他们皆是神射之辈,一弓同时射三箭不在话下,而且射速极为惊人,一箭射完,后面三支箭已经搭在弦上,一丝一毫停顿都没有。

    虽然只有寥寥八人,但眨眼间就一片箭雨往宋青书方向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