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12 蒙古第一美人儿

    阿大阿二又惊又怒,他们和阿三虽然并非亲兄弟,但同为汝阳王府家奴多年,感情反而比一般兄弟还要深厚一些,见阿三死在玄澄手中,眼睛马上红了,冲过来就要报仇。

    阿大方东白以快剑闻名,如今虽然只剩单手,但剑法速度却丝毫不减,首先刺到玄澄面前。玄澄面无表情,左手化爪为指,迎着剑尖戳了过去。

    阿大一愣,心想就算你练得大力金刚指,哪有和锋利的宝剑硬碰硬的道理,因此虽然觉得玄澄两根手指洁白如玉,隐隐有一层晶莹之色流动,倒也没太在意,狞笑一声,运起全身功力,自认为凭借这一剑能够削掉玄澄半个手掌。

    剑尖与指尖相抵,想象中的血肉横飞并没有出现,阿大感觉到剑身传来一股大力,再也无法前进分毫。阿大眉头一皱,不忿地使劲把剑往前一送,剑身很快弯起了一丝夸张的弧度。

    玄澄大喝一声,指尖往前一顶,宝剑仿佛是纸糊的一般,寸寸断裂,阿大大惊失色,但终归是一流高手,急忙趁机倒退数丈,看着手中光秃秃的剑柄,脑中突然想到少林寺一门传说中的绝学,不由失声说道:“一指禅!”

    少林寺一指禅是极为高深的武功,一般僧人,没有几十年的修炼难以初窥门径,少林寺创世以来,练成这项绝技的屈指可数。相传练成之后,手指无坚不摧,隔空取人穴道,无往不利,威力犹在大理段式一阳指之上,只因练成之人太少,江湖上的名气反而没一阳指那般显赫。

    这一切发生不过电光火石之间,阿二已经运起大金刚掌轰向玄澄右胸。阿二阿三以及刚相同为西域金刚门高手,昔日赵敏使诡计,让刚相暗算张三丰,以张三丰造化天人的修为中了刚相一记般若金刚掌,也被轰成重伤,差点导致武当派毁于随后到来的赵敏一行人之手。

    阿二将金刚门外功练至巅峰,然后由外及内,自行领悟了金刚门没有的上乘内功,一身内力冠绝整个金刚门,比刚相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相信玄澄功力比张三丰还厉害,心想此时玄澄避无可避,只有硬碰硬一途,以自己深厚无比的内力,不可能吃亏。

    玄澄刚逼退阿大,此时果然已经来不及闪避,只好举掌迎上,正是刚才与宋青书交手所用的般若掌。

    双掌相交,并没有想象中的硬拼内力,阿二只觉得自己十成功力的掌力有如泥牛入海,仿佛被化为了虚无,还没来得及惊骇,便感觉到玄澄手掌之上传来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阿二大叫一声,狼狈地踉踉跄跄往后倒退着,每一步踏在地板之上,青石板尽皆粉碎,当他终于停下身形之时,忍不住半跪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先将对方掌力化为空无,再趁机发力长驱直入,般若掌果然玄妙无比。”一旁的宋青书看得咂舌不已,心想自己的降龙十八掌都极力避免和对方硬碰硬,阿二刚猛有余,柔劲不足的金刚掌也想和般若掌硬拼,真是不自量力。

    “鹿先生,鹤先生,快去帮一下他们。”赵敏刚才看玄澄与宋青书比斗,似乎不外如是,没想到自己手下和他打起来,一个照面过后就如此惨败,心中叫苦不已。

    玄冥二老见玄澄举手投足间便震伤神箭八雄,杀阿三,退阿大,重伤阿二,不由有些胆寒,不过主子发话,两人对视一眼,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吸取了前车之鉴,玄冥二老自然不敢如同之前那般托大,妄想用玄冥神掌速胜对方,纷纷抽出了各自奇门兵刃,一切以稳妥为上。

    两人本就是世上顶尖高手,师兄弟数十年,极为擅长合击之术,如此一来,玄澄一时半会儿倒也奈何不了两人。

    三人很快战成一团,方圆数丈之内劲风如刀,玄澄赤手空拳,却毫无惧色,反而是玄冥二老神色渐渐凝重,身形也有些晦涩起来。

    “还请国师下场相助。”赵敏眼见玄冥二老渐渐落入下风,虽然招式间倒是你来我往,但她心里明白两人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而已,连忙求助地看向金轮法王。

    “郡主,这……”金轮法王面露迟疑之色,他堂堂的蒙古国师,如果和他人联手对敌,就算赢了也脸面无光。更何况以这个玄澄表现出来的功力,单打独斗,金轮法王心中又实在没什么把握,所以陷入了两难之中。

    按金轮法王本来的想法,玄冥二老虽然敌不过玄澄,但玄澄想赢二老,恐怕也要付出一定代价,到时候自己再出场,对上受伤的玄澄,那获胜的把握便大大增加,如此一来,自己单打独斗赢了少林寺两百年来第一人,传扬出去,自己在天下的名望将会空前浩大,顺便还能隐隐压住那烂陀寺八思巴一筹,何乐而不为。

    “国师,我知道你自重身份,不过我们此行任务重大,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恐怕不好向大汗交代。”华筝也在一旁劝道,她只当是金轮法王顾忌名声,哪知道他心中有如此多算盘。

    连华筝公主也开口了,金轮法王再也推脱不过去,便点了点头,起身对场中大战的玄澄说道:“老衲乃蒙古国师金轮法王,今日便来会一会阁下,小心了。”话音刚落,手上飞出三个轮子急速旋转着往玄澄攻去。

    金轮法王虽然好算计他人,不过毕竟身为一派宗师,以多打少的情况下,自然不肯暗中偷袭,所以出招前先行示警。

    “国师,这里就交给你了。”听到呼啸而来的飞轮,玄冥二老心有灵犀地暂时逼退玄澄,立马跳出了战圈。

    见两人过河拆桥,金轮法王忍不住心里骂娘,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阴沉着脸,手持双轮,配合着天上飞行的三轮继续攻了过去。

    金银铜铁铅五个轮子轻重不同,大小有异,金轮法王随接随掷,轮子出来时忽正忽歪,五轮运转如飞,玄澄没碰见过如此怪异的兵器,一时间被各个角度攻过来的轮子逼得手忙脚乱,略显狼狈。

    “这五轮齐飞的场景倒是与我的离剑术颇有相通之处。”宋青书看了一会儿,因为身在局外的缘故,倒是模模糊糊摸到了五轮飞行的轨迹规律。

    离剑术是宋青书之前研究出来的一套剑法,以气御剑,能控制木剑在周身三尺之内神出鬼没,各个方向攻击敌人,后来再配合降龙十八掌,拳剑合璧,连西毒欧阳锋也被逼得狼狈不堪。

    不过后来因为欧阳锋点醒,意识到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宋青书豁然开朗,当成功完成了一直以来的谋划之后,整个武学境界也有了质的提升。现如今的他更趋向于化繁为简,一柄木剑,足矣。

    “国师果然不愧为蒙古国第一高手,一对一,居然占据了上风。”看到场中局势,华筝高兴地说道。

    赵敏身边从来不缺顶尖高手,因此她虽然自己武功算不上多高明,但见识却远非华筝可比,她看出金轮法王打了玄澄一个措手不及,如今的确稍占上风,不过玄澄却如同怒海里一叶扁舟,虽然看着惊险,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金轮法王不能尽快将优势转化为胜势,等玄澄习惯之后,恐怕不容乐观。

    “鹿先生,鹤先生,你们快去助国师一臂之力。”赵敏是个实用主义者,她可不管什么武林规矩,奉行的是蒙古草原上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此时玄冥二老和金轮法王联手,玄澄恐怕难以逃出升天。

    “郡主娘娘,国师已经占了上风,我们现在掺和进去,不是不把国师放在眼里么?”鹿杖客干笑一声,他们自然清楚刚才金轮法王打的算盘,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他俩来隔岸观火了。

    赵敏俏脸一寒,正欲动用郡主的身份给他们下命令,此时场中已经有了变化。

    数十回合交手,玄澄已然清楚了五个飞轮的威力,脸上泛起一丝自信笑容,不再躲避。深吸一口气,运起金刚不坏体神功,红黄相间的僧袍又鼓胀起来。

    砰砰砰!

    伴随着几声刺耳的巨响,飞轮撞在玄澄身上尽数被弹开,金轮法王大惊失色,连忙运起功力将四散的飞轮聚拢在手中,五轮合一挡在身前,防备玄澄接下来的攻击。

    玄澄伸手一招,便将插在墙壁之上的禅杖吸到了手中,对着金轮法王一声佛号:“法王身为蒙古国师,贫僧自然不敢托大以徒手对敌,特以伏魔杖法领教法王密宗神功。”

    “大师武功之高,实在是平生罕见,老衲本来准备用来对付郭靖的龙象般若功,还望大师品评。”金轮法王一手持金轮,一手慢慢挥动,身后光线渐渐扭曲,似乎凝出了龙象的法相实体。

    “相传每一层功力都教前一层翻了一倍的密宗绝技,不知法王练到了第几层?”玄澄果然神色凝重起来。

    “区区不才,只练到了第十层。”金轮法王表面谦虚,却难掩心中得色。

    看着客栈众人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两人身上,宋青书心中一动,往赵敏方向望去,见阳光照射下的玉容晕红流霞,后颈中肌肤晶莹胜雪,身影婀娜曼妙,腰肢纤细柔若无骨,不由暗暗赞叹:“果然不愧是蒙古第一美人儿,如此机会千载难逢,此时劫持她简直是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