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13章 气死对方情侣

    宋青书产生这种念头,并非因为曾经和张无忌的纠葛,而是出于自身考虑。??? 赵敏出使南宋,如果真是为了和谈,那么接下来蒙古很大可能就会全力进攻金国或者满清,如果是金国还好,若是攻打满清,那他之前所有的计划都不得不推倒重来。

    毕竟按照他之前的计划,是借助金蛇营一步步壮大,慢慢消化掉满清的实力,如果此时蒙古全面进攻,就算宋青书推翻满清,但结局不过是引狼入室,带来一个更强大的敌人,这自然是宋青书不愿意看见的。

    劫持蒙古的使团,是目前看来最划算的买卖,只要蒙古一时半会不能和南宋议和,便没法全线进攻满清,那么留给宋青书的时间便大大充裕起来。

    不过宋青书并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打算先观望一下金轮法王与玄澄的比斗,金轮法王还好,毕竟能从原著中了解一二,但玄澄这个人,原著中只有只言片语,他的实力实在是个迷。

    刚刚亲眼目睹了玄澄施展各种少林七十二绝技,其他还好,不管有多精妙,总有破解之法。可是那个金刚不坏体实在有些令人头疼,一旦玄澄运起神功,金石不伤,水火不侵,那自己怎么才能取胜呢?宋青书头疼地拍拍脑袋。

    想到前世一些武侠电影,类似的武功倒也不少,这种武功虽然刀枪不入,但全身总有一个地方无法练到,那便是所谓的罩门。此罩门脆弱无比,只要精准打击,便能彻底破掉对方的防御。

    “这个罩门究竟在哪里呢?”宋青书端着酒杯,盯着场中打斗的二人,眼睛眯成一条缝,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按照电影里面的规律,罩门一般都位于男人最脆弱的那个地方,不过影视作品终归虚构,究竟靠不靠谱,实在难以预计。更何况相传少林寺有一门铁档功,万一玄澄也练过,自己岂不是只能干瞪眼?

    赵敏若有所思地望着宋青书那个方向,看着他坐在那里云淡风轻的模样,心中充满了好奇,以前的宋青书总给她一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绣花枕头的印象,而且不久前他还经脉尽断,灰心丧气的模样,究竟是什么际遇让这个男人有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宋青书若有所思地扭头正好撞见了赵敏的目光,不由微微一笑头示意,搞得赵敏连忙扭头,心中恨恨不已:不管怎么变化,终究是一副讨厌的模样。

    此时金轮法王已与玄澄战做一团,每次金轮与禅杖接触总能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连串耀眼的火花,

    玄澄的伏魔杖法威猛无比,一杖挥出,一道无形的罡气便远远袭来,金轮法王也不落下风,右手挥出,伴随着噼噼啪啪的爆响之声,将玄澄无形的罡气消于无形。

    不过天下武功出少林,而玄澄又号称少林寺二百年来第一高手,功力实在是深不可测,金轮法王虽然身负密宗尖神功龙象波若功,应付起来依然略感吃力,不得不偶尔借助左手金轮挡住化解不及的先天罡气。

    眼见玄澄手握禅杖之后,金轮法王便落入下风,赵敏秀眉轻蹙,忘了一眼玄冥二老,见两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略微一寻思,便明白了两人的心思,明白此时让两人下场联手金轮法王,实属不可能,只好顿足清声道:

    “大和尚,不论少林寺和本郡主有何恩怨,我此行南下是为了蒙古和南宋议和,实在是为了挽救亿万生灵的大功德,如果因为你从中作梗,导致天下生灵涂炭,大和尚你就不怕圆寂过后下阿鼻地狱么?”

    听到赵敏的话,玄澄心中一动,举手投足之间果然顾忌起来,显然是在权衡利弊,金轮法王得到喘息之机,终于慢慢挽回了颓势。

    见到如此情形,宋青书明白隔岸观火已然不可能,身形一顿已然消失在原地,犹如一支离弦之箭一般,冲向赵敏方向。

    玄冥二老虽然坐视金轮法王陷入苦战,但却不敢忽略两位贵人的安危,见宋青书冲过来,连忙挥动兵器迎了上去。

    宋青书嘴角挂起一丝冷笑,不知何时手中已然木剑在手,对着玄冥二老轻轻一挥,两人只觉得一股锋利无比,无可相抗的剑气隐隐透体而入,大骇之下连忙一个闪身往两边躲了开去。

    看着宋青书刹那之间来到身前,赵敏微微一愣便举掌攻去,哪知道皓腕却被宋青书轻而易举捏在手中,随即腰间一麻,宋青书已经了她的穴道,并将她的手臂反扭到背后。

    轻轻嗅了嗅怀中佳人的芳香,宋青书露出一丝欣赏的表情,对着场中激战的两人道:“大和尚,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宋青书便搂着赵敏往窗外跃去。经此大变,场中激战两人早已罢手,金轮法王又惊又怒,远远地将手中金轮往宋青书背后砸来。

    宋青书轻笑一声,一剑挥去,便将呼啸而来的金轮劈了回去,哪知道玄澄也遥遥一掌劈来,感受到凛冽的掌风,宋青书眉头一皱,脚尖一挑,便将一个铜质酒壶往掌风踢了过去。

    圆润的铜壶仿佛受了重击一般,很快便被压缩成薄薄一层铜皮,宋青书还没来得及反应,赵敏已经娇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一张娇艳的脸庞很快变得雪白无比,宋青书眼神一凝,抱着赵敏纤腰,脚尖在地上轻轻一,身形有如一缕青烟,消失于窗外。

    金轮法王正欲动身相追,玄澄却已拦住去路,“相传武林中绝对速度第一的踏沙无痕,若是能被你追到,也当不起多年的盛名了。”

    “放……放我下来。”宋青书急速飞奔的时候,突然听到怀中传来一阵气若游丝但态度坚决的声音。

    估摸着已经彻底甩开了追兵,宋青书停下身形,将赵敏轻轻放到了一棵树底下。

    “我没料到玄澄所使的是最擅长隔物传力大金刚掌,害你身受重伤,实在是不好意思。”看着眼前毫无血色的脸庞,宋青书充满歉意地道。

    赵敏微蹙着眉头,一把打开宋青书扶着她的双手,挣扎着坐了起来,微微靠在树上,虚弱地道:“你将我放在这里,等我手下追上来,自然能救我。”

    宋青书迟疑一会儿,摇头道:“以那个大和尚的功力,你那些手下恐怕没本事救你。”

    “他们没本事,莫非你还有本事?”赵敏没好气地道,虽然之前见识了宋青书武功今非昔比,但她依然习惯用昔日的眼光看待宋青书。

    “我自然能救你,不过那样我损失有大,你也未必愿意。”宋青书苦笑道,他自然是指欢喜禅的双.修之法,赵敏武功远远低于他,若是用此法救她,自己恐怕功力差不多要减少一半。

    “昔日少室山一别,我倒是没料到你居然能习得这么一身高强的武功。”赵敏并不关心宋青书所的相救之法,反而语气颇为感叹。

    “少室山上,郡主依偎在明教张教主身侧,好一副幸福恩爱的模样。如今不也重回蒙古,替汝阳王东奔西走么?”宋青书也在一旁草地坐了下来,淡淡地笑道。

    赵敏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仔细打量了宋青书一番,好奇地道:“当初你经脉尽断,我还以为你必死无疑,哪知道没过多久,你便在满清声名鹊起,很快成为满清朝廷第一高手。你究竟遇到什么奇遇,才有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命二运三风水,这一切只能明我命不该绝,”宋青书蜷起一只脚,将手搭在膝盖上面,洒脱地道,“倒是郡主你,明明深受重伤,却这么多疑问,也不怕香消玉殒么?”

    赵敏俏脸一红,哼了一声:“你刚才不是有救我的方法么,我干嘛要担心。”

    “你又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救你?”宋青书奇道。

    “不管是你与张……张无忌的恩怨,还是我蒙古郡主的身份,活着的我,总比死了的我更有价值。”赵敏面若金纸,刚了一句,又吐出一口血来。

    “你倒是看得开,”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语气充满佩服,“不过我很好奇,你和张无忌究竟是怎么回事,据我所知,你不都和他私奔了么,怎么又跑回蒙古了?”

    仿佛是触及了伤心事,赵敏本就苍白的脸庞变得更无一丝血色,冷冷地道:“关你屁事。”

    宋青书并没有发怒,反而笑了笑:“能让机智如狐的郡主失态,我倒是十分好奇其中原因。”

    赵敏冷哼一声,面带寒霜,却并不答话。

    “难道是你们洞房花烛之夜,郡主却发现张无忌居然是张无鸡?”宋青书不无恶趣味地揣测道。

    “阁下如此厚颜无耻,难怪你家那位周掌门更喜欢无忌哥哥。”赵敏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宋青书早已不同以往,并没有被赵敏尖酸刻薄的话激怒,反而取笑道:“既然你的无忌哥哥喜欢我的芷若,那不如我俩凑成一对儿得了,气死那两人得了,郡主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