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16章 深夜树林

    “不行!”赵敏柳眉一竖,坚决拒绝道。{顶}点3w

    “隔着衣服呢,”宋青书头疼地道,“再了,我又不会乱摸。”

    看着赵敏坐在那里依然默然无语,宋青书取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了,放心吧,此事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是不会告诉张无忌的。”

    赵敏被他气笑了,无语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当然不是因为这个。”

    “男女授受不亲?”宋青书问道。

    “恩~”良久过后,赵敏发出了一声微不可察的哼声。

    “刚才不是我把你从客栈抱出来的么?反正已经授受不亲了,你又何必纠结。”宋青书也不管赵敏的抗议,一手伸到她颈后,一手抄到她的腿弯,便将她横抱起来。

    浑身环绕在男性气息之中,赵敏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使劲挣扎了几下,没有丝毫效果,反而是与宋青书身体的接触摩擦,让她面红耳赤,很快安静下来。

    宋青书只觉得手中佳人柔若无骨,不由奇道:“郡主出身草原,身材又婀娜曼妙,没想到居然和江南女一般身体轻盈。”

    “你抱过很多江南女么?”话音刚落,赵敏便暗自后悔,这种对话未免像恋人间的了。

    宋青书脸皮再厚,也无法在女人面前吹嘘自己和其他女人如何如何,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两人陷入了沉默,赵敏无意间看到宋青书脚尖在地上一点,两人身形便移动数十丈,不由花容失色道:“你这轻功……”

    “怎么,还不错吧。”宋青书低头看着她笑了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赵敏躲避着他的目光,神色颇为复杂,喃喃道:“岂止是不错,我见过的高手也不少了,单以轻功而论,最高明的推青翼蝠王韦一笑和张……张无忌,韦一笑虽然速够快,但内力短板注定了他不能持久;张……张的轻功也很好,但他是胜在九阳神功源源不断的内力,靠持久耐力取胜。”

    “你不仅速够快,而且呼吸绵长,内力雄厚,长途奔袭之下,他们应该都不如你了。”赵敏完心中感慨不已,话士别日当刮目相待,宋青书简直完美诠释了这一句话。

    “能在郡主口中,胜过张无忌一次,实在不负昔日付出的艰辛。”宋青书面有得色,心想昔日自己可是与东方不败这种级别的轻功高手谈笑风生的存在,震撼到一个姑娘又有什么难的。

    赵敏神色一黯,没什么心思再答话,加上重伤过后身体虚弱,很快便沉沉睡去。

    夜幕渐渐降临,感受睡梦中的赵敏在自己怀中身轻颤,宋青书很快醒悟到时自己跑得快,迎面而来的凛冽寒风所致,连忙将一道真气输到了赵敏体内。迷迷糊糊间察觉到一股暖流进入自己身体,赵敏舒服得发出一声甜腻的轻哼。

    当赵敏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火堆旁,她第一反应便是低头检查自己的衣衫,当确认完整无缺方才悄悄舒了一口气。

    看着地上垫着的是宋青书的外套,赵敏呆了一呆,倒是没料到对方如此体贴。

    “不用感动,要是你这个时候风寒入体导致一命呜呼,你答应我的条件没人完成,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坐在不远处的宋青书虽然闭着眼睛,却能察觉到一切。

    “自作多情。”赵敏哼了一声,却也没其他难听的话,以手支撑地,挣扎着想坐起来,不心牵动了后背的伤势,眉头一皱忍不住嘤咛一声。

    “你怎么样了?”宋青书睁开眼睛,正打算起身过去看一下,不过马上意识到对方未必领情,终究还是没起来。

    “我们现在到哪儿了?”赵敏环顾四周,两人正处于一片森林之中,到处都是漆黑一片,想到此时只有孤男寡女两人,下意识有些害怕。

    “此处离开封城不过二十里,我见色已晚,想必城门已关,为避免不必要麻烦,便没继续赶。”宋青书道。

    赵敏捂着胸口,疑惑地看着他:“区区一道城墙拦得住你?”

    “我自然没问题,不过你的伤势恐怕禁不住上下颠簸。”宋青书迟疑一下,解释道。

    赵敏双唇微张,最终还是没什么,不过心中还是流过一股暖意。

    “明一亮我们就进城吧,不过你的容貌是个麻烦,傻都看得出你是女扮男装,又长得这么俊俏,我担心守门的士兵会对你产生邪念。”宋青书起来颇为幸灾乐祸。

    “到时候谁要敢对我无理,你就帮我杀了他。”赵敏俏脸一寒,完全不把这些普通人性命放在眼里。

    宋青书摇了摇头:“除非必要,我不会杀人。”

    “那之前武当莫七侠又怎么?”赵敏讥讽道,她之所以这么讨厌宋青书,很大程上就是当初宋青书杀了莫声谷,害得她和张无忌被宋远桥他们误会。

    宋青书沉默了一阵,方才开口道:“正因为昔日犯下弥大错,我才会痛定思痛,立下不随便杀人的誓言,你没看我用的剑都是木剑了么?”

    听到他这样,赵敏对他的恶感倒是消失大半,反而由衷升起一丝敬佩之意:“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现在十分好奇,究竟是何等的际遇才能让你涅槃重生,脱胎换骨,仿佛变了一个人。”

    “当你浑身经脉尽断,世上所有亲人恋人都离你而去,未来无一丝希望的时候,你很难不变。”想到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少室山上的绝望,宋青书声音冷漠无比。

    宋青书虽然没有细,但赵敏依然能想象他流落江湖之中遇到的艰辛,不由感叹道:“可惜当初无忌哥哥救不了你,不然你后来也不用受那么多苦。”

    “张无忌?”宋青书冷笑不已。

    “我知道因为周芷若的事情,你一直很讨厌他。不过当初他不顾你们之间的恩怨,也要出手相救,你不感激他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迁怒于他?”感受到宋青书浓浓的敌意,赵敏虽然与张无忌暂时闹翻了,但依然有些不悦。

    “他出手相救?”宋青书哼了一声,却不屑于当着赵敏面张无忌的坏话,因此并没有将真相告诉她,“其中是非曲直,我实在不愿意多言,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一。”

    赵敏还想什么,却回忆起一些事情,突然变得沉默了下来。她本就是为聪明之人,没多久便觉得心烦意乱,当触碰到某些关键问题的时候,她下意识就转移了注意力,不欲深思下去。

    想到宋青书刚才提到木剑,方才回忆起客栈中宋青书那一剑的风华,不由得好奇地看着他:“你的木剑真的能伤人么?”

    “能否伤敌关键是看握剑之人,而非剑本身。”宋青书淡淡的道。

    “我能看一下你的木剑么?”赵敏难掩心中好奇,柔声问道。

    “那我能看一下你的肚兜么?”宋青书反问道。

    “你!”赵敏脸色一下变红了,杏目圆睁,怒视着宋青书,“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江湖中人,独门武器关乎着身家性命,怎好轻易示人?就好像你们女儿家的肚兜一般不给人看一样。”宋青书解释道。

    “强词夺理。”赵敏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恐怕是你找铁匠打了一把宝剑,然后在上门涂上一层木漆,便对外宣称自己用的是木剑,大吹法螺,好不要脸。”

    见赵敏虽然因为重伤导致脸颊血色不足,但此时神态顾盼生姿,在火光照耀之下显得娇艳无比,宋青书叹了口气:“郡主不过是想看我的剑,又何必这般故意出言激我。”

    话音刚落,伸手一挥,一柄木剑从袖中悠悠飞了过去,一分不差地插在了赵敏眼前地上。

    赵敏暗赞一声他力道控制之精妙,连忙伸出手,心翼翼地往木剑剑刃碰去,火光映射之下,纤纤手指仿佛雪白晶莹,仿佛透明一般。

    见赵敏如临大敌的娇憨模样,宋青书忍不住笑道:“放心吧,了是木剑,你就算拿起来抹脖,也划不破一层皮。”

    赵敏脸色一红,一把抓起木剑:“我才没那么傻。”指尖轻轻拂过剑身,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异之色:“果然是木剑。”

    宋青书把手一摊:“这下总信了吧,快还我。”

    “不给!”赵敏下意识将木剑收到身后,皱了皱琼鼻,“你先告诉我一柄普普通通的木剑如何伤人?”

    语气中掩不住的憧憬之情,从在高手堆里长大,耳濡目染之下,赵敏什么样的武功没见过,但宋青书的木剑却让她耳目一新。

    “当初你兴师动众打算血洗武当山,又不是没见过张无忌使木剑。”宋青书无语道。

    “他还不是仗着九阳神功内力深厚的便宜,张丰那老不死的剑,依我看也不过如此。”赵敏刚骂完,突然想到眼前这位也是武当派的人,不由得心虚地吐了吐舌头。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被逐出武当了,”看着她突然露出的娇俏表情,宋青书会意一笑,“你倒是为什么觉得剑不过如此呢?”

    赵敏正欲开口,突然发现宋青书神色一变,正盯着不远处的道,沉声道:“有人朝这个方向过来了,而且数量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