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17章 狐媚贵妇

    赵敏面露喜色,只当是自己手下一路追寻而来,不过很快醒悟,之前见识了宋青书鬼神莫测的轻功,金轮法王他们不可能能这么快追上来的

    虽然理智上知道不太可能,但心底还是抱着万一的念头,赵敏整个人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紧张地望着来处。

    没过多久,赵敏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出现在眼前的是一辆豪华马车,十几个骑士护卫在周围,目光炯炯,满脸彪悍之色,一看就是高手。

    “吁~前面何人!”当首一人一拉马缰,停下来警惕地看着两人。

    赵敏突然神色一变,发现这行人全是金国装束。如今金国和蒙古之间仇深似海,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身份,那下场有多凄惨想想就不寒而栗,要真是那样,还不如继续落在宋青书手中呢。

    心中有了这种想法,赵敏发现一向讨厌的宋青书看起来要顺眼多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宋青书还未答话,马车里传来一个慵懒甜腻的女声,隐隐约约有一种荡人心魄的魔力。原来是马车里的贵人奇怪为何停下来,开口相询。

    宋青书一怔,世上居然有这么诱惑的声音,不见其人,只闻其声,便能确定马车中的女人是多么颠倒众生的一个尤物。

    “这女人开口便透着风骚,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女子。”赵敏已经不动声色挪到了宋青书身旁,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刚好注意到宋青书的表情,不由红着脸啐道:“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看来漂亮女人果然天生就对其他漂亮女人存有敌意。”宋青书笑道。

    听他夸奖自己漂亮,赵敏心中倒是极为受用,不由冷哼一声:“你又没看到她样子,怎么知道她漂亮?”不过连她也知道自己语气有多么不确定,有着这般声音的女子,又怎么会不漂亮。

    “回禀主人,前面有两个年青男子挡在路中间。”为首骑士策马来到马车旁,语气颇为恭敬。

    “回这位夫人的话,我本来带着弟弟进开封城找大夫,哪知道天色已晚,城门关闭,不得不在这里歇一晚,并非有意挡住你们去路,还望夫人见谅。”宋青书也看出马车里的人应该是金国一位极有权势的人物,如今尽快治疗赵敏要紧,不欲节外生枝,所以语气颇为客气。

    “你连我的面儿都没看过,又怎么知道我是夫人,而非姐呢。”马车里传来一声轻笑。

    宋青书一时语塞,心想总不能和你自己真实想法吧,要是哪个闺阁少女像你这般烟视媚行,她的父母还不气死。

    “夫人一开口便有一股雍容华贵之气,那种云淡风轻的从容之意,哪是一般姐能够拥有的,所以我哥哥才斗胆猜测一番。”见宋青书面现犹豫之色,赵敏连忙道,她重伤未愈,语气颇为虚弱,不过声音清脆悦耳,让人听起来极为舒服。

    “哦?”一个白腻如玉的纤手撩开车帘一角,车中之人似乎在悄悄打量二人。“这位公子,令弟受伤颇重,若是等到明日城门开后再进城寻医,不定会耽误治疗。你们到马车中来,我顺便带你们进城。”

    宋青书一愣,这个世上哪有女子主动邀请两个陌生男子同乘一车的道理?见周围护卫脸上并无惊讶之色,更是奇怪,讪讪地道:“这恐怕不太方便吧。”

    赵敏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一把拉着宋青书的手臂便往马车走去,“哥哥,难得这位夫人菩萨心肠,你又何必诸多推辞。”

    赵敏一声撒娇似的‘哥哥’让宋青书身子都差酥了半边,更何况他艺高人胆大,倒也颇为好奇车中女子样貌,便苦笑着抱拳对马车道:“多谢夫人,那么就叨扰了。”

    “慢着!”当两人走到马车跟前的时候,为首骑士拦下了两人,“为了主人安全,还望两位公子让我们搜一下身。”

    赵敏暗暗叫苦,本想趁机查探一下马车之中是金国哪位大人物,哪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一看赵敏神色,宋青书便清楚她的心思,幸灾乐祸地道:“好啊,从我搜起吧。”完举起双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赵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等会儿若是真有人过来搜自己身子,就算拼得性命不要,也要拉这个罪魁祸首下水。

    见宋青书这么配合,骑士也很意外,连忙示意手下,另一个士兵头,跳下马来,走到宋青书身前,仔细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统领大人,搜到一柄木剑。”士兵将木剑捧到骑士面前。

    看着眼前轻薄的木剑,骑士哈哈大笑,斜着眼睛鄙夷地看着宋青书:“你这也叫剑?”

    “乡野村夫,无聊时打磨来和孩子玩玩的。”宋青书也不动怒,平静地道。

    骑士眉头一皱,抬手将木剑扔了回去,示意手下道:“去搜搜他弟弟。”

    宋青书刚将木剑收回袖中,见赵敏勃然作色,连忙搂住她的肩膀,笑嘻嘻地看着骑士:“这位大人,我弟弟重伤在身,恐怕经不起官爷的力道。这样吧,我替你们搜搜,你们目光如炬,定能明察秋毫。”完也不待众人拒绝,一双手快速在赵敏身上轻轻拍打起来。

    感觉到宋青书的手掌不停在自己身上游走,而且不时拂过一些敏感之处,赵敏一张脸胀得通红,幸好宋青书并没有刻意在某些部位停留,赵敏方才强颜欢笑,压抑了自己暴起杀人的冲动。

    “看,没有吧?”宋青书学着刚才士兵的法子,将赵敏身子拍打了个遍,并没有任何硬物的痕迹,骑士方才头,挥手同意他们进马车。

    宋青书心翼翼扶着赵敏上了马车,撩开门帘之际,赵敏的手不知不觉环绕到他腰上,揪着一块细肉死死扭着,咬牙切齿地声道:“你真是个混蛋!”

    宋青书一脸如常,在她耳边轻语道:“谢谢夸奖。”

    进了马车车厢之内,闻到一股甜香传来,两人也不好暗地里打打闹闹,个个一本正经,正打算拜见此间主人,待看清了眼前模样,不由呆立当场。

    车厢装饰豪华,内部空间极为宽阔,四壁都铺着柔软的垫子,一个宫装丽人似卧似睡,侧着身子半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层半透明的薄纱,难掩那丰腴曼妙的曲线,粉脸含春正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两人,慵声道:

    “好一对俊俏的兄弟。”

    赵敏只觉得对方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眉头微蹙,下意识就有些不喜欢这个女人。不过宋青书却是眼前一亮,赞叹道:“桃花脸薄难藏泪,柳叶眉长易觉愁,没想到金人当中也有夫人这般婉约的人物。”

    宫装丽人微微抿嘴,眼神里尽是笑意:“嘴儿倒是挺甜的,听你话中的意思,你们不是金国人?”

    赵敏一颗心快要跳到喉咙口,生怕宋青书被这个狐狸精迷惑,大意之下透露出自己蒙古人身份,连忙暗中掐了掐他的大腿,不过宋青书体内真气自动反弹,反而弄得手指隐隐生疼。

    宋青书苦笑道:“几国连年交战,各地轮番易手,我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国人。”

    宫装丽人显然只是随口一问,对这个并不敢兴趣,柔声道:“两位难道不先介绍一下自己么?”

    宋青书施了一礼,道:“是我们失礼了,我们兄弟姓宋,我叫夕阳,他叫秋草,嵩州人士。”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你们这名字倒也别致,”宫装丽人轻蹙娥眉,“可惜姓得不好。”金国和宋国是世仇,她听到宋这个字眼,自然下意识有些不喜。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没料到她一个金人居然熟读汉人诗词,这两个化名只是他随口而取,本意是用来作弄赵敏的,哪知道居然被对方道破来历。

    “不瞒夫人,我也很讨厌宋这个姓。”赵敏见宋青书吃了个瘪,暗中偷笑不已,“只是不知夫人能否将芳名相告?”她更好奇这个女人的身份,希望趁机多了解一下金国的情报,为将来作打算。

    “公子如此大胆,在汉人之中倒也不常见,你们汉人姑娘家的而芳名,不是只能告诉未来的夫君么。”宫装丽人见男装赵敏风流俊俏,早已心生好感,话虽这样,但语气中并无责怪之意,反而多了一丝挑逗之情

    见宫装丽人眼波流转,似乎瞧上了赵敏,宋青书呆立当场:不是吧,女扮男装都看不出来?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宫装丽人是金国一位身份尊贵的人物,平日里自然见不到江湖中的那些伎俩,再加上之前宋青书摘掉了赵敏的一只耳坠,赵敏索性把另一只也摘了下来,如此一来,除了容貌过于俊俏雪白之外,身上倒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对方瞧不出来也不出奇。

    这个骚狐狸!赵敏暗骂一声,脸上却堆出一丝笑容:“在下从没见过夫人这样美丽的女人,才会一时失态,将心中渴望脱口而出,还望夫人见谅。”

    “我的名字没你们这么好听,不提也罢,你们称呼我唐夫人就行了。”听到赵敏称赞,宫装丽人脸色一喜,拍了拍身边的垫子,招呼赵敏到他身侧坐下,“这般风流俊俏地一个人物,究竟是何人狠得下心肠来伤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