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18章 神秘女子

    “说道风流俊俏,在下又哪比得上夫人吶。?赵敏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靠着她身边坐了下来,不过甫一坐下,便不漏痕迹地往外侧挪了挪屁股,心中却在寻思金国高层可有一位姓唐的大官。

    金国本是游牧民族建立的国家,贵族阶层很少有汉人,赵敏思来想去,也想不起有哪个人姓唐。

    “咳咳~”太过费神,赵敏不小心牵动伤势,忍不住咳嗽几声。

    “公子有伤在身,躺下来。”唐夫人关切地说道。

    “躺?”赵敏环顾四周,哪还有躺的地方,看唐夫人的意思是让自己躺在她大腿之上,不由一阵恶寒,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夫人,如今城门已关,带我们兄弟进城,会不会不太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唐夫人唇角泛起一丝笑容,“莫说是两个人,就算是两百个人又有何难。”

    宋青书听得暗自咂舌,如今群雄并起,各个城池防范都极为严密,生怕有奸细混进城。这个女人却能随随便便带几百人进城,未免也太夸张了吧。若是敌人控制了这个女人,那开封城岂不是唾手可得?只是不清楚她究竟是什么身份,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正在宋青书和赵敏沉思不已的时候,耳边泛起一串银铃般的娇笑,唐夫人看着赵敏说道:“这次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你们打算怎么谢本夫人呢?”

    赵敏和宋青书面面相觑,她这什么意思?两人还没来打击作答,唐夫人已经慢慢地坐了起来,慵懒地伸开双臂,那一刹那,高耸的胸脯以及纤细的腰肢毫保留地展现在两人眼前。

    “哎~长途跋涉之下,本夫人觉得浑身酸软,要是能有人给我捶捶就好了。可惜贴心的丫鬟这次没带在身边,外面那些又是粗人……”

    话虽没说透,但表达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赵敏和宋青书对视一眼,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一个眼神中闪过‘淫.娃’一个眼神中闪过‘荡妇’。

    之前唐夫人邀请两个男人同乘马车,宋青书虽觉得有些奇怪,但只当这些草原上的民族风气开放,没那么多计划,哪知道居然是这种结果。

    “大哥,我重伤力,就劳烦你替夫人捶捶了。”赵敏睁着一双辜的大眼睛,言辞恳切地望着宋青书,心想这样虽然有些便宜对方,但让自己去给这个什么夫人捶背,那是万万不干的。

    宋青书苦笑一声,对着唐夫人说道:“若是夫人不嫌弃在下笨手笨脚,就由在下替夫人捶捶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你们可是我的客人。”唐夫人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却毫拒绝的意思,甚至还特意侧了侧身子,方便宋青书走到她身后。

    宋青书虽然并不拒绝这种香艳的差事,但是被另一个女人赶鸭子上架又是另一回事,在唐夫人身后盘坐下来之时,不由狠狠瞪了赵敏一眼。赵敏皱了皱琼鼻,脸上神采飞扬。

    当宋青书双手捏在唐夫人双肩上之时,唐夫人发出了一声极为舒服的鼻音,感受到对方柔若骨的身躯,宋青书也不由得心中一荡。

    习武之人熟悉人身体每个穴道,再加上宋青书指尖意中附着的真气,刚开始不久,唐夫人便闭上眼睛,神情欢畅甜美,喉间不时发出阵阵甜腻比的喘息,幸好宋青书今非昔比,不然还真有些把持不住。

    反倒是一旁的赵敏满脸通红地低着头,紧紧夹着双腿,有时候还不自然地挪动几下,神情一会儿迷茫一会儿痛苦。

    “宋公子,奴家美不美?”唐夫人突然睁开一对桃花眼,里面似乎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赵敏。

    “美~”赵敏迷迷糊糊哼唧了一声以示回应。

    与此同时,宋青书发现一双白皙滑腻的手轻轻放在自己手上,慢慢牵引着自己往她衣襟中移去。

    “还有这等好事?”宋青书瞪大了眼睛,注意到了赵敏的异常,不由眉头一皱,突然看见了角落里的香炉,这才想到了刚进车厢的时候便闻到了一股甜香,莫非是这香有问题?

    宋青书猜测香炉里恐怕添加了催.情的药物,至于为何对自己效,恐怕是因为自己修炼欢喜禅的缘故,运行欢喜真气时散发的香气本身就是天下间最致命的诱惑,世间普通的药物又哪能影响到他。

    正犹豫要不要把手收回来,突然神色一变,一把将唐夫人按到地上,一招青龙吸水将赵敏吸到了怀中。

    赵敏突然惊醒,正要发怒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身为蒙古郡主,赵敏自然清楚这是军中最厉害的破甲箭特有的声音,所过之处坚不摧。

    还没来得及喊出‘小心’二字,数十支利箭已经从帘子外射了进来。宋青书神色凝重,木剑早已握在手中,手腕一翻,木剑绕在上面急速旋转起来,有如一柄风扇一般,将射进来的弓箭尽数拦在身前。

    与此同时,马车外面也传来了阵阵惨叫,显然是这位唐夫人的护卫损失惨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袭击崇义军节度使夫人的车队!”很传来刚才那位骑士首领又惊又怒的吼声。

    “杀的就是这个贱人!”回应他的是一阵冷笑。

    听到外面的对话,两人终于明白了这位唐夫人的身份。不过赵敏却十分不解,崇义军节度使在金国虽然算得上一个颇有实力的藩镇,但似乎还配不上这位夫人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种权势。

    “主人,你怎么样?”骑士首领聚拢残余护卫围在马车旁,因为要防备周围的敌人,居然不敢回头看马车中的情况。不过他可是亲眼看到十几支破甲箭射了进去,如今里面三人,恐怕早已被射成了刺猬吧。

    “我没事。”唐夫人虚弱的声音传出来,显然是心有余悸。

    宋青书深知呆在马车之中不过是等死,还不如出去,空间大了,不论是打斗还是逃命,都方便施展一点,于是扶着两女走了出去。

    当看着外面密密麻麻围了一圈的黑衣人,宋青书暗暗叫苦,本想搭个顺风车,哪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如果我说我俩和这位什么夫人只是萍水相逢,并不认识,你们能放我俩离开么?”宋青书此言一出,连赵敏都羞红了脸,刚得到人家盛意款待,如今一遇危险就翻脸,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果然那骑士首领一副鄙夷的表情:“呸,小白脸果然耻。”

    听到宋青书的话,唐夫人浑身一软,几欲晕倒,不过她刚才亲眼目睹了宋青书的神奇武功,明白今天能否逃出升天,只有依靠眼前这个男人了。

    “宋公子,只要你能救本夫人出去,在金国范围内,你提出任何条件,本夫人……都能满足你……”说到后面,声细如蚊,几不可闻。

    见唐夫人一副娇羞的模样,宋青书暗叫厉害,心想刚才你明明都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了,这个时候我却要冒着生命危险救你出去才能一亲芳泽,你当我傻么?

    赵敏关注点却和宋青书截然不同,宋青书以为唐夫人是以自己身体为条件,赵敏却注意到唐夫人提出的‘金国范围内,任何条件’几个字,不由诧异不已:她一个节度使夫人,怎么这么大的口气?

    “宋公子?”黑衣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轻咦,一个顶着轻纱斗笠,身材窈窕的绿衣女子排众而出,用清脆中带着愤怒声音说道,“我最讨厌姓宋的人了,格杀勿论。”

    赵敏没好气地瞪了宋青书一眼,心想这个衰人,怎么今晚碰上的两个女人都讨厌姓宋的。

    “是你!”待绿衣女子看清宋青书的样貌,不由又惊又怒。

    “你的风流债还真不少。”一旁的赵敏见状大乐,也不管自己同样身处险境,幸灾乐祸地说道。

    “宋某可曾得罪过姑娘?”宋青书也是奇怪,这个女人斗笠上的轻纱遮住了容貌,但看她体态轻盈,娇怯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想必是个极为美貌的女子。

    “莫非最近几天我命犯桃花?”宋青书腹诽不已,这两天,先是赵敏,然后是唐夫人,现在又是这个女子,“真是见了鬼了,来慢点吧,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消化不了啊。”

    “岂止得罪,今日若不将你碎尸万段,难报当日轻薄羞辱之罪。”

    说到“轻薄羞辱”四字,想起当日情景,绿衣女子不由得满脸飞红,又恼又羞。但这神气也只是瞬息间的事,她微一凝神,脸上便如罩了一层寒霜,伸手一挥,一群黑袍人从她身后涌出,手持一根根黑漆漆的竹筒对准马车众人。

    “这……莫非是枪?”看着眼前一排排竹筒,宋青书顿时有些出戏。

    “这竹筒之内装的是遇物即烂的毒水,身上只须沾上一点一滴,便会腐烂至骨,任你武功再高,今天也插翅难逃。”绿衣女子冷哼一声,“若你现在肯自断双臂,挖去双眼,我也许可以考虑放过你。”

    饶是赵敏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听到她的话,也浑身发寒,悄悄对宋青书说道:“你究竟对人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让这位姑娘如此恨你?”

    “我哪知道!”宋青书苦笑一声,抱拳对着绿衣女子说道,“姑娘,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i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