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19章 四娘子的梨花枪

    想到当日羞人情景,绿衣女子心想这怎么可能当众出来,正犹豫要不要让手下发射毒汁,身后传来了笑吟吟的声音。/

    “究竟是哪个男人能让妹妹生这么大气啊,姐姐倒要看一下。”

    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艳女子排众而出,不过让人印象最深的却并非是她的容貌,而是她背后那杆比她身子还长的梨花枪,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英气。

    美艳女子上下打量了宋青书一眼,不由眼神一亮,好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

    清楚以绿衣女子在江湖中的身份地位,寻常男人得罪她了绝对活不到现在,这个男人长得这么俊,再联系到刚才绿衣女子脸上的晕红,心想不定是一对情侣在闹矛盾,所以她才一直迟迟没下杀手。

    可是绿衣女子脸皮儿薄是出了名的,要杀男人的话已出口,岂有收回来的道理,若真让她的手下放射毒汁,这男人不死也废了,不如自己下场将男子活捉回来交由她发落,就当悄悄送个人情给她。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美艳女子想清楚一切,微微一笑,对着绿衣女子道:“得罪了我们任大姐,就这么射死他未免太便宜了。就让姐姐出手把他擒过来,妹妹你再好好折磨他一番。”她嘴上得漂亮,既顾全了对方的面子,又给了她台阶下,倒不虞绿衣女子反对。

    听到美艳女子的话,宋青书终于醒悟,看着绿衣女子,失声道:“原来是你!”想到昔日偷上黑木崖,和她一起躲在浴桶里的旖旎,不由心中一荡。

    注意到宋青书眼光有意无意瞄向自己双腿,任盈盈只觉得被他目光扫过的地方升起一丝灼热之感,想到当初一双腿被他握在手中肆意把玩抚摸,浑身瘫软无力的样子,任盈盈又是羞涩又是愤怒,刚好听到同伴的建议,心想就这样将他杀了,的确是太便宜了。

    不过她清楚宋青书武功非同可,不由担忧地道:“可是他武功很高……”顾忌同伴的面子,话并没有完,不过意思再清楚不过。

    哪知美艳女子扬起下巴,脸上泛起一丝骄傲神情:“放心吧,你忘了姐姐的外号?”

    前不久刚见过对方出手,那鬼神莫测的枪法甚至不在冲哥的独孤九剑之下,任盈盈顿时笑道:“姐姐一杆梨花枪,打遍天下无敌手,妹的确多虑了。”

    听到任盈盈的话,唐夫人的护卫队长哈哈大笑:“就这娇滴滴的娘们,也敢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在老子看来,不管什么梨花枪桂花枪,上了床都敌不过老子胯下这杆长枪。”

    本来以他的身份,绝不敢在唐夫人面前如此粗俗,但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黑衣人,他心中明白,今天恐怕难逃一死,绝望之下,便没有那么多顾忌。

    美艳女子脸色一寒,抬手提枪,一气呵成,隔着数丈距离远远望他喉咙刺了过来。

    骑士既然能做到唐夫人护卫首领,自然绝非弱手,见她这么远便出枪,不由心生轻视,哪知道一眨眼功夫对方的长枪已经刺到数尺之前,大骇之下一刀往枪头劈去。

    骑士的刀虽非什么绝世宝刀,但吹毛断发却绰绰有余,欺美艳女子长枪枪杆是木杆做成,这一刀下去,对方枪头必断,危机自然解除。

    美艳女子泛起一丝冷笑,枪头突然变得仿佛一条灵蛇一般,凭空扭了个弯,骑士势在必得的一刀劈到了空处,还没来得及变招,便觉得喉间剧痛,连忙扔下兵器,双手捂着喉头,惊恐地看着早已回到原地的美艳女子:“你……你……”

    美艳女子恼怒他出言下流,因此刻意一枪刚好刺破他的气管,又避开了大动脉,让他只能在痛苦之中慢慢死去。

    宋青书刚才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相救,哪知道一瞬间便已尘埃落定,呆呆地看着美艳女子身后的长枪,脱口而出:“你就是山东四娘子杨妙真?”

    美艳女子眼眸闪过一丝讶色,江湖中往往称呼她为四娘子,久而久之,她的本名除了最亲近的几个人之外,再也无人知晓,不由奇怪地看着宋青书:“公子是何人,究竟如何得知妾身的名字?”

    见杨妙真并不反驳,赵敏也奇怪地望了宋青书一眼,以蒙古的情报,也只知道她叫四娘子,不由似笑非笑地道:“天下还有哪个姑娘的闺名你是不知道的?”

    宋青书总不能解释自己是后世在史书上看到她的本名的吧,当时看到她的生平事迹,下意识心生敬佩,所以印象非常深刻。迟疑了一下,本想报个假名,但有任盈盈在场,只好道:“在下宋青书,见过四娘子。”

    想到对方能在正史上留下“一杆梨花枪,天下无敌手”的评价,宋青书心想这个女人恐怕未必就比五绝什么的差了,而且刚才她那惊艳的一枪,自己大意之下不定也会遭殃,连忙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防备着。

    听到宋青书自报家门,杨妙真更是惊奇:“公子可是昔日满清第一高手,后来舍弃荣华富贵,刺杀康熙的那个宋青书?”

    原来之前宋青书虽然臭名昭著,但后来相传刺杀康熙失败,反被挫骨扬灰,这般凄凉的下场让天下英雄豪杰纷纷唏嘘不已。

    再加上桑飞虹感激宋青书昔日恩情,虽然不能为他报仇,却能力所能及地动用五湖门力量,让门中姐妹将他的故事编成戏曲,在街头传唱,其中当然少不了各种美化。宋青书被描述成一个忍辱负重,不惜牺牲个人荣辱,以求取得康熙信任,最后实施博浪一击失败而死的英雄形象。一传十十传百,彻底让宋青书的形象光辉伟岸起来。

    “四娘子问问你身边的任姐,一问便知。”宋青书当然不清楚这一切,见杨妙真神色奇怪,只当她是好奇为何自己没死的缘故。

    见任盈盈迟疑地了头,杨妙真连忙收起长枪,热情地道:“原来是宋英雄,实在是失敬,只是之前康熙昭告天下,公子已经……”

    赵敏此时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宋青书,那次行刺事件在她看来疑颇多,只是还一直没来得及问他。

    宋青书苦笑一声,支吾道:“此事来话长。”一副不愿细的模样。

    “想必是鞑子皇帝恼羞成怒,诅咒公子来着。”杨妙真理解地头,很快又眉头一皱,指着唐夫人一行,“对了,宋公子又为何会和这些金人呆在一起呢?”

    唐夫人被她一指,心中害怕,紧张地扯了扯宋青书衣裳。

    宋青书拉过赵敏解释道:“我这位同伴身受重伤,我带着她到开封城寻杀人名医平一指治伤,哪知开封城门已关。唐夫人刚好路过,听到我们的难处,便提出送我们进城。”

    明明是这个狐狸精想勾搭男人来着,赵敏腹诽不已,听到宋青书这样,便知道他有了维护这位风骚.女人的意思,气得狠狠揪了他一把,不过此时形势紧张,她倒也不敢这个时候拆台。

    杨妙真眼力何等厉害,赵敏动作虽然刻意掩饰,却也没逃过她眼底。不同于唐夫人,江湖经验丰富的她一眼便瞧出了赵敏是女扮男装,虽然重伤之下脸色苍白,但眉目如画,身上又有一副雍容华贵之气,论美貌实在平生罕见。

    情郎身边跟着这么一个大美人,杨妙真心想难怪任姐会如此生气。

    “原来如此,那么请宋公子和你的同伴先到一旁休息。”杨妙真转头对手下问道,“我们虽然身为江湖草莽,但也识英雄重英雄,大家我们该为难宋公子吗?”

    黑衣人中很快传来回应:

    “不该!”

    “俺最喜欢听宋公子的故事了。”

    “宋公子给我签个名,家里的婆娘最崇拜你。”

    ……

    宋青书都被他们的热情吓坏了,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听到他们的呼喊,任盈盈心中焦急,犹豫着要不要下令自己手下喷射毒水,但也清楚这样一来,铁定要和四娘子他们翻脸,想到爹爹的大业……任盈盈跺了跺脚,终于还是颓然放下了手。

    注意到任盈盈的脸色,杨妙真心中奇怪:我将你的情郎解救出来,你为何一高兴地表情都没有。

    也不怪杨妙真孤陋寡闻,天下如此之大,除了日月神教和五岳剑派相关的人之外,不知道任盈盈和华山令狐冲的恋情,再正常不过。

    “多谢四娘子了,只是这位唐夫人先前仗义相助,宋某实在做不到在她危机时刻抛弃她独善其身。”

    唐夫人闻言感激地望着他的背影,赵敏却是神色一变,正欲开口,哪知道宋青书扯住她的腰带,轻轻往杨妙真那边一推:“若是宋某不幸身死,还望四娘子送我这位同伴到开封找平一指医治。”

    宋青书顾忌日月神教的毒水筒,并没有把握护住赵敏周全,便索性将她交给了杨妙真。

    赵敏被一股柔劲推送,轻飘飘落在杨妙真身侧,刚一站定,不由怒骂道:“宋青书,那么多深爱你的女人都在等你,不管是样貌还是其他什么,哪个比这个狐狸精差了?为了她冒生命危险,值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