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21章 枪芒剑影

    任盈盈同样也是神色复杂,看着这个轻薄无行的淫贼即将被乱枪戳死,她本以为自己会很高兴,可是想象中的喜悦并没有如期出现,取而代之的反而是阵阵怅然若失。&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只能归咎于自己不想这个可恶的家伙死在其他人手里。

    宋青书同样陷入了两难境地,他没料到杨妙真的梨花枪居然这般鬼神莫测。要知道当初在盛京城宝亲王府,漫天的箭雨他也能从容地一一击落,但面对杨妙真这团绚烂的枪花他却无丝毫把握。

    箭雨虽密,但每支箭附着的力道是可以预计的,而且箭与箭之间,附着的力道相差无几,他只要分配好每一次出剑的力道,自然能潇洒地将射来的弓箭一一击落。

    杨妙真这一百零八枪尽管绚烂,但每一枪的轨迹宋青书都看得清清楚楚,要拦下也并非什么难事。真正难的在于杨妙真的梨花枪是活物,每一枪劲力虚虚实实,吞吐不定,而且目测虚实之间可以随意切换。

    若是宋青书依然像击落箭雨那种法子,每一剑刺出的力道怎么分配,就是一个最大的难题。

    若是力道分配不足,遇上杨妙真全力击出的一枪,只会一触即崩,被对方长驱直入;若是力道分配过多,遇上杨妙真使用虚力的一枪,就会产生一种使出全身力道结果一拳打在空气中的难受感,不受内伤也会影响之后出剑的节奏。他的剑法本就讲究一气呵成,若是一剑乱了,杨妙真剩余的枪他绝对拦不下来。

    本来以宋青书如今剑术上的造诣,依样画葫芦,同样以虚虚实实,刚柔并济的剑法对上她的变幻莫测的一百零八枪,也不是不行。只可惜杨妙真.枪法太快,他先机已失,就算接下了她这一百零八枪,迎接自己的又会是另外一百零八枪,自己只能被动地应付对方之后连绵不绝的攻击,杨妙真便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宋青书暗暗后悔,自己太过托大让对方先出手。不过很快摒弃掉这些负面情绪,开始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其实使出之前领悟的万剑归宗,杨妙真.枪法虽然精妙,这一瞬间也不过是一百零八枪,万剑归宗所藏剑气又何止千万。不过此招一出,只有两个结果,梨花枪击溃剑气,自己死杨妙真重伤;梨花枪敌不过剑气,杨妙真身死,自己受伤。一招定生死!

    想到之前杨妙真有意相放,宋青书又哪愿意伤她性命,很快做出决定,将真气护住在胸膛,硬生生用身体接了杨妙真第一枪。

    宋青书如今虽然内力雄浑无比,但毕竟不是金刚不坏之体,杨妙真一枪势如破竹地刺进了他身体里,刹那间血花四溅。

    “宋大哥!”赵敏失声叫道,之前她喊宋青书大哥大都是碍于外人在场,借此隐藏身份用的,不过这一声大哥却是喊得情真意切,她的确很关心接下来宋青书是生是死。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那个混蛋没那么容易死的。”看见赵敏的样子,任盈盈眉头一皱,心想那个混蛋居然也有女人喜欢,不知道当她知道宋青书的真实面目后,还会不会这么关心他。

    “哼,得想个办法拆穿他的真面目才行。”任盈盈苦恼地思索着,显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原来让极好面子的任大小姐说出当日浴桶中所发生的事情,那是绝对不行的。

    杨妙真发现宋青书并没有出招抵抗,也是心惊不已,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出招,却发现宋青书已经借助自己枪上的力道急速往后退去。

    “好轻功!”杨妙真看到宋青书有如青烟一般的身影,不由衷心赞叹道。

    杨妙真自然清楚宋青书所受的伤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重,自己那一枪被他的护体真气层层消解,只是戳破了皮肉,并未伤到经脉。

    明白宋青书正是借着受伤也要脱离她的攻击范围,杨妙真哪敢怠慢,一杆梨花枪有如跗骨之蛆,朝着宋青书的身影追了上去。

    踏沙无痕乃是天下最顶尖的轻功,随着功力的增长,宋青书更是将其练得登峰造极,单以轻功而论,宋青书哪怕不是天下第一,也是至少前三的存在。

    宋青书拼着受伤换回来的转机,哪会那么轻易浪费。杨妙真明明看到宋青书只比她先启动一刹那,待她持枪追过去的时候,宋青书已经到达数丈之外一棵大树前,脚下一蹬,整个人有如一颗炮弹一般反攻回来,人未到,凛冽的剑气已经刺得她肌肤隐隐作痛。

    “来得好!”杨妙真虽然十分震惊,手上却丝毫不见慌乱,梨花枪头爆发出一股银白的光芒,整个人迎了上去。

    宋青书所用明明是木剑,但枪剑相交,却传出了阵阵金铁相击得声音。剑气与枪劲四散开来,围观的众人骇然发现肌肤上居然泛起道道血痕,慌忙地退到数丈之外。

    “多谢任小姐相救之情。”赵敏重伤之下,眼看无力躲避,哪知道任盈盈却突然来到身边,搂着她的纤腰飘然飞到数丈之外。

    “你说我要是不救你,你雪白无暇的脸蛋儿上留下几道狰狞的疤痕,你那位宋大哥还会喜欢你么?”任盈盈回头看着她问道。

    见任盈盈明明帮了自己,却要装出这样一副样子,赵敏心中暗暗好笑,好一个傲娇的性子。

    “宋大哥喜不喜欢我另说,但我却清楚宋大哥不会再喜欢你。”赵敏抿嘴笑道。

    “我干嘛要他喜欢我?”任盈盈一愣。

    “这个想必任大小姐自己清楚,”赵敏将双手背在身后,注视着场中的比武,仿佛漫不经心地说道,“女人善妒是犯了七出之罪,若是任小姐任由另一个姐妹受难而选择袖手旁观,这么一个女人宋大哥哪敢娶回家中?”

    赵敏不清楚任盈盈和宋青书之间有何恩怨,便有心试探。她出身蒙古,倒不像汉家女子那般诸多顾忌,拿自己名节开玩笑,也毫不在意。

    听赵敏的意思,居然以为自己也是宋青书的情人,还和自己姐妹相称,任盈盈一张俏脸不由涨得通红,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那个混蛋,我怎么会喜欢他!”

    见任盈盈的样子不像说假话,赵敏不由奇道:“那你干嘛这么恨她?”在赵敏看来,一个女人会恨一个男人,多半都是由爱生恨,又或者是爱恨不分,不管哪种,总逃不了感情纠葛。

    “我……”任盈盈刚一开口,却突然清醒过来,这种事情她怎么好意思说。

    见任盈盈欲言又止的样子,赵敏狡黠一笑:“既然你不说,那我便来猜上一猜。唔~宋大哥应该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情,对不对?”

    何止是对不起!任盈盈迟疑一下,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想到任盈盈之前所说的“轻薄羞辱”四个字,赵敏突然一愣,压低声音问道:“你……不会被他玷污了身子吧?”

    浴桶之中自己光着身子被宋青书把玩了个遍,自然是被他玷污了身子,任盈盈下意识点了点头,注意到赵敏诧异奇怪的神色,她方才意识到玷污还有另外一层更严重的含义,慌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敏先入为主之下,以为任盈盈只是懊恼无意透露了真相,连忙出言安慰她。

    任盈盈哭笑不得,见不管怎么解释,赵敏都还是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恨恨地瞪了场中宋青书一眼:“都是这个混蛋害的。”

    赵敏赞同的点点头,冷笑不已:“的确是个混蛋。”

    此时场中战局已经起了变化,一开始杨妙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中途不知道为何,找到宋青书一个破绽,慢慢斗得旗鼓相当。不过百招过后,宋青书的身形渐渐化作了虚无,成功将她围困到中心,从四面八方向攻来,一击即走,毫不停留。杨妙真精妙的枪法无从施展,只能苦苦支撑,她清楚自己能闪躲的范围越来越小,等到避无可避,便是自己落败之时。

    旁观者看来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一开始梨花枪的光芒被剑影压制得黯淡无光,没过多久梨花枪突然银光大盛,剑影被逼得四处腾挪闪躲。到了后来,更是只见绚烂的银光,不见剑影,在场大多数人都以为杨妙真稳操胜券了。

    任盈盈看得暗暗心惊,心中寻思:“这个四娘子果然名不虚传,枪法简直神鬼莫测,看来爹爹都未必是她对手,只是不知道她怕不怕吸星大.法?这次和红袄军商讨结盟之事,最后可不要被他们反客为主。”

    赵敏也是秀眉微蹙:本以为密探回报杨妙真.枪法通神,只是夸大其词,如今看来,想收服红袄军为蒙古所用,实在是难上加难啊……宋青书这个混蛋,之前在客栈中那么威风,现在居然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赢,那岂不是证明金轮法王他们也远远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