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22章 铁木真的心思

    原来赵敏此行南下,出使宋国只是个幌子,联系山东河南地区的各路义军才是真。

    这些年来,蒙古由一开始的势如破竹陷入了和各国的战争泥沼,大汗铁木真非常不满意。便动了调整整个战略布局的心思。

    按照铁木真的打算,蒙古将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先和一些国家停战,腾出手来击中力量消灭另一些国家。

    只不过在确定和哪个国家停战时,却出现了没想到的问题。原来铁木真年纪已大,眼看没几年就要回归长生天了,蒙古诸王都眼巴巴地望着大汗的位子。

    而下任大汗的人选却不是铁木真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决定的,原来按照蒙古的习俗,只有军功最盛,威望最高的人才能担任大汗之位。

    如果铁木真指定了一个不能服众之人,在他活着时还好,以铁木真的威望谁也不敢有异动,可是一旦铁木真回归长生天,手握兵权的其余王爷哪会服从那个名义上的大汗,蒙古注定要陷入四分五裂。

    铁木真又何尝不清楚这一点,所以早早分封诸王,让他们自己去打江山,这样一来,最后谁的军功盛,谁的威望高,便一目了然。

    诸王也是卯足了劲攻打各自的目标国家,深怕落到其余竞争对手后面。在这个争夺汗位的关键时刻,哪个王爷愿意和自己的目标国家同盟?

    比如蒙古和南宋同盟,那负责攻略南宋的忽必烈便陷入无军功可争的窘境;和满清同盟,负责攻略满清的阿里不哥当然也不干;和西域诸国同盟,旭烈兀自然也一万个不愿意。

    诸王早已羽翼丰满,动用各个贵族大臣的力量,都想和竞争对手的目标国家同盟,不过大家实力差不多,谁也不能如愿,因此远交近攻的策略迟迟不能执行。

    铁木真只好动起了其他心思,势力最大的几个王爷中,除了赵敏的父亲汝阳王察汗,其余都是铁木真的嫡孙,随他们怎么争,汗位都是在自己人手中。

    可是汝阳王察汗却是铁木真昔日结义兄弟木华黎的儿子,他的势力实在太过庞大,虽然目前对于汗位之争是一副超然物外的姿态,但铁木真深惧几个孙子鹬蚌相争,最后让察汗这个渔翁得利。

    所以铁木真很快便将目光放在察汗身上,不过汝阳王战功赫赫,又是忽必烈、阿里不哥他们的长辈,诸王之中,地位超然,想动他又谈何容易。

    也不知道汝阳王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赵敏这么个女生外向的赔钱货,一门心思倒贴到明教张无忌身上,从此导致了汝阳王在西域的战事连连失利,眼看着明教和大小和卓的回部的势力越来越大,铁木真终于有了动汝阳王府的名头。

    正面来肯定不行,只能一步步削弱汝阳王府的实力,第一步就是要将汝阳王府迁出根深蒂固的西域大本营,正好阿里不哥在满清那边占不了什么便宜,铁木真便打算以战事不利的理由让察汗和阿里不哥互换封地,由阿里不哥到西域对付明教和回部,察汗来对付满清和金国。

    当然这一切并未正式宣布,可是消息已经故意从王庭泄露了出来。汝阳王府知道过后,立马就炸开了锅。

    以世子王保保为首的人认为这是大汗在故意偏帮阿里不哥,阿里不哥手握蒙古大本营最精锐的骑兵,却让汝阳王府去对付势力最强大的满清和金国,分明是为了让阿里不哥来西域赚军功,以助他日争夺汗位的资本。

    赵敏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不过她下意识不敢往那方面想,倒是汝阳王深深叹了一口气,一个人在书房呆了一天后,便开始安排未来接手阿里不哥烂摊子的事宜。

    汝阳王身为军中宿将,经验自非阿里不哥那个毛糙小哥可比,吸取了之前阿里不哥只会和金国、满清正面作战的教训,提前派赵敏到金国、满清腹地联系他们国内的各路义军,打算从内部拖垮两个强盛的国家。

    昔日金国短时间内攻灭了庞大的北宋,却一直消化不了北宋的地盘。黄河流域,中原地区人民怀念北宋,地方割据武装多如牛毛,再加上金国近几年来和蒙古鏖战,财政紧张无比,不得不加重百姓的赋税,于是催生了更多的义军,活跃于河南山东交接处的红袄军就是其中最大的一支。

    满清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反清复明的呼声此起彼伏,天地会,红花会,神龙岛,台湾郑家,以及山东金蛇营。因为康熙的缘故,情况倒是没有金国这般恶劣。其中势力最大的山东金蛇营也被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弄得支零破碎。

    赵敏却敏锐地意识到金蛇营还大有利用价值,此行一来是联系红袄军,另一方面就是在四分五裂的金蛇营中扶持一位代言人,将金蛇营重新整合起来,牵扯满清朝廷的精力。

    当然这一切自然不能让满清和金国朝廷提前意识到,所以她们就打着出使南宋的幌子。这也是为什么赵敏一行人放着襄阳那边不走,非要从金、清两国国境内穿过的原因。

    赵敏看到杨妙真武功如此高强,又是高兴,又是担忧。高兴的是金国有此心腹大患,肯定寝食难安;担忧地是以杨妙真如此的强势,未必会接受蒙古的招抚。她本来还想万不得已的时候,动用金轮法王和玄冥二老采取武力威胁呢。

    看着场中完全占据优势的杨妙真,再联系宋青书在金轮法王、玄冥二老前表现出来的从容,赵敏颓然地放弃了这个念头。

    叮~

    一声脆响,场中两道人影分开。

    只见杨妙真脸色苍白,苦涩地笑道:“我输了。”

    此言一出,她的手下纷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树林中一片哗然:“怎么可能,四娘子刚才不都还一直占据上风么?”

    杨妙真脸色一寒,怒道:“你们懂个球儿,输了便是输了,莫非老娘还骗你们不成?”

    见杨妙真大发雌威,一干绿林好汉噤若寒蝉,宋青书觉得颇为有趣,连忙指着胸前伤口解释道:“要不是四娘子之前枪下留情,宋某早已重伤身死,这样算起来,顶多是平手。”i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