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23章 宽衣

    在旁观者看来,杨妙真的确是一枪扎进了宋青书的胸膛,哪知道时候宋青书后来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听到他这样,纷纷恍然大悟,原来是杨妙真手下留情。=

    杨妙真脸上一热,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宋青书算好的用身体接自己那一枪,然后借力飞退,就算自己没有留手,那一枪也很难真正伤到他。对方既然这样,想必是为了给她留面子。

    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身为这群绿林大盗的首领,无敌的威望对于杨妙真来非常重要,她并没有忸怩地道出真相,而是默认下来,心中暗暗承情。

    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赵敏,杨妙真心念一转,便打算助这对男女一臂之力:“刚才剑气四溢之时,宋公子若不是分心你这位同伴的安危,妹又怎么那么快挽回颓势,与公子鏖战这么久。”

    赵敏心中一惊:原来之前杨妙真.枪光大盛,是因为宋青书分神看我这边……想到两人是敌非友,宋青书却在那么紧要的关头还顾着自己。赵敏呆呆站在那里,一时间神色颇为复杂。

    “四娘子枪法通神,宋某从来没见过这般绚烂的枪法,实在是佩服,佩服。”宋青书衷心赞叹道。

    “宋公子剑法上的造诣登峰造极,也是妹这么多年来遇到的第一人。”杨妙真其实更想称赞他的身法,但未免让对方误会自己输得不服,只好独独称赞他的剑法。

    宋青书不禁莞尔,其实以她的枪法,并不在自己剑术之下,只不过在自己鬼魅般的身法之下,陷入一种有力使不出的境地,无怪乎语气中还透着淡淡的不甘。

    这两人互相吹捧,真是有些……不要脸?一旁的赵敏腹诽不已。

    任盈盈显然也有些不耐烦,开口道道:“姓宋的,你承认是平手就好办。刚才有言在先,打平就算你输,现在你总没话了吧。”

    虽然言语中透着不客气,但声音清脆婉转,倒是撩得一干没见过她的绿林好汉心痒不已,没想到江湖中威风凛凛的日月神教圣姑,居然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

    “这……”宋青书不由语塞,他刚才平手不过是个客气话,为了给杨妙真一个台阶下,倒忘了之前的约定。如今被任盈盈挤兑,不由得骑虎难下。

    杨妙真同样眉头一皱,心想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不过顾忌任盈盈的身份地位,一时也不便发作。

    想到赵敏一向智计百出,宋青书连忙求助地往她望去。

    不知为何,赵敏一直不喜欢唐夫人这个狐狸精,注意到宋青书脸上的尴尬,不由微微一笑,假装不明白他的意思,轻轻靠在身后树干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注意到赵敏嘴角得意的笑容,宋青书恨得牙痒痒,不过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娇怯怯地靠在那里弱不禁风的样子,满腔怒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宋青书脸上浮起的怜惜表情,赵敏脸颊一热,又担心宋青书一时莽撞,干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不得不嘴唇微张,无声地了一个“等”字。

    “等?”注意到赵敏的口型,宋青书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升起三朵烟花,杨妙真的手下纷纷色变,连忙道:“四娘子,一队金国骑兵正往这边赶来,既然事不可为,我们赶快撤吧,不然等会儿就来不及了。”

    红袄军虽然声势浩大,但一直都是以打伏击为主,真与金国的精锐铁骑正面相抗,下场必定凄惨无比。

    杨妙真本就有意放宋青书一马,借机对任盈盈道:“好妹妹,金国铁骑来去如风,我们还是速速撤退为妙。你带领黑木崖的兄弟先走,我和弟兄们断后掩护。”

    不甘心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任盈盈也明白今天形势所迫,没法一雪前耻,只好银牙一咬,带着日月神教教众匆匆撤走。

    见日月神教中人走得差不多了,杨妙真也翻身上马,露出了傲人的身姿,对宋青书拱了拱手:“宋公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宋青书回礼道。

    望着杨妙真渐渐远去的声音,宋青书赞叹道:“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四娘子,英姿飒爽……”

    还没完,赵敏已经来到身边,一巴掌拍到他肩上:“人家都走了,夸得再多,她又听不见。”

    “嘶~”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露出一丝痛苦地表情。

    赵敏这才注意到他胸前立马渗出了一大片血渍,心中一慌,声音中也带了一丝哭腔:“我……我没用力啊,你怎么样了?”此时敌人尽去,赵敏再也拉不下脸皮喊他“宋大哥”,不过声音中的焦急却是不假。

    “不关你的事,”宋青书摆了摆手,“是刚才杨妙真那一枪……我虽然早有准备,但想完全避过也不可能。”

    正在这个时候,那队金国骑兵已经赶了过来,为首的将领看到马车附近一片狼藉,注意到宋青书赵敏两人的装束明显不是唐夫人的护卫,连忙招呼手下:“来人啊,把这两个刺客给我拿下。”

    “混账!”唐夫人娇斥道,“要不是这两位公子,本夫人此番已经命丧日月神教和红袄军那群叛党之手了。你来迟便罢了,一来就想对我两位恩人动手,究竟是何居心?”

    那名金将连忙滚下马来,一脸冷汗地跪在唐夫人面前:“末将有眼无珠,还望夫人恕罪。”

    宋青书和赵敏对视一眼,心中奇怪不已:看这金将装束,恐怕是开封守将一类的级别。崇义军节度使虽然地位比他高,但也不至于像这般诚惶诚恐地讨好他的夫人才对啊。

    唐夫人冷哼一声:“先回开封再,你那里有没有上好的金疮药什么的,统统给我拿来。”

    “有有!”金将忙不迭头,转身招呼手下。

    “等会儿送到马车里来。”

    唐夫人不再搭理他,转身来到宋青书身边,脸上马上浮起一丝温柔的笑意,关切地道:“宋公子,快到马车上休息。”

    早有手下整理了车厢里的狼藉,赵敏同样重伤在身,使不得劲,唐夫人便亲自挽着宋青书的手,将他扶了过去。

    也不知道唐夫人有意还是无意,将宋青书的手臂紧紧贴在她胸脯外侧,弹软的触感让宋青书一愣,身上的伤本来没重到需要人扶的地步,这个时候他却把到嘴边的拒绝之话重新吞回了肚里。

    虽然宋青书未必对唐夫人有什么想法,但唐夫人都不在意,自己又何必替她珍惜?

    “刚才以化名欺瞒夫人,还望夫人见谅。”上了马车,宋青书对着唐夫人道歉道。

    “出门在外,心总是好的,更何况,”唐夫人美目流转,娇笑道,“又是宋公子你。”

    见宋青书想什么,唐夫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原来是刚才那名金将送来了金疮药。打发对方过后,唐夫人方才声对宋青书道:“我大金和清国是兄弟之国,宋公子刺杀康熙的事情弄得天下皆知,我能保证自己手下不乱话,却约束不了其他人。如果被宵之人知道了公子身份,难保不会心生邪念,捉公子去邀功,我们皇上肯定乐于将公子作为礼物送给康熙的。”

    “本来以公子的武功,也不必在意这些宵之辈,不过如今公子有伤在身,所以千万不要泄露了自己身份。”唐夫人平常里声音酥媚,此时却有一丝郑重之意。

    “没想到这狐狸精对你倒挺好的。”赵敏在宋青书耳边声嘀咕道。

    宋青书苦笑不已,就算自己真被擒拿住送给了康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紫禁城那位“皇帝”可是自己人。不过若是栽在一群阿猫阿狗手里,东方暮雪恐怕会笑死我吧,自己可丢不起那个人。

    “多谢夫人好意,夫人身为金国贵人,却这般帮助在下,想必十分为难,在下实在过意不去。”宋青书谢道。

    “公子不必多虑,国家大事妾身并关心,妾身平日最敬重公子这样的英雄,”唐夫人脸颊升起一丝红晕,“更何况公子对妾身还有救命之恩,莫这举手之劳,就算公子想要……妾身也会满足公子的。”

    “不要脸。”赵敏撇撇嘴,心中微微动怒,刚对她升起的好感也消失殆尽。

    “这算赤.裸裸的勾引么?”宋青书傻眼了,不过唐夫人虽然得暧昧无比,但真正深究起来,她却什么也没,搞得宋青书连拒绝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妾身替公子宽衣。”唐夫人脸上肌肤泛起一丝艳丽的颜色,出这句话仿佛娇羞不已。

    这下轮到赵敏傻眼了,她万万没料到这个女人如此性急,当着自己这个外人的面,居然准备和宋青书做那种恶心的事情。

    见宋青书毫无拒绝的意思,赵敏更是鄙夷,心中一阵烦躁,不由出言道:“你们先忙吧,我到外面透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