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25章 特殊匕首

    “你要干什么?”赵敏此时已经来不及阻止,刚一激动,便牵动了身上的伤势,下意识痛呼一声。—.].

    注意到赵敏激动的神情,唐夫人一愣过后便知道她误会了,微微一笑解释道:“妹妹你误会了,我并没有伤害宋公子的意思。”完将手里的匕首扬了扬。

    “那你没事抽刀干什么?”赵敏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不满地道。

    “因为我打算弄绷带出来。”唐夫人一边着,一边心翼翼地将匕首伸到衣裳里,清脆的裂帛声传来,很快唐夫人就红着脸拿出了一根长长的锦缎,“宋公子不会嫌弃吧?”

    赵敏一眼看出这是从她贴身内衬里面割下来的,不由暗骂不已:好一个狐狸精!

    宋青书看着眼前锦缎直发楞,淡淡的幽香传来,似乎还能感受到上面残留的体温,他倒是反应极快,连忙笑道:“比起那些臭男人的绷带,我怎么会嫌弃夫人的香裙呢。只是夫人如此厚爱,在下实在是有些受之有愧啊。”

    见他眼中丝毫没有介意的神色,唐夫人一喜,甜甜笑道:“公子对妾身有救命之恩,我再怎么报答公子也不为过。”

    赵敏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浑身一个冷颤,连忙扭过头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当唐夫人弯着腰替他处理伤口绑绷带的时候,胸前两坨雪腻透过领口若隐若现,再加上垂下的发丝撩到赤.裸的肌肤上,宋青书为了避免心猿意马,连忙拿起唐夫人放在一旁的匕首把玩起来。

    刀鞘上镶满了名贵宝石,宋青书本来有些不以为然,哪知道抽出来一看,却见刀身寒光如水,一股冷气逼来,不由赞叹道:“好刀。”

    唐夫人看了一眼,笑道:“公子不是草原之人可能有所不知,我们草原上不是你杀我便是我杀你,各个部落之间都有很深的仇恨,所以时不时会发生袭击的事情。一旦某个部落战败,部落里的女人就会沦为敌人的战利品。”

    “草原上的法则和你们汉人不同,并不怎么看重贞洁。很多女人为了活命,便会委身与敌人,比如蒙古大汗铁木真早年实力弱的时候,妻子也被敌对部落俘虏,铁木真积攒力量一年后才将她抢了回来,结果她不仅已经,而且还怀了敌人的骨肉。”

    听到她提到自己的大汗,赵敏冷哼一声以示不满,不过知道她所的乃是实情,一时倒也不好发作。

    唐夫人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铁木真倒是大度,并没有责怪妻子什么,而且把那个孽种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可惜世上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像铁木真那么看得开……”到这里,唐夫人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神色,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宋青书觉得奇怪,自己称赞一下她的匕首,她怎么扯得这么远。

    唐夫人很快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而且草原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铁木真妻子那样,愿意委身侍奉丈夫的敌人。这些女人对贞洁往往十分看重,若是被敌人俘虏,那么藏在大腿内侧的匕首就是最后的防线,要么趁敌人不备杀死敌人为丈夫报仇,若是事不可为,那么就会提前自杀,以免清白的身子被敌人污辱,所以这种匕首也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贞洁卫’。”

    赵敏强忍笑意,戏谑地望着风骚入骨的唐夫人,心想你身上带个‘贞洁卫’也不觉得讽刺么?当然担心唐夫人恼羞成怒,赵敏并没有出来。

    宋青书来自后世,这方面的观念要开放得多,听到‘贞洁卫’的来历,脸上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因为丈夫的无能让妻子遭受污辱,却让妻子承担这可怕的后果,对女人来实在是不公平,这‘贞洁卫’实在是不要也罢。”

    赵敏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仿佛重新认识宋青书一番,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

    唐夫人一愣,显然若有所思,一会儿过后方才道:“那万一一对夫妇与世无争,过着恩爱无比的生活,却突然闯来一些山贼,杀了丈夫,并想轮番污辱他的妻子的时候,那个妻子无力反抗,没有‘贞洁卫’连自杀也做不到,岂不是更加悲惨?”

    “这……”宋青书一时语塞,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夫人所言极是,不过在下总觉得这‘贞洁卫’实在是个不祥之物。”

    唐夫人笑了笑,目光注视着他手中匕首,问道:“公子觉得此刀如何?”

    “寒气逼人,吹毛断发,实在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宝刀。”宋青书如实答道。

    “宝刀赠英雄,既然公子喜欢,那妾身就将此刀送给公子。”唐夫人道。

    “这怎么使得,此刀是夫人……如此要紧的东西,我哪能夺爱。”宋青书怎么也没想到唐夫人提出将她的‘贞洁卫’送给自己,一时间手忙脚乱。

    “公子刚刚不是此乃不祥之物么,”唐夫人道,“妾身福薄,恐怕挡不住此刀带来的厄运。只好借助公子这般福泽深厚的人,替我一一化解,还望公子不要拒绝。”

    “这个……”宋青书尴尬不已,她都这样了,一时间收也不是,推辞也不是。

    “再了,”唐夫人突然睫毛低垂,微红着脸忸怩地道,“在公子面前,妾身不需要这个‘贞洁卫’。”

    车厢中的气氛突然染上了一层暧昧气息,唐夫人所的话有两个意思,一是宋青书武功高强,有他保护,自然用不上这个‘贞洁卫’,另一层意思却仿佛在暗示,如果宋青书想对她做什么,她完全是心甘情愿的,也不会动用这个‘贞洁卫’。

    宋青书之前还以为唐夫人是个极为浪荡的女人,但见她身上居然带着‘贞洁卫’,一时间肃然起敬,对她的印象也大为改观。

    他并也不清楚唐夫人此举是什么意思,心想万一是自己误会她了,岂不是让她难堪。

    赵敏此时也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唐夫人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代表她相信你。你又何必拒绝,唐突佳人呢。”

    宋青书迟疑一下,不过想到将来金蛇营恐怕会和金国打交道,结交一下这个金国贵人并没有坏处,便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唐夫人满意地笑了笑,灵巧的手将布条打了个结,“绑好了,公子近日切勿剧烈活动,以免伤口再次崩裂。”

    此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原来已经到了唐夫人府邸。

    “此时天色已晚,妾身听闻那位杀人名医脾气古怪,若是这么晚去打扰惹得他不高兴,恐怕会耽误妹妹的病情。两位就在妾身府中先行暂歇一晚,明日一早再去寻那平一指如何?”

    唐夫人殷勤地邀请道。

    宋青书迟疑一下,寻思这个时候去找客栈的确不方便,便头道:“那就叨扰夫人了。”

    回到府中,自有一干下人迎了出来,唐夫人吩咐下去给宋青书他们整理房间,准备心之类的。

    赵敏四下打量一番,不由奇怪问道:“为何没有见到节度使大人?”原来她刚才听到唐夫人是崇义军节度使的夫人,就有心见见这位节度使是何等人物,能有这么大面子,让开封城守将这般态度。

    “妹妹有所不知,”唐夫人微微笑道,“他常年征战在外,倒是很少住在这里。”

    “这样啊。”赵敏心中恍然,难怪你一副风骚的样子,深夜留宿陌生男子也毫不顾忌。

    “今晚就委屈两位休息在这边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下人准备,妾身就不打扰二位了。”唐夫人在房中呆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道。

    见唐夫人将自己安排在宋青书隔壁,赵敏终于舒了一口气,她本来还担心唐夫人自作主张让两人共处一室呢。再看她风骚妖娆的样子,居然都没之前那么碍眼了。

    送走了唐夫人,赵敏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宋青书:“没想到阁下居然这么讨女人喜欢啊,这才相处多久啊,她连最私密的‘贞洁卫’都送你了,是不是暗示你等会儿去她闺房找她,她绝不会拒绝啊。”

    “还不是你怂恿我接下来。”宋青书没好气地道。

    “你要是没有心动,我再怎么怂恿也没用啊。”赵敏鄙夷地哼了一声。

    宋青书明白和女人讲道理是最不明智的,心中一动,决定将战火引到她身上去,于是目光下移,暧昧地盯着她的大腿。

    “你想干什么?”注意到他的目光,赵敏有些心慌。

    “据唐夫人,草原上的有些女子会在大腿内侧绑上一个‘贞洁卫’,”宋青书顿了顿,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那么郡主的‘贞洁卫’可否让我见识一下?”他并没有傻乎乎地问赵敏有没有,不给她否认的机会。

    赵敏果然中计,脸色一红,怒道:“想都别想。”‘贞洁卫’藏在她最贴身的地方,怎么可能拿出来给他把玩,那岂不是和摸自己大腿一样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