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27章 金国皇后

    屋内两人不由面面相觑,见宋青书盯着自己,赵敏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她找你又不是找我。

    “都这么晚了。”宋青书眉头一皱,显然也有些摸不准唐夫人来意如何。

    “人家摆明自荐枕席来了,”赵敏嗤笑一声,“这么千娇百媚一个大美人儿,你别跟我说不心动。”

    “心动是一回事,会不会那样做又是另一回事。这个唐夫人身份神秘,我实在不清楚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宋青书刻意压低声音说道。

    “管你心动还是身动,你屋里有没有地方让我躲一下?”赵敏四处张望,显然不欲唐夫人进来看到自己。

    “你躲在这里?”宋青书一愣,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在她身边耳语道,“你不会是有偷窥的爱好吧。”

    赵敏被他气息呼得有些发痒,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身子,怒道:“我只是不想被她误会我们的关系。”

    “那我不让她进来就好了。”话音刚落,宋青书便抬头准备对唐夫人说自己已经睡了。

    “哎!”赵敏焦急地捂住他的嘴,速低声说道,“你不是说这个唐夫人身份神秘么,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嘴唇上的手指冰冰凉凉十分舒服,宋青书看了一眼,倒是舍不得开口了。

    赵敏这才醒悟过来,小手仿佛被烫到一般缩了回去,神情颇不自然。

    “原来你是想我牺牲色相套取情报啊。”宋青书好笑地说道。

    赵敏脸色一红:“哪有你说的那么难听,招呼她吧,她应该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可是这屋子里没什么好藏的地方,除了床底,如果你想吃灰的话,我也随便你。”宋青书奈地耸耸肩。

    赵敏环顾四周,的确如宋青书所说,不由苦恼说道:“那藏哪里?”

    “藏到床上去吧,把帘子放下来,她看不见的。”宋青书指了指不远处的床。

    赵敏怒道:“你想占我便宜?”

    “你重伤之下,哪还经得起折腾?我口味可没这么重。何况我也有伤在身呢,你思想能不能纯洁点。”宋青书语道。

    赵敏一时语塞,一会儿看了看床底,一会儿看了看床上,犹豫不决。

    宋青书笑了笑,看着门外朗声说道:“在下已经睡下了,不知夫人深夜造访,有什么事?”

    听到他拒绝的话,赵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中尽是警告之色。

    宋青书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她这么晚来,你以为她会就这么走了?”

    果不其然,唐夫人笑了笑,继续说道:“妾身只是想到之前仓促之间只能用衣服给公子绑伤口,所以这次特意带来了干净的绷带,给公子换药的。”

    好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赵敏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连忙往床上跑去,当宋青书打开门的时候,她刚好将床帘放了下来。

    “这么晚了还劳烦夫人亲自前来,在下实在过意不……不去。”宋青书看到眼前唐夫人的样子,不由呆了一呆。

    唐夫人显然刚沐浴完不久,脸上还有热气蒸腾带来的嫣红,一身轻纱似的衣服将她曼妙的身姿裹得婀娜多姿,胸耸腰细,丰腴翘挺的臀部是洋溢着青涩少女最缺乏的女人味,见惯了美女的宋青书也不得不承认,唐夫人简直是女人中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朝代就出现了透视装了。”宋青书咂舌不已,唐夫人这件衣服实在是太薄了,隐隐约约就能看到她贴身的内衣。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唐夫人抿嘴一笑,鹅蛋儿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梨涡儿。

    “夫人请进。”宋青书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将唐夫人迎了进来。

    “劳烦公子把门关上。”唐夫人进屋不漏痕迹地打量了一周,没看到赵敏的身影,心中相当满意,仿佛漫不经心地提醒了宋青书一声。

    “啥?”宋青书傻眼了,他特意将门开着,就是为了显示自己光明磊落,并没有非分之想,哪知道唐夫人会这么主动。

    注意到宋青书的神情,唐夫人睫毛低垂,低声说道:“公子有所不知,你我之间虽然皎如日月,但妾身夫君不在府中,若是被下人看到我们共处一室,难免有流言蜚语传出去,若是被妾身夫君知道了,妾身……”说道后来语气中竟然带着哽咽。

    躲在床上的赵敏暗骂一声,这个狐狸精,半夜三跑来勾引男人,还说什么怕流言蜚语,简直可笑。

    宋青书连忙劝慰道:“夫人莫哭,在下关上便是。”

    看着宋青书关门的背影,唐夫人幽幽一叹:“公子肯定心中以为妾身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宋青书讪笑一声:“夫人多虑了,我那位同伴重伤在身,能得夫人收留,宋某感激都来不及,哪会如此想夫人呢。”

    唐夫人脸上露出一丝愁容:“妾身这张脸太过妩媚,再加上平日里行为举止不太注意,难免会有风言风语传出去,连夫君也开始怀疑妾身对他不忠。这次若不是因为公子对妾身有救命之恩,妾身也不会让你们住到后院里来。”

    听她言辞恳切,宋青书一时间也迷糊了,莫非自己真的误会了这个女人?她既然随身携带贞洁卫,想必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放.荡女人吧。

    可是她这举手投足,实在很难让人不误会啊,特别是这么晚了,还穿这么透的衣服来一个陌生男子房间,不是勾引是什么?

    宋青书转念一想,又想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前世那些穿超短裙的都市丽人,未必也都是,唐夫人这样穿,说不定只是她自己的品位爱好与众不同呢……

    “尊夫常年征战在外,你们分居两地,产生误会也在所难免。清者自清,夫人不必过于介怀。当然如果能让尊夫回到夫人身边,这一切误会自然会冰雪消融。”宋青书趁机将话题转到那位崇义军节度使身上,看能不能探听出什么。

    “现在前线战线吃紧,他哪能这么容易回来。”唐夫人显然不欲就这个问题多谈,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宋青书心中一动,心想自己又何必这般旁敲侧击呢,直接问她不就好了,任何人见到唐夫人表现出来不匹配身份的权势都会心生奇怪,何况以唐夫人表现出来的亲昵,自己假装意问问应该也不会引起她的警惕。

    “夫人,有一件事我有些不明白,不知当问不当问。”宋青书淡淡说道,利用女人感情欺骗对方,他终究还是做不出来,所以放弃了和赵敏商量的法子。

    听到宋青书的话,床上的赵敏心中一惊,暗暗埋怨宋青书过于冒险,连忙竖起耳朵听起来。

    “公子的大恩大德,妾身本来就以为报,又怎么会瞒着公子,公子有什么尽管问,妾身知不言言不尽。”唐夫人答道。

    “这……夫人言重了,”宋青书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难掩心中好奇,“在下只是奇怪开封守将为何对夫人这般恭敬,莫非是因为尊夫的缘故?”

    “他?”尽管刻意掩饰,但宋青书依然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屑,“他哪有这个本事。”

    “那为何……”宋青书心想果然不出意料。

    哪知唐夫人脸色突然一红,沉默良久方才说道:“公子可知道金国最有权势的人是谁?”

    “最有权势的难道不是你们的皇帝么?”宋青书曾经身为满清粘杆处首领,自然清楚金国如今的皇帝是熙宗完颜亶。

    “公子有所不知,我大金开国皇帝太祖阿骨打驾崩过后,传位于他的弟弟完颜吴乞买,是为太宗。太宗驾崩后皇位就落到了太祖的孙子手中,也就是今上熙宗。可是因为熙宗年幼,朝政为几个开国功臣把持,这几个人在你们汉人心中倒是大大有名。”唐夫人解释道。

    “哦?不知是哪几位。”宋青书暗暗感叹自己粗心,自己之前精力大都放在江湖上去了,反倒忽略了各国权力组成。

    “晋王完颜宗翰,宋王完颜宗干,还有被南宋军民称为兀术的完颜宗弼。”唐夫人道。

    “完颜宗翰,完颜宗干,就是攻灭北宋,造成靖康之耻的那两位?”宋青书沉声问道。

    唐夫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几个亲王手握重兵,威望又高,很便架空了皇帝,朝中之事大都由他们几人决定。久而久之,养成了今上软弱的性格。”说道这里,唐夫人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然后呢?”宋青书心中寻思莫非唐夫人的后.台就是这三位,可是他们明明已经不在人世了啊。

    “随着时间一年年过去,三位亲王相继死去,可是对皇上造成的心理阴影依然存在,再加上皇上性格软弱,不愿管事情,朝中大权很落入皇后裴曼手中。”唐夫人答道。

    “裴曼……你们皇后是个汉人?”宋青书皱了皱眉头,奇怪地问道。

    “当然不是的,”唐夫人微微摇头,“皇后是女真族婆卢火部人,裴满氏,给自己取了个汉名,叫裴曼。”

    “原来如此。”宋青书奇道,“莫非夫人和这个裴曼有什么亲戚关系?”

    如果那种关系也叫关系的话……想到某些荒唐的事情,唐夫人脸色一红,言语不详地说道:“差不多是这样吧。”

    “公子,还是让妾身先给你换药吧。”唐夫人显然不欲多说,连忙转移话题,“来,我们坐到床上去,方便换药。”i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