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28章 往事如烟

    为什么换药要到床上去?

    宋青书没有愚蠢地问出这个问题,加上有心作弄赵敏一番,便微笑着点点头答应了:“有劳夫人了。”

    床上的赵敏心中正在祈祷宋青书找个理由拒绝,哪知道他居然这么干脆地答应下来,差点被气了个半死。

    不过如今不是恼怒的时候,要是被唐夫人看到自己在宋青书床上,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环顾四周,赵敏无奈地发现根本无处可藏。感觉到外面两人已经走到床前,赵敏一咬牙,一股脑钻到了被窝里面。

    撩开帘子,见到凌乱地被子,唐夫人终于放下心来,原来之前在门外等那么久宋青书都没来开门,她不由心生怀疑。见宋青书被子凌乱,显然如他所言,刚从床上起来,因为穿衣服所以才拖延了时间。

    “真是的,又不会把你吃了,还穿得那么严实干什么呀。”唐夫人心中默默笑道。

    宋青书视线一扫,便猜到赵敏正躲在一旁的被窝里,微微一笑,也不@顶@点@小说说破。

    “公子忍着点疼,妾身帮你换药。”唐夫人脱掉了鞋,整个人跪坐在了床上,柔声说道。

    “夫人尽管弄,在下虽不敢自比关公刮骨疗伤,但这一点疼痛还是忍得住的。”宋青书想到和杨妙真初次见面,就被她在身上插了一枪,真不是一个美好的开端。

    唐夫人嗯了一声,动作轻柔地替他脱起外衣来。

    渐渐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感受到丝丝凉气,宋青书眉头一跳: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换个药都弄得这么暧昧。一会儿表现得烟行媚视,一会儿又表现得坚贞刚烈,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

    “公子你这皮肤倒好似你那位同伴一般光滑。”指尖轻轻滑过他的肩头,唐夫人啧啧称奇。

    宋青书如今内功已臻化境,洗髓伐骨之下,身体内杂物渐渐排出,皮肤的确比普通人要好得多,不过身为男人,他依然很难接受这样的赞扬方式。

    听到唐夫人提到自己,不知是为了抗议还是什么,被子下面伸出一只小手,悄悄捏了宋青书一把。

    “哎哟,”唐夫人一声惊呼,看着宋青书的背影一张俏脸很快红了起来,轻咬下唇幽幽说道,“我还以为宋公子真是坐怀不乱的得道高僧呢,没想到公子你这么坏……”

    原来赵敏躲在被窝里看不清楚,只能凭借声音传来的方向判断两人位置,哪知道唐夫人给宋青书换药的时候刚好换了个位置,结果赵敏这一抓捏到唐夫人臀部上去了。唐夫人并不知道床上还有另一个人,下意识就以为是宋青书悄悄占了自己便宜。

    方圆数丈的情况都在宋青书气机感知之下,赵敏的小动作哪能瞒过他。见唐夫人轻嗔薄怒地望着自己,宋青书苦笑一声,只能默认下这个黑锅。

    “就算是真的坐怀不乱的高僧,碰到夫人这种风华绝代的大美人,恐怕也会动了还俗的念头。”宋青书一边僵笑着,一边将手伸到被窝里去,报复地捏了赵敏一抓。

    “呀~”被窝中传来一声低呼,幸好唐夫人注意力都在宋青书身上,赵敏才没有暴露。

    也不知道刚才摸到了什么,想来她身体各处都是这般绵柔弹软,宋青书不动声色地收回了作恶的手。

    “公子如今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唐夫人整理好心情,继续给他换起药来,一边轻声问道。

    “我最大的烦恼?”宋青书一愣,自己的烦恼可多了,不过大都不能告诉眼前这个女人,更何况一旁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绍敏郡主,“宋某烦恼太多,大都是人世间一些俗事,说出来恐怕会污了夫人耳朵。”

    “公子说笑了,像公子这般英俊潇洒,武功盖世的少年英雄,天下间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你呢?”唐夫人从他肋下穿过,神情认真地替他打最后一个结。

    赵敏悄悄从被窝里露出头来,对宋青书默默做着口型:“正事……”

    宋青书笑了笑,伸出脚便将赵敏的头给按了回去。

    “呸呸呸!”被窝之中赵敏一阵干呕,心中恼怒不已,“这个混蛋,总有一天我要好好折磨你一番。”

    “在下烦恼的事情多了,”唐夫人脸颊离自己胸膛很近,近到宋青书心中忍不住泛起淡淡涟漪,连忙伸手扶住她的后背,以免摔倒,“比如我现在烦恼的是,这么久了都还不知道夫人的芳名。”

    换好药后,唐夫人并不急着起来,就那样静静躺在宋青书怀中,静静地看着他:“按照你们汉人的习俗,女人的名字除了父母知晓之外,就只能告诉未来的丈夫了。”

    被那双又长又媚的桃花眼盯着,宋青书心中一跳,淡淡说道:“可夫人是女真人,并不是汉人。据我所知,你们女真人可没这个规矩?”

    “真是怕了你了,妾身女真名叫唐括定哥,是不是很难听?”唐夫人忐忑不安地望着宋青书,生怕他露出嫌弃之色。

    “我觉得挺好的啊,”宋青书笑道,“比那个什么蒙古第一美女绍敏郡主的名字敏敏特木耳,好听得多。”话音刚落,赵敏气得隔着被子踹了他两脚,以示抗议。唐夫人半躺在宋青书怀中,视线为他身躯所挡,自然看不见这一切。

    “真的?”唐夫人惊喜地叫道,“我还担心你身为汉人,不喜欢我这种名字呢。”

    宋青书一怔,说道:“连开封守将都对夫人毕恭毕敬,想必夫人在金国朝廷之中身份高贵,又何必在乎我一个汉人的看法呢。”

    不知道想起什么,唐夫人突然幽幽一叹:“那只是表面光鲜,妾身心中的凄苦又有谁知道。”

    “夫人若是不嫌弃,宋某可以当一个忠实的听众。”宋青书也不明白唐夫人为何突然情绪有了波动,但他清楚错过了今天的机会,恐怕就别想从这个妖艳成熟的美.妇口中探出任何秘密了。

    “我……可以……可以信任你么?”唐夫人眼中波光流转,就那样目不转睛地望着宋青书。

    宋青书心中一惊,连忙伸出手来发誓道:“若是夫人今日对宋某说的话,宋某告诉其他人,便教宋某天打……”

    “哎!”唐夫人连忙伸出手指按住他的嘴唇,“公子不要发这种毒誓,妾身自然是相信你的。”

    本来宋青书心想赵敏是在一旁听到的,也不算自己违背誓言,所以发再毒的誓也没有关系,但见唐夫人这番信任,他心中突然有一种深深地愧疚感。

    “公子可知开封城守为何对妾身这般客气?”唐夫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反而是自己陷入了沉思,声音飘渺无比。

    “莫非是因为夫人和皇后的关系?”想到她刚才所言,宋青书试探着问道。

    “我和皇后能有什么关系。”唐夫人冷笑一声,随即陷入了沉默。

    赵敏等得心焦,隔着被子不停踢宋青书的后背示意他继续问下去,但宋青书却不为所动,不愿打扰此时的唐夫人。

    幸好唐夫人也没有让赵敏等多久,继续说道:“说没关系也不确切,准确的说,是我们都和同一个男人上过床。”

    唐夫人声音虽然平静,但宋青书却被唬了一跳,犹豫着问道:“夫人被金国皇帝……”他第一反应便排出了皇后和唐夫人的丈夫上过床,毕竟以崇义军节度使的身份,想和皇后有肌肤之亲,还远远不够格。

    “不是。”唐夫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却不啻一颗重磅炸弹在宋青书和赵敏两人心中炸响,她这一摇头,岂不是说金国皇后居然给当今皇帝戴了一顶天大绿帽。

    “有这样一个男人,他不仅身份尊贵,权势滔天,而且在所有人心目中的名声都很好,再加上相貌英俊,其实是很多女人心中最如意的郎君。直到某一天,他的妻子邀请我到府上做客,我丝毫没有防备,就那样去了,哪知道席间没多久我便不省人事,等我醒来,这个人正趴在我的身上做着禽兽的事情……”说着说着唐夫人已经泣不成声,连一旁的赵敏也心中愀然。

    宋青书沉声说道:“这个男人是谁?”

    唐夫人淡淡地摇了摇头:“他以我整个家族的安危要挟,所以我不会泄露出他的名字。”

    宋青书眉头一皱,正想说什么,唐夫人已经继续道:“事后我打算揭发他的真面目,可惜机缘巧合却发现居然连皇后居然也和他搞在了一起。”

    “我前面说过,当今圣上性格软弱,朝中大权是掌握在皇后手中。连她都是那个人的情人,我终于绝望了。再加上他以家族安危要挟,我便身不由己地成为了他的玩物。”

    “你丈夫知不知道这件事?”宋青书突然沉声问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连开封城守都巴结我,你觉得我丈夫知不知道?”唐夫人脸上露出一丝凄苦之色。

    “难道他就这样由着你被欺辱么?”宋青书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