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1章 心性转变

    宋青书离开唐夫人家中之后,便运起踏沙无痕,一路飞驰往山东境内赶去。之前客栈里匆忙和夏青青分手,这么久都没和她汇合,她恐怕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

    以夏青青的性子,宋青书担心她情急之下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才不远千里,也要今晚赶回去。

    宋青书前世一直想不通,江湖中有轻功存在,赶路为何还是离不开马。等他自己学会武功后,方才明白,短途冲刺,高手的轻功的确比骏马要快得多,但高手的体力跟内力,终归是有限的,一口气跑个几十里没问题,几百里呢,几千里呢?

    宋青书所学的踏沙无痕,乃是武林里最顶级的轻功之一,明教青翼蝠王韦一笑正是凭借这身轻功,常年位居江湖轻功第一高手地位。只不过他内力有限,短时间内能将任何人甩到屁股后面吃灰,但长途奔袭,却甩不开最顶级的高手。

    宋青书却不一样,修炼密宗无上神功欢喜禅法,本就讲究阴阳调和,恰好他同时身负天下至阴至柔的九阴真气以及至刚至阳的神照真气,两种真气本来水火不容,是宋青书身上一颗定时炸.弹,不过在修炼欢喜禅法的过程中,新生的欢喜真气却完美融合了一阴一阳两种真气,随着修炼日久,一身功力已经达到天人化生,生生不息的地步。

    不过欢喜禅法虽然是佛门武功,但本身却是极为诡谲,宋青书的真气里已经带着魔性,随时都有可能沦为**的奴隶,彻底被武功控制,迷失本性,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上次在紫禁城就失控了一次,差点沉迷在后宫佳丽三千之中,醉生梦死下去,幸好生命中很重要的三个女子同时出现,才让他及时清醒过来。

    那之后宋青书小心翼翼,到再也没出现过失控的情况。所以有这身雄厚的内力做支持,一直全速催动踏沙无痕,却丝毫没有力竭的感觉。

    赶了数百里路,终于到达了和夏青青约定的汇合客栈。

    推开房门,只见夏青青一席绿裙坐在桌边,以手托腮,眼睛似睁似闭,正在那里打瞌睡。一旁幽幽的烛光照映到她脸上,紧蹙的眉头显示心中充满了担忧与焦虑。

    宋青书看了房中情况一眼,便知道她并没有上床睡觉,反而是坐在这儿等了自己一整夜,心中不免愧疚不已:自己在那边左拥右抱,却留下她一个人在这儿担惊受怕,实在是混账得很。

    走了过去一手托着夏青青的后背,一手抄过腿弯,轻轻地将她抱起来,想放到床上去让她好好休息。

    夏青青本来就睡得浅,宋青书这一动立马她立马惊醒过来,第一反应是去抓桌边的金蛇剑,哪知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幽幽,是我。”

    “宋大哥!”夏青青终于看清了宋青书的样貌,又惊又喜,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将整个脸都贴到了他胸膛之上,“我等了很久,你都没回来,我还以为你……我好害怕,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你要是出什么事了,我也不打算活了。”

    听到夏青青近乎呓语的呢喃,宋青书心中一疼,轻轻拍着她的身子,柔声说道:“是我不好,路上有事耽搁了,所以才来得这么晚。”

    “那群高手是不是很难对付?”想到客栈中那几个高手,各个都不在巅峰袁承志之下,甚至犹有过之,夏青青心有余悸地问道。

    “他们武功虽高,但论轻功却远远不如我,我要脱身并不是难事,”宋青书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只不过我后来劫持了一个人,出了一连串问题。”

    “肯定是个姑娘。”夏青青抿嘴一笑,脸上倒分辨不出是怒是喜。

    “你怎么知道?”宋青书一愣。

    “这还用猜么,以你的性子,怎么可能去劫持一个臭男人,更何况,”夏青青鼻翼动了动,在宋青书身上嗅了嗅,“你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宋青书一头黑线,没想到哪个时代的女人鼻子都这么灵,对非自身的味道都这么敏感。

    “是蒙古国汝阳王府的郡主。”

    宋青书将夏青青放到床上,正想替她盖好被子,哪知道夏青青却抓住他的手,微微摇头:“就这样抱着我。”

    宋青书愣了愣,并没有傻乎乎拒绝,便那样将她搂在怀中,靠在床头,细细和她说起了之后碰到的事情。

    听到赵敏被玄澄掌力所伤,夏青青一声惊呼:“啊,那个大和尚武功厉害得很,赵姑娘没事吧?”

    “命悬一线,我只能暂时用真气保住她的性命,所以才带着她到开封找杀人名医平一指。”宋青书微微摇了摇头。

    “赵姑娘如今伤势稳定了?”夏青青问道。

    “没有,我打算明日一早再带她去拜访平一指。”宋青书连忙将之后碰到的事情对她一一道来。

    “原来宋大哥等会儿还要走啊。”夏青青神情一黯。

    “对不起。”宋青书发觉此刻任何的解释都是那么苍白。

    “人命关天,我又怎么会怪宋大哥。”夏青青手指抚上宋青书满脸风霜的脸庞,心疼地说道,“此处距河南数百里路,宋大哥何必还特意赶回来。反正我会一直在这儿等你,又不会离开。”

    “我担心你胡思乱想,做出什么傻事。”想到之前袁承志死后,夏青青不顾一切为他报仇的手段,宋青书都还心有余悸。若是为了一个和自己不想干的郡主,害得她重蹈覆辙,那宋青书说什么也不能原谅自己。

    听到宋青书的回答,夏青青一下子怔住了,眼中秋水盈盈,娇羞无限地说道:“我在宋大哥眼中就是那种莽撞的傻女人么。”

    “前车之鉴,我不得不防啊。”宋青书苦笑道。

    知道他指的是自己之前那些疯狂的行为,夏青青俏脸一红,将头埋在他怀里,小手轻轻捶着他的胸膛:“宋大哥你好坏,就知道取笑我。”

    “嘶~”被她的手碰到伤口,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

    “宋大哥你怎么了?”注意到宋青书的异常,夏青青连忙扒开他的衣服,看着厚厚的绷带,眼泪一下子便流下来了,“伤得重不重?究竟谁这么狠心。”

    宋青书哑然失笑:“又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这般对我,我的敌人还是很多的。”便将和杨妙真比武一事告诉了她。

    “红袄军的四娘子?”夏青青醒悟过来,“这个女人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她的枪法的确举世无双。”回想起那朵灿烂的枪花,宋青书一脸凝重。

    “哼,不还是败在了宋大哥手里么,宋大哥不会是见她漂亮,不忍心下重手,才弄得明明赢了却自己受伤吧。”夏青青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吃醋了?”宋青书玩味地看着她。

    “哪有,”夏青青脸色一红,“我只是想提醒宋大哥要保重自己,要知道还有那么多人都在关心你,比如大哥的妻子峨眉派的那位周掌门,还有如今皇宫里那位红颜知己东方姑娘。”

    “那你呢?”宋青书笑道。

    “我……我自然也是关心你的。”夏青青柔声说道。

    “你一口一个妻子,一口一个红颜知己,那在你心中你又算什么?”宋青书轻轻抚摸着她光滑柔顺的青丝,好奇地问道。

    “我么?”夏青青眼珠一转,狡黠一笑,“我就当宋大哥情人好了。”

    “为什么?”情人这个词,不管多么好听,但总有一种见不得光的意味,宋青书担心她有什么心结,连忙问道。

    “宋大哥你也知道我是别人的妻子,虽然袁大哥已经过世了,但我终究是他的妻子。”

    夏青青幽幽一叹,本来在她原本计划中,替袁承志报了仇,然后报答了宋青书过后,便自尽到黄泉之下追寻亡夫,可是后来发生了宋青书被康熙挫骨扬灰的事情,让她认清了自己的本心,明白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宋青书。虽然终于打开心结,决定和宋青书在一起,但是却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江湖人耻笑袁承志。

    宋青书沉默片刻,感慨道:“我知道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没有说,我要收服金蛇营的力量,就必须通过你来借助袁承志昔日的余威。如果被他们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他们绝对不会降服与我的,是不是?”

    夏青青手指轻抚着他身上的伤口,柔声说道:“宋大哥又何必在意这些呢,我又不在乎什么名分,能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是这样未免太委屈你了。”宋青书沉声说道。

    “我心甘情愿啊。”夏青青如同小猫一般温顺地蜷缩在他怀中,温柔地答道。

    若是被早年认识夏青青的人看到这一切,恐怕会惊掉眼珠,少女时期夏青青善妒和无理取闹可是出了名的,不过这些年来她经历了这么多剧变,早已心性大变,不是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