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2章 修成正果

    听到夏青青的回答,宋青书感动得紧紧抱着她,一刻也不愿意松手。要知道自从重生以来,他碰到的女人很多,得到的女人也很多。但这般真心对她好的也就三个人,一个是当初的冰雪儿,一个是双儿,还有一个就是如今的夏青青了。

    周芷若便不说了,东方暮雪、苏荃这类女人和他的关系更多是一种战略同盟,似敌似友,总有一种淡淡的隔阂感,曲非烟和钟灵虽然很乖巧听话,但那种关系并不纯粹,更多是为势所迫。

    木婉清、阿九这种,虽然互有好感,但距离感情其实还有不少距离。

    至于南兰,骆冰这种,纯属玩物了。

    “对了,从客栈出来后,那位美貌的李道长就和我分道扬镳了。”夏青青突然想起来,说道。

    “李道长就李道长,干嘛加个漂亮。”宋青书奇怪道。

    “要是她长得不漂亮,你会冒这么大风险,从少林寺第一高手手中.将她救下来?”夏青青抿嘴笑道。

    “呃~”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我对此人早闻其名,还曾让粘杆处手下打探她的消息,想拉拢她进粘杆处呢。”

    “哦?是么……”夏青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可人家未必领情哩,也不和你道谢便那样径直走了,你会不会很失望?”

    “说实话,倒真有一点点,”宋青书点了点头,“不过她行走江湖多年,不清楚我们的目的,一切小心为上也能理解。”

    “是不是所有漂亮的女人,你都会以最大的善意揣测她们。”夏青青叹了一口气。

    “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这个道理我还是清楚的。”夏青青的手在他胸膛上拨弄,搞得他有些发痒,便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柔荑。

    “我不会骗你,是不是证明我不漂亮?”夏青青郁闷地说道。

    “谁说你不会骗我啊,之前可是被你戏弄得团团转。”想到之前夏青青出走,投靠宝亲王,实际却是暗中和康熙联合,以求最后的刺杀,宋青书便郁闷不已。

    “对不起,害得你为了我放弃了之前的计划,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仓促刺杀康熙。”夏青青歉疚地说道。

    宋青书迟疑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刺杀康熙,也不完全是为了你……”

    夏青青按住了他的嘴唇,轻轻说道:“哪怕只是十分之一为了我,我也心满意足了。”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啊?”宋青书怜惜地抱着她,调笑道。

    “我会用剩下的一生来报答。”夏青青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此时仿佛两颗心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青青~”宋青书感动地看着她。

    “叫我幽幽吧,青青还属于那个人,幽幽却完全属于宋大哥。”夏青青道。

    “不,青青和幽幽都要属于我。”宋青书佯怒道。

    “真是霸道啊……”夏青青沉默片刻,嫣然一笑,“好吧,都属于你。”

    宋青书这才满意地笑了,静静地搂了她一会儿,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迟疑道:“时间不早了,你快休息吧,我要走了。”

    夏青青紧紧抓着他的衣袖,摇了摇头:“不干,你这一走又是去找其他女人。”

    宋青书头疼地解释道:“我是去救人啊。”

    “救人也不行,”夏青青娇哼一声,“想到你没过多久就要在其他女人的温柔乡里,我就难受。”

    “你思想不要那么龌龊,我们真的没什么的。”宋青书苦笑道。

    “那这绷带上的唇印是怎么回事?”夏青青抿着嘴,指着绷带上某处说道。

    宋青书一看,汗水马上就下来了,果然发现了一个鲜红的唇印,想必是之前唐夫人诱惑自己的时候无意间留下来的,只好无辜地说道:“天地良心,那边的确有一个美人儿一直在诱惑我,呃,就是之前提到的那个唐夫人。可是我明明柳下惠在世一般坐怀不乱,还点了她的昏睡穴,只为了千里迢迢来见你。”

    见宋青书急得满头大汗,夏青青甜甜一笑:“宋大哥,你不用着急,我相信你,而且又没真怪你。”

    “真的?”前世从原著中,宋青书对夏青青的醋劲略有所闻,可是自己认识的夏青青,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难怪他会奇怪。

    “当然是真的了,再说了,真要管也轮不到我操心吶,这是该那位周掌门烦心的事情,我这样的小情人,只要你对我好便足够了。”夏青青痴痴笑道。

    “还说没怪我,字里行间十足的一个小怨妇啊。”宋青笑道。

    “哪有!”夏青青脸色一红,那低头的风情,娇羞无限。

    宋青书看得一呆,一时间倒也舍不得离去了。

    “金国内危机重重,我担心你的伤会影响到你的安全。”夏青青突然秀眉一蹙,担忧地说道。

    “皮外伤,不碍事的,别忘了,就算打不过,我还可以跑啊,就算我有伤在身,天下间能追到我的,恐怕也没几个人。”宋青书说道。

    “你没有受伤的时候,明明没人能追上你的。”听到他的安慰,夏青青非但没有放心,反而更担忧了,一副泫然欲涕的表情。

    宋青书一时语塞,突然见夏青青眼睛一亮:“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宋青书一愣。

    夏青青肌肤之上突然泛起一丝奇妙的嫣红,将身子凑过来,在他耳边轻语道:“听东方姑娘说,你练的那门采阴补阳内功,对治疗伤势颇有奇效。”

    “什么采阴补阳,她这是污蔑,”宋青书脸上一烫,尴尬地说道,“明明是佛家正经的武功……”声音越来越低,他自己都显得不那么自信。

    “你着什么急啊,我又不介意……不介意你采。”夏青青含羞忸怩道。

    “啊?”宋青书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听清楚就算了。”见宋青书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夏青青又羞又怒,不过终究还是不放心宋青书带伤上路,鼓起剩余勇气说道:“我可以……帮你治疗伤势。”

    “怎么治?”宋青书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唇角尽是笑意。

    知道宋青书是在故意戏弄自己,夏青青哼了一声,不再扭扭捏捏,一张红唇印了上来,吐气如兰:“就是这样治啊。”

    听她一向爽朗清脆的声音变得又酥又媚,宋青书回想起扬州丽春院初遇她的情形,喉咙发干:“这次不会像扬州那样半途而废了吧。”

    “那次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去了,你还不满足么?”夏青青白了他一眼,满脸尽是羞意,眼神清澈晶然,流转着妩媚与迷离。

    “哪有,至少还有一样东西没占。”宋青书勾起她的光洁如玉的下巴,喉头上下滑动了一下。

    “那这次就……全便宜你好了。”夏青青这次并没有退缩,眼中饱含着炙热情感。

    宋青书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夏青青嘤咛一声,顺势便倒在了他怀中。

    “这个时候不急着赶路了?”夏青青唇间尽是得意的笑意。

    “这个时候傻瓜才会选择赶路。”宋青书下意识答道。

    夏青青睫毛轻颤,任由对方解开她的腰带,将她一层层剥开,羞涩得说道:“宋大哥,你会不会嫌弃我?”

    宋青书一愣:“我为什么要嫌弃你?”

    “因为我曾是别人的妻子。”夏青青心中一直耿耿于怀,一方面觉得对不起袁承志,另一方面又觉得配不上宋青书。

    “我根本不在意那个。”宋青书望着她的眼睛,眼神之中充满诚挚。

    “我终于相信东方姑娘的话了。”夏青青幽幽一叹。

    “她说什么?”宋青书愣住了,这两人之前不是互相看不顺眼么,怎么还这么多悄悄话。

    “她说……”夏青青咬住了他的耳朵,轻轻呵了一口气,模仿着东方暮雪的语气,“袁夫人,你也不要过于担心,宋青书那小子就是个不可救药的人.妻控,你的身份不仅不是污点,说不定还能勾起他心底邪恶的快.感呢……”

    “胡说八道,”宋青书一张老脸终于挂不住了,“她这是恶意中伤,我绝对不是!”

    “是么?”夏青青咬着嘴唇,痴痴地笑道,“其实从我个人的角度,倒希望你是呢。”

    看到夏青青眉梢间既有少女的青涩,又混合着妩媚娇柔的成熟韵味,宋青书哪还忍得住,一个饿虎扑羊便往她身上压了上去:“让你取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青青一边娇笑着一边连连告饶:“宋大哥,我错了,我错了……”

    ……

    终于到了剑及履地的时刻,夏青青心尖儿一颤,腻声呢喃:“我已经很久没……还望宋大哥怜惜。”

    “你的身体明明已经完全做好了接纳我的准备了。”宋青书试探了几下,慢慢长驱而入。

    夏青青一声闷哼,神色复杂地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被你占了便宜。”

    “你是不是后悔了?”

    “我心甘情愿的,嗯~”

    佳人欢畅甜美的表情是对宋青书最大的鼓舞,他只觉得浑身燥热,很快两个人便如胶似漆地粘到了一起